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发表时间:2020-01-12 20:02:43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王玉阁

今天,邻居的小媚,慌里慌张地跑过来,泪水涟涟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不欲生地祈求董叔说:大叔,你快救救我吧!

“咋啦?孩子!出啥子事情啦?快起来说。董叔急忙上前搀起小媚,递给她一沓子纸巾,一边安慰一边问她,说:别急、别急,到底出了啥子事呀?董叔看着小媚披头散发、衣冠不整、满脸一道道深红的血印,又问:咋弄成这个样子呢?

董叔赶忙拿起手机拨通了老婆的电话,说:喂,老婆子啊,你赶快回家一趟吧,家里出大事啦。

“出啥子事了嘛?老婆子接到电话问。

“别问了,你赶快给你单位的领导请个假,赶紧回家来,看到情况,你就明白啦——董叔不容置辩地就地挂断了手机。

董叔又赶紧去闺女的房间,取出闺女的一件上衣,让小媚穿上,又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说:你婶子马上就回来了,有啥子事和啥话跟你婶子说说吧。

就在这时,董叔的话刚刚落地,又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只见邻居的二狗子,手里掂着一把明晃晃的小匕首,冲进了董叔的家,不由分说,猛地“扑”到坐在沙发上的小媚面前,他不由分说地揪住小媚的头发,挥舞着匕首乱戳乱砍起来;顿时,小媚的头发被削掉一大片,满屋的乱飞。紧接着,二狗子又揪住小媚的衣领顺地就往屋外拖,嘴里还不干不净地、嘟嘟囔囔地骂着说:你个臭婊子,我让你不守妇道,背着老子到处找野男人寻欢,你是不是跟这家的老男人也有一腿子?跑过来让他庇护你,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二狗子骂骂咧咧地拖着小媚往外走。

二狗子好像一条急红了眼的疯狗一样,乱舞着匕首,迫使董叔无法靠近去解救小媚。

就在董叔担心和无所适从时,就听到老婆“咋咋呼呼”地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走进了院子里,董叔赶紧示意老婆不要惊动了二狗子,向老婆打着手势,让她快去拿起靠在大门左旁边的一根木棍子,趁其不备,闷倒二狗子;迫使他方能撒手放开小媚,这样才能把小媚从险境中解救出来。

真的不愧是体育教练出身的谭青霞,心领神会向董叔递了个眼色,只见她抄起木棍,用尽平生的力气,抡起木棍向二狗子的后脑勺狠狠地砸了下去。

只听二狗子哎哟我的妈呀,就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谭青霞急忙扔掉手里的棍子,赶紧捡起地上的匕首,递给了董叔说:这是凶器,藏好它,它可是有利证据——

她说着,就去扶起地上的小媚,说:你们都是三十好几的人啦,咋还不让人省心呀?

谭青霞说着,掏出口袋的纸巾,小心翼翼地擦着小媚脸上的血迹,问:今天又是为了啥事打架啊?

小媚看到董婶,就地悲呛大哭起来……

这里向各位看官交代一下两家的关系。

说起来,董家和二狗子家,根本不沾亲也不带故,二狗子家姓戚,不用说大家都已经知道董叔家姓董了。

说起来话长,就简短截说吧,在柳河村大多都是外来户。在这个村里,最大的户也就是姓曹的了,不过他们也都是东拼西凑,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侉子”关系,也算是和尚不亲帽亲吧。一笔写不出两个曹字来,都是一个姓氏的,他们联系在一起,要比外姓的势力要强大一些,外姓户都是解放前四处逃荒要饭流落到此地安家落户的,解放后,有的找不着老家的人,记不得老家的地方,就此在这里扎下根来安家落户了,也有的影影绰绰地记得老家是什么地方的,反正年代久远了,也没有那份闲情逸致去寻根问祖,也都在这里混成了一大家子的人,都认为哪儿黄土不埋人? 就此决定安下心来定居了。

说起二狗子这一家人,也算是一个命运舛难、势单力薄的家庭。

从他爷爷那辈算起,到他这一辈也算是祖孙三代人,辈辈单传,他爷爷和他爹那辈正赶上闹饥荒,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的,二狗子的爷爷奶奶,也就二狗子他爹这一个宝贝疙瘩,当时,虽说他爷爷会个木匠手艺,但是,家家户户都揭不开锅,哪还会有人请他做木工活儿,他爷爷就挎着一个麻袋,四处要饭,跑了一整天,也只能兑兑乎乎维持一两天的吃喝,他的爷爷和奶奶只能靠吃点野菜充饥,节省下来的馒头和红薯干,给二狗子他爹吃,他的奶奶因为经常吃的是从河里捞出来的水扎草和从地里挖来的刺芥芽,得了浮肿病无钱医治而撒手人寰。他爷爷也是强支撑着身体,熬到给二狗子的爹他娶上了个媳妇,在二狗子刚出生不到半个月,他的爷爷也得重病离开了人世。

接下来,闹饥荒的苦日子已经过去,眼看着日子一天天的好起来,生活也基本上安顿了下来。二狗子也一天天的长大了,他爹和他母亲心里甭提哪个有多高兴啊,简直要把他给宠上天了。啥事都不让他去做,要啥给啥。可以说是噙到嘴里怕化了,攥到手里怕捏软了。就这么惯着他、宠着他,直到有一天,二狗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他的母亲连夜给他缝制了崭新的书包,第二天,就把二狗子送到了学校,他的母亲对他说:娃,现在是新社会,咱也能进学堂了,你可要好好地念书,将来有出息,给你爹和妈争口气。

哪知道,平时娇生惯养的“二狗子”,从小就有着叛逆心理,他居然对母亲说:你和爹咋不进学堂读书,给我争口气呢?偏偏让我读书给你们争口气?说完,就把书包从脖子上摘下来,地往地上一扔,撒开了小脚丫子一溜小跑逃出了学校。

这一下可把的母亲的肺都气炸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二狗子已经被她和自己的丈夫给宠坏和惯坏到了这种地步。她流着痛心的泪水去追赶二狗子……

从那一刻起,二狗子从小就混迹于社会,大字不识一个,就学会了偷鸡摸狗吃喝嫖赌;还时常对自己的父母亲动手动脚的,在村里成了臭名昭著孽子

二狗子和董叔是邻居,也是打小看着二狗子长大的,董叔和董婶都是有文化出身的人,每次只要听到二狗子家里有动静,董叔和董婶就会赶来看看是啥情况。董叔和董婶只要一到二狗子家,二狗子就像是猫见了老鼠一样躲了起来,然而,看到的情景,都是二狗子的爹妈伤痕累累的、伤心欲绝的悲痛……

按说,二狗子这鳖孙,坏到了人见人恨的程度,指不定就会打一辈子光棍。说真的,就二狗子的德行,就连邻居的董叔和董婶不怎么看好他,也经常私底下说:这个逆子我看早晚要玩完了,他爹妈死后,就看他怎么过下去啦?

然而,董叔和董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就在二狗子二十几岁时,居然也找到了自己另一半,就是现在他的老婆小媚。

说起他和小媚的结合,正如俗话说无巧不成书。说实话,小媚的父亲也是嗜好赌博和偷窃的懒汉,也是经常醉酒后打骂老婆,小媚从小生长在这个家庭,也遭受了不少的心灵创伤。也没能走进学校,接受过任何新知识的教育,一直成为这个家里的“出气筒”,不断地遭受着没有德行的父亲蹂躏和打骂,她只有忍气吞声地坚强的生活下去……

说来也巧,那天,就在二狗子心情恍惚的时候,转悠到邻村的谢家庄,看到一女子正要投河自尽,二狗子忽然来了精神,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说:你为啥事想不开呢?

姑娘见有人救她,已泣不成声地说:你不要管我……

此时,有一群人赶到了这里,其中一位年长者看到一个年轻人正抱着自己的闺女,上前就给了年轻人一耳刮子,骂道:畜生,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对我女儿……”

年轻人正是二狗子,他看到眼前的阵势,不敢轻举妄动,怯生生地语无伦次地说:我、我、我……她要寻死,我救了她……”

姑娘挣脱了二狗子的怀抱,哭着撒开两腿跑开了……

二狗子深知难辩自身清白,忽然想到了邻居的董叔和董婶,就慌忙抽身飞也似地跑回家,给父亲母亲一五一十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就央求父母去找董叔和董婶去跟人家说说情,董叔和董婶听了二狗子父母亲的诉说后,也明白了事情原由,于是,董叔和董婶就此商量着,何不就此机会,撮合一件美事,让二狗子成个家,也好让二狗子收敛收敛“野性子”,好好地做人。

……

话说,董叔和董婶处于一片好心,撮合了二狗子的婚事,刚开始,二狗子还算是服服帖帖地人模人样的,不再与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有点像过日子的人样;他的父母也深感欣慰,但是,好景不长,二狗子的父母亲也因为他的人生态度转变,似乎放下心来,相继离开了人世。

这突起如来的变故,又给二狗子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由于他的叛逆性格,狗改不了吃屎。开始重操旧业,三天两头的去找他的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游散够了,就回到家对自己的老婆小媚,“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找事,这不,只要一出事,小媚就往董叔家里跑,常言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每次,都是董叔和董婶从中调和劝说解围,希望两个人重归于好,好好的把日子过下去……

这次,董叔和董婶亲眼目睹了二狗子的所作所为,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心说:这么听话的一个姑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决不能让他再受这样的委屈啦!

董叔和董婶找来一根绳子,把二狗子捆了个结结实实,对小媚说:都怪俺当初瞎了眼,把你送进了火坑,今天,发言权在你,你说咋办吧?

伤痕累累的小媚说:董叔和董婶,我不怪你们,反正我和他的父母都不在了,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就有你们为我做主,你们看着办吧。

董叔和董婶没想到的是,小媚把这块烫手山芋丢给了他们,也一时手足无措,董婶试探性地问:要不把他送到公安局,让他坐几年牢,让他尝尝失去人身自由的痛苦滋味?

小媚没有正面回答董叔和董婶,说:怎么处置他,我没有权利决定,反正,我不能再和他继续生活下去啦。

董叔和董婶说:小媚,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董叔、董婶;如果你们不嫌弃我,我愿意做你们的干女儿。小媚说。

“那好吧,那你就留在家里,我们会处理好这个不屑逆子的事情。”

董叔和董婶果断地做出了惊人的决定,亲自带着二狗子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