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红尘有约,敬畏或终老——流水方舟情感诗集《与风絮语》序
发表时间:2016-11-01 09:26:2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峭 岩

 红尘有约,敬畏或终老

 ——流水方舟情感诗集《与风絮语》序

 

 峭 岩

 

人活在滚滚红尘里,没有哪一个人逃离情爱之外。情感专家如是说:每时每刻想到性爱的是男人,时断时续想到性爱的是女人。总而言之,男人和女人都被情爱所浸润,所缠绕,无一例外。

就在当下,我被一团爱的情涛意绪所包围,不得脱身,竟魂游神荡而不能自拔。这都缘自一个契约。一日,诗友乐春堂发邮件约我为流水方舟的诗集写个序。我立即应允了。瞬间,电波传来情涛爱海般的水花浪朵,柔曼而轻盈,动魂也撼魄。一刹那,吸引了我的全部。

流水方舟的诗我曾读过,是在大型爱情诗刊《关雎爱情诗》上,诗风婉丽而遒劲,题出大众,却独僻语境,很有一番别样意味。读着它渐入幻境,仿若从关关雎鸠的爱河里驶来一方小舟,轻棹点水,美意流转,载一缕香魂,在芦花微风中飘逸。这本《与风絮语》承接他的以往诗风,全面展示,蔚蔚大观,又耳目清新。

诚如诗人自序中所言:“我相信红尘中每个人的心里,都藏有一个幻想中完美的人,藏有一个完美的人的影子,不管影子烙印深浅,让你幸福怀想也好,酸楚痛恨也罢,这个人,这个影子注定你要珍藏一辈子,痛楚一辈子。”此言可视为诗人的纲领性题旨。笼罩了诗人的全部意绪,浩荡与舒缓,肆意流转。

说到爱情,在人类情感世界中唯男女恋爱中的情感最甜美,最深入骨髓。古今中外名人对爱情的诠释证明了这一情感的美义。杰克伦敦说:“爱情是人类机能所能达到的最高目的,爱情是不能置疑的,必须被看成人生最大的报偿。”特拉赫恩说:“人之所以会爱,犹如同太阳普照大地。爱是人类灵魂最令人愉悦,最自然的消遣,没有爱人类将生活在黑暗和悲惨的世界里。”因此,爱情成为历代诗人所咏赞而永恒。

无疑,流水方舟的诗以爱情意绪为强大依托,借助风为倾吐参照,采用隐喻、比兴的手法,诗人深藏其中,追忆或叹惜,欣赏或礼赞,惮悟或警察,一字一句都紧扣情爱之弦,弹奏出多声部的爱情之歌。诗中不乏精微的体察,纤细的视觉,幻妙的意境,个性的语言,编织成他的爱情诗世界。

诗人为情所动,为一个“影子”日久缠锦。这是诗的意象,又是诗人的美好憧憬。请问,红尘之中,有谁不爱人?又有谁不被人爱?上自伟人圣贤,下至凡人俗子,概莫如此耳。红尘有约,关键是敬畏和终老守贞。也许是吾老昏聩,竟有陈辞。否也!

诗历来是品质的调制剂,又是品质的滋养品。不管咏物、颂事,都提纯美好亮丽的部分,滋养人们的心灵。哪怕写草木落叶、鸟兽奔飞,无不以高蹈的姿态抚慰人心。如此说来,《与风絮语》的全部诗行都是提纯的精良食材。爱默生说:“爱情,上帝的真髓,并不是为了轻薄欢娱,而是为了提示人类的全部价值。”海涅说:“爱情的品格就是诚实和健康。”这些大概是诗人对遙远的回应。
爱是至贞至纯的,也要有各种准备,好合和离弃,选择和考验,握牢和松开,都是爱的不同形态,正是这些爱怨、离愁,组成了爱河之斑斓瑰丽。

在这里,诗人借助风捕捉珍藏一辈子的爱人的影子,进而展示了形色多样的爱情意绪。

“趁着叶子渐肥,/花儿正开,/你我在三月的树上,/筑巢吧!//”一一爱的殷切。

“看看藤与树,/藤苦心的束缚与抓握,/却使一株树,/由茂盛渐渐枯死。//”一一爱的过于自私。
“一根颤动的枝条,/还在激动那短暂的相遇,/将空气击打出波纹,/一生固守的身体,/生翅,/跃跃欲试,/心,早跟随鸟儿远去。//‘’一一爱的短暂与绝决。

“千年一吻,/一瞬,亦为永恒。//爱的身子凝固、/钙化,/风雨不动,/一块偌大的盘石。//”一一爱的恒定。

“我只看护三千株中的一株,一株中的一朵,让花蕾安静里劲放,让它在清露中独自芳香。”一一爱的专一。

“燕子把春天飞成了秋天,/你我,把青丝过成了白发。//”一一爱的弥坚。

“一块石头,/在普救寺,/敲打它的声音变奏为,/蛙鸣。//犹如遗落人间的疼或爱,/被反复撞击、擦燃。//”一一爱的悲怜。

视觉、遣词、造句、语境、意象,都有了新的气象。这与过去的、他人书写爱情的诗相比,已洞开一片新的天地。

由此我想到,一个时期以来,有的号称爱情诗人的诗人,甩不掉拄了几十年的拐杖,依然重复爱情的陈词滥调,重蹈旧辙老轨,爱来爱去,不得新意。岂不知,智慧的诗人全篇不着一个“爱”字,却满篇情涨意满,荡胸生辉。不是诗人的故意,是诗人的造化使然。

天才的诗人总是把天上的虹和地上的石头一起搅拌,砌成诗歌之墙。诗人要脱胎,像蛇一样脱皮。不断更新自己,打碎又拼接。心上的赘肉太多了,脉搏麻木了。当旧的组织阻碍了新的血液进入时,必须打开心窗,让清风进来,重起律动,诗人才有希望。

俨然,流水方舟不在此例,他已捷足远行了。

生活翻着跟头一浪浪涌来,日新月异,美不暇接。当下,我们脚踏的土地蒸腾新时代、新气象的热浪,做为引领精神、塑造灵魂的诗歌,永远在路上。尽管诗歌露脸登台的机会多了,纸媒也好,电媒也好,只占有了速度,但诗的品质依然存在于高远和纯洁。这是我或者新生代诗人们,值得警醒和思索的课题。
在践行诗的使命时,我们读一下流水方舟的《与风絮语》也许大有裨益。

此文是读后随感,顺手写来。不足以称序。

 

20161012日于京城花园书斋

 

 

 

   作者简介:峭岩:著名诗人,《华夏诗报》执行总编。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国际诗人笔会副主席。著有长诗《遵义诗笔记》《烛火之殇——李大钊诗传》《跪你一千年》等多部。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