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匡列辉:燕筑巢
发表时间:2020-07-01 14:11:23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匡列辉

春天,楼底下桃花开的时候,有成群的麻雀在花影里飞。也有长着长尾的黄鸟在枝间跳来跳去,还相互间叽叽喳喳地呼喊着、追赶着。粉的花不时被它们一碰或是一啄就受了惊吓似的,从枝头猛地一抖动,然后慢悠悠地坠落了下来。这时,我发现在热闹的叽喳声里,半高的空中,忽然会有唧的一声长音,轻伶伶的两只小燕子从对面的高楼外像小小的滑翔机一样直冲你眼前飞来,可是老远老远,它一边的翅膀只是轻轻地往下稍稍地压了下,便又画出了一个美丽的回旋,在那艳艳的桃树最高的一枝上空飞远,飞到了另一处的高楼外不见了那俊俏的伶俐的黑色的小身影。

桃树枝间的麻雀与黄鸟们还在热闹地争吵着,有的还打斗起来。弱的一只敌不过了,只得扑腾着翅膀从花影里败退出来,嘶哑地叫上两声,躲进了桃树底下浓密的常绿灌木当中。它们丝毫没有在意也没有想到要像小燕子那样,自由地在空中骄傲的高翔。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燕子出现在这里。耳朵里听到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麻雀的叫声与身影。整个冬天,它们在墙根跳动着,眼睛骨溜溜地转动,一边警惕地望着墙角处那晒着难得太阳的扁着肚皮的老猫,一边觅着食儿,抖抖瑟瑟的。北风一来,灰色的羽毛被突然地吹开,像是寒冬里被子被恶作剧的人猛地揭开,露出了贴着肉长着的浅白色的绒毛。顿时那一小团蜷缩得更厉害,显得更可怜了。

才过了几个月啊,燕子就来了。

它们只是单单来在空中向着那只想着低飞的雀儿们炫耀着高超的滑翔技巧?还是用清脆响亮的那一长声的唧的鸣叫,和着桃花的夭夭,一齐唤醒着春天的到来?都不是。后来,我才发现,它们不停地在远处的高楼外飞来,飞到我住的这一处,是有着它们小心的目的。它们是在选址,选定了我们这一栋一楼楼梯间的靠近住户大门边高墙的那个角,作为它们新巢的安顿之处。

大人们说,燕子筑巢很讲究,会选地方。小学二年级开学的春天,第一篇课文就是燕子。往往第一篇是很重要的文章,老师花了比其他课文更长的时间更多的功夫来教。不仅要我们全篇都背下来,好几段还得默写出来。为这,我还课后被老师留下来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反复地读着。但是,我不像背其他课文,背不出便恨作者恨文章里边的主人公一样,始终是喜欢着那燕子的。它们太可爱了,有全身乌黑的羽毛,还有它们唧的一声从蓝色的天空之下飞越发亮的水田时,在水中留下的一闪而过的身影,特别是,它们还有剪刀般的灵巧的小尾。绿色春天的帷幕不就是被这开合着的小剪刀给锋利地划开,然后让人便看到了绿色里生长着的热热闹闹的万紫千红了么?

于是,我总想着那野外飞翔着的小燕子也能到我家的房檐下来筑巢,好让我天天能看着它们飞出去时一起上学,飞回来时一起散学归来。那是多么甜美的梦想啊。我会好好地守护着它们的小巢,绝不会让隔壁家顽皮的狗娃的弟弟来搭着木梯子捣毁它们的窝,掏出它们的蛋。也绝不会让贪吃的野猫每天虎视眈眈地流着口水盯着它们的幼雏。狗娃告诉我,他爸爸为了吸引燕子来他家筑巢,就在高墙上的檩子钉了两颗长钉,然后支起了一块屋瓦,算是为它们打了个基础。我不敢告诉父母更不敢央求父母做这事。他们以为这是好玩,会分散学习精力,肯定是不会答应。于是,趁着父母外出农忙时,在狗娃的帮助下,脚儿打着颤爬上了从他家搬来的高的梯子,学着样,费了好大的功夫也在房檐下支起了瓦片。

没过几天,燕子来了,来来回回在我们的眼前飞着。最终,它们选定了狗娃的家,在那里忙忙碌碌地安营扎寨起来。一个多月过去了,狗娃家的燕子窝筑起来了,没多久,里边又传来了稚嫩的小燕子的叫声。喜得狗娃天天放学书包一扔,就抬着头傻乎乎地看着那挤在窝口的黑黑的小脑袋在乐。

而我,却是伤心的。看着高墙上好容易支起的那瓦片,依然是空空的,瓦的边沿似乎还有一根拖长的灰尘在若有若无地飘。燕子是没有选择我花了几乎一个下午的时间为它们精心准备的安家之处。特别是看着燕子从狗娃家飞进飞去,眼神里便是充满了说不出的酸酸的味道。为什么燕子这么偏心?后来,狗娃像是报告喜讯般跑来对我说,他家的小燕子在学习飞了呢。他神气地说,刚还看见一只,扑腾两下翅膀就掉在地下了,唧唧地直叫唤着。等他想靠近伸手去捉时,小燕子又扇动着那娇嫩的羽毛飞了起来。我心里是充满了羡慕,几乎就要撒腿和他一起跑过去看。但还是没有去,似乎他家的燕子对我来说竟生出了几丝怨恨来了。小伙伴的友谊也为这隐隐地有了些说不出的别扭。好几天的愁眉苦脸,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燕子的眼睛可尖着呢,他家的房子比我们的要好多了啊,可以遮风避雨,安全多了,当然不会看上我家的。你要读书用点功,将来造出比他家更好的房子来,那样,燕子就会飞我家来筑窝哟。

慢慢的,人长大了,也懂得了良禽择木而栖原来是万物的通理。所以,之前对燕子们选择的那种埋怨也就在心底里稀释了,像轻烟一样消散了。反而更觉得它们的聪明可爱来。

看着眼前的燕子飞来飞去,心里便是有了久违的特别兴奋。以前总是没有留意过它们是怎样筑起巢来的。觉得应是很轻松简单的一件事,因为狗娃家的燕子窝到了冬天的时候空空的,就会被顽皮的小伙伴们用长棍有意无意地给戳出了几个大窟窿,最后整个的掉在地上给摔坏了。但第二年春天,燕子飞回时,好几天没去看,新巢又筑好了。

这一次,我给看清楚了,原来是两只小燕在这里准备安家。在一楼那个角筑窝得从穿越楼梯口向上飞上十来米才能到。下班回来,一前一后的,两只燕子出现在楼前刚要飞进时,蓦然发现了我守在楼梯的转角处,它们马上惊慌地折回翅膀用力飞了出去,飞到高楼的外面消失了。没多久,一闪,一只燕子飞回,看见我还是一动也不动,只得又飞出去。飞近还在外面的低旋的那一只,似乎传递了一个什么信息,两只燕子又飞远了。我明白了,燕子也是很怕生人的呢。于是我赶紧跑上二楼的梯间。梯间的平台可以伸出脑袋向下看到燕子那已筑好一半的巢。平台上有一个开得很大的窗户,可以看见外面高远的蓝天。一会儿,半空中,小燕子们一前一后又出现了,它们在盘旋,很是惊慌、很是焦急。终于,它们大起胆子再次飞往楼梯口,看见没人,便放心地飞到新巢边,将头低下来,把嘴里含着的新泥小心地粘在巢的边沿。然后,那黑色的脑袋低得更低了,尖尖的嘴用力地钻进了那团湿软的泥里,像是搅拌机一样飞快地振动起来,频率快得很。等抬头,小脑袋左右转动了一下,眼睛油亮亮的,发现巢边有些泥突了出来。头一低,尖的嘴又伸进泥里飞快地动起来。一点又一点,那突起慢慢地顺从般的平复了。我第一次看到燕儿筑巢居然有这样的独门绝技时,不禁惊叹起来。原来,这又精致又安全的泥做的巢,就是这样一点点结结实实地夯筑起来的啊。

终于,在我来来回回的上下班中,一圈圈的湿的泥前一圈还没有全干,后一圈又给垒上了,形成了一个漏斗形状的精致口袋,紧紧地贴在高高的墙的一角。之前,我总是认为,蜜蜂织巢春燕筑窝纯粹是一种本能,千百年来没有一点改变,没有一点进步。这次,我发现有可能这想法,错了。到了晚上的时候,楼梯间的灯亮了起来,有些刺眼,灯光可以直射进窝的底部。过几天再看那燕筑的巢时,发现巢的出口明显地拐了一个角度很大的弯,很好地避开了光的照射。唉,燕儿筑巢可是动了脑筋的。

有一天,路过时,一楼住户的门打开了,出来的是一位老奶奶。平常儿女们上班隔得老远的,只是有空时来看望下她。她不住地盯着高墙角上的新邻居的家,高兴地说,今天,才发现门口多了一个燕子的窝哟。我赶紧对她说,老人家,紫燕东来,您好福气呢。老奶奶不住地点着头,说,燕儿好,燕儿好,多热闹啊。说完,抬起了袖角,擦起自己的眼睛来……

(匡列辉写于湘北2020年6月30日晚)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