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作家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作家评论
《曹禺年谱长编》:曹禺一生心灵历程,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
发表时间:2016-12-26 11:37:3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杨宝宝

今年12月13日是曹禺逝世20周年纪念日。曹禺研究专家田本相和他的助手阿鹰编著的《曹禺年谱长编》(以下简称《长编》)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

 

这部《长编》有140余万字,对曹禺先生一生的生活经历、创作经历、工作经历作出全面的详细的记录。日常行迹琐事均有记录。在作者田本相看来,正是这些细节才足以反映曹禺的人生轨迹、行为逻辑,思想历程甚至是喜怒哀乐。

 

田本相已是85岁高龄,研究曹禺已有30余年时间,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他表示,在这样的高龄编写这样一部大部头年谱长编,是想“能为后人做一些积累。”

 

《曹禺年谱长编》

《曹禺年谱长编》30年磨一剑

 

从田本相萌生写作《长编》的念头,到这本书正式出版有6年时间。然而《长编》的写作积累从30多年前就开始了。

 

田本相起初虽然做一些曹禺研究,但并没有想到写年谱。用他的话说,机缘巧合,在一定程度上,是曹禺自己把他拉上了长期研究曹禺的道路。

 

1980年代,北京出版社要出一套作家传记丛书,征询曹禺先生的意见,问觉得谁来写他的传记好一些,曹禺推荐了田本相。

 

“1980年代初,我写过一本《曹禺剧作论》,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本关于曹禺的研究著作。出版社建议将稿子请曹禺先生过目。曹禺先生看到了,觉得写得不错,很快给我写了信,很肯定这本书,之后我们还见过面。他觉得我来写他的传记比较合适。”

 

田本相着手写传记的时候,曹禺对此态度也十分认真,把应该访问的人开列了一系列名单给田本相,哪些人了解他人生的哪一个阶段,都一一列出,田本相就对照名单访问了大约二十余人。

 

1954年6月,曹禺(右)和著名戏剧家、导演焦菊隐参加北京人艺院庆大会。

在写作期间,田本相还认真访问了曹禺本人,长谈了不下十余次。原始材料准备好以后,田本相整理了搜集到的所有材料,按照时间顺序把曹禺的主要经历列了一个单子,“为了写传记用”。这个单子就成了一个简单的大事记。这就是最早的《曹禺年谱长编》雏形了。

 

1985年,曹禺的母校南开大学要为他庆祝从事戏剧创作50周年。田本相也是南开校友,南开知道他在写曹禺传记,就劝他把曹禺年谱整理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南开大学出版社组织我写出一个8万字的《曹禺年谱》。年谱出版以后,南开大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历史系教授来新夏,他是一位年谱专家,跟我说,‘看到你的年谱了,如果我来写,体量上起码要膨胀五倍到十倍,现在这个版本太简略了。’”由此,他注意到年谱研究重要性。

 

到2000年,曹禺诞辰100周年时,北京出版社提出编写一部“曹禺年谱”的可能性。田本相就在之前积累的基础上,编写了一部30万字的曹禺年谱。

 

“在这之前我编了曹禺的文集和全集,进一步增加了在曹禺研究方面的积累。”做完这部年谱,田本相当时已经年近古稀,写了一部曹禺传记、编了两部曹禺年谱和若干文集、做了曹禺不少研究,他觉得自己这个年纪上已经“写不出更好的曹禺传记,也不可能做出更深入的曹禺研究了”,于是萌生了编写一部全面客观的《长编》的想法。“如果做好年编,能为后人做一些积累。”

 

曹禺成为戏剧家并非偶然

 

曹禺最为一位杰出的剧作家,尤其是他的代表作《雷雨》,成为经典之作,是1933年写出的,那时他只有23岁,还是个将要从清华大学毕业的学生。继《雷雨》之后,1936年,他创作出《日出》;1937年,创作了《原野》;1939年,创作了《蜕变》;1940年,创作了《北京人》。至此,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已全部完成,他在中国戏剧史上的不可替代性的首席地位已经确立。而那时,他只有30岁,正是而立之年。

 

《雷雨》一般被认为是曹禺的处女作,第一部作品就如此成熟,其后又有连续稳定的高质量产出,没有积淀是不可能的。田本相因此十分重视对曹禺青少年时期资料的搜集。

 

“大家都知道曹禺23岁就写出《雷雨》,但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写出了《雷雨》?我就想知道他小学、中学时候的经历是什么样的。”田本相于是到他的母校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在学校的杂志期刊中寻找他的足迹,更托友人从宣化县志中,探访他童年的生活秘密。果然发现了不少曹禺当时参与文学戏剧活动的痕迹。

 

1924年3月,14岁的曹禺就加入了南开中学文学会,十五岁加入了南开新剧团,开始演剧活动。

 

1924年4月,曹禺与从南开中学毕业出校的文学会会员王希仁、姜希节,南开大学的王树勋等共同发起组织一个新的文学团体“玄背社”,并创办文学刊物《玄背》。9月,他在《玄背》第6期上开始连载小说《今宵酒醒何处》,署名曹禺,至第10期载毕。这是他首次使用“曹禺”这个笔名。

 

当时南开中学有七八种学校刊物,如《南中周刊》《南开双周》《南开校友》等等,多少都提到过或发表过曹禺的作品。

 

“从这些刊物里可以知道曹禺中学时期就写过小说,办过杂志,还和郁达夫通过信。中学时候他就开始演戏了,易卜生的《国民公敌》等剧他都出演过,有的戏甚至轰动平津。这样就知道,曹禺成为戏剧家并非偶然。”

 

1990年,曹禺观看年轻演员重新排练演出的《北京人》后与演员、导演交谈。

童年和恋母情节

 

曹禺生活中的一些“小事”也是田本相笔墨着重记录之处。

 

曹禺出生后3天,生母薛氏就因产褥去世。其后薛氏孪生妹妹薛咏南嫁给了曹禺的父亲。

 

此前谈及曹禺的这段经历,很多研究提到曹禺自3岁起就开始随继母辗转各个戏院听曲观戏,对戏曲产生了兴趣。

 

而田本相认为,曹禺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母,相反,生母的早逝对他的人生和创作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我访谈他的时候他都70岁了,谈起生母眼里还有泪光,好像很对不起他母亲一样。之前我对恋母情结的理论不是很清楚,后来在研究他的作品中,终于明白了,他作品里写了那么多女性,比如,蘩漪、侍萍、四凤、陈白露、金子、愫方、瑞珏等,其中一些妇女形象闪耀着母性的光辉。”

 

曹禺剧本中对女性形象的塑造是受到公认的。《雷雨》中最成功的角色就是性格最为“雷雨”的周繁漪。这本来是一个背叛婚姻、爱上自己继子的女人。但曹禺在《雷雨》中却赋予繁漪极大的同情甚至是赞美,把她塑造成一个缺点明显却有鲜明反抗性格的觉醒者。

 

“这是因为童年丧母的经历让曹禺对女性的观察很不一样。繁漪是有原型的,是曹禺南开中学时候同学的嫂子。那个年代下,繁漪和继子发生关系是遭人唾弃的,但曹禺就有不同看法,在《雷雨》序言里就说她是有着一颗个‘美丽的心灵’。这和他童年经历关系很大。”田本相说。

 

晚年际遇:确实没有时间去创作

 

曹禺在1949年后的几部作品,曹禺自己也感慨万分。

 

“我去采访他,问他对《明朗的天》怎么看,他说,‘你看,我也是个知识分子,我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改造思想,就去写别人怎么改造思想?’。”田本相觉得,曹禺当时自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创作危机所在,但也无能为力。

 

他中学时代亲自参演的就是易卜生《人民公敌》这样的社会问题剧,对时局政治更是一直关注。1931年10月他就随清华大学演讲团赴保定演讲,呼吁中国人民起来抗战。同年冬季,还出演了抗日救亡剧《马百计》。

 

在他写出《雷雨》《日出》《北京人》的那段时间,曹禺也并没有放下对抗日救亡运动的关注。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当年,12月31日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简称“全国剧协”)在汉口光明大戏院举行成立大会。会上,曹禺被选为理事。戏剧界抗日救国的活动中,始终有他的身影。

 

1942年冬,曹禺接到周恩来的信,谈起《雷雨》、《日出》充满惜才之情,并约他去曾家岩五十号。以后,他曾多次见到周恩来。

 

建国之后,曹禺担任过中国文联常委委员、执行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副主席,中国作协理事,北京市文联主席,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等职务。

 

建国后曹禺一度全副精力投入文化外交工作:频繁的国外访问,再就是就应接不暇的送往迎来,甚至一天就有几场。《长编》几乎将他这些行迹全部记录下来,一方面你可以看到他真的是满腔热情地投入新中国工作,一方面看到他确实没有时间去创作了。”

 

田本相说,在忙于行政事务的同时,在知识分子改造的热潮中,曹禺也的确想改造自己。建国后1950年8月,茅盾主编、新文学选集编委会编《新文学选集2·曹禺选集》由开明书店出版。曹禺对收入其中的《雷雨》《日出》《北京人》均作了较大修改,尤以《雷雨》修改最多。“周扬此前有一篇文章,一方面对《雷雨》《日出》评价很好,一方面又提到一些问题,比如鲁大海太粗暴了等等,曹禺基本根据他的意见把这三部作品做了修改。把鲁大海改成了罢工首领,方达生改的更进步了等等。”

 

他写过一篇文章《我对今后创作的认识》,把自己的《雷雨》《日出》等作品都否定了。他虽然做出这样的表态,在创作领域,但是创作思想危机相伴而来。《明朗的天》是写抗美援朝知识分子的改造,事后他介绍经验说,主题是事先设计好的,人物的性格也是预先想好的。可以看得出他当时写作已经是主题先行了。这与他的以往创作形成鲜明的反差。”

 

《长编》在编写中,一是遵循着客观表述的原则;二是凡写曹禺行迹,一律标明来源出处。单是这样的注解,也有上千种之多。他希望通过客观而事无巨细的客观实录,“透过曹禺的行迹写他一生心灵历程,也写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曹禺在他们那一代知识分子中是很有典型性的。越是客观记录,越能为后人提供思考的东西。”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