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长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长篇小说
夜雨(十)
发表时间:2019-12-31 13:41:1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陈建国


高中二年级的教室,在二楼的另一侧的楼梯道边,和原来高中一年级乙班的教室连成一条直线的话,两个教室就分别是这条直线的两端,与高中一年级原来甲班的教室连成一条斜线的话,这两个教室就分别在这条斜线的两头。凡是在二楼顶角的教室,受到了中间楼梯道的建造布局的影响,都只有一张门进出。

五十八张单人课桌椅,两张一并,排成四行,把食量很大的教室,撑得肚子好饱。课桌椅之间的通道,要侧身方能走过。

王玉的座位,在靠近窗户的第四位,郦丽丽的座位在贴窗户的第五位,中间隔开一条走道,还隔一个单行的课桌椅。

高二以后,“反潮流是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基本原则”,在学校师生之间,都盛行开了,形势又有了一点“文化大革命”初期的“造反有理”的劲头。那时候,全国都有出类拔萃的、“敢于反潮流的战士”代表,小学生中有,大学生中有,知识青年里有。交白卷是英雄行为,反潮流更是马列主义的行动。谁要是敢说一句真心话,轻则受到大字报围攻,重则被揪出来示众,开大会批斗。真是群情容易激愤的年代,人们的内心,时刻充满着动荡不安的心理,吃饭睡觉,心里都不踏实。

王玉俨然一点也不受周围气氛的影响。别人闹别人的,他学习他的。不论教室里怎么闹轰轰的,他都能够静心静意地学习。除了学习课堂的书本之外,他更多地是学习课外书籍,只要搞得到的书,或借或买,他尽力而为。一边看书,一边写笔记。他做了大量的学习笔记,尤其是借别人的书籍,有的,他是先一大段一大段地抄下来,再作思考分析,写读书札记。有时不懂的地方,就去请教老师,经常把老师问住。这个时间,王玉因厌恶人斗人的政治运动,有意躲避政治性强的东西,对理科尤为肯钻研,对物理的光学、无线电电子学、集成电路、微薄膜集成电路、核物理学,都狠下了一番工夫。他发现,它们各有特点,彼此又有些相通的和能够相互造成影响的东西。他也喜欢化学。他发现用化学的观点解释、看待世界,世界应当是不存在着废品的。化学的许多实验,很有趣,但也有不可预知的危险性。他既大胆,更小心地去做这些事情。他希望自己能有若贝尔发明炸药那样的成就,造福人类,也怀有若贝尔搞炸药发明中不畏艰难险阻的、百折不挠的意志,但他也想尽量做到“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因为家庭生活的经济现实,他不希望在搞实验中,像若贝尔搞梯恩梯试验那样,被炸得鲜血淋淋的,一来父母担惊受怕,二来自己痛苦是小事,家里还要花费钱财,家里没有若贝尔的家庭那么阔绰有钱。因而做化学实验,他会反复思考、检查、核对,很有把握了,才做。可搞实验要钱,要场所。这样,他能够做的实验非常有限。那时候,买书就很难,搞实验就更难。王玉大多是搞书本的理论研究。学习中,王玉有无穷的乐趣和充沛的精力。

可当时的社会形势和学校的学习气氛,都变了。王玉这么拼命地学习,似乎是犯了弥天大罪,至少像是和一些不爱学习的同学过不去似的,班里的同学围攻他。特别是那些学习不进去的人,在这一学期,几乎抱成了团。他们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和用心,总是千方百计地整王玉。围攻、辱骂不奏效了,他们采用伤害王玉肉体的暴行来妨碍他的学习。

开始,有人在王玉的座位上,插上从柚子树上掰下来的刺,让王玉一坐,就扎伤他的屁股。而他们,就在一旁或者是背后,哄笑取乐。

王玉被扎了两次,以后就小心了。每次坐下去前,先看看再坐,发现有刺,就拔掉。
柚子树刺太显眼,又换成了大头针。把大头针,安插在坐板的缝隙里,只露出一点儿尖尖,安插得很有心,有时难发现。王玉被大头针扎过几次。

有一次,扎得王玉,刚一坐下,就一跳蹦起身子来。身后,立刻是哗然大笑。

起初,王玉还看看他们,给他们以不满而又友好地示意,后来,他连头也懒得回一下。只是每次坐位子,轻轻地坐下,有针扎,就拔掉,从不跟谁啰嗦什么。

另有一次,上晚自习,王玉匆匆进来,脑子里头想着事情,一屁股坐下,立即跳立了起来。这时候,他身后边的那几个人的笑声,是那么地称心呵!王玉没有理睬,连针也没有拔,又朝针坐下去。一直到下自习课,两个小时,他动都没动。下自习课的时候,他的座位上有血迹。回到家,他的短裤上和长裤上,都有血印。这一次,后边的那几位不笑了。以后,没有再插针了。他们自己觉得不自在,没人起哄,他们也没面子。再个,还是有点后怕,怕老师真要是当众指责他们,他们也难堪。他们换了花样,改用橡皮筋弹弓射纸弹。从后边或侧面,射击王玉的脖子、耳朵和脸。王玉也忍着,把这些都当作是对自己毅力的一种磨练性的考验看待,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任他们射,再痛,王玉也不吭一声,连头也不回。被纸弹射肿了、青了的地方,王玉也由它去。王玉知道,这些是南晓林那几个人干的。自从王玉刻苦学习之后,王玉就再没有和南晓林来往过一次,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南晓林很生气,可他又没有办法。到了这个学期,班里几个以前常被王玉奚落过的,一向畏惧王玉的同学,纠集到一块,挑唆南晓林出面,与王玉为难。

南晓林,一米八的个子,班里最高的,也是全校最高的。黑皮肤,瘦得骨架子看上去特别的,又大又硬,金鱼眼,厚嘴唇,有点是非洲那边变种过来的人的味道。一笑两个酒窝,就这,还有点还讨人看两眼。那双脚,穿鞋要到鞋厂去定做,或是穿他母亲做的布鞋。手掌也特别大,张开,可以一下扣着别人的脑袋瓜当帽戴。他不能和人动真的。一动真格的,他那两只眼珠子就往外暴出来,像变色龙的那眼睛似的,有动态和伸缩性,他有一身蛮劲,又有些蛮不讲理的神气,信奉拳头讲道理,拳头底下见分晓。班里的同学,一般惧怕他的武力。

这一点,王玉不怕。论力气,南晓林要大些。可真要打架,王玉胸中有数,南晓林不是对手。两人玩得好的时候,王玉曾经多次开玩笑时,把南晓林惹恼过。每次,南晓林都使出浑身解数,试图搞翻王玉,结果没有哪一次不是,王玉随便怎么一动,就把他弄倒的,叫他又气、又恼、又羞、又不服气,又无可奈何。尽管没有和王玉打过架,可南晓林领教过,王玉的手脚上的威力,从来没敢一个人惹过王玉。

王玉打架有两下子,这点,班里同学全知道。通常情况下,没有谁敢对王玉轻举妄动。王玉也决不会先动别人。学为防身健体嘛!既使在目前的境况下,王玉也没有想到过,对哪个同学动动拳脚。只要他们不对他动手动脚,王玉就由他们瞎胡闹。他仍然忙自己的学习。
一次,王玉从外边进教室,里头很多人,郦丽丽也坐在她的位子上。

这个时期的晚自习,学校还是按时打铃,同学们来不来,来了做什么,没人问津。基本上,大家还是照习惯来教室。先走后走挺随意,大部份的同学,既使不做什么学习内容的活动,也爱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到下课铃响了,才回去。教室里,已经不像课堂,倒像茶馆和菜市场,闹轰轰的。平时互相之间有些好感的男女同学,在这个时间,就自由,热烈多了。

王玉有时在家里自习,不来教室,少受点干扰,也少受点不必要的皮肉之苦,另方面,也是为了避免正面冲突,万一忍耐不住,真要和南晓林一伙干上一架,伤了人,结下心里隔阂,不值得。

这次,王玉也没有打算在教室里久坐。他在座位上看了几页书,就走出教室,又马上回身走到教室门口。教室里面太吵了,他大声叫道:“郦丽丽,有人找!”
说完,王玉出去了。

“谁找我?在哪?”郦丽丽奔跑出教室门,站在走廊口上观望。
王玉站在下楼梯的拐弯处,望着郦丽丽信以为真的神态发笑。他没有要逗人的意思,即说:“在这。”

“人嘞?”郦丽丽走到王玉跟前,用手撑扶着楼梯的扶手,把头向下面伸着张望。

王玉微笑着,将他进教室那一瞬间,有心看看郦丽丽在不在而敏锐地观察到的,郦丽丽今天的情绪不佳的看法,直言不讳地,又带着友爱和关切地首先说了:“你的心情不好吧!”

“你不是说有人找我吗?”郦丽丽看着王玉,娇声娇气地说。

“对,就是我。我特地从家里来的。”

“什么事?”

“借一下你的那本学习参考资料,行吗?”

“在文菊莉手上。今天下午,她拿去抄题目答案……。”旋即,郦丽丽意识到,没有解释的必要,便毫不犹豫地说,“我去把它拿来。她在楼上的寝室里。你等下。”

郦丽丽转身上楼,脚步声一路响去,不到三分钟,又一路响来,一直跑到王玉面前。她含情脉脉地瞅瞅王玉,娇喘正然,胸脯柔美地鼓伏着,行动略显犹豫,迟缓地将一本很厚的学习参考资料,递到王玉手上,一个“给”字,又轻又柔又传情谊地擦着唇齿飞出,让王玉听出,此刻,郦丽丽的眼神中,还有没有传递完全的友爱。

“明天给你。”王玉的意思是说,不会耽误郦丽丽看这本资料,也不会为它让她在同学的面前为难。

“你又准备熬夜呵?”

“你听谁说的。”

“我亲眼看见的。”

互相对望的眼光碰撞着,伴同的是发自心底的微笑,双方都不想说什么,也无需说什么。彼此心中,拥有的美好交流,用什么语言来描绘,都会逊色乏味。

“有人向我反映,说你生活上太讲究穿着。朴素点。”王玉突然记起这事,便充满善意和友好地说。

此外,在王玉的心中,他想和郦丽丽说说话,却又怕和她说话。特别是在眼下这种场合,他不想在他和郦丽丽说话的时候,被谁看见而产生什么想法或传闻。

“唉,你对我有什么要求的话,告诉我。”出于对郦丽丽借资料的感谢和两人关系的友爱,离开郦丽丽,走的时刻,王玉这么说。

第二天中午,只有王玉和郦丽丽俩在教室。王玉还资料给郦丽丽,郦丽丽塞给王玉一张纸条。上面的字,是用铅笔写的。


近来我的心情确实不太愉快。这是由于多方面的事情引起的。当然跟你的事情也有关联。当一个人遭到别人的打击、讽刺、伤害的时候,作为他的战友,能不为之而不快吗。目前对你的处境我是比较同情的。对那伙流氓的所作所为我是恨之入骨。我真不知道你对他们是怎么想的。确实对他们做到了宽宏大量,也许别人在背后搞你的鬼,你有好多不知道。在此我不想跟你说。

人总是有自尊的。我爸爸很早就说过我的自尊心是很强的。事实也是如此。我不能听人家在背后说我的怪话。当面的批评不要紧。上个月开运动会时,人家造谣说我送了把扇子给你。我知道气得又哭又骂,找了好几个人问,他们都张三推李四的不敢说。因为我说过要抓到那个造谣的人一定对他不客气。说我送扇子给你,这话意味着什么,不是很明白吗?但现在我不愿干这种事,也是不能做的事。心想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们无中生有造谣议论,只能说明他们妒嫉性太强了。在你的影响下,我的心胸比以前要宽了一些。我也时常自己安慰自己不要老是愁眉苦脸的好让别人高兴,而要精神振作起来,把精力集中在学习和考试上来,要作到这一点对我来说是件不容易的事。我知道你很喜爱学习。但由于环境不良,给你的学习带来了严重干扰,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克服、战胜困难达到自己的目的。

近来我发现你比较喜欢写诗,就连给父亲的信,信封后面也要写一首“抬头远望”。我虽然也比较爱诗,尤其是散文诗。但要我动笔就要叫苦连天了,不知道从何下笔,不能像你那样挥笔就成诗。因此在这方面我还得向你学习。

真想不到竟还有人向你反映我生活上的事情。这倒不要紧。请放心,我自己会注意这些,也时常有人提醒我。

现在我没有什么要求。有话暂且不说,请勿问。


这就是高中二年级里,郦丽丽写给王玉的最后一张字条,也是他们在整个的初、高中年级的学生时代中,郦丽丽写给王玉的最后一张字条。

至于字条中说的,王玉写给父亲的信,在信封后面写了一首五言绝句诗,她是怎么看见的,王玉那时没有问过。今天自然也就更加没法子弄清楚。不过,漂亮的女孩,时常有些让人惊奇的神通。这在当时那个年代,也是一样的。

看完几张字条,今日——二十多年后的今日,王玉倍感亲切,真想一直这么看下去,可惜,没有了。

王玉有些陡然若失的心情。他在阁楼上又坐了一小会,突然想起手中还有信,赶忙下阁楼,关掉大灯,把凳子搬放到桌前,坐到台灯跟前看起信来。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