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篇小说
一个儿子五个妈妈的故事(第十章:小木屋着火)
发表时间:2019-12-21 12:11:49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冰川

第十章    小木屋着火


他们正在沙滩嬉戏,突然,李雨晴大声喊道:“大家快看,那边天空怎么那么大的烟......”。

“有烟,不会是有人上岛了吧!”,韩露惊讶的喊道。

徐曼丽看了看天空的浓烟,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大声喊道:“不对,你们看那个方向应该是咱们小木屋的方向吧!”

郭晓辉突然惊叫道:“啊!坏了,一定是咱们的木屋着火了。”

“啊!木屋着火啦!”,墨然也惊讶道。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咱们快去救火去。”

当他们跑到小木屋跟前,小木屋已经完全燃烧,他们根本无法靠近。

李雨晴急的只掉眼泪,趴在徐曼丽怀里哭着说道:“丽姐...小木屋没有了,这里的一切都没有了,咱们以后怎么生活呀!”

徐曼丽紧紧地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咱们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

韩露和墨然瘫坐在地上,无助的说:“一切都完了,一切都完了。”

郭晓辉站在原处不动呆傻望着小木屋燃烧,上官燕依附在他胸前,绝望的说:“老公...咱们以后怎么办呀!”

郭晓辉紧紧地抱住她,坚定的说:“老婆...别怕,咱们一定会有办法。”

“老公...我好害怕......”,上官燕紧紧地抱住他的腰。

郭晓辉拿开她的手,“老婆...我想起来了,咱们晾晒的薯干还在小木屋附近,现在应该还烧不住,咱们得赶紧把它收起来”。

郭晓辉赶紧向小木屋旁的大石头处跑去,他看到一片片薯干还整齐的在大石头上晾晒着,旁边还有一口锅和一个洗菜盆,菜盆里还有一把刀。

他看到这些突然笑了,“还好...还好...姐妹们,咱们饿不死了,你们都别哭了,我一定会让这一切好起来的。来,咱们快把这些收起来”。

大家在他的指挥下,把大石头的薯干全部装到洗菜盆和锅里。

郭晓辉拿着菜刀对大家说:“你们还记得咱们第一天来这里住的那个山洞吗?咱们现在就把这些东西搬到那个山洞里去。”

她们无精打采的跟着郭晓辉向山洞出发,他们刚在这个岛上建立起稳定的生活,被这一把火给烧成了灰,她们的希望也随之灰飞烟灭,她们对未来的生活看不到一点光明。

徐曼丽非常没有信心的问郭晓辉道:“晓辉...咱们真的还能好起来吗?”

郭晓辉信心满满的跟大家大气说:“大家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一定不会让大家饿着,咱们一定会好起来。”

上官燕突然笑了一下,“老公...我相信你。”

“大家都高兴一点,一切都是好起来。”

他的鼓励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只有上官燕跟他迎合了几句,其他人还是垂头丧气跟在他后面。

山洞虽然没有小木屋里的条件好,但至少可以在里面避一下风雨,他们为了防止洞里再有虫蛇的出入,他们找来许多干树枝把山洞熏烤一遍。

郭晓辉从河边取来一些砂石泥土,在洞口处砌一道墙,并用树枝扎一个小木门,一个简易的房子就这样建成了。他们又找来一些干草铺在地上做成一个简易大床,这要他们的住处就算有了一个新的落脚点。

李雨晴和墨然捡回来一些野菜、蘑菇,还有一些野鸭蛋,他们做了一锅野菜蘑菇野鸭蛋汤。虽然没有怎么调料,但他们饿了一天,吃得还是津津有味。劳累了一天,他们躺在杂草做的床上,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进入了梦乡。

徐曼丽躺在郭晓辉身边用手支撑着头呆傻的望着他跟他说道:“晓辉...如果我们没有你,我们真的在这个荒岛上活下去,谢谢你”。

“谢我什么,咱们一起出来的,咱们就要一起回去,那怕咱们在这个岛上住十年二十年,只要有我在我都不会让任何一个人饿着......”。

“有你真好...”,她搂住他睡下。

上官燕装作没有看见他们,翻身背对着他们睡觉。

郭晓辉睡到半夜,突然感到一只手在摸他,他还以为是上官燕,但他不敢乱动,他知道徐曼丽她们都睡在他身边。他轻轻地抬起头通过从洞口斜照过来的月光发现,他裤子里并不是上官燕的手,而是徐曼丽的手在里面,顿时他惊住了,他不敢动怕惊吓到她。但他的微微抬头还是被徐曼丽发现了,她跟他示意别说话,让他跟她一起出去。

他们两个轻轻地从床上爬起了,连鞋子都没有穿蹑手蹑脚的走出山洞,上官燕微微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又睡了下来,可眼泪不由的流了出来。

徐曼丽拉着郭晓辉走出山洞,向发疯似的抱住他就亲吻,手还不停的脱他的衣服。

郭晓辉赶紧抓住她的手,把她推开一点距离说道:“丽姐...你等一下,今天你是怎么啦!”。

徐曼丽还是挣扎着要脱郭晓辉的衣服,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晓辉...帮帮我,我真的快受不了了,不然我为疯掉啦!”

她两三下就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站在郭晓辉面前,并一件一件的把郭晓辉的衣服也脱下。

他们两个相立而站着,郭晓辉轻轻地问道:“丽姐...你真的想好了吗?”

徐曼丽微笑了一下点点头,“准备好了,在这个荒岛上,我要为我自己活一回,晓辉咱们开始吧!”

郭晓辉也冲她微笑笑,把他们的衣服铺在草地上,搀扶着徐曼丽让她轻轻地躺下。

徐曼丽平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的星星微微的笑一下,她又轻轻地闭上眼睛,可她在地上躺了好久,但不见郭晓辉上来,她赶紧睁开眼睛,只见郭晓辉站在她跟前傻傻的看着她。

徐曼丽被他看得有些害羞,她微笑一下羞嗒的说:“你还傻站着干嘛?我有这么好看吗?看你那傻样,快上来吧!”

郭晓辉还是沉思了一下,对她说:“丽姐...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现在想返回还来得及,你不会后悔吧!”

徐曼丽还冲他微笑笑,“你快上来吧!我想好了,我不后悔。”

郭晓辉慢慢地俯下身子,亲吻了一下她的肌肤,他的嘴唇刚跟她的肌肤接触到,突然徐曼丽像触电似的,肌肤发出剧烈的弹跳,她赶紧闭上眼睛,要紧牙关。

郭晓辉趴到她身上,用手支撑着地让身体悬在半空,他又对徐曼丽轻轻地说道:“丽姐...我要进去了。”

徐曼丽还是紧闭着眼睛,跟他点点头。

郭晓辉的身子慢慢地往下下沉,就在这时李雨晴迷迷糊糊的从山洞里走出来,她是要找个地方小便一下,突然她看到不远处的草地上人影,她赶紧用手擦擦眼睛,仔细一看草地上真的有人,她壮壮胆子问道:“谁呀!谁在那里。”

李雨晴这么一喊,把徐曼丽吓得魂飞魄散,嗖的一下从郭晓辉身下钻了出来,一头就扎进小河里。

郭晓辉趴在地上迟疑了两三秒,也爬起来跳进河里,并大声喊道:“丽姐...你不能想不开,再难你也不能轻生呀!”

李雨晴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吓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她呆傻的站了片刻,扯开嗓门的大声喊道:“快来人啊!丽姐跳河啦!”

韩露听到雨晴的叫喊赶紧推推上官燕说道:“燕...我咋听到像晴晴在外面喊丽姐跳河啦!咱们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上官燕有些不耐烦的对她说道:“去啥!回去睡觉,她又会游泳,大半夜的她跳河死不了。”

“燕...你咋是这样的个人,丽姐要自杀你也不出去看看,丽姐平时对咱们可不错,你不去我们去。默然...快起来,咱们救丽姐去。”

她们两个起身就要出去,上官燕坐起来对她们呵斥道:“你们两个瞎参合什么,快回去睡觉去,有郭晓辉在那里,她出不了事。”

韩露听上官燕这么一说,明白了一切,推一下墨然说:“听燕的,咱们睡觉不管他们,出不了人命,快睡觉...睡觉...”。

墨然摸不出头脑的说:“你们两个打的什么哑谜,莫名其妙。”

“好了,好了,咱们睡咱们的觉,他们愿怎么闹腾就让他们闹腾去吧!”

郭晓辉跳到河里见徐曼丽迟迟没有出来,他就轻轻地喊道:“丽姐...就雨晴一个人,你可以出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她出了,他开始有些担心了,于是大声喊道:“丽姐...丽姐...你在哪呀!快出来”。

他一边叫喊一边在她跳水的地方搜索,突然他感到腿上碰到什么东西,紧接着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腿,他先是一惊,紧接着反应过来。

“丽姐...”

他赶紧潜到水下去拉她,可拉了几下没有拉动,徐曼丽像是在水下被什么东西拉住。

他出来换了一口气,又潜到水下,原来是徐曼丽情急之下一头扎进河底的水草里,她被水草绊住了脖子,她在水下挣扎了半天也没有摆脱掉脖子上的水草,如果不是郭晓辉跟着跳下水,她今天生命真的留在这条小河里。

郭晓辉帮助徐曼丽摆脱掉脖子上的水草,这时李雨晴也跳下了水,他们两人合力把徐曼丽拖上岸。

李雨晴累得坐在地上直喘,她湿透了的衣服紧贴在胸口前,那青春的塑性在郭晓辉眼前上下起伏。

李雨晴发现他正死死地盯着她的胸部看,突然她又发现郭晓辉全身赤裸的坐在她跟前,她赶紧用手捂住了眼,“啊...”的尖叫起来。

郭晓辉赶紧用手捂住了她的嘴,求饶道:“晴晴...求求你啦!别喊......”。

李雨晴赶紧的挣脱开他的手,,举起手就是给郭晓辉一巴掌,并骂道:“流氓...我非告诉燕姐她们去。”

她起身就往山洞里跑,郭晓辉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她的裙子,李雨晴猛地一挣,裙子一下子被郭晓辉扯了下来。

李雨晴吓得尖叫不停,郭晓辉怕惊醒山洞里的上官燕她们,一跃身捂住她的嘴,李雨晴更是奋力挣扎,他不奈之下把她按在地上,对她说:“晴晴...你别喊,听我跟你说......”。

李雨晴这才胆怯的点点头,郭晓辉这才松开她的嘴,可他刚一松手,李雨晴猛地一脚把郭晓辉踹了一个跟头,她爬起来就跑,并且喊道:“救命...”。

郭晓辉赶紧爬起来,快速把她追上,再次捂住她的嘴把她按在地上,李雨晴拼命的挣扎,于是郭晓辉直接骑在她身上。

李雨晴在郭晓辉身子下面乱抓乱挠,郭晓辉赶紧爬到她身上用身子压住她的手。突然,郭晓辉感到后脑猛地一疼,眼前一黑趴到在李雨晴身上。

李雨晴赶紧推开郭晓辉,只见墨然拎着一个木棍站在她面前。

“小然姐...”

李雨晴爬起来,抱住墨然哭起来。

“好了...好了...晴晴没有事了,快把衣服穿上吧!”

墨然低头一看郭晓辉躺在地上不动弹,她用棍戳了他一下,他还是没有动弹,于是喊道:“小色狼...你别装了,有两个大美女陪你睡觉,你还不知足,还惦记着晴晴,我说你这小身板能撑了不,快起来别再给我装死了。”

郭晓辉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赶紧扔下木棍,胆怯的伸手摸一下他的鼻子,她“啊...”的一声坐在地上,惊慌失措的喊道:“不...不...不是......”。

她赶紧跪倒郭晓辉跟前,用手拍拍他的脸喊道:“晓辉...晓辉...你快醒醒,你装了......”。

郭晓辉还是没有反应,这时默然害怕了,她赶紧用力晃晃郭晓辉的身子,大声喊道:“晓辉...晓辉...你快醒醒,你...你可别吓我,你快醒醒......”。

郭晓辉还是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此刻她真的害怕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缩着腿两手抱住头,全身哆嗦着不停的喊道:“不...不...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杀人啦!不...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杀人啦!”。

李雨晴穿好裙子,走到郭晓辉跟前,用脚蹬他一下,对他喊道:“晓辉...你别装死了,快起来。”

他还是没有反应,李雨晴用手放在他鼻子上,过了好长时间,郭晓辉始终没有呼吸,她也害怕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对墨然说:“小...小然姐...你...你...你不会...真...真把他打死了吧!”。

墨然更害怕了,全身哆嗦着,嘴里不停的喊道:“不...不...我不是故意的,不...不...我不是故意的......”。

这时,上官燕和韩露也从山洞里跑了出来,看到他们的样子赶紧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雨晴胆怯的说:“小...小然姐,把晓辉哥给打死了。”

上官燕一听郭晓辉被墨然打死了,她急火攻心一口气没有上来,身子一软晕倒在地上。

韩露赶紧扶住,大声叫喊道:“燕...燕...你醒醒......”。

她喊了半天上官燕才长出一口气缓了过来。

上官燕一醒来,就扑向墨然暴打起来,墨然并没有跟她还手,任由她抓住她的头发暴打。

韩露赶紧拉住她,规劝道:“燕...燕...好了,好了,咱们快看看晓辉去吧!”。

上官燕赶紧跑过去抱住郭晓辉,颤抖着声音说:“老公...老公...你别吓我,你快醒醒呀!”,泪不停的往外流。

韩露摸摸郭晓辉的脉搏,赶紧对上官燕说:“燕...燕...你先别急,郭晓辉没有死,他的脉搏还在跳动,他现在只是晕过去了,咱们先把他弄回山洞里吧!”

韩露又墨然她们两个呵斥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帮忙把晓辉架到山洞里去。”

雨晴胆怯的说道:“露露姐...那边还有丽姐呢!”

“丽姐...怎么啦!”

“她跳河自杀被晓辉哥救上来,在河那边躺着呢!”

“到底怎么回事,回头我再跟你们两个算账,现在先把他们两个先弄回去再说......”。

韩露气冲冲的向徐曼丽怎那里走去,她走近一看,徐曼丽正赤身裸体的躺在河边,又回头看看郭晓辉,无奈的摇摇头。

墨然还是坐在原地哭啼,韩露对她呵斥道:“你就知道个哭,还不快点过来搭把手。”

她们把郭晓辉和徐曼丽弄回山洞,把他们放在火堆旁给他们取暖,上官燕抱住郭晓辉坐下地上,眼泪不停的往外流,颤抖着声音不停的喊道:“老公...你快醒醒,你...你别吓我......”。

韩露赶紧安慰道:“燕...燕...晓辉不会有事的,他一会就会醒过来,你让他先躺一会吧!”

韩露又看看徐曼丽躺在地上微弱的喘着气,她还在半昏迷状态,她又起身问默然她们。

“你就知道个哭,这到底怎么回事?”

墨然抽啼着说:“我...我看到晓辉哥把晴晴按在地上,他...他想强暴她,我...我就用棍打了他一下,我...我没有想打死他......”。

韩露不耐烦的说:“好了,你别说了,晴晴...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雨晴赶紧解释道说:“小然姐...晓辉哥他没有想强暴我......”。

墨然一听惊讶的打断雨晴的话说:“那...那他没有想强暴你,为什么把你的裙子扯下来,还...还捂住你的嘴......”。

“哎!小然姐...你误会了,他扯下我的裙子也是无意的,捂住我的嘴,他是不想让我喊,怕你们知道他光着屁股。”

“啊!是...是这样呀!”

墨然赶紧跪在郭晓辉跟前,哭着喊道:“晓辉哥...我错怪你了,都是我不好,你快点醒醒呀!我求求你快点醒醒吧!”,趴到郭晓辉身上大哭起来。

韩露又问雨晴道:“晴晴...丽姐和晓辉为什么都没有穿衣服,这是怎么回事?”

李雨晴看了看他们两个,她也疑惑了起来,她挠挠头对韩露说:“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出去的时候就看见他们跳河了......”。

韩露跟她摇摇手说:“好了,好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李雨晴好奇的问:“露露姐...他们是怎么回事。”

韩露没有好气的说:“你打听这么多干什么,你不快点给丽姐穿上衣服。”

“哦...”

李雨晴乖乖地给徐曼丽穿衣服去。

韩露拉了一下墨然安慰道:“小然...你也别哭了,这也不能完全怪你,晓辉睡一会应该就醒了。”

墨然抬起头对上官燕说:“燕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

上官燕非常愤怒的说:“你说个对不起,我打你一顿,老公就能醒过来吗?平时我老公对你们怎么样,小然呀!小然...你就这样对他下死手,要不是他,你们早都死在大海里了,你们还能活到现在等着他来强暴?我还傻乎乎的告诉他,只要你们谁有那方面的需求,都让他尽可能满足你们,怕的就是你们在这个荒岛上坚持活不下去,你们说说咱们在一起住,在一个床上睡,他强暴过谁,他要想强暴你们,在这个荒岛上你们谁能跑掉,他又对你们做了什么,还不是天天给你们想办法找吃的找穿的,没有他,你们能活到今天吗?今天夜里他偷偷的溜出干什么,你们因为我不知道,就是因为她...精神快崩溃了,想发泄一下。我们这样做都是图个啥,还不是想让咱们这些一起出来的姐妹都能活着回去,你们倒好,恩将仇报把他打成这样,墨然...我警告你,如果我老公醒不过来,我上官燕这一辈子都给你没有完”。

此事的墨然已经哭成了泪人,跪在上官燕跟前请罪,“燕姐...我真的错了,我误解了你跟晓辉哥,你罚我吧!怎么罚我都可以......”。

上官燕擦一下眼泪,平息一下怒气,非常无力的说:“你起来吧!我不想罚你什么,我只想让我老公快点醒过了,我们早日回家过平常人的生活,到时候我给他生一大群孩子......”。

上官燕的这一番话,让所有的人都流下了眼泪,徐曼丽也醒了过来,她很想过来看看郭晓辉,但她又不敢,今天的事情都是有她引起的,她赤裸的身子展露在大家,她无颜面对大家。让她更想不到的事,郭晓辉跟她发生关系是得到上官燕事的先默许,弄成这样她更无颜面对上官燕,她对上官燕和郭晓辉误解太深了,她不得不从内心深处敬佩这对患难夫妻真是情感,她不敢告诉大家她醒了过来,只是静静地躺着偷偷地流眼泪。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