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狗屎运
发表时间:2019-12-22 21:24:5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王玉阁

“老响,咱村里的‘老油子’,最近是不是踩着狗屎啦 ?还是走了狗屎运?又是买房又买车娶媳妇的,他咋恁有钱?看这家伙平时蔫不拉几的,没个人形样,他是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钞票,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了咱村里的首富啦;又如此的招招摇摇,大张旗鼓地折腾,可把他隔墙东院的田六那小子给气急了,非要去找人家老油子说道说道不可。”村里的老衰子有点纳闷地想不开,就跑到村主任老响家里,找老响唠叨个没完。

老响哼哼两声,丢下一句不冷不热的话说:唉,我说老衰子,你整天吊着个膀子,游来游去的,你鼻子灵、耳目聪,你不是大家公认的包打听吗?没有你不知情的,‘老油子’的事,你咋就壳了呢?反到我这里打听他的事,你不觉得有点可笑吗?再说了,我哪儿会知道他为啥突然变得那么有钱起来?你长着两条腿和一张能说会道的三寸不烂舌的嘴,你不会亲自去问问他,他是咋走了狗屎运,你不就啥都知道、啥都清楚了嘛。

老衰子 “呼啦”一下头上的几根稀毛,咧着一张猴腮尖嘴的嘴巴,说:看你说的,我这不是跟他有点过节,咋好意思去问他呢?

老响正在院子里摆弄着一架老掉牙的纺棉花的纺车,头也没抬地接过话茬说:你这个人,叫我说你什么才好呢?就你平时狗眼看人低的劲,你没看看,谁愿意搭理你;你自己说,咱村里哪一家不让你给得罪了,你整天不是看人家这一家不顺眼,就是那一家不如你,就连老油子家的姑娘,你都不放过,你居然人家是狗球揍的野丫头,你自己说,你一个大男人咋就长着一张臭嘴巴,没个把门的,有事没事,瞎叨叨,跟个婆娘似地碎嘴,到处道东家长、揭西家短地,我实话告诉你,不是我瞧不起你,照你这样下去,你呀,死了都没人抬你。

老响竹筒倒豆子似地,把个老衰子的老底全部吐噜了出来,老衰子的脸上青一阵子、紫一块的,头上的几根稀不拉几的头发也倒竖了起来,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他堆着满脸不悦的表情,声似苍蝇地嗡嗡说:你不愿意跟我说老油子的事也就算了,你咋倒数落起我来啦?

老响盘完纺车的最后一根线,站起身来,拍打了一下手上的灰尘,扭脸对站在身后嘟嘟哝哝的老衰子问:“你刚才说什么?你嫌我揭你的疮疤了是不是?”

老衰子急忙摆摆手,极力掩饰着自己不痛快的表情,说:我、我,没有、没有……

老响把整好的纺车搬进西厢房,从屋里走来,看着呆若木鸡的老衰子,又好气又好笑,声音有点缓和地问:老衰子,你还有啥事没?

老衰子这才浑身一激灵地打了个颤,慌忙地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没啥子事,我走啦。

老衰子刚抬脚就要离去。只听老响的院子外有人喊道:老响哥在家吗?

老响紧忙去打开大门,一看是老油子,就大声地嚷嚷地问道:噢!是老油子老弟啊,啥风把你给吹过来啦?你找我有啥子事?

老响有意想让老衰子听到,让他赶快找个地方躲起,避免他和老油子碰了面不仅很尴尬,而且,俩“冤家死对头”凑在一起,一言不和,搞不好又要吵架。

谁知,老衰子这个打铁不识火色的家伙,居然噔噔跑到大门前,厚着一张脸皮龇牙咧嘴地,就直截了当地问:“‘老油子你咋踩着狗屎运啦?

老衰子这句话,如同丢在老油子面前的一颗定时炸弹,把个老油子”“的晕头转向,“老油子”火冒三丈地上前就揪住老衰子的衣领,只见他怒不可遏地甩开巴掌,左右开弓,只听啪啪啪地闪在了老衰子的脸上,声严厉色骂道:我让你这个满嘴喷粪、不要脸的东西,你为啥事事处处跟老子过不去,专找老子的茬子作对,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老油子突其如来的举动,把站在一旁的老响也吓得瞠目结舌,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直打鼓地疑问着说:哎呀,我的妈呀,平时看着老油子蔫不拉几、软软绵绵地,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劲头?这是不是应验了兔子惹急了还咬人的那句老话?

站在一边的老响一愣一愣地,没工夫,他才缓过神地,紧忙走到老油子和老衰子的面前,掰开了他俩的手,满脸愤愤不平地对老衰子说:你这家伙,就是欠揍,我一直跟老油子大声说话,是想提醒你赶快躲起来,你这下可倒好……

“老油子”仍然怒气未消地问老响说:他这个没头的苍蝇,又飞到你家来‘嗡嗡’什么啦?

老响扯着老油子的胳膊解释说:他是来……

谁知,老衰子用手捂着疼痛发烧的脸说:老子就是来打听打听你咋走了狗屎运,我老衰子敢说敢作敢当,就是老响让我去找你直接问你,正好你来啦,我问一下,咋啦?

“老油子用手指着老衰子的鼻尖,说:我走不走狗屎运,管你什么事?我知道,你平时就瞧不起我,我倒想问一问你有啥本事?你不就仗着你城里有个有钱的女婿,供你吃喝玩乐,除了这点本事,你还有啥能耐?

“咋?这就是本事,就是能耐,你眼红?你妒忌啦?老衰子不示弱地理直气壮地说。

“老油子不屑一顾地说:老衰子,我告诉你,你别总是拿着这点儿囧事,在村里“招摇过市”,今天瞧不起这家,明天看不起那家,逮着谁家的媳妇长得漂亮,你就调戏人家;老衰子,不是我跟你瞎编排,就你这样坐吃山空的懒惰劲,你已经把咱村里的人都得罪光了,大家都念起同村的人,不跟你一般见识,不想理睬你,你倒是一点都不检点自己,还得寸进尺,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撂这儿,你情等着看,你哪天断气,连狗都不如,也没一个人会抬你进坟地的。

“有女婿在,我怕什么?老衰子一甩手仍然理直气壮地说着,捂着个脸,甩袖扬长而去。

老响和老油子看着远去的老衰子的背影,异口同声地说:这个人算是彻底的玩完了,没得救啦!

……

“老弟,来来来,屋里坐,你今天来找我有啥事?老响一边让着“老油子”在屋里落座,一边问。

“无事不登三宝殿嘛。“老油子”不紧不慢地说:老哥,是这样,俺闺女嫣红,昨天跟我打电话说,她想跟咱村里的幼儿园捐一笔款,让我过来问问你,是把这笔款汇到村里的账户上,还是直接汇到幼儿园的账户上?

老响一听老油子的闺女要捐款,一下子了问:老弟,你闺女出去打工已经有十来年啦吧?一次都没回来过,你这个闺女啊,可是真的跟你很争气。”老响没等老油子回话,又接着说:到目前为止,咱村里的人,都还不知道你闺女在外头是干什么的?这些日子,又是给你买房买车、置办结婚的家具,又是捐款的,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可真不错啊。

“老油子递给了老响一支中华烟说:唉,一言难尽啊,真是苦了俺这个没爹没妈的闺女啦。

“老弟,你说什么呢?你不是他爹吗?老响抽了一口烟说。

“老油子愁眉不展地说:总归是捡来的闺女,不是亲生的,为了她,说句实话,我都是年过半百的人啦,连个媳妇也没娶上,说不定哪天她的亲爹亲妈寻到了,她还能认我这个窝窝囊囊的爹吗?

“老弟啊,我说你多心了不是?再说啦,生身父母没有养父母亲,再说,生身父母真的喜欢她,还能丢弃她不管吗?她要是不认你这个爹,还会给你买房又买车的,一直给你操持着结婚的事?

“是的,我也是思前想后的,顺其自然吧,真的有了那么一天,到了那一步,就由她自己来决定吧。

“是啊,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老响掐灭了烟头,忽然又问:你还没有告诉我,你闺女到底在外面是干啥的?

“老油子有点难为情地看了看老响,说:我看还是算了吧,不说她啦;再说闺女她……”

“怎么啦?老响笑微微地说:你闺女给你和村里作了这么多的好事,早已闹得满城风雨了,有啥子事还让你这么难为情,还不能让大家知道的?

“老油子欠了欠身子说:闺女不让说出去,怕树大招风啊。

“哎哟!老弟啊,风已经招来啦,我这样告诉你吧,你的事在咱全乡都传开啦,你一定还‘蒙在鼓’里都不知道吧?

“这算啥子事嘛?”“老油子还很难为情地说。

“那我就告诉你一件事吧。老响给老油子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说:其实,在你来找我说你闺女捐款的事之前,她呀,就在去年给咱乡里敬老院捐过了一笔款。

“你说什么?别、别、别,你别急。”“老油子打断老响的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我咋都不知道呢?

老响笑道:依我猜想,你闺女可能是怕你不情愿,没敢告诉你,才这么做的吧?

“那你是咋知道这件事的?”“老油子”有点纳闷地问道。

“我也是在乡里开会才知道的。老响说。

……

就在他俩说话间,老响的妻子从外面回来了。

她一眼看到了老油子在她家,放下手里的皮包,挂着满脸喜色的表情,微微一笑,说:老弟,你可是稀客啊,你轻易不来我家的。你今天到俺家找老响,一定是有啥重要的事要谈吧?

老响的妻子没等老油子回话,又说:那你们俩谈事要紧,我就不打扰了,我去给你哥俩炒几个菜,一块儿喝点酒。

“老油子急忙站起身,礼貌性向老响的妻子点了一下头,又坐下来,拦住了老响的妻子说:唉,嫂子你回来的正好,你就别忙了,这件事和你有关系,你是咱村的幼儿园园长,最有发言权。

老响的妻子顺势坐在老响的身边,问:老弟,什么事?咋搞得这么神秘?

老响接过话风趣地说:“你这回可是遇到了大财神啦。”

“哎哟,你俩就别卖关子了,啥事说来听听。”老响的妻子有点迫不及待的说。

老响一直合不拢嘴地说:你呀,也有性急的时候,这回你不会再为幼儿园的经费发愁啦。今天老弟来找我就是跟我说这件事的。

“我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咋回事?老弟能给幼儿园解决经费?老响的妻子有点不明就里地问。

“嫂子,俺就不跟你打哑谜了,是这样,俺闺女给幼儿园捐了一笔款,我和老响哥正在商量着,这笔款是入村里的账户,还是入幼儿园的账户?还拿不定主意……”“老油子说出了实情。

“哎哟,我的天啊,这可真是喜从天降。你家的闺女可真是财神驾到啊。老响的妻子激动地说。

“嫂子,这件事你可是最有发言权,你决定吧。”“老油子说:俺闺女还等着我给她回电话哩。

老响的妻子笑眯眯地、以征求的目光看了一眼丈夫,问:你啥意见呢?

“反正这笔款子都是给幼儿园的专项款,你明天就去镇上办一张幼儿园专项款信用卡,就由你来管理吧。老响提出了决定性的意见。

……

“老油子得到准信后,就要起身离去。

突然,老响的妻子拦住他问:老弟,别怪老嫂子多嘴,问你一件事,你听了可别生老嫂子的气。

“老油子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啥事,你问吧,我不生气。

“村里的人们为啥都叫你老油子啊?老响的妻子感觉有点尴尬起来。

“嗨,我当是啥事。”“老油子嘿嘿一笑说:我这个人吧,就是一天到晚的松松垮垮、大大咧咧地,弄啥事也不紧不慢地习惯了,也就是一根老油条呗。

“原来是这样啊。老响的妻子说:你不怪老嫂子多嘴吧?

“不怪、不怪。我已经习惯。如果现在让人们改口称呼我的大名,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哩。

站一旁的老响也耐不住地问道:你闺女究竟是干啥的?你还没告诉我哩。

“老油子经不住老响的再三央求,说:咱有言在先,只允许你和我嫂子知道,对外一定要守口如瓶,要使让我闺女知道是我把她事情说了出去,她会生我气的。

“你放心,我和你嫂子保证不对外吐露半个字。老响说。

“她呀,大学毕业后,进了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实习,两年后,她就从电子厂辞职,她凭着手里一千多块钱的本钱,自己自主创业,具体是什么业务,我也不太懂得,也就没细问她,就知道她现在自己当老板,据她说,她开发的电子产品零部件已经打入到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十几个国家哩。她还说,还有很多在国外的留学生,都纷纷回国在她公司上班哩。”

“嗨呀,你个老油子,你可真是养了个有出息、有本事的好女儿啊。”老响兴奋地在老油子的胸前擂了一拳说。

“那你什么时候准备结婚哟?老响的妻子问。

“唉。八字还没一撇呢。”“老油子有点羞怯地说:闺女出国谈生意去了,等她回来,看她咋安排吧。

“老弟啊。这就叫好心有好报,你的福气来了。老响的妻子说。

“啥子福气。我只是把她养大,一个窝窝囊囊的土老帽,也帮不上她啥忙,都是靠她柔弱的肩膀扛起这个家的生活重担,我真的……”“老油子”有点深感愧疚地说。

“老弟,你可千万别这么想,你养大了她,这就是你的功劳和苦劳啊。要是没有你,或许没有你闺女的今天不是?

“是啊、是啊。老响接着妻子话说:说真的,咱村里的人们都挺佩服你和你闺女的。你拉把她也挺不容易,你闺女呢,也很争气,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你教女有方啊。

“嗨!你过奖啦。大老粗一个,也没有什么文化和见识,只能说尽一点当爹的责任,就是让她好好上学读书。常说‘娘生身各长心’,成功还在她个人的努力呀。”“老油子说。

“是啊,话虽然是这么说,如果没有你这个开明的爹的教育,她呢,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的。”老响的妻子说。

……

“老油子和老响的妻子,说说笑笑一阵子,他愉快离开了老响的家。

老响和妻子看着老油子远去的背影,异口同声地说:多亏他养了一个懂事的好闺女啊。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