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诗» 散文诗园»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诗园
曹边村访古 (四章)
发表时间:2019-12-26 10:00:53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蔡 旭

曹边村访古(四章)


蔡 旭



第一位名人

曹边村出过许多名人。

最早的名人,是第一个创立这条村子的人。

香山县出过更多名人。

最早的名人,是第一个倡议设立这个县的人。

这不是两个人,他是同一个人。

那时还没有曹边村。

宋熙宁元年(1068年),他从鄂州军事通判任上告老还乡,之后来到梅山下。

只见这里三面环山,青山豪迈,一水枕流,秀水妩媚,既有河通漕运,又有泉涌清欢,不禁喜上心来。

一条姓梁的村子,就此落地生根。

才有了当年的漕边村,现在的曹边村。

数典念祖。曹边人世世代代,都把他敬为始祖供奉。

那时更没有香山县。

只有香山镇,唐朝设立的,归东莞管辖。

其时渔盐发达,兼有银矿场之利,隔海管理多有不便。

宋元丰五年(1082年),他与广东运判徐九思一起,奏请朝廷立香山为县。

尽管70年后才获得批准,但他正是香山县的首发起人。

饮水思源。从香山县到中山市的史册,都铭刻了他的恩德。

这一天,我来到曹边学校,看到大堂里敬着一尊半身铜像。

“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一个高瞻远瞩的开创者的形象。

抖落了900年的风尘,寄托着深邃的瞩望。

我不由得虔诚地鞠躬,衷心地致敬。

我的心中,铭记了一个名字——

梁杞,曹边村乃至香山县的第一人。


一块状元匾

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出状元的。

偌大一个广东省,历史上也才出了三个。

而曹边村就见到一个。

那天我来到这里,看到了这块“状元及第”的牌匾。

这是清同治十年(1871年),39岁的梁耀枢高中状元的见证。

杉木楷书阳刻,四同通雕龙凤花卉装饰,正中横刻“钦点”二字,表明了它高贵的身份。

其实这位“广东最后一位状元”,此时已不算香山县曹边村人。

榜上写的是“广州府顺德县”。家居杏坛光华村。

不过状元郎没有忘记认祖归宗,于是这块匾来到了先祖的故乡。

这位“金玉状元”,还为曹边的武侯殿留下了墨宝。

一副石刻对联“功盖三分国,人当万里城。”就是他在光绪五年所题……

我见到那块状元匾,已过了近150年,依然保存完好,光芒四射。

心想它竟然能避过那么多年的风云变幻、风雨电火,是多么的不容易。

深感到一代代曹边人对它的爱护,以及珍惜。

我不禁想起这位状元郎。

一个金榜题名的人,还能牢记祖先是哪里人。

一个身在外地的人,还能记着为先祖的故里做事。

这就难怪曹边人,一代代把他引为自豪。

难怪一块近150年前的牌匾,能得到珍藏,而依旧闪光……


这一棵老榕

这棵老榕树到底有多老?

我同每个来到曹边村的人一样,站在村中广场面对它的时候,都会发出这样的询问。

只见它如铁塔般高高耸立,葱翠的树冠撑开一个巨大的罗盖,长长的须根从半空垂落,树根把一些石头紧紧拥抱,粗壮的树干五六个人也环抱不过来……

在树下憩息的老人回答说:“据考证,它已有800多岁。”

哦,那就是说,90岁的曹边学校建成时,它就这么老了。

100岁的碉楼张望时,它也这么老了。

19世纪末,那些下南洋的老华侨背井离乡时,它就同他们招手告别了。

清朝留下的那些老屋与石板街,在架梁、入伙及鞭炮齐鸣时,它就目睹耳闻了。

同治年间梁耀枢的“状元匾”来到村里时,它也夹道欢迎了。

直到南宋,香山设县成功时,可能它也参与欢庆了。

上至北宋,曹边开村时,它到底在不在呢?

——那已是950多年前了,曹边村始祖梁杞没说,老榕树自己也不说。

800年来,风雨飘摇,它昂然屹立。局部枯萎,仍枝繁叶茂。台风摧倒,又奋起挺立……

800年,它是曹边村历史的见证,它是曹边人坚强不屈的象征。

我知道,为了同美丽乡村与时俱进,它还会同日月星辰一起,坚守它的岗位。

依旧默默无言,但在清风拂过时——

它会由衷地发布它的朗笑……


村边的龙井泉

其实,曹边村最老的,就是这一口山泉了。

比所有的明清民居、碉楼与石板街老。

800年的老榕树老。

950年的曹边村老。

在还没有这条村子,在方圆百里、千里还没有人烟的时候,它已经存在了。

谁也不知道它的出生年月。也许它是与天地同生的呢。

井边的巨石上,刻着“天涎”二字,可作说明。

千年万年,不管有没有人发现,不管有没有人理会,不管有没有人赞赏——

这口村边山下的甘泉,就静静地、默默地喷涌,夜以继日、永不歇息地流淌。

直到开村始祖发现了它的足迹,在此安营扎寨。

直到一代代人得到了它的滋润,在此生息繁衍。

直到远赴澳洲的华侨牢记它的恩情,而在梦中想念。

直到一群群游客同我一样,捧着它啧啧赞叹……

我来到它的面前时,已两个多月没有下雨了。

听老乡说,即使是大旱之年,田野开裂,河水断流,它也照样不停地淙淙涌流。

是的,我相信,它是源远流长,永不枯竭的。

它是天地山川的恩赐,它是大地母亲的乳汁,它是大地无私的爱啊。

我见到曹边人在井口筑起平台,加以保护。

我见到南洋客在村中建起凉亭,饮水思源。

我见到一群群人肩挑车载,带它回去分享。

不由得把我的身影交给泉水,我的心中也会畅流着一个神圣的字眼——

感恩。



蔡旭,1946年生,广东电白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编辑,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任《海口晚报》总编辑、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为《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主编,居珠海。出版散文诗集《蔡旭散文诗五十年选》等31部,散文集、短论集9部。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