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心灵的歌唱——陈建平诗集《心路呼吸》序
发表时间:2016-11-01 08:44:44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岳洪治

心灵的歌唱

——陈建平诗集《心路呼吸》序

 

 岳洪治

 

  《心路呼吸》是陈建平的第二部诗集。关注和喜爱陈建平诗歌的读者都会记得,他第一部诗集《心路旅程》的书名里,也有“心路”二字。为什么他会如此偏爱“心路”这个词语,前后两部诗集的书名,都用了这个词呢?
   这是因为,他的诗都产生于心灵与外物碰撞的瞬间,都是心灵的歌唱。

   陈建平不是一个为当诗人而写诗的人。他写诗不是为了出名,不是为了炫技,也不为升官发财。陈建平写诗,只缘于他一颗敏感的心,会经常“对某种事物或某种情景着迷”,在心灵与外物的碰撞中,他为了“让心灵归真”,这才有了分行的抒写。同时,从诗的创作中,获得一种“惬意和欢愉”。陈建平认为,诗创作的过程,即是一场心灵的旅行与冒险,能否成功地写出一首诗,“完全取决于写的时候面对心灵世界的真诚度,和面对现实世界考验所具有的勇气”。由于诗人敢于真诚地面对生活,能够真诚地抒写自我,所以,《心路呼吸》里的诗,不但具有鲜明的时代印痕,也是诗人丰富的内心世界的真实反映。

   阅读这部诗集,跟随诗人完成一次充满诗情、诗美的心灵的旅行。本书读者应该相信,我们都会不虚此行。

   《心路呼吸》共计8辑,收诗200余首。逐一读来,时有优美隽永之作,恰如夜空的明星、湖上的流萤,令人眼前一亮,喜上心头。下面,且采撷几首,与大家共赏。我们先来读一读这首《残荷》:
     一季的芳华
   终在深秋里落幕
   纵然有点清苦
   也不会倾诉
   我内心的思念

   卸下过往的盛装
   会有谁能记住
   我的灿烂与美丽
   如今的模样
   又有谁会在心底
   为我轻轻荡漾

   与秋水为伴
   默默守望
   辉煌后的沉寂
   在季节交替的时空
   坚忍,生命的本色
   草木之中,入得画家的画幅和诗人的诗篇的,荷花要算是最多的一个品类了。李白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苏东坡的“荷背风翻白,莲腮雨褪红”,以及周敦颐称颂它为花中君子的诗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等等,这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句,所指都是含苞欲放或鲜艳盛开的荷花。——然而,陈建平所呈现给我们的,却是一幅“残荷”。
  “一季的芳华/终在深秋里落幕”,“卸下过往的盛装/会有谁能记住/我的灿烂与美丽”。读过这样的诗句,任谁都会想起,罗丹的著名雕塑,那个浑身褶皱的裸体的老妓欧米哀尔。是的,这首诗中,“残荷”的形象,不是像极了那个弯着腰,无力地低垂着头,绝望地看着自己干瘪如柴的胸部,和布满皱纹的僵硬的肚皮,四肢筋节犹如枯干的葡萄藤的丑陋的老妓吗?从诗句描画的图像中,我们仿佛还听到了“残荷”那无力的哀叹:“呀!欺人的骄横的衰老,为什么把我摧残得那样早?谁能使我不自伤自捶,而不在伤痛捶击中死掉……”(维龙《美丽的欧米哀尔》中的诗句)残荷在自然中并不美,甚至可以说是丑的。然而,一旦经由诗人将其移栽到诗歌里面,它就变得非常美了。原因正如罗丹所言:内在的真实能够“在各种畸形和残缺上,比在正常健全的相貌上更加明显地呈现出来”。所以,自然中丑陋的,往往要比那被认为美的,更能显露出它的性格。
   陈建平的《残荷》,无疑是一首有性格的作品,一首美丽的诗篇。
   与《残荷》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作品,在这部诗集中,还可举出一首《疼痛》来。——不过,这一回,诗人不再是化丑为美,而是通过诗的创造,将遭遇手术的痛苦身体体验,变成了一次甜蜜的经历。难道从身体的伤痛中,也能感受到诗意吗?诗人以其优美的诗句,给了我们肯定的回答:
     疼痛 一个会呻吟的词语
   躺在冬天的雪地里
   张开嘴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把轻轻柔柔的雪花
   惊吓成一闪一闪的鸣笛

   陈建平学医出身,曾经行医多年,见见证过无数患者的病痛,而医生就是为患者祛除病痛的。在诗人创造的诗的情境里,平常的住院和治疗过程,不仅能够变成了一次不寻常的美好经历,原本是痛苦的手术过程,也会变成一次愉快的人生体验:
    进进出出的刀片、棉球、纱布
   阳光  在窗户里越陷越深
   冰冷的液体正一滴滴
   流淌温暖与爱意

   能够在苦痛中感受甜蜜,从不幸中获取愉悦,这是缪斯赋予诗人的特权,也是《疼痛》这首诗的魅力之所在。
   在痛苦而又危险的手术过程中,却能寻获一种美的感受,在常人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无异于疯人痴语。然而,这正是诗人“以心观物”所寻找到的感受的真实。这种看似有悖常情的内心体验与表述,从诗歌创造的角度而言,是更接近于事物的本真的。诗的最后一节写道:
   还要等待花开吗
  跳动的希望
  在伤口里自己舞蹈

    诗的前两节,写了手术的过程与伤者内心的体验与感受。这最末的一节,则从具体过程的描写中跳开,以自问自答的方式,表现了诗人乐观的情绪、战胜病痛的信心,和他坚强的意志。——  这首化痛苦为甜蜜的小诗,也同样是一首令人过目难忘的好作品。
    善于在日常生活中发现美,从司空见惯的事物中寻出诗意,是诗人的天赋。从下面这一首《红绿灯》中,我们可以欣赏到,诗人是怎样以生花的妙笔,赋予平凡事物以诗意的:
   其实,不是冰冷的拒绝
  血液里  流动的
  千万遍的叮嘱,只因心底有你
  不熄灭,亮着,就像恋人的心事
  一腔浓浓的情意,倾注于你
    当我们阅读这一节诗的时候,头脑里映现出的不仅有闪亮的红色信号灯的意象,同时还有流动的血液的意象。诗作将这两个叠加的意象,一起推送到我们眼前,使你无法拒绝。于是,在一片鲜红耀眼的光影中,“恋人的心事”和“一腔浓浓的情意”,便一齐倾注在我们的心上。鲜明的诗歌形象,同时诉诸我们的视觉,和我们的心灵。亲人的叮嘱、恋人的心事,与内涵丰富的意象联通、组合起来,就形成了这一节诗的很强的张力。在接下来的一节中,红绿灯在诗人的笔下,更进一步地幻化成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生命体:
   默默地,站在十字路口
  一闪一闪  变幻着三色的光芒
  你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有时,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
  你是否看见  一种漠视生命的心伤

    读着这样自然流畅,清新优美的诗句,你是不是感觉到了,红绿灯变得十分亲切可人了呢?我相信,任谁读过这几行之后,都会记住这一节、甚至是这一首诗。从此以后,当你再见到街头的红绿灯的时候,一定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你会喜欢上它,也说不定。
    能够产生这样的阅读效果,是与诗人颇为精湛的诗艺分不开的。譬如,诗的最后一节写道:“一生,就只在你的生命里打转/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全系在你心念的瞬间”。这最后的诗句,将抒情主体(我)与客体(红绿灯),放在了完全平等的地位上——红绿灯不仅被赋予了生命,而且,物我之间,已然心心相惜、血脉相通了。因此,红绿灯就不再是通常意义上的“物”,而成为了一个有生命的、与我们更亲密的,某种美好事物的象征。
    善于从日常生活和身边琐事中,发现诗的因子,是诗创作的第一步。而要成功一首令人过目难忘的好诗,却是需要优秀的品格与功力作基础的。譬如,人生苦短,是人所共有的感觉,文人墨客涉及这个命题的诗文,代不绝书。曹操吟唱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苏轼的“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等,慨叹人生苦短的名句,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如何能将这个古老的命题写出新意,对诗人会是一个不小的考验。然而,陈建平的《青春》这首小诗,却以简洁而又生动的诗句,对这个具有哲学意味的命题,给出了自己的解答:
    渐渐远去
  越来越瘦
  越来越短
  不经意的发现
  越来越珍贵
  越来越坦然

  闭上眼睛
  闻到的是花儿的清香
  迈开双脚
  看见的是辽阔的大海

  在五月
  听见阳光里
  一种拔节的歌唱
  青春说
  那是我追逐梦想的力量
    诗作先是以日见其“瘦”与“短”,来形容渐渐远去的青春,并由此凸显出青春的“珍贵”。既然认清了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情,诗人便明智地选择了“坦然”面对。因此,他能够“闭上眼睛/闻到的是花儿的清香/迈开双脚/看见的是辽阔的大海”——尽享生命的欢乐。在最末一节,诗作又通过“听见阳光里/一种拔节的歌唱/青春说/那是我追逐梦想的力量”,这样一种对超感的描写,生动而又形象地表现了诗人年轻的心态。
    只要心不老,人就永远年轻。——这就是诗人对这一哲理命题的完美解答。这样的解答,正表现了当代青年勇于面对人生,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心路呼吸》是一部题材多样,艺术上乘的新诗集。其中既有对自然和人生的思考与体会,也有对社会生活和个人情感的叩问与感悟。而无论涉及的内容与关注点在哪一方面,读者都能从中体会到一种人性的关怀,和一种积极进取、昂扬向上的力量。即便是一些既古老又常见的思乡怀远之作,譬如,《离你多近才算远》、《礼物》、《中秋的月光》等,也大抵如此。且来一读《中秋的月光》:
   今夜 沿着明月
  我提着思念回乡

  儿时的一轮圆月
  在老屋窗前的树梢上
  那抹乡愁
  在抬头看月的时候
  总会缠绕
  你勇敢的心头

  与故乡对坐
  记忆的影子越拉越长
  唯有月光  依旧
  在我前行的路上
  越来越亮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怀旧,是远离故乡的游子共有的,和经常发生的情感,尤其是在某种特殊的日子,或者是,当遭逢某种或喜或悲的事情的时候。这首《中秋的月光》,就是由天上那一轮圆月,和这个应该全家团圆的日子,惹动了诗人的情思而来。

    诗人回家探望亲人,不说提着什么礼物,却说是“提着思念”。语词的转换,直接把“物”换成了“情”;把一个寻常的话语,变成了一个饱含情思的诗句。接下来,写今天在他乡看到的月亮,仍是儿时挂在老屋窗前树梢上的那个月亮。不同的是,望月人的心情变了,多了“那抹乡愁”。所以,“在抬头看月的时候/总会缠绕/你勇敢的心头”。诗句中,将“勇敢”加在“心头”前面,恰说明了其乡愁的浓重——不勇敢,就不忍、不能抬起头来去看,那一轮让自己内心百转千回,无比眷恋的明月。

    诗人远隔千里“与故乡对坐”,内心满满的都是关于故乡的记忆。写到这里,笔锋一转,诗人接着写道:“唯有月光依旧/在我前行的路上/越来越亮”。全篇至此戛然而止。这结尾的意蕴是:故乡已经扎根在我心里,无论走到哪里,故乡的月亮都照耀着我,故乡永远和我连接在一起。——结尾的诗句,没有把这层意思写出,而是将无尽的情思,留给读者自己去慢慢体会。

    意境多由尾句出。无论文章还是诗词,结尾写得含蓄隽永,便可“拓出远神”(沈德潜《说诗晬语》),使作品韵味更加醇厚,而令人激赏。陈建平的思乡怀远之作,不仅写出了远方游子对故土亲人的深厚感情,同时,也表现了当代青年开阔的襟怀,和昂扬向上的奋斗精神。陈建平的创作,给怀乡诗这一古老的诗歌品种,增添了新意。这是时代的赐予,也是他的贡献。

    陈建平在《追求心灵的碰撞》一文中说:“诗歌,从根本上讲,是一场心灵的旅行,是感悟,写诗是心灵旅行的一场冒险,至于旅途中将出现怎样的风景和考验,完全取决于写的时候面对心灵世界的真诚度和面对现实世界考验所具有的勇气。所以,它要求我们要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去写。”这部《心路呼吸》,是诗人心灵旅行的收获,是他在经受现实世界的考验后,交出的又一份忠诚的答卷。作为这部诗集首批读者中的一员,我不能不为阅读中所获得的一份感动、一种愉悦,和许多的温暖,向作者表示由衷的谢意。

 

                                                                               2016年10月21日
                                                                                于北京平西府 


 

     作者简介:岳洪治,笔名江边,鲁迅文学奖评委,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历代抒情诗分类鉴赏集成》《中国新诗鉴赏大辞典》等辞书撰稿人。《名家爱情诗分类精品》《名家抒情诗精品大系》等丛书主编。著有散文集《红尘梦影》,传记《弦动华章—人民音乐出版社》,散文诗集《星星月亮的梦》《稚子心语》《孩童世界》《爱在心底》,评论集《现代诗歌名篇选读》(合集)《20世纪中国文学流派》《现代十八家诗》等。曾获第七届中国图书奖、首届“艾青杯”奖、“芳草杯”奖,首届华夏作家网杯《中华文学选刊》文学大奖赛奖,中国出版集团第四届优秀图书奖·荣誉奖等奖项。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