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我是局长的贫困户
发表时间:2020-08-13 19:07:01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冰川

程楼村住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光棍,名字叫瘪三,他真实的名字叫什么,全村人没有几人知晓,大家只知道他姓程,也许他的父母就没有给他取个像样的名字吧!大家都这样叫他,他也应着,也就没有人去考证他真实的名字叫什么了。


瘪三今年都六十三,至今还是光棍一人,父母早已离开人世,在村里也没有什么亲人,自己家里的田地也不会管理,由于他父母给他留下的田地比较多,他不用怎么专业管理,收获的粮食就可以解决他的温饱还是没有问题,他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整日挎着一个竹篮子在村里闲逛。


这一天,他有一点发烧,正躺在床上睡觉,迷迷糊糊的听到院子里一片吵乱,正要起身看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时李大脚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哎呀!瘪三,你还在睡觉,你又调戏李寡妇了,人家把你告了,警察在村子里到处找你,你还不快跑”。


瘪三“嗖...”的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啥!李寡妇把我告了,这...这老娘们,也太...太歹毒了,早上就敲了她家的一下门,还被她泼了一身水,还告我,真歹毒”。


他连忙下床,连鞋子都没有来得急穿就往外跑,刚跑到门口就跟一个民警撞个满怀,他差一点不摔倒,民警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眼疾手快,上去抱住了瘪三,这下把他吓得差一点不尿裤子,身体一软就要瘫坐在地上,由于事发突然,年轻小伙子民警紧紧抱住他没有松手,“咋...咋,这是咋的了......”。


瘪三从民警怀里挣扎出来,“没...没有咋...我...我......”,他结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光着脚站在地上,两腿直打哆嗦,耷拉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民警还没有说话,随同而来的村长就说道:“瘪三,警察同志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要好的配合他们......”。


瘪三头也不敢抬起的回答村长提出的要求,“是...是...我...我一定好好配合......”。


民警问他家里就他自己一人,他嗯了一声,又问他有几亩地,他还是嗯一声。两个民警见这景象,也问不出什么,两个人商量一下,一个民警站起来说道:“大爷,你别紧张,我们就是了解一下你的基本情况......”,只见两个民警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还拍了几张照片,就回去了。

两个民警在村长陪同下走远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两眼一黑一头倒在地上。李大脚见他晕倒,喊半天也没有把他叫醒,她赶紧叫人把他抬到村卫生室。


他也不知自己躺了多久,当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村卫生室里的病床上,手上还输着液。


他越想越感到害怕,没等吊瓶液输完,自己就拔掉输液管,东倒西歪的往家里走,他把房门在里面一反锁,被子往头上一蒙,他在被窝里哆嗦着,他活了六十多岁从来没有被警察找过,这是犯什么罪,就连警察都找上门了。


他越是害怕越往坏处想,越想越感到在家里住着不安全,这个家是不能再住了,出去逃命是他的首要事情。第二天一早,他就从床上爬起来,把被子一卷,用胳膊夹着就往外走。


他刚一开门,吓了他一大跳,随机又退了回来,昨天来的那两个民警,把他堵在了房间里,他们后面还跟着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民警。瘪三一看这架势,连忙把门连忙给关上,把他们拒之门外,给他们吃了一个闭门羹。


这时外面的一个民警不干了,“哎!我说瘪三,我们所长来看你,你干嘛把门关上,快...快点,把门打开”,瘪三那敢不从,乖乖的把门再次打开。


这时在后面的所长走上前去,说道:“大爷,你这是干什么去”,瘪三吓的哆嗦着说不成话,“我...我没干什...没有干什么......”。


他连忙把被子忙床上一扔,头耷拉的哆嗦着站在原地不动。此时,一个民警插了一句:“你哆嗦个啥,是不是你犯了啥事了吧!”。


瘪三一听犯事,吓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哆嗦着“我...我..我没有犯啥事”。


他的突然表现也把大家吓了一跳,屋子里出现了短暂的宁静,还是所长打破了这个宁静,连忙把瘪三从地上搀扶起来,“大爷,你别怕,我们只是来看看你.......”,所长还没有说完,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他对着手机说了两个“是”,就挂断了电话。回头对瘪三说:“大爷,我临时有点事,今天我们就先走了,有事让他们两个再找你”,他跟瘪三说完,掉头就走了。


瘪三这时更害怕了,他那里见过什么所长,他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村长,今天所长都来找他,李寡妇一定告了他一个大罪,这下等着蹲监牢吧!他正在苦恼中。村长来了,对他说:“瘪三,你这几天哪里都别去,就呆在家里,所长还会来找你,你配合着点”。


村长不让他出门,这不是把他监控起来了吗?这让他害怕得更厉害了,喉咙里一热,吐了一口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村长见此情景,连忙把瘪三扶住,“瘪三...瘪三,你这是咋啦!”又是给他掐人中穴,又是挤压胸部,折腾了老半天,瘪三这才缓过来一口气。


瘪三这次真的病倒了,一连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就连吃饭也是邻居李大脚给他送来。几天过去了,民警也没有来找过他,他的病也渐渐有了些好转,能下床在凳子上坐坐了。


这一天,瘪三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突然,有一辆警车停在了他的家门口,车里下来四个人,中间还有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女警官,手里拿着相机不停拍照。


“真的来抓他了,这下真的要坐监牢了”,他瘫靠在墙上没有一丝的动弹。


这时,那个拍照的女警官笑笑呵呵走到他跟前,问道:“您就是程大爷吧!我见过您的照片,听说您病了,我们的局长看您来了”,女警官用手给他指了一下。


瘪三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去,走在中间的一位鬓发班白的老者,他后面还跟着两位穿公安制服的警官,手里提着一些慰问品。原来瘪三是这位局长帮扶的一个贫困户。


局长走到他跟前温和的说:“老哥哥,我前段时间太忙了,没有时间来看你,听说你病了,现在什么样了,你可是我帮扶的一户贫困户,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讲......”。

瘪三惊讶的喊道:“啥!我是你帮扶的一户贫困户,哎!你早说,让我虚惊一场......”,他精神瞬间焕发抖擞起来,“那个...我的房子漏得都不能住了,能给我修一下不,还有我这几天的医药费都还记着帐呢!”。


老局长还是温和的说:“你房子漏雨的事情,我会跟上级打报告尽快给你修缮”,并从口袋里掏出一打钱放到他手里,关心的说:“这些钱你先拿着看病,不够你再找我......”。


瘪三一看给他钱,连忙接着道谢,他的病也随之消失了,他接到一打一百元的大钞,开始了眉开眼笑,并跟局长诉说起他的疾苦,控诉了半天才依依不舍的跟老局长握手告别。


他送走了老局长,自己拿着老局长送给他的一打一百元的大钞,四处逛游着,逢人就说:“看,这是局长送给我的,我是局长的贫困户”。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