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长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长篇小说
战“疫”(第七章)
发表时间:2020-03-16 19:37:15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陈建国

仿佛小马路是喜欢、有意、照顾的领着致雨环前去的。

宽度、坡度、硬度和视野,都合适的,让人舒心的赶路。

小马路有些弯弯曲曲,倒不找麻烦的,一直向前延伸。

路边的田野,半睡半醒的守着它们惯了的清静。

有一块,没一块的冬油菜,比乱乱倒下的,在田亩中腐烂着的稻草,更加懂得,在这个季节上,绿色要比别的色气,更加招眼睛喜爱。

田中小沟内的细流,是不会轻易的落于清闲的,有些还愿意发出来,声音大一点的“合唱”,以表达它们好几条涓涓之流,经过各自的一番奔波,到底是相投在一块了的欢乐。

野风的性子一点没改,谁都没惹它,它还是要上前来撩人一把,弄得人家冷嗖嗖缩脖子,痒兮兮想挠挠。

鸟儿见懒喽!空敞的四野,广阔的天地,它们躲猫猫去喽!没有见到飞翔的动态,它们上那儿猫着去了呢?

田地上的草儿,早就没有了先前那月份上的景象喽!趴头耷脑的,赖在地上,它们一点不见了神气。偶尔叫风野一把,也是不想搭理的爱动不动,或者像蛤蟆一样的,蹦上两蹦,就又不动弹了。

狗狗是爱闹的,还是讨厌的。管人是谁,不是它熟悉的,就一阵瞎嚷嚷起来,有的时候,狂吠燥人,叫人不喜而恼火。

不远处,传过来母鸡下蛋了的“报告声”。

抬头一望,是处只有两三户人家落着的屋子。

此处小马路是照直的,没有分岔路口,不消问路。

小马路的确不是像柏油马路跑单车那样的好走。

这一段路,平还算平;弯,也不是拐得那么急躁;上坡、下坡,也总还是克制的、温和的,没有大起大落的惊险捉弄、表现与存在。

致雨环骑着自行车,走在脚下的这条小马路上,没有可能跑出昨天飙柏油马路的车速,她只能够根据眼前的道路情况,时快时慢的蹬着自行车。

这样死不邋遢的骑车,一点也没有,昨天在柏油马路上,飙自行车的爽快、刺激和过瘾。

致雨环有点觉得,还是像昨天那样的好,今天这样,好像人打不起精神,走得没劲,似乎更加累一样。

在这样的路上,一点跑的意思也没有,根本都用不上躲风。致雨环把眼睛上的挡风目镜和掩在脸和鼻子上的白色纱巾,也取掉,与羽绒衣收放在一块了。

“现在,走了这么远了,也不好回头了。”致雨环有些悔意又还是随意将就的想,“总归是近了那么多吧。这走一点,就更近一点了。”

致雨环想起了,自己读中学,放寒暑假期间,好几回独自骑自行车,应邀去同学家玩耍的事情。

这些邀请她假期去自己家玩耍的同学家,都是住在距离学校挺远的地方。

有的同学家,在大山里面。去这样的同学家的路,也是和眼前的这条路差不多的小马路。

有的路段,比现在这条路,还不好走。

“那我也没怎么呀?”致雨环回忆着当年的情景,回味着那时的快乐。

致雨环想着,自己高中毕业以后,她的几个在校玩得来的女同学,到她家来玩耍过两次。

致雨环想到了,特别是在致雨环考上大学,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第三天的时候,和致雨环平时玩得最好的一个女同学,闻讯来到了她家,向她表示真诚的祝贺的时间,两个人抱作一团,又是高兴,又是不舍的哭了。

那个时候,那种情形,此时想起来,都让致雨环眼睛潮湿,鼻塞动怀——那次辞别的时候,致雨环将自己喜欢的,平时骑习惯了的自行车,当做纪念品,送给了这位和自己最要好的高中女同学。

这辆自行车,是致雨环考上高中的时候,致雨环父亲买来奖励给她的奖励品。是一辆“凤凰牌”女式自行车。当时,也是很不容易买到的。

致雨环的父亲,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托人通过特殊关系,才买到了这辆自行车。

致雨环记得,那俩“凤凰牌”女式自行车,送给那位高中女同学的时候,还是蛮新的。当时那位高中女同学对它,喜欢得不得了。

正在一边不能着急的骑自行车,一边散漫的回忆着往事哩,致雨环就听见了一伙人的一阵大笑。

大笑的一伙人,正在看着另外的几个人,在搭一个在路边的挡风的棚子哩。

致雨环抬头往前面看看,在几十米远的地方,是一个十字路口。

一路走来,这是致雨环骑自行车遇见的第一个路口。

“嗯?前面……修路吗?”致雨环的第一个感觉刚一冒头,她就立即否定了,“不对。不像是修路。”

十字路口一侧,站立着几个人,他们的手,插在厚厚的衣服口袋里。每个人的手臂上,有的是右手,有的是左手,戴着红色的袖章。袖章上有黄色的字。字写的什么,离得远了,致雨环一下还分辨不出来。

“奇怪的是,这些平常不会戴口罩的人,怎么个个都戴着口罩?”致雨环马上意识到,“这些人……好像是在执勤什么的?”

他们的身后不远的地方,是一个有一片房屋的村子。

致雨环放慢自行车的速度,留神的渐渐接近这些人。

“停下!禁止通行!”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一声大喝。虽然戴着口罩,也能够感受到他的严厉。

“禁止通行?”已经来到他面前的致雨环,被他突然起来的高腔,吓了一跳,背心上的汗都出来了。她以为忽然遇上了什么麻烦事情,要将她滞留下来盘查。

“这里不准通过!”他旁边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看见致雨环受到了一下惊吓,笑了一声,马上,很和气的解释。

“这里不是往省会市去的吗?”致雨环简直有种可怜的问。

“省会市啊?那你往这边。这边还可以通,这边不通了。”另外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接话说。他说话的时候,用手指了两个互成九十度的方向,告诉致雨环说,“早上我从这边来,还是可以走的。这边是通你去的地方的。这边,昨天就不准通行了。我们这里也是从昨天下午开始,就禁止通行了”

“你要走就马上走。很快就更多的地方禁止通行了。”还有一个一直在边上看着致雨环的男人,是个体型很胖的中年人,很急的说。表面上,他好像是在替致雨环着急一样的,实际上,他心里头是不耐烦,想赶致雨环快一点离开他们这里。

致雨环把他的言辞与举动,理解和看成好意了,听见人家这样相告,致雨环既心存感激,也立刻生出来紧张,她不便与人家多话,急忙将自行车轮头转向人家说还可以通行的那条路,飞身上车而去。

致雨环一面骑车,一面多次回味最后那个胖子对她说过的话:“‘你要走马上走。很快就更多的地方禁止通行了。’不只是封城吗?怎么封路了呢?……连乡下也封啊!?”

“赶紧!赶紧!昨天那边封了,今天这边还没有封。明天,说不定,这边也走不通,也封了。”致雨环这样一想,就有点发急了。

致雨环似乎忘了现在走的这条路的状况,她加快了骑自行车的速度。

这一条路,在走过两里不到的行程以后,现在,就不好走了。岂止是不好走啊!简直就是很不好走,非常的不好走!

原来的泥巴路上面,连续十数里,全部是各种各样的建筑垃圾,倾倒铺成的。

这应该不是一家一户所为,也不是几家几户造成的。应当是,开头一个人在这里倾倒了,而后,第二家、第三户、第四、第五、第六……第无数户人家,接着来,把他们的全部建筑垃圾,都倾倒在这一条路上了。

这些建筑垃圾,都是最近几年里,这一带的村民,在建设自己的美丽家园的时候,产生和丢弃的所有垃圾。他们只管自己美丽、舒服、方便和顺手,没有顾及别人,更加没有顾忌环境保护的,将他们不要的建筑垃圾,倾倒在这里了。基本上都是把建筑垃圾倒了就走,所以,路面留下了一个一个的坑坑洼洼。可以看得出来,在原来建筑垃圾上面,又倾倒了一次,乃至几次的建筑垃圾,有的建筑垃圾,还是新近的样子。

这些建筑垃圾,什么都有:水泥块、砖头块、破瓦砾、碎瓷砖、破罐子、破水缸、破便池、破马桶、破洗脸池、碎玻璃、碎板头……,还有一些废弃的铁丝结,碎铁片,铁钉等等。

致雨环骑车到这里一看,傻眼了。这些破破烂烂,特别是那些碎玻璃、碎铁片、铁丝头、铁钉子,破板子上面留有的钉子等等,一切带锐利角的瓷砖碎片等等,都是很容易扎破自行车轮胎的。

“这万一要是自行车轮胎扎破了,我的个天哪!那上哪儿去喊天去!”致雨环不敢骑车走了。

致雨环期盼的向四周看看,希望这时候,走个运气就好了。

“没法!只有靠自己了。”远近都没有见到一个人的踪迹,致雨环决定自己行动了。

女式自行车,不像男式自行车,轮头与坐垫之间,有一根横杆,遇上情况的时候,可以肩挨着这根横杆,扛着自行车走。

致雨环没有办法,扛着自己的自行车走,她只能够用手,抓着坐凳下面的自行车斜杠,提着走。这样很费力,走不了多少路,手就酸了。

好在自行车的后面,物架上,东西不重,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一件羽绒大衣,很轻。

吃的这边,今天午餐之后,旅行袋里,只剩下一小半袋的水和食物了。

上面的小旅行袋内,是几个分开包的塑料袋,分别是:用过的半支牙膏、一把牙刷、一条毛巾,这些可以包裹在一起,装入一个刷牙用的不锈钢杯子,一块肥皂(单独用锁口加厚的塑料袋装着);女性卫生用品(包括卫生巾、手纸、一条备用尿不湿内裤——手机充电器,加装有一个小塑料袋,和它们放在一起);昨晚洗干净未干透的换洗衣服。

致雨环手提自行车走走歇歇的做了几次努力,感觉又累又没有效率,回头看看,没有行走多少路,望望前面,好像还是一样的道路。

“不行,这样下去,人给它累死,路也走不了多远。”致雨环选了一个相对平的地点,把自行车停稳当。她望着自行车,开始动脑筋,想想有什么可以省劲的办法没有。

想着想着,看着看着,再想想,再看看,致雨环的脑子来灵感了。

致雨环将自行车物架上的三个旅行袋,全部卸下来,把捆绑它们的两条麻绳,捋了捋,搭在了自行车的轮头上。

致雨环把三个旅行袋合成了两个旅行袋,把小旅行袋装入了放吃的喝的这个大的旅行袋。致雨环拎起两个旅行袋,掂量了一下,重量差不多。

致雨环将略微重一点的,套有那个小旅行袋的大旅行袋,用一根麻绳,捆在了自行车后面的物架上;用另外一根麻绳,在自行车的轮头与坐垫下面的物架衔接处之间拉紧,链接出来一道“自行车的横杆”。致雨环特意把这根麻绳在自行车轮头这,留出来一节绳子头,她就用这一节绳头,把另外一个装着她的羽绒衣的,轻一点的旅行袋,绑扎在了自行车的轮头上。

致雨环试了一下:“唉,这样蛮好。呵呵。”

致雨环为自己想出来的办法高兴起来了。

致雨环试着用这个办法,像扛男式自行车横杆那样的,扛起她并不觉得重的,她的这辆女式自行车,在这条本不好行走的乡间土道上,愉快的走了起来。

到底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姑娘,一点都不娇气。虽然从小到大,父母都尽量不让致雨环受苦遭累,但是致雨环在家,总是喜欢和自觉的参加家里的各种劳动,比如,帮助妈妈喂猪、煮猪潲、剁猪菜、种菜、挑粪等等,家里什么样的劳动活,她有时间,都会争着去做。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了不起的独生子女,也不把自己看成宝贝的“老闺女”。致雨环的身上,没有许多人家中的闺女那样的娇气。

正是因为这些,致雨环在今天此番的困境下,她方表现出,眼下这般的镇定、勇敢、坚强和努力,才能够做出来现在的,这种“聪明之举”。

致雨环就这样坚毅、顽强、拼搏、尽力的,在非常意外的困难面前,还能够心情轻松的,向着她心中的目的地,前进。

致雨环走了一段路,身体暖和了,她急忙把里面的毛线衣脱了下来,扎在自己的腰间。她不想汗湿了身上的衣裳。如果像昨天那样的话,她就没有衣服换了。那样就怕会感冒。又不知道前面的情况,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致雨环还是做了一种,不会那么顺利的打算,今天遇见的情况,致雨环是意外的。可是,已经这样身入其境了,那她就必须得有,一定的心理上的,和思想上的,应对麻烦、克服困难的决心、毅力和准备。

致雨环两个肩膀轮换着,扛自己的自行车,她还是有,以前在家自觉参加劳动的底子,更加是,她有顽强的精神与毅力,经过多次的休息,与一路的不停换肩,致雨环扛着自己的自行车,终于走出了面前的,这十几里的艰苦路段。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