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回娘家
发表时间:2019-12-28 09:23:0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王玉阁

受到精神刺激的丈夫,坐在家里常常发呆。整天目光呆滞地抱着头苦思冥想,时而如怒狮般地狂吼乱叫,时而疯疯癫癫地,又是撕床单又是在屋里乱撒尿。妻子看着丈夫这副模样,内心整天的恐慌不安,她总是小心谨慎地对丈夫说:“我知道你心里苦闷,可你不能总是这样闷闷不乐的折磨自己呀!”

丈夫木讷地没有任何反应,妻子带着三岁的女儿,去了婆婆家。

婆婆看到孙女,问:你饿不饿呀?走,跟我去屋里,奶奶给你拿饼干吃。婆婆说着拉着小孙女的手就要带她走。凤芝满脸堆着郁郁寡欢的表情,对婆婆说:妈,我想带着妍妍去娘家住两天。

婆婆松开了小孙女妍妍的手说:又咋啦?是不是又跟妍妍她爹吵架啦?婆婆没等儿媳妇回话,拢了一下前额的散发,说:你公公明天就从城里回来啦,他来家后,你再去你娘家行不?

“我今天就想去。凤芝满脸委屈地说:我整天看着他那样子,我实在是受不了啦!

婆婆也满脸堆着无奈的表情,说:你说咋办?他也不想那个样子,怪就怪他太‘窝囊’,百无一用,俺这当爹当妈的也太失败啦。

“不是,妈,我可没有那么想,我只是想去娘家住几天,我们俩都好各自冷静冷静,省得都感到憋屈难受。

婆婆进屋拎了一大兜水果和一小兜干果,递给儿媳妇凤芝说:你带上这些水果,去娘家你总不能空着两只手就去啊。

凤芝欲接婆婆递过来的水果,但又把手缩了回来说:妈,不用带了,俺爹妈也不争敬这些礼节,留着你和妍妍她爷爷吃吧。

“你这闺女,咋这么不懂事?婆婆一边往儿媳凤芝手里塞着水果袋子,一边说:你毕竟是嫁到俺老张家的儿媳妇,哪能让你空着手回娘家看亲爹妈的?

“你和妍妍的爷爷也不容易,我和妍妍他爹也孝敬不上你们,实在愧对你们二老。凤芝眼里噙着豆大的晶莹泪珠儿说。

“说什么呢?婆婆声音也有点哽咽地说:你嫁给了俺这样一个窝囊废的儿子,没有让你享一天清福,还一直伺候着他;是俺老张家对不住你才是啊。

“妈,你不要自责啦。凤芝推了推身边女儿说:跟奶奶说,不伤心,不要哭。凤芝扭头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泪水说:也怪我没什么本事,让你儿子受委屈了。

妍妍跑过抱着奶奶的头,奶声奶气地说:奶奶,不哭不哭。

……

凤芝叫过女儿,拎起地上的水果,拉着女儿的手就要离去。谁知,她的母亲从天而降,站在她的面前,一脸不悦地夺过女儿凤芝手里的水果,地甩在了地上,只见水果“咕咕噜噜”滚了一地,她气冲冲地冲着女儿凤芝吼道:我说你这个丫头,你嫁到他们老张家,守着一个窝囊废,没有活色一天,委屈你还没受够,你还买什么水果给他们吃?他们还不配吃你送的水果。

凤芝被母亲突其如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还没等她张口向母亲讲明原由,母亲转身又冲着凤芝的婆婆吼道:你自己看看,你们老张家都是些什么人?你们的良心让狗叼吃了,还是被狼吞噬了?你们配得上让我的女儿孝敬不?

凤芝的婆婆急忙走过来,解释说:亲家母,你先别生气,凤芝说她说今天要回娘家,这是我给凤芝带给你们的……”

“妈,你冤枉婆婆啦。凤芝也赶忙解释说。

“你说什么?”凤芝的母亲仍然不依不饶地说:我看她成你的亲妈啦……

“妈,你真的误会婆婆啦。

“哼!凤芝的母亲一扭脖子说:我误会她?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敢说我误会她?我咋就没看到她往你家拎水果?

“妈,你咋这么糊涂啊。

“你还敢说我这个当亲妈的糊涂,我看你真是个‘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咋养了你这样一个没良心的东西?

“妈,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凤芝带着哭腔地说:我今天就是要去看你和爹的,是婆婆看我空着手,去了嫌不好看,就给了这些水果让我带着去的。

凤芝的婆婆一边捡着地上散落的水果,一边对孙女妍妍说:妍妍,你去哄哄你外婆,不让外婆生气啦。

妍妍撒开小脚丫,噔噔噔跑到外婆面前,拉着怒气未消的外婆的手说:外婆、外婆,你别生气啦,水果是奶奶拿给妈妈的,她要妈妈送给外婆吃的。

正如俗话说童言无忌,小孩嘴里出实话。此时,凤芝的母亲听了外孙女的话,感到有些理亏,这才气消大半,她语气有些缓和地对外孙女说:外婆知道啦。

……

时近中午,凤芝的公公开着电三轮车,从县城回到了家。

刚停好车,就看到亲家母从屋里走了出来,他赶忙迎上前,笑着说:哎呀,亲家母来了,稀客啊、稀客啊……”

凤芝的母亲仍是满脸不悦地说:俺算啥子稀客,我来就是想问问,你那儿子的病,到底能不能治好?实在不行,我要接俺闺女回去。不能再在你们家受这份洋罪啦。

“亲家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凤芝公公以礼相待,让凤芝的母亲回屋里坐下,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说:亲家母,我知道你闺女嫁过来,我和老婆子没有照顾好她,让孩子受了不少委屈,这是我们做父母亲的责任,至于我那个窝囊的儿子,他是受了点刺激,才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怪都怪‘星木家具公司’的老板金大麻子,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瞧不起咱这农村人,才把孩子逼成了这个样子的,俺看着自己的孩子整天神经兮兮的,心里也痛的慌啊。

“那也总不能拿着这些当借口,毁了俺女儿的幸福啊。凤芝的母亲说。

“是啊,是啊。”凤芝的公公仍陪着笑脸说:亲家母说的在理。这不,我正在想办法补救,想办法解开孩子的心结,他就会慢慢地好起来的。

“你自己看看,你的儿子都成了半个废人啦,一直拖累着俺闺女,咋说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

“亲家母,你说这些,我都明白。凤芝的公公说:这不,我去了县城就是找金大麻子的,让他尽快把我儿子研发的产品专利,归还给我儿子。这样的话,兴许能把我儿子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你是吃灯草灰放屁——说的轻巧,人家既然能夺走了他的产品专利,那只能证明人家有势力,就凭你一个老实巴唧的农村人,要靠山没靠山,要势力没势力,你凭啥子能耐说,让人家还回他的产品专利,就能还回的?

“亲家母,你说的没错,但是,共产党的天下,总会有说理的地方。

“嗨呀,我说你这个倔老头子,你也想得太天真了吧?现实社会,你难道就没看出来,谁有经济实力、谁有势力谁就是天下老子第一,谁就是,就你一个庄稼汉子,要钱没钱,要势没势,凭啥子本事和人家斗?常言说胳膊拗不过大腿,以我看,你也别在做你的春秋大梦啦。

“亲家母,你也有点太悲观了吧。凤芝的公公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已经找好了律师,不行我就要依靠法律程序,起诉这个无赖的金大麻子。

“亲家啊,上法庭打官司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要花费一大笔诉讼费的哟。你有多少钱,才能打得起、打得赢这场官司啊?

“你放心吧,亲家母。我也咨询过律师,这场官司不敢说胜券在握,至少也能把我儿子开发的产品专利权争取过来,应该是没问题。”

“什么是应该没问题的,依我看,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就别动这样的念头。”

“不管怎么说,这场官司我是下决心打定啦。就算是一只鸡蛋,我也要碰他金大麻子一身的黄汤不可。”

“哪?亲家,你需要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凤芝的母亲看到凤芝的公公有如此的决心,也被他的那股精神所感动,她心想: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我闺女将来的幸福。

“亲家母,你什么都不要做,你就踏踏实实地、安安心心地等着我的好消息。

“这么大一场事,我怎么可能安心、踏实得下去呢?

……

凤芝的婆婆看到此时的亲家母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她才凑过对亲家母说:亲家母,他爹说的在理儿,咱们女人家懂得的不多,就不掺和了,反而越帮越乱。

“那好吧,需要的话,我能帮得上忙的,你们就尽管跟我打声招呼,我一定……”

“妈,你就放心吧。我公公他会有办法的。凤芝说:我想拜托你把妍妍带回去照看些时日。

“好、好、好。谁叫我是她亲外婆呢。凤芝的母亲拉过外孙女问:想不想跟外婆一块回去找外爷玩呢?

妍妍拍着小手欢呼雀跃地喊道:我要去找外爷玩喽——”

婆婆问儿媳妇凤芝说:那你不回娘家啦?

“不啦,妈,我想在家帮一帮我爹。

“你能帮上啥子忙?凤芝母亲说。

“再说我也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不能逃避不是。”凤芝说。

“那好吧。”凤芝的公公说:再说凤芝也是高中毕业的,她有文化、有知识,对一些法律条文她也懂的多,能帮我写写状词什么的。避免说些外行话,会闹出大笑话,更会让外人笑掉大牙的。

……

且说,三个多月后。

在法律的援助下,凤芝一家人迎来胜诉的春天

凤芝的丈夫所在的原星木家具公司的金大麻子,不仅败诉,而且,在法官的调查取证中,他因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侵占他人合法利益、剥夺他人合法专利权等多项罪名,而且,在调查中发现他倚仗权势,故意伤害了十多人,大都被致伤致残,凤芝的丈夫就是其中之一,因他研发的“红木仿古龙凤公主折叠床”产品专利,被金大麻子夺去后,他多次同金大麻子交涉无果,在金大麻子的恶势力的胁迫下,致使凤芝的丈夫精神失常,险些丢掉了性命。

……

凤芝把金大麻子的判决书放在了丈夫的面前时,她的丈夫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用拳头砸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用头装着墙壁,嚎啕大哭起来……

凤芝紧紧地抱着痛彻心扉的丈夫,也失声痛哭起来……

凤芝,抿了一把泪水,她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烫金大字的“红木仿古龙凤公主折叠床”产品的专利证书,抽泣地对丈夫说:子轩,你看看,你的金娃娃也要回来。你是不是也该解开心病啦?也该高兴啦?

站在一旁的凤芝公公和婆婆、父亲和母亲,也激动不已地相互相拥而抱,纷纷流下了喜极而泣的泪雨——

凤芝抱着丈夫说:子轩,你一定要快快地好起来,我不会在丢下你,闹着回娘家啦!

……

半年后,凤芝的丈夫子轩,在省城的精神病院治好了疾病。接着,从县城外贸局传来了天大喜讯和好消息,凤芝的丈夫子轩,已县外贸局正式聘任为星木家具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并授予特级设计师。他设计的红木仿古龙凤折叠床产品,已打入国际市场,产品备受国外青睐。

凤芝也因同丈夫一道,打造一流的星木家具公司,工作出色,成为一名国内销售市场的销售副总经理。

……

此时,她的丈夫子轩,半严肃、半开玩笑地问:凤芝,你现在还想不想回娘家啦?

凤芝嗔怪半风趣地说:亏你还记得啊。你现在再疯癫的话,我这就回娘家去……”

二人斗完嘴之后,相拥而抱,在展品室内旋转起来……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