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随笔:清明时节故乡行
发表时间:2020-03-25 08:17:0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俞華瑞

清明最早只是一种节气的名称,其变成纪念祖先的节日与寒食节有关。晋文公把寒食节的后一天定为清明节。清明扫墓,谓之对祖先的“思时之敬”。我清明扫墓不用烧香焚纸,只用鲜花和祭品,去祭拜我的先人。我用一朵花的芳香、一棵草的嫩绿、一棵树的果实,去祭拜我的先人。给先人的墓碑擦一擦,描新一下碑字,使它更清晰;扫去先人墓前的尘土,使它更干净;放上一簇簇鲜花,让先人的精神照耀着我们现代的人,使它永存、常绿。

一、一春心事在清明

伫足望桑园,帘底清明草木繁。湖畔鲤山松柏翠,丛间,游子归心付杜鹃。
    隔世是人寰,座北朝南习以安。先父归根犹故土,身前,一树梨花如蝶翩。
     --南乡子·鲤山清明言怀·姑苏沧浪

每年逢清明即是花木芳香,草长莺飞,无奈千古一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使得“清明”二字在文字含意深处增添了几分烟雨迷蒙、感怀惆怅的感觉。

岁月在不经意间远去,从少不经事感受别人的一次次生离死别,脑海中每年对行走在清明雨路上的扫墓人,感受并不深刻。直到95岁老父亲的离去,才真正觉得那纷纷的细雨路上人似断魂,从此清明便属于自己了。就这样,每年逢清明便去故乡苏州光福鲤山扫墓,去追赶和感受那份亲切又虚无的亲情。

四月二日清明佳节第一天上午,由外甥驾车从运河西路经望亭到苏州光福桑园村的鲤山公墓扫墓。太湖边的鲤山公墓背山面水,来到墓前,抚摩着斑驳的墓碑,凝视着字迹有些模糊的碑文,我没有流泪,只是心里有点隐隐作痛。人生是生命世界的过客,许多灿烂美好的时光,犹如子夜昙花。花开刹那,如梦如幻,花不知自己在盛开,梦中人更不知自己在幻梦。惟有梦醒花凋,方悉前尘过往皆是过眼云烟。那衰草荒冢之下,一杯黄土之中,竟是我的挚爱亲人。

这里的泥土和青松相伴长眠在这块泥土下的父亲,蹲下,沉思片刻,和儿子、妹妹和外甥他们清理墓地上的杂草,儿子和外甥把墓碑文字用红黑油漆描新。摆上一束束鲜花和一些糖果食品等祭品、叩拜作仪、叙诉祈祷……在一片萦绕的惆怅哀思中,我们更能够体悟活着的美丽,于是便理解了逝者如春花秋草寂寞轮回的释然,无论闲情逸致也好,愁绪满肠也罢,我想,都表明后辈人对已故亲人的无限怀念之情。

当一阵阵春风拂到脸颊上, 暖融融的阳光梳妆打扮着田野里嫩绿的小草, 萌动出翠珠新芽的树枝,还有儿时最熟视无睹的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蚕头花……等等,这几十年时光的流逝和季节的辗转轮回,勾起了我对清明的记忆和遐思, 也拨开了脑海里对上辈故人的牵挂、哀思、怀念,我们已从容地迎来了又一个缅怀亲人的日子。清明时节,城里人、乡下人、漂泊异乡的游子、浪迹天涯的打工崽都有祭奠故去亲人的习俗。

凝眸故乡的一花一草一木,心为之欲动,便觉得世间万物,自然生态包括花魂树魄,小草绿叶,薄雾轻纱,蓝天白云,冥冥中凡事都可以分享、交流、探讨。上辈亲人虽故去,阴阳两相隔,但他们勤劳、质朴、慈善、宽容的身影仍活在我的心中。

今年的清明前后,天空蓝天白云,正是踏青赏春的好天气,没有那份“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的悲凉。每当这个节日来临,那些已经尘封的记忆就会悠悠的开启,儿时曾经的田园绿地,那些数不清的欢声笑语,如今已离我远去。曾经的父爱如山,曾经的儿时玩伴的情谊,如今已是人鬼殊途。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不再年轻,或许是我与逝去亲人们之间的距离日近,或许是因为我的儿子也长大成人……每年的清明节,在亲人的坟前,我都有更深切的怀念和感言。

背对青天拜鲤山。故乡家祭处,共啼鹃。太湖波浪捲春还。先严忆,清泪湿衰颜。

对景足悲酸。吟魂和梦瘦,叹云烟。坟前献菊寄平安,祈祷里,人世又经年。
      --小重山·四月二日故乡鲤山扫墓·姑苏沧浪

“人生无常,往事如烟”。 人类社会犹如一曲历史的长河,人生仅是生命长河中一闪的浪花。所谓:“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在信奉了数千年儒教思想的中国社会,清明祭祀祖先,缅怀恩典,寄抚哀思,追忆情怀,这不仅仅在于祭祖恩典,安抚灵魂,延续人类族脉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要后人继世承续祖先和前人的思想、品质、精神和优良传统。而如今,想想童年时代,想想过去的清明节,再看看今天,总觉得如今的时代,好像丢失了点什么……

二、访光福铜观音寺

鲤山扫墓结束,随即驾车去光福古镇四十年前老街居住过的玉壶弄看看,曾经认识的老街坊有的搬迁了,有的已故,四十年光阴物是人非。

光福镇是江苏历史文化名镇,距苏州城西25公里,地处太湖之滨,邓尉山麓。它是一座嵌入太湖的半岛。光福的名胜古迹星罗棋布,人文资源又十分丰富。光福山水如画,花果遍地,古诗誉之为“湖光山色,洞天福地”。南朝梁大同年间九真太守舍宅为寺,取其“光福”两字,故名。

玉壶弄出口对面是邓尉山,邓尉“香雪海”是中国四大赏梅地之一。邓尉山植梅,始于汉唐,发展于宋元,兴盛于明清,素有“邓尉梅花甲天下”的盛誉。梅花除观赏外,可入药,可食用,故当地人都以种植梅花为业。宋孝廉张诚《探梅》诗中有“望衡(横)千万家,种梅如种谷”之句,“十里梅乡”就是当时真实情景的写照。康熙南巡写下了“邓尉知名久,看梅及早春,缤纷开万树,相对惬佳辰”之诗句。康熙三十五年(公元1696年),江苏巡抚宋荦来此赏梅,赋诗《雨中元墓探梅》,“香雪海”遂名扬天下。乾隆帝曾6次到邓尉探梅,并6次赋诗,有御碑和石刻为证。

光福这个地方没有太多商业气息,好像这里的人们也并不热衷于那种过度喧嚣和浮躁,倒希望让一块没有灰尘的心灵净土,能够把江南文化诠释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有情有义。所以,当人们听说这个神奇的地方或者带着一身的期盼或者倦怠来到这里时,就能立马感受到那种宁静而致远的魅力。仿佛在某个边城突然邂逅了一个真纯而恬澹的美丽瞬间:那白色的粉墙,黛色的砖瓦,古式的老屋,吊脚的水阁,弯弯的小河,宛如梦境一般,还有那深幽冷巷、丁香姑娘、糯软话语自然散发着的江南风情,更能缠绵心境、沉淀心神,游目骋怀之间,贴近山水之魂,仿佛朗诵着一首首诗、谛听着一支支曲、欣赏着一幅幅画……

记得儿时与邻居肖家三姐妹兄弟相约去邓尉山掩映在梅花丛中的古闻梅轩和梅花亭游玩,就像飘浮在茫茫雪海之上的玉宇琼阁。沿着曲折幽深的花径前行,大有“入山无处不花株,远近高低路不知”之感。登上梅花亭极目眺望,满山遍野,绵谷跨岭,雪海荡漾,银波耀眼,蔚为壮观。登高望去,位于对面古镇西街龟山上的光福塔就坐落在铜观音寺(光福寺)内,也是古镇的标志。

离开老街玉壶弄便步行去西街的铜观音寺拜访。值得一提的是铜观音寺前的光福寺桥,为梁式石桥,因与寺门前石阶连成两个凹形的轴对称图案,民间俗称“翻转桥”。栏杆、锁口石、压顶石均以武康石凿成,扣之有声,铿锵作响,故称琵琶桥或响石桥。桥上石雕云龙和万字纹图案,古朴遒劲,线条流畅。光福寺桥,亦称天寺桥、香花桥,形制古朴。桥长16.1米,宽3.05米,梁式,两侧沿口为武康石质,雕凿着双龙戏珠,万字纹饰,琢工精良,为宋代旧物。石桥的图案、锁口石、压顶石均以武康石凿成,因此弹击有声,铿锵作响,当地老百姓称它为琵琶桥。石雕图案古朴遒劲,线条流畅,是江南现存的最古老的石桥之一。

铜观音寺,原名“光福讲寺”。何谓“讲寺”?就是附设有“讲堂”的寺院,而“讲堂”也就是今天所说的佛学院,传承佛教文化的地方。天下著名的讲寺甚多,但是吴中的讲寺则只此一家。今天的灵岩山附设有佛学院,倒是名副其实的讲寺。铜观音寺前身是一代大家顾野王的私宅,顾野王舍宅为寺,时在梁朝天监二年(503年),是苏州地区最古老的寺院之一,唐朝时已经香火鼎盛。宋康定元年6月(1040年),乡民于寺旁泥中获铜观音像一尊,寺僧建殿供奉,故又名铜观音寺。由此轰动了吴郡各地,朝拜者如潮。此后历代几经兴废,“文革”劫后余生,铜观音寺内仅存古物为唐朝方塔、宋元碑刻以及清代的大雄宝殿、明代古樟数物。现存大雄殿、西方殿都是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修建,现在的光福新街(现在也不算很新了)是在半山腰,所以从汽车站下来,需要下几十级石级才能到铜观音寺。石级处是看铜观音寺全景的最佳视角,石级前是石坊,石坊后是宋代石桥,正对寺门。唐塔巍巍立于寺后山顶,古木葱茏,气象庄严。

进山门过天王殿迎面是大雄殿,照例供奉释迦摩尼像。殿前明代古樟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大雄宝殿左侧辟有碑廊,有珍贵的古、近代石碑数块。其中宋代古碑有元绍初年尚书礼部记事碑、嘉熙二年公据纪要等;元代有皇帝圣旨文榜免役碑、大德三年(1299年)平江总督祈请观音感雨碑、至正大事记残碑、明况钟碑等。还有民国女杰1934年湖南湘乡张默君的《观梅诗碑》,现存铜观音寺西方殿廊壁。孙中山先生誉称为“青年有为的女同志”的张默君(1882-1965),是位出色的妇女活动家、教育家、诗人、书法家。张默君在1911年辛亥革命后随父张纯参加苏州光复之役,并在苏州负责出版江苏的《大汉报》,组织"神州妇女会",创办《神州日报》。1918至1920年去美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回国后在苏州出任江苏第一女师校长,她与一代名流章太炎、李根源等民国元老一起赋诗题字作画。张默君在1965年逝世于台湾,有《默君诗存》、《百华草堂诗》、《红玉百云山馆词》、《玉尺楼诗》等传世。张默君在铜观音寺《观梅诗碑》用章草体题写两首七言律诗:“山深苔静无人见,落尽高花有好枝”; “漫对青梅怨暮迟,花魂犹共古魂欹”。诗与书法俱佳。

古朴的寺庙,优雅的环境,登时将我吸引住了。殿侧依山势建有回廊通向后殿,后殿即铜观音殿,供奉宋代出土的铜观音像,据考证此像体态丰腴,当是唐代造像的风格。古铜观音像高约一米,慈眉善目,头戴华锦,身佩珠玑,双足裸露,轻踩莲花宝座;左手下垂,掌心向外,五指自然微弯,此为佛家结印“与愿印” 或称“如愿印”、 “施与印”,意为能满足众生愿望;右手自然屈臂略上伸齐肩,掌心向外,结为“施无畏印”,表示能解除众生苦难从而使其安心。明宣德五年(1430年),苏州知府廉吏况钟率众施财修葺光福寺殿宇。清道光十二年(公元1832年)秋雨连绵,大水成灾,铜观音像抬入城内祈晴。不久即雨过天晴,老百姓感恩不尽。时任巡抚的名臣林则徐,特向朝廷奏请重建铜观音寺。三年后,道光帝敕赐“慈云护佑”匾额,旁悬林则徐题“惠庇民天”匾额,布政使陈銮题“慈庇下民”匾额。林则徐所题楹联中上联为:“大慈悲能布福田,曰雨而雨,曰肠而肠,祝率土丰穰,长使众生蒙乐利。”颂其呵护之功。

过铜观音殿上山,穿过月洞门,有一小径上坡,有一小潭,其色如墨,名唤“墨泉”, 又称“墨沼”,相传是顾野王在此著书时洗砚处。从墨泉侧再上坡,就到了光福寺塔的塔院了。
以前在光福古镇时,铜观音寺里是光福中学所在地,龟山上的光福寺塔从没去登过,这次有幸一登塔顶。光福寺塔,始建于梁朝大同年间(535-546 年期间),原名舍利佛塔,据传塔内原收藏有大方广佛华严经和光福寺开山祖师悟彻和尚的舍利。光福寺塔在唐代会昌末年(846年)塔毁于火。唐咸通年间(860至874)由铜观音寺的方丈四处化缘筹资重建。塔檐木早毁于清代嘉庆年间雷击大火。后又屡经毁修,久历沦桑,饱受风雨剥蚀。1999年,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各级政府规划投资100万元,再次重修,整饬一新。塔矗立在寺后龟山之巅,塔为四面七级,高27.95米,平面呈正方形,为砖木混合结构楼阁式佛塔。底层西北面设券门,二层以上四面置壶门,各层门内壁左右置佛龛,陈列佛像49尊。塔的顶部设有方形、圆形、八角形等各不相同的藻井。各层置腰檐平座,做法简洁朴素。塔底层设迥廊,各层均按有楼板,可拾级而上。登塔顶,放眼天平、灵岩诸山,仿佛近在咫尺,远山峰峦连绵,东西崦湖辉映。是观赏湖光山色的绝佳去处。当年明代“吴门画派”创始人沈周多次登上光福寺塔,写了《登光福塔》云:“山围水抱开农桑,乐土风光真画里”。又说:“三年潢潦(积水成涝)我无家,恨不携书亦居此。”可见其倾慕之意。此塔也是吴中开放登临的少数古塔了。

从龟山之顶开辟以光福寺塔为主景的塔山公园,园内辟有樟树园、梅林、中日友好樱花园。有茶室可供小憩。铜观音寺游人稀少,极其清幽,正可供发思古之幽情。

光福是近代核雕的发源地,这里汇聚了不少心灵手巧的核雕艺人,我的堂弟俞挺就是当今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明代文学家魏学洢的散文《核舟记》记述了明天启年间常熟王叔远在不满一寸长的桃核上雕刻出《东坡游赤壁》的场景,被惊赞为“灵怪之材”。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光福红木雕刻厂成立橄榄核雕刻小组接过传统的手艺,延续艺术的魅力,八十年代工厂解体后,许多从艺人便从集中创作转入个体创造。他们匠心独运,各显神通,许多作品具有很高的造诣,并在全国乃至国际赛事中获奖。比如,陈素英的核雕《东坡38人游舟》2005年荣获第二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金奖,核雕《山水楼阁图》荣获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代表了苏州核雕在传统技艺领域中的领先地位。

苍海横流,大浪淘沙。江南古镇在岁月逝去中不断改变着容颜,惟有经过历史沉淀的文化永俱魅力。古老迷人的光福古镇,四十年后再相逢,赠与我们的是恬澹,是安好,是随意,是率性,是岁月淘洗过的真纯,是年光砥砺后的浪漫,是记忆回味中的享受。总之,光福古镇不仅是江南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更是我心中记忆永远最深的故乡!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