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杂文» 大众时评»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大众时评
疫病时的卑琐
发表时间:2020-02-13 15:34:05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徐晓川

有人说“当面对灾难时,会放大人性中的善”。不过我想,倘有平日行为卑琐者却在灾难面前迸发出善的光辉,那大概仅仅是因为他本质高贵却不被普通人理解,就犹如藏于砂砾中的真金而已。若是一个真正的卑琐者,面对灾难,他只会更加不让你对他的“期许”落空。能被放大的,将只有他深入骨髓的卑琐!

数日前,冥冥之中,世界便给了我一个明证。

身处疫病非常时期,我如大多数人一般,在家中“禁闭”。可恶的是口腹对此并不理解,你若不把它伺候好,它就一定要跟你淘气。面对如也的冰箱,无奈之下,我只得出门,事情也就此发生。

当时我在一家小超市两排蔬菜货架之间狭窄的过道上,被前方一个女人堵住了去路。女人的具体样貌被口罩遮挡,无从知晓,但从其衣着发饰判断,应是半老徐娘,我便姑且以“徐娘”称之吧。超市很小,两排菜架之间,仅容一人横身行走。若是两人交汇,便需各自自觉侧身。那时这位“徐娘”在儿菜档前拣选。档内虽儿菜高高堆起,她却并未满足,将携带的买菜小拖车横置路中,人立于车旁,弯腰在菜架下的大竹筐中搜寻。真亏她年虽已长,腰却甚健,两腿笔直,竟还能弯出如此弧度,远超我这未老先衰之辈。可她虽然兼具腰腿康健,富有竞争意识和将此店品相稍好一些的儿菜犁庭扫穴的霸气这种种让人“刮目”之处,但站得实在太不是地方。尊臀抵住身后那排菜架,弯身将头伸向前方,两排菜架间尚未被她身体封闭的空隙,也由那辆买菜小拖车和拉出的大竹筐补足,这就将整个过道置于她的完全封锁中。恰于此时,我边走边看地走到这里。

于是,我拿出平日遭逢此景的应对之法,静静等候,待她翻拣结束,或是略伸伸腰膝时,便能发现我。哪知站立片时,她毫无反应。我正待转身,身后又有几人走来。这下我后退也不便,只得清清嗓子,引起她的注意,然后开口说道:“麻烦让一下!”这回她有了回应,不耐烦地斜觑我一眼,略侧下身,可由于侧得十分吝啬,仍将通道基本占住。

我心中对这位“徐娘”自私作派所产生的抵触开始萌生。为了不触碰到“徐娘”,我收腹,拔胸,踮脚,侧身,紧贴她身后这侧菜架,小心挪过了险途。

现在回想,其实我只是人群中最平凡的那一类,平日身体里并未住着一个“大”,并因为这个“大”而在看到各种卑琐行为时便挺身而出,直斥其非。反倒是像大多数人一样,默默无言,不管那些行为损及谁的利益。一是因为无人赋予我与此种行为作斗争所需的权利,这使我若要与之相争,并无先天优势,反可能成了如这位“徐娘”所明确指出的——关你屁事?二者,司空见惯,也就见怪不怪!不过在那一刻,我却没能保持住平日良好的“素养”,让瞬时的冲动击昏了头脑。我竟然觉得这位“徐娘”的行为在疫病之时尤为不妥。且不论这几日蔬菜供应的全国紧张,还有许多别的人家也是几天才出门采购一次,如此使出绝户手段把这家小超市里一类蔬菜中稍微像样些的搜刮一空,这种行为过于自私。单就把大筐里的蔬菜乱翻乱拣,即使没有疾病,也不好吧!再者日日讲疫病的防范,仅因为欲对一筐蔬菜使用犁庭扫穴手段而长时间停驻在一家小超市里,纵然不觉得别人的身体性命有价值,难道自己的身体性命也如此廉价吗?于是,走过这位“徐娘”身畔后,我在迸发的“大”的支配下,以只有我和这位“徐娘”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莫把人家儿菜拣光了!”

我的话音方落,只见这位“徐娘”显露于外的眉眼立刻飞扬,随之便第一时间记起了她与男性之间的重要区别特征,并以此特征开篇,自然流畅地发表起十分刺耳,但倒与其十分相宜的演讲来。演讲重点集中于我的多管闲事和不自量力。我本欲置之不理,可“徐娘”竟然因为我的退缩,更加亢奋上扬,如同打了鸡血,以致我也只有硬着头皮应战。不过我并无此时在小超市这样的人多场所久待的打算,所以直接采取了且战且走的策略,更在几名目击了全过程的超市员工“你跟她多说什么!”一类的解劝下,纵使遭受“徐娘”追击,离开时身后还伴随着“徐娘”渐远的画外音,也尽快脱离了战场。

事过自省,我确乎存在二失:第一,虽是非常时期,但在那一刻,却没能做到好好压制住心中升腾起的那个“大”,以致让它挣脱出来,要对他人的行为进行点评,失了平日的“从容”。在这一点上,我比当日周边的那许多冷静旁观者是都不如了!第二,战而不能胜。虽然在舌战时,阐明了事情因果,但相较于“徐娘”对人类特征,特别是女性特征的充分认识和充足运用,我则言辞匮乏,无任何能与之媲美的词汇出口,能力之间,有天渊之别!战不能胜却盲目冲动,这也是大失。可说实话,如果当时我真地胜利了,反倒会心中戚戚。因为这证明“徐娘”心中犹有羞耻之心,而我与她的舌战也毫无意义!

好吧,惟愿面对灾难时,会放大的仅是人性中的善,而不包括卑琐!

徐晓川
2020年 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