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长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长篇小说
夜雨(八)
发表时间:2019-12-28 18:42:55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陈建国



王玉同学:

     你对我这种坦率、诚恳、认真的态度,我表示对你感谢!并且对你不讲情面的对我的严肃的批评,表示欢迎,虚心地接受。我也知道你是从帮助一个同学的好心愿望出发,使我改正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这点,不得不使我深受感动。

     我在给你的纸条里说的某些话,和以前对你说的话,你产生了怀疑并感到有矛盾之处,这是难免的。对于你这一个接一个的问号,我暂时还不可能满足你的要求,甚至使你感到失望。至于我说你“会耍奸”,“有点聪明过分”,你也用疑问句式发表了一通议论,这些问题我也不准备现在回答你,并不是害怕你所提出的问题而回避,这点你要明白。你认为我对你的批评太平淡了,战斗力不强。那我问你:难道你用不计其数的问号和感叹号,就能算是代替你一篇文章的战斗力吗?也就能表明你所要阐明的问题吗?当然,有些标点符号,在某些方面,是能起着一种重要的作用,但是又在某些方面其实不然。

      关于有些同学对你的劝说,你认为是一片好意,那你就不必再理我了。我有些事情不必你操心。反正我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歹。也许你又会产生疑问:我说我这个人不会忘恩负义,现在又来个不知好歹,这可能有点矛盾。对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是很有提防的必要。……对有些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我自己作为一名共青团员来说,严格要求自己还很不够。在同学中间,没有起到一个共青团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特别是以身作则做得很差。同学对我有看法,有意见,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也迫切地需要老师和同学对我进行帮助和教育。这样才能使自己更快地向好的方面发展。在学习这个问题上,也果然实现了我上个学期对你的预言:我想我将来可能会遇到什么不幸的事,心里总是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我也曾经几次想走绝路。但是,当我想到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认为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走这条路。否则就对不起和辜负了党和毛主席以及我父母对我的多年的培养和期待。
      王玉同学,你要我今后少跟男同学接近,免得让人闲言杂语的说得难听。我也只好按你说的尽量做到。这一点,我的朋友李慧已经给我做出了榜样。她也经常劝我少跟男的接近,不要理他们,同时又叫我最好不要看那些长篇小说,以免脑子胡思乱想。对于这些,我也认为事实是这样。但对于看长篇小说,我好像成了习惯,不看就好像过不去。我总认为,看了对自己总有一定的益处,不然,我也就不去看它。有一点,我先声明,别人要说长道短,我不怕,让他们说去吧,我才懒得理哩。
      我回忆了一下,开学初的那天下午,放学以后,我们在教室里说话,我当时的态度并不像你所说的那么“何等的粗暴”,你对我的态度又是“如何的亲切和气”,我觉得你常常说话带点夸大。我有时对你的态度不太好。这个请你原谅。我以后注意一下。可我没有一看到你就瞪眼睛。我可能不得不在有的人面前讲你一句坏话,请你谅解。你又说,我怀疑你看不起我,那我为啥要你看得起我姓郦的呢?我是在你面前说过:“我算是看得起你。”这也没有什么话柄给你抓啊!这个我并不在乎。反正事情就是这样。
      我有时觉得,你做的事情不符合我的意愿。也许你会问我,到底哪些事情做得不符合我的意愿或者看怎样做符合我的意愿,这个,我也不可能回答你。你可能又会来几个为什么。关于有些人要你转达他们的话,向我赔礼道歉,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但我要问你,这些人指的是哪些人,又是些什么人?否则,你要仔细思索,认真对待,正确分析,对待。
     最后,我要你不要为我过分操心,不然,我心里也会不安。在此对你对我的关心,我表示衷心地感谢!

郦丽丽


     当年的一些个具体细节,二十多个春秋过去了,今日忽然记起,好些也难说是原来的面目。何况“我以前对你说的话”是指什么话,今日一时也想不起来;那些当年“暂且不谈”的话,二十多年来就一直没有谈过;当年的那个预言意味着什么不幸,当年的王玉搞不懂,今天的王玉似乎也没有搞得那么懂;郦丽丽有过轻生的念头,那会王玉体会不出更多的其中含意,只是善良而友好地替她担忧,恳切地劝她不要有这样的坏念头。
     有关这一张字条的回忆,太多的内容,王玉今天确实没有。硬要想想嘛,仿佛眼前就有一幅这样的图景在活动:一个十六岁的半大不大的男孩,睡得正香着嘞,突然被人叫醒出去干点事情,他迷迷糊糊的,在黑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没走好,跌一跤,他就把那地方当床铺,将瞌睡搁在那儿睡着了。
     这应该不是瞎想,而是经历了二十多年生活磨难过后,成熟起来的王玉,回过头去看自己十六岁的生活状态的时刻,内心上出现的一个那时的真实投影,也是今天的一种感触。
唉!人生哪!让人重复地走些冤枉路,硬要到走过来了,才有所感悟。那么多大好的春光,就那么白白地奉送掉了!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