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其他» 纪实文学»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纪实文学
《我再去西藏五十年》——第2篇:我成了“公家人”
发表时间:2020-07-04 11:53:33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益西索朗

第二天一大早,听到姆妈在轻声喊我,我急忙爬了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她给我端来了一大碗香喷喷的蛋炒饭,饭上面还放着几条自家腌制的萝卜条。看见我吃蛋炒饭,弟弟健民不干了,他也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哭着嚷:“我也要吃蛋炒饭,我也要吃蛋炒饭!”姆妈对他说:“健伢子,乖,哥哥大现在是‘公家人’,要出去工作赚钱了,等哥哥大赚了钱,买好多好多鸡蛋回来,姆妈天天让你吃蛋炒饭。”

我狼吞虎咽,三口两口吃完饭。姆妈帮我理了理衣服,拿出一个兰布小包袱,说:“寿伢子,你的换洗衣服姆妈都帮你包在里面了。缺什么东西就回家来拿。”姆妈牵着我的手,一直将我送出小巷口。我走了好远,就要拐弯了,回头一看,姆妈还站在那里。

我来到老地方,父亲不在,那位南下同志可是早就来了。他将我带到不远处的另一栋楼房,进了一间屋,里面坐着一位女同志,正在低头写字。他问那位女同志:“小陈,这小鬼的被服领来了吗?”女同志瞟了我一眼,笑着回答说:“领来了。只是衣、裤都没有小号的,他穿肯定大了点。”这时我才看到一张木椅上放着一顶帽子,两套衣服,下面还有一床棉被,都是灰色平布做成的。紧接着,女同志拿起衣服让我穿上,衣袖、裤腿果然都长出了一大截。她哈哈地笑了起来。过了一会,才忍住笑说:“经理您瞧,他这一身打扮,像不像一个小木偶?”南下同志也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但立即轻轻地咳了一声,接着说:“确实是大了一点,那就请你帮他改一改。我还要去开个会,先走了。”回头又对我说:“小鬼,改好了衣服,中午跟小陈同志一起去食堂吃饭,下午到我那里来。”说完这句话,他忙不迭地起身走了。

女同志笑眯眯地对我说:“经理让我给你改衣服,咱哪有那技术?这不就是将衣袖、裤腿剪短些,再将边边缝好,能凑合着穿也就行了,过去我也是这样子穿的。你说行吗?”说完这句话,她依然是笑容满面地瞧着我。我连忙点头说:“行。行。行!”女同志在那衣袖、裤腿长出的地方用剪刀剪出个小口子,然后让我脱下来,她将那长出的一截剪掉,一边同我说着话,一边就动手缝了起来。

从谈话中,我知道了,让我去当通讯员的那位南下同志是衡阳县贸易公司郝守财经理,女英雄刘胡兰的同乡。难怪我昨天一说起刘胡兰,他挺高兴的。女同志也是山西人,姓陈,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她还告诉我说:“小王,你现在参加了革命,这就好比是买票上了一趟车。今后千万记住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莫像那次我坐火车路过长沙时,见很多人下车了,我也就跟着下去瞧了瞧,可能是我走得远了一点,火车再开时响起的笛声我没有听到,就被甩下了,后来受了好多罪……”

我就这样参加了工作,也就是小陈同志说的“上了这一趟火车”。可那时候,我连一张“招工表”也没有填。是父亲替我填的?抑或是郝经理帮我填的?或者那时候参加工作根本就不用填招工表?直到今天我也不清楚。

那段时间我的工作就是给郝经理扫扫地、打打开水,有时候出去替他送送信。他还拿来毛笔、本子,让我闲下来的时候练毛笔字。

日子就像湘江里面的流水,悄无声息一天又一天流走了。那时候,县里的首长们跟我这个刚参加工作才几天的通讯员一个样,大家都是“供给制”。被子、衣服由公家统一发,生活津贴标准是每人每月115斤大米,再按照《新湖南报》上当月1日刊登出来的大米单价折算成钱,扣除上个月每人应分摊的伙食费之后,剩下来的就是发给个人的“津贴费”。我一不会喝酒,二不会抽烟,除了买一管牙膏,一块洗衣服的肥皂,最大的消费就是去外面送信时,偶尔花上200元钱(也就是后来新币的2分钱)在小摊子上买一只“麻圆”(裹着红糖和芝麻的油炸糯米粉团子),一边走着一边吃,那味道还真是棒!我每个月的津贴费就都有一点小节余,全部拿回去交给姆妈。可经理就不一样了,他偶尔想喝一点小酒,有时还要来上1000元钱(新币1角钱)的花生米;他还要抽5000元(新币5角钱)一包(50支)的“大生产”牌香烟,这样一来,每个月的津贴费捉襟见肘,就不够花了。一次,我用自己的津贴费,在外面的小烟摊上,给他买了一包“哈德门”香烟。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谁让你去买的这外国烟?赶快退回去!”

如今,当我坐在电脑前面,在键盘上面敲击出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的那些往事的时候,我也就想起了郝经理当年教我打“驳壳枪”时说的那一句话:“射击的第一要领就是“三点成一线”。”我觉得,如果将人的一生也看成是一次“射击”,那么我这一生的三个“点”,先是亲爱的姆妈给了我生命,让我有了枪标尺上的那一个“缺口”;然后是抗日流亡路上那独特的环境,姆妈让我接受到了她在长沙周南女子中学接受到的、那种教会学校的教育,这就好比是枪的“准星”;而第三个点——“目标”,就是我有幸遇到了老八路郝守财,还当了他的通讯员,他的以身作则,真正是无声胜有声,让我知道了该如何走好自己的这一条人生路。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