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杂文» 热点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热点评论
幽灵它会算账的
发表时间:2020-02-05 14:03:2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李锡文

眼下,新型冠状病毒还在蔓延,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一个非常的春节,非常的时期。

万众抗疫,值得讴歌和纪念的固然很多,但我想更重要的是反思,SARS之后的再次深刻反思。面对疫情,无语,又不能不说,17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杂文,我写道:“也许SARS过后,人们会用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去面对大自然, 去告慰世间生灵万物。这或许是魔鬼SARS百害中的一大利好。”

如今看来,这样的估计实在天真了,SARS之后,人们并未改变多少。某些劣性,是几千年的积弊,很难改变。面对又一次如此大面积的疫情,不知道是谴责病毒呢还是谴责野生动物呢还是个啥,不知道这算是天灾呢还是人祸。

捡起2003年的文字,再发一遍,也算是对可恶病毒的一次酒精消杀吧——

记得前些年“经济过热”那阵子,我去过不少次广东,吃过不少次分不出真假的粤菜。大体情形是:每次进入餐厅落下座来,便有些心慌。但总不能“人家吃着你看着”,就得坐稳,横下心来,吃!可是边吃边嘀咕:这个地方,怎么可以吃蛇?怎么可以吃禾花雀(鸟)?怎么可以吃像蛆一样的海虫子?吃一顿饭,像是打一场不能投降却又不情愿地往前冲的特殊战役。在那种场合下,什么都敢大肆咀嚼、狼吞虎咽的,自然博得喝彩,像个勇敢翻越阿尔卑斯山的拿破仑士兵一般;反之,儒雅的、畏缩不前的,成了临阵倒戈、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怂货。

其实,我还算是个口福太浅,孤陋寡闻。人家有的地方还吃猫呢,还吃老鼠呢,还吃猫头鹰呢,还吃狐狸呢,还吃穿山甲呢,还吃猴子呢,还吃蝙蝠呢!“天上飞的不吃飞机,地下四条腿的不吃板凳,什么都吃”,所以呢,咱那一孔之见,少见多怪,让你老见笑了。

我看过一份资料:在某地,以老鼠做成的“鼠菜”竟有15种之多,炖、煲、烧、炸、炒、扣都有;该市每年吃蛇就达20吨以上 ,甚至生吃猴脑也成了一种“时尚”。哈,一个连猴子都吃的人,的确有些恐怖!不是猴子可怕,而是吃猴子的人令人毛骨悚然!

吃猴子,据我考察,只有非洲丛林里的某些原始部落才有此习俗,有的部落不光吃猴子,还吃人肉。在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里,在经济最为发达的华南地区,竟流行诸如“食猴”之类的恶俗,就令人不得其解了。那些野生动物,那些只差半步就进化到人类的动物,本是我们最亲近的朋友,怎能张开血盆大口吞噬它们?我们是“人”吗?

至今我闹不明白:这仅仅是一种生活习惯吗?这种吃法竟然能使人“乐在其中”?善食这种“生猛野味”的人,有瘾还是无聊呢?这是一种生活习俗呢,还是一种狂妄而浮躁的畸形心态在作怪?

这些天,若有谁提到“吃在××”,我的胃便有种莫名的不适。

SARS又一次也是迄今最为充分的一次验证了人类“乱吃”的恶果,正应验了因果报应,被人类残酷宰杀、吞下肚里的无数只老猫、猕猴、果子狸,它们正化作幽灵,向我们人类“反攻倒算”呢,幽灵,无影无踪的,可它会算账的。这不是大自然对我们人类的惩罚么!

本来,粤菜里并不包括宰杀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SARS流行,不是粤菜的错。SARS同粤菜并无关系。是乱吃“生猛”,玷污了粤菜,玷污了食文化。

这种“乱吃”之风,或许正衬托出某些人类成员的心灵之凶恶,之丑陋。人类该反省自己的行为了!也许SARS过后,人们会用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去面对大自然, 去告慰世间生灵万物。这或许是魔鬼SARS百害中的一大利好。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