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小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小小说
黑蛋
发表时间:2020-07-24 12:34:46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清风剑客

瘦月吃力的爬上梢头,黑蛋用木棍挑着两只肚子鼓胀的乌鸦,边走边嘴里面嘟囔道: “看我不把你们俩烤了,你们这些吃乡邻的家伙!” 那两只乌鸦或许是听懂了他的话,想要活命似的扑腾了几下翅膀。当然罪孽不在它们,只能说是天灾和本性使然。准确的来说天灾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它们只是上苍派来的清尸官。

“村子里死气沉沉,真像一口待埋的破旧的棺材啊……”黑蛋心里想,这时邻居王二狗和他的妻子正跪在当街给夭折,供大家分食的孩子烧纸钱。突然,黑蛋感觉自己被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拽住了衣角,道:“哥哥,我们一起过家家好吗?”他在内心与身体的撞击下,身体有些颤抖的抽噎着推开自家的茅草屋。 “回来了,咳咳咳……” 土炕上蜷缩着的干瘪的妇人吃力地抬起头道: “娘,你快躺下。” 黑蛋赶紧放下挑子,端碗清水送到母亲嘴边,压一压那一波比一波汹涌的咳嗽。

屋外萧瑟的秋风从窗棂吹进来,像枯瘦的手指拨弄着他稀疏发黄的头发。 “娘,你看我手里拿着什么?” 生完火的黑蛋开口道。 母亲侧过身,见他手里拿着块白玉佩便问道: “黑蛋,你那来的玉佩,咳咳咳……” “我上山打柴时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一群乌鸦,它们在啄食死人身上流出来的内脏,我顾不上害怕心想‘听说它们能治痨病哩‘就逮了两只,那块玉佩是我从他的肋骨间抠出来的。” “黑蛋啊,这玉佩咱们不能要,你找个地方扔了吧。” “不行啊,娘,我要到县城把它当了,给你抓几副药。” “你可别冒这个险了,人家问起来你咋说,咳咳咳……” “唉呀,娘没事的,反正是死人身上不要的东西。”

第二天,黑蛋怀揣着玉佩来到了县城。沿街到处都是饥民,他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伸着脏兮兮的手,想要抓住最后一丝生机,不想甘为人后的死在别人前头,旁边,那一排排码放尸体的大蓬车也成了涉过冥河去往地狱的唯一的交通工具。为了尽快摆脱那种无形的可怕的磁力,他急步走进了一家当铺。

 “伙计,我要当东西。” 说着黑蛋把玉佩递给了窗口里的伙计,他拉低了眼镜看到玉佩正面刻的何字的字样,便不由地吃了一惊心想:这不正是前一阵失踪了的何掌柜的东西吗?于是急切地问道: “小兄弟,这块玉佩的主人呢?” 黑蛋支支吾吾地说道: “他……死在了路旁的草丛里……” “啊……好你个贼人,你……竟敢谋财害命……” 那店里的伙计一边点指黑蛋,一边大声喊道: “来人啊……别让这小子跑了……” 而此时的黑蛋如泥捏的偶人一般,大张着嘴,呆呆地站在原地,被闻迅赶来的几个何家的家丁五花大绑送了官。

县太爷是个矮胖子,活像一个肉球球卡在椅子上,他用右手捻着自己的八字胡说道: “你为何要加害何掌柜啊?” 黑蛋跪在堂下道: “老爷,冤枉啊!” “冤枉……你小子嘴还挺硬,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肯招喽。” 说罢,县太爷一挥手,两旁的衙役抡起板子就打。 “老爷,冤啊……我家里还有生病的母亲……” “给我狠狠地打!” 惨叫声伴着咒骂声,血从衙门顺着街道拐进了那个小山村,直淌在母亲的火炕边…… 

注:本故事是根据1876——1879年期间的特大灾荒虚构而成。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