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蔡旭寓言散文诗选》序
发表时间:2019-12-17 10:35:19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马筑生

《蔡旭寓言散文诗选》序


马筑生


蔡旭先生发来了他准备出版的《寓言散文诗》选集,希望我能够写一篇序言。这个集子非常丰富,读着这个集子里的作品,我心里隐隐感觉到,中国当代散文诗体寓言已经开始繁荣。

中国寓言体裁样式的产生,最早可能要算到诗体寓言上。《诗·豳风·鸱鸮》一篇,谭家健认为是我国最早的寓言诗。中国散文体式的寓言,产生得比较晚。唐以前,散文体式的寓言,没有独立的文体地位,是寄托在散文中的。一般认为,是在唐时期柳宗元的寓言产生后,散文体寓言才开始逐渐独立出来,成为一种文学体式。之后,故事体寓言、童话体寓言、小说体寓言、戏剧体寓言、歌谣体寓言、赋体寓言(如唐代李华的《言毉》、柳宗元的《起废答》、敦煌本《燕子赋》等等)不断产生,寓言的体式开始多姿多彩起来。

谈寓言散文诗,那得说到散文诗。散文诗是一种现代文体﹐是在19世纪中叶以后产生的。这是一种具有完整性、特殊性、独立性的文体形式,是一种极端自由的白话诗形式。寓言散文诗的产生更要晚些,它是在散文诗产生之后,才可能产生的。

中国1000多年前就有类似散文诗的作品。欧洲在1617世纪也有不少作家写过很有诗意的散文。但没有“散文诗”这个名词,也没有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样式流行起来。一般认为,“散文诗”这个名词是外来的,是法国诗人波特莱尔第一个正式用了“小散文诗”这个名词﹐也是他最先有意采用了这种体裁。

刘半农先生在《中华小说界》1915 2 7期“小说”栏发表了屠格涅夫的四章散文诗。刘半农还在《新青年》19184 5期发表了其翻译的印度作品《我行雪中》,并在文末所附的说明中,指出它是一篇结构精密的散文诗。“散文诗”这一名称从此开始在中国报刊上出现。

至于中国的散文诗体寓言,其实在古代赋体寓言中,已经具有散文诗体寓言的意味了。比如敦煌本《燕子赋》,就是敦煌故事赋中具有特色的“寓言体韵文”作品。但笔者认为,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样式,中国散文诗体寓言当产生在新文化运动之后。它必须是具有散文诗性质的寓言,它既是一篇散文诗,也是一则寓言。我国许多现、当代寓言作家对当代散文诗寓言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和贡献,比如鲁迅的《野草》,比如徐成淼、吴广孝先生及蔡旭先生的散文诗体寓言。

散文诗体寓言首先得是一则寓言。我们来看看蔡旭先生的散文诗体寓言作品。

一是2008年写的《沉默的种子》:

“不要以为,埋没在泥土重压下的种子会丧失激情。

只是未到爆发的时间。

尤其是那些埋没后又踩上一脚的种子,更不缺乏反弹的动力。

它只是在等待,在忍耐。

在等待中忍耐,在忍耐中等待。”

这是一篇充满哲理性的散文诗体寓言作品,它以丰富性的蕴含感染着隐含读者,从它可以读得到主体主观情绪的惊跳——梦幻的波动和意识的惊跳。作品象征意义很强,现实意义很强,寓意十分深刻。

二是200811月写的《图钉之痛》:

“不知是风的吹动,还是墙的松动。

一颗图钉跌落下来。

只要那张图表一日不跌落,这颗图钉的有无就是无足轻重的。

它的失踪无人追寻,它的失落也无人相救。

直到了那只粗心的脚,无意中碰到了图钉的问候,一触惊心中,才知道——

矛盾的尖锐。”

作品拥有一种内蕴性的动荡——主体灵魂抒情性的动荡。读这个作品,可以深深地感觉到主体情绪的波动。作品具有很强的象征性和现实意义,寓意亦十分深刻。

三是201110月写的《与伞同行》:

“一把伞,就放在我的挎包里。
我出门,它也出门。影子一样跟着。
并不是淋雨时,我才想起它。
即使经常闲着,它也仍然紧跟。
时刻准备着,一起抵挡随时袭来的风雨。
这一点,小时我不懂得,吃过不少亏。
现在不会了。
经过了那么多风雨。伞和我都知道——
怎样去提防。”

有备无患,时刻准备着,一起抵挡随时袭来的风雨。作品写出了一种人的心理,可是这种“提防”心理,背后是多么的无奈和悲哀。作品现实性很强,象征意义明显,寓意深刻,适应当代社会人们敏感多思﹑复杂缜密的心理特征。


散文诗体寓言也必须得是一首散文诗。散文诗体寓言作品,只有当它是一种名副其实的艺术时,才可能完成自己的感动读者的使命。我们再来看看蔡旭先生的几则散文诗体寓言作品。

一是20097月写的《雨,总算下过了》:

“这雨太小了,只能打湿它自己。

落到地上,谁也没看见。

落到湖里,无丝毫皱纹。

落到眼镜片上,一点也无妨碍。

落到脸上,像有小蚂蚁爬过,有一点点痒。但用手一抹,也没有水痕。

不管怎么说,这场雨,毕竟是下过了。

天气预报早就说过。它说对了。

尽管了无踪迹,尽管看它不见,但你总不能说,它没有来过。”

作品抒写主体的主观情绪,是主体基于社会和人生背景的小小感触﹐是在对客观生活的描写时,受到触发之后产生的思想情感的波动和片断。

二是20115月写的《阳光下的灰尘》:

“灰尘终日潜伏在身边,我的眼睛、鼻子、嘴巴都没有发觉。
也许是不想去发觉。
今早,一缕阳光从窗外进来,告诉了这个秘密。
那道灿烂的光柱,全被灰尘占领了。
我一挥手,灰尘们便兴高采烈跳起舞来。
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不知是该惊讶阳光下的纯洁,竟蒙上了如此多的灰尘;
还是埋怨坦率的阳光,扰乱了生活的平静?”
我们看懂了主体的情绪及其波动。作品具有一种带有弹性的美:“不知是该惊讶阳光下的纯洁,竟蒙上了如此多的灰尘;还是埋怨坦率的阳光,扰乱了生活的平静?”主体的情绪动荡,内涵很丰富,却又带着一种不确定性。作品的语言抒情性较强,想象十分丰富,情感含量和美感含量都比较大。

三是201110月写的《那棵被折断的树》和201111月写的《一棵跌倒又站起的树》。

1、《那棵被折断的树》:

“台风到来的时候,它挺直身子,一动也不动。

即使被风撕得衣衫褴褛,臂断骨折。

既不躲避,更不退缩,仍然挺拔着,一动不动,寸步不移。

它的坚定,让我甚至不敢面对。

台风中,我曾绕它而走,生怕被它的枝叉株连了我的脚步……”

2、《一棵跌倒又站起的树》:

“一棵曾经雄心勃勃的树,跌倒在台风里。

它站起来的时候,放弃了所有的枝枝叶叶。

放弃了所有的枝枝叶叶,只留下光秃秃的身子,和埋藏在心底的根。

它从我身边走过时,让我另眼相看。

敢于下这么大的决心告别过去,它的心中,一定酝酿着更加倔强的未来。”

两篇作品都没有原原本本地记录真实“人物”和真实“事件”,只是以人物“树”“站起来的时候,放弃了所有的枝枝叶叶。放弃了所有的枝枝叶叶,只留下光秃秃的身子,和埋藏在心底的根”这个生活中的“点”,以折射“台风”摧残大树背后的生活,抒写“树” 的心灵:“敢于下这么大的决心告别过去,它的心中,一定酝酿着更加倔强的未来。”作品没有线索,篇幅较短,以主体情感燃烧的那一点辐射开来,而内在情绪则形成环环相扣的情感冲击波,冲动着隐含读者的心弦,引导隐含读者进入诗的境界。作品语言浓缩而跳跃,用跳跃式的语言联结“雄心勃勃的树”、“台风”、“枝枝叶叶”、“光秃秃的身子”、“埋藏在心底的根”、“倔强的未来”等意象。作品的诗句与诗句之间,尤其是节(段落)与节之间,有着似断实连的关系,给隐含读者留下了较多的可供想象和添补的空白,这是一种借鉴了中国绘画艺术的空白美。

我只是很随意的举了蔡旭先生的几个作品来随意谈谈。像这样的精彩作品,他的《寓言散文诗》选集里比比皆是。从这些作品可以看出来,蔡旭先生是一个非常用心地经营着自己的散文诗体寓言园地的园丁,走进他的园地,我们可以看到五彩缤纷的散文诗体寓言之花。


2018430日于贵阳文化路)



马筑生,贵阳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全国师范院校儿童文学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著有《贵州儿童文学史》等。


(《蔡旭寓言散文诗选》由“中国诗界诗丛”编辑,中国大地出版社201812月出版。)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