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篇小说
艳照
发表时间:2019-11-30 15:33:32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冰川

01

“妈......”

我下班刚到家,屁股还没有碰到板凳,就听到邻居家哭天喊地的声音。

我一听就知道是邻居家的女儿谢香玲的声音,“他们家里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刚到他们家门口就看见,香玲跪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怀里还抱着她母亲吴桂芝。

我赶紧加快两步走到她们面前,问道:“小玲...这是发生什么事情啦!”

香玲看到我,满脸是泪的对我说:“小叔...你总算来了,我妈要寻短见”。

只见吴桂芝躺在香玲怀里无望的看着我,我这才可以确定她现在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于是我赶紧把她们扶起来,不解的问道:“嫂子...这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好端端的寻起短见了”。

她呆傻的做在沙发上,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香玲也跟着催促道:“妈...你快说呀!咱们家到底发生什么事”。

她还是坐在沙发上发呆,我没有继续再追问她,而是香玲等不急了,继续逼问道:“妈...你快说呀!咱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想急死我是不”。

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用手捂住脸痛哭起来。

“我真的没有脸再活下去了,你...你爸,他...他被带走了”

“啊!我爸被带走了,被谁带走了......”,香玲急切的问道。

“我爸,他...他...贪污”。

我也有些惊讶。

“不...不会吧!谢哥,应该不是那样的人,我看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吴桂芝用手擦了一下眼泪,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哎!要是光贪污就好了,你们自己看看吧!”

她随手把茶几上的手机扔给我们。

香玲赶紧拿起手机,颤抖着手打开手机查看着,急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她打开手机的那一刹那,她惊讶的愣住了。

我从香玲手中抽出手机一看,也让我大吃一惊,竟然谢有福和一个年轻女子的赤裸艳照被谁转到了网上。

“啊!不可能,不可能......”

香玲突然像发疯的大喊起来,并且起身就往外跑。

“小玲......”

吴桂芝一激动,从沙发上栽倒在地上。

我赶紧去搀扶她,她急切的说:“快...快去追小玲,我...我...没有事,兄弟,小玲就交给你了,千万看好她,别让她再出什么事情了”。

我赶紧对她说:“嫂子...你别急,我这就给你追小玲去,但你可不能再想不开了”。

“你快去吧!我不会再去死了,我为这样的人渣死了不值得”。

“那就好,我这就去追小玲,你在家里照顾好自己”。

“快去吧!”

我起身就去追赶小玲。

人真不可貌相,万万没有想到谢有福竟然是一个大贪官,看他整日朴素的样子,怎么也把他跟贪官联系在一起。每天骑着上世纪生产的凤凰牌自行车上下班,他的车子除了铃铛不响外几乎什么都响,穿的衣服没有超过50元一件的,平时都是吴桂芝在家做饭,很少见他到外面吃过饭,偶尔我们几个朋友相聚,就拉上他到外面喝一杯,几乎都是我买单,我们都知道他一个人上班,吴桂芝没有什么工作又经常生病,女儿香玲上学也要花钱,他们家只有他一个人有工资,因而生活过得很拮据。

前段时间香玲的补课费2000块钱还是吴桂芝向我借的,上个月他们才还给我,可这里的一切竟然都是谢有福装出来的,他骗了我们所有的人。

检察院工作人员在他别墅里搜出三百斤黄金,还有大量的现金。三百斤黄金啊!别人家的黄金都是用克来计算,他家的黄金用斤来计算,这是什么概念啊!

哎!也就是这些黄金把谢有福送去了吃牢饭,我有些想不明白,谢有福这是为什么,贪了那么多钱,吃不敢吃花不敢花,就是孩子的学费还是东拼西凑,整天看着黄腾腾的硬疙瘩提心吊胆,他到底为了个啥。

现在咱们先不讨论他是为什么了,反正谢有福是被送进去了,下面还是说说他的网上艳照吧!


02

谢有福是县组织部主任,在单位是出了名的工作认真,他获得的个人先进奖也是无数,就是这样一个外表看似老实,工作认真负责的劳动模范,暗地里却涌流不断。

去年夏天的一天,谢有福像往常一样骑着他的凤凰牌自行车从单位下班回家,突然一辆电动轿车向他直冲过来,虽然双方都急刹车,最后谢有福的凤凰牌自行车还是跟电动轿车撞在一起,谢有福被摔倒在地。

过了很长时间,才从电动轿车里下来一个身穿短裙戴着一副蓝宝石墨镜打扮非常时尚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走到谢有福跟前蹲下,娇柔的对他说道:“叔叔...你没有事吗?”

此时,谢有福的眼都看直了,对女子的问话他根本没有听见。

“叔叔…你没有事吧!”,女子手在他眼前晃晃。

谢有福赶紧从地上爬起,摇着手说:“没事,没事”。

“呀!叔叔你流血啦!我送你去医院吧!”,女子惊讶的喊道。

谢有福抬起胳膊看看关节处破了一点皮,出了一点血丝。

“没事,姑娘,你走吧!我这就破一点皮,没有啥事”

女子有些难为情的说:“叔叔…这怎么能得呀!我撞了你,要不这样吧!我也是学医的,我家就住在这个小区里,你要不然去我家,我来给你包扎一下”。

谢有福被这女子的美貌吸引住了,正想跟她多待一会呢!女子突然邀请他去她家里包扎,谢有福这时哪有拒绝的道理,就顺应的答应了女子的请求。

谢有福跟着那女子到了她家里,她的房子并不大两室一厅的户型,但装扮的非常精细,他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女子的清香味,从他的经验判断,该房间只有女子居住,家中没有男子。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进来”,女子随手递给谢有福一双女士拖鞋让他换上。

女子还解释道:“这房间就我一个人住,没有男士拖鞋,你就穿我这一双吧!”

“好…”,谢有福微着换上拖鞋跟着走进房间。

“姑娘…你这房间装饰的够精细的,你真是一个勤快的姑娘,你爱人干什么工作的”,谢有福故意问道。

女子唉叹道:“哎!我哪是一个勤快的姑娘,儿子都上幼儿园了,丈夫跟小三跑了,这房间就我一个人住”。

谢有福赶紧说道:“对不起,姑娘,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女子微笑笑,“没事,叔叔,我都习惯了,对了,你别叫我姑娘了,我叫赵晓雅,你就叫我小雅吧!”

“好的,小雅,那你也别叫我叔叔了,我有那么老吗?叫我大哥或谢有福都可以”。

两人相对笑笑,“好,我以后就叫你谢哥了”。

赵晓雅给谢有福轻轻地擦着药水,由于她穿着的是低胸上衣,她的洁白的乳沟直接呈现在他眼前,他看得口水差点没有流出来。

晓雅也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但她的两只手都占用着,无法去掩盖她裸露出来的胸部,只能让这只色狼先饱一下眼福,她只有迅速的给他擦完药水躲开他。


03

赵晓雅跑回卧室换了一件非常保守的衣服出来,她给谢有福端来一杯水递给他。

“谢哥你喝水”

“谢谢...”

谢有福接过水杯品了一口夸赞道:“嗯...小雅妹子,这水真甜”。

赵晓雅心里明白,谢有福这个色鬼是在想跟自己套近乎,故意夸赞水甜,她明明就只是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纯净水。

赵晓雅故意挑逗他,紧贴坐在他身边,矫情地说:“谢哥哥...水真的很甜吗?”

谢有福一口水刚喝到嘴里,让小雅一挑逗,一下子喷在她身上,水正好喷在小雅胸上,谢有福哪能放过这绝佳的机会,赶紧用手向小雅胸上摸去。

“对不起...对不起,看弄你一身水,我给你擦擦”,他一边跟她道歉一边在她胸前乱摸起来。

“你...你干什么”,赵晓雅挑逗他未成反被他刮了油,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举手就要给谢有福一巴掌。

当她手举了一半停了下来,她虽然知道谢有福在刮她的油,但谢有福找的理由天衣无缝,不能因为无意中喷了她一身水,人家帮忙给擦水而给他一巴掌吧!

她手举在半空中,瞬间她又改变了想发,微笑着赶紧说道:“谢哥...没有事,没有事,一会就干了......”,手轻轻地向谢有福的脸摸去。

谢有福此时惊呆了,两眼干巴巴的瞪着她。

赵晓雅用手在他脸上轻轻地摸一下,矫情的说:“谢哥哥,都是小妹的不好,呛到你了吧!”

“没有...没有......”,谢有福上去抓住了她的手。

赵晓雅吓的嗖的一下把手缩了回去,她后悔自己做了一件傻事,对付这样的色狼用这样的方法,只能让自己引火烧身。

赵晓雅正在为难之际,突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她心喜万分,赶紧跑开接电话。

由于房间里就谢有福和赵晓雅两个人,房间里特别安静,小雅接通电话就能听得见电话里的说话声。

“赵晓雅...你跑哪里去了,病人又把你投诉到我这里了,你是这一月几次被投诉了,你赶紧来我办公室里一趟,不然你就别干了”。

院长倪建国在电话里跟赵晓雅大发雷霆的说了一通,小雅刚想跟他解释,突然对方的电话挂断了。

“院长...我...我这......”

赵晓雅生气的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骂道:“这个老泥鳅,就整日跟我过不去,气死我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撅着嘴不说。

这时,谢有福拿出手机给倪建国打了一个电话。

“倪大院长...你今天的火气够旺的”

“谢主任,看你说的啥话,我还来的火气......”,听得出倪建国有点怕谢有福。

“老倪...你平时就是这样对待你下属的”

“谢主任...你说的话,我有些不明白”

“赵晓雅是你们医院的吧!”

只听电话那头赶紧解释道:“谢主任...小雅是您?谢主任您别生气,我也是一时气糊涂了,说话语气重一点,但我向您保证我对小雅没有一点恶意,只是想让她现在来我办公室里了解一下情况”。

“这是下班时间,了解什么情况,我看你的院长也快干到头了,赶紧跟人家道个歉”

“是...是...谢主任,我这就道歉”

“好了,电话你不用挂了,我现在就跟小雅在一起,你直接跟她说吧!”

谢有福把手机递给小雅,赵晓雅此刻惊住了,谢有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人,就连院长都这么怕他。

赵晓雅还在发愣,谢有福催促道:“小雅妹子,快接电话吧!老倪等着跟你道歉呢!”

小雅这才生硬接过电话,赶紧说道:“倪院长,都是我的错,我马上就回去”。

这时,院长急了,赶紧抢着说道:“小雅...你别来了,你没有事,你只要好好陪陪谢主任,医院里的事,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保证不会出现问题,你跟谢主任说都是我的错,让他别生气,我回头专门向你登门赔罪......”。

赵晓雅听了院长这番话,更可以确定坐在她对面的色狼是一个非常有能量的人物,为此她不怕对谢有福再轻薄了。

赵晓雅也是在男人圈里混出来的女人,对谢有福意图再也熟悉不过了,但她也知道跟他能进一步交往,在以后的社会交往中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她瞬间转脸一笑,起身坐到了谢有福的身边,矫情的说:“谢哥哥...你对我真好,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又得挨那个老泥鳅的一顿吵”。

谢有福骄傲的说:“小雅妹子...你就放心吧!以后老倪再敢吵你,你就告诉我,我回头给你出气”。

赵晓雅轻轻地用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谢有福对突如其来的举动傻了眼,他迟疑了几秒,上去抓住了她的手。

赵晓雅挣脱开他的手,微笑着对他说:“谢哥...今天你在我这里吃饭,我给你做饭去”。

谢有福一听小雅要留他吃饭,他高兴的差点没有蹦起来。

谢有福毕竟是一个老江湖了,虽然她心里无比的兴奋,但他外表表现的还是非常淡定。

“这不太麻烦你了”

“哎!谢哥...在妹子家里吃个饭有什么麻烦的,你先坐会,我一会就做好”。

“妹子都这么说了,我今天就麻烦妹子了,那我帮你做点什么”。

赵晓雅也没有跟她客气,想了一下,“你就帮我择菜吧!”

“好累!”

谢有福赶紧跑到厨房里给赵晓雅帮起厨来,两人像甜蜜的小两口一样,有说有笑的做起饭来。


04

赵晓雅从睡梦中醒来,感到非常口渴,她想睁开眼又感到头非常的沉,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找水喝,用手打打自己的头。

突然,从眼缝里模模糊糊的看看她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她用力摇了一下头,瞬间清醒了过来。

坏了...坏了...老谢咋光着膀子躺在这”

她又掂起被子看看自己的下身,瞬间明白了一切,她用手用力敲打了一下头,懊恼了起来。

“这...这...酒也太坏事了,我...竟然跟...跟他,那...那个了”

这时,老谢也醒了,他一睁开眼还装着惊讶的样子,“这...这...我...我们...这酒也太烈了”。

“好了,你别装了,假不假,我又没有怨你什么”,赵晓雅突然平静的说。

谢有福这时也瞬间变得严肃起来,非常认真的跟赵晓雅说:“小雅妹子,既然咱们那个了,我作为一个男人,我一定要向你负责,如果我做不到,我就......”。

他刚要发誓被小雅上去用手捂住了嘴,“好了,你有这个心就行了,我累了想一个人歇会,你走吧!”

“小雅妹子,还是我留下来陪你吧!”

“不用,我想一个人静静,你走吧!”

在赵晓雅的强硬拒绝下,谢有福不得不穿好衣服离开,他这个在女人圈混出来的老江湖,心里自然明白,他跟赵晓雅有了这一次就不愁会有下一次,直到他玩腻了为止,看着小雅面无表情的把门开上,他冲着门微笑了一下,哼着小曲下楼了。

赵晓雅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也许是因为她对男人的爱失去的太多了,突然间有一个男人闯进她的世界里,还是一个会哄女人开心的男人,再加上酒精的麻醉,她迷迷糊糊就跟他上了床,当她清醒过来时,她有些后悔,也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于是她强硬的把谢有福赶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让自己冷静一下,当谢有福的突然离开,她又感到内心有一种无尽的失落感,虽然她只是跟这个男人才相处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家住在那里,干什么的她都还不清楚,但她感到自己像是离不开他了。

“赵晓雅...赵晓雅...你也太没有出息了,你才被男人抛弃几天,你就跟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的男人就上床......”。

她对着镜子骂着自己,发呆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最后无助的趴在梳妆台上。


05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谢有福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跟赵晓雅发来任何信息。而赵晓雅虽然跟他在一起有些悔恨,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有想见他的冲动,有一种期盼在她心底生根发芽。

随着时间的流失,她心中的那股冲动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一天,她正无聊的在家里看电视,突然有人敲门,她赶紧跑去开门,刚一打开门她愣住了,发呆了片刻,她又突然把门关上了。

她倚在门后对外面说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但她的泪住不由得从眼眶里顺着脸颊滚了出来。

在门外的谢有福突然吃了一个闭门羹,发愣了数秒赶紧再次拍着门对小雅说:“小雅妹子,你怎么啦!你怎么不让我进屋了”。

“没有什么,我就是不想再见你”

“到底发生什么啦!小雅,你能开开门跟我说说吗?”,谢有福在外面喊叫着。

人常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赵晓雅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别说有男人在她门前喊叫,就是平时她正常的生活中还不时的有人给她捏造出莫须有的绯闻来。

谢有福这么一喊,小雅赶紧打开门一把他拉进房间里,“你瞎叫什么,快给我进来”。

谢有福冲她傻笑了一下,“嘿嘿...你让我进来了”。

“你不想进来,这就出去”,小雅说着就往外推他。

谢有福赶紧求饶道:“别...别...我想...我想...”。

他随手从一兜里掏出一个红心小盒子,“当当...看我给你带来的什么”。

他打开那个红心小盒子,一条翡翠项链展现在她面前,他在小雅眼前晃了两下,但小雅并没有反应。

他骄傲的说:“喜欢吗?送给你的,来我给你戴上”。

他取出项链刚要给她戴上,这时,小雅拒绝了他,“我不能要你的东西,你还是收起来吧!”

他望着小雅疑惑的问道:“你不喜欢,这可是我花一万多专门从一个泰国人手中买来的,快来我给你戴上”。

“不是,我就是不能要你的东西”

“哥哥送给妹妹一条项链又能怎么样”

赵晓雅嘴上说着不要他的东西,但身体上并没有再拒绝让谢有福给她戴上。

谢有福端详着她,并夸赞道:“这太美了,这项链是专门给你量身打造的,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谢哥...我真的不能要你的这么贵重的东西”,赵晓雅说着就要把项链取下来。

谢有福赶紧说道:“好好...这样,这项链还是我的,现在先让你带几天怎么样”。

赵晓雅也顺水推舟的同意了他的提议,而是变的娇气起来,顺势倒在谢有福的怀里,两人缠绵激情过后,谢有福答应帮她弄个科室副主任,但小雅得拿出十万元让谢有福去打理关系,赵晓雅二话没说,当即就拿给老谢十万元现金,让他做打理关系费用。

谢有福得到了美人,又拿到十万元钱,心里不易乐乎,高歌而去。

赵晓雅躺在床上做着她当上科室副主任的美梦,不时的自己呵呵傻乐,只要谢有福帮她弄个科室副主任,她对谢有福的付出也是值得,她爬起来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的身体。

“这身段还是有男人欣赏......”


06

自从赵晓雅交给谢有福十万元钱让他帮助弄个科室副主任后,赵晓雅就一直期盼着,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并没有得到任何任命的消息,她跟谢有福打过几次电话催促,谢有福只是回答他正在办理让她耐心的等待。

一天,她正在上班突然收到谢有福的一条微信,她打开一看惊讶了一下,谢有福给她发了一张他们床上的艳照,他什么时候拍的她居然一点不知道,后面还告诉她想晚上见她,说要告诉她一个好消息,她跟他回信息问是什么好消息,谢有福只是给她回复晚上见面给她一个惊喜。

赵晓雅因为谢有福帮她办理的科室副主任成了呢!她还特意打扮一番去赴约。

他们一见面就是一场激情合欢,赵晓雅躺在谢有福怀里,矫情的说:“亲爱的,我的那个副主任办成了吗?”

谢有福还是哄劝着,“快了,快了,对了,今天我是来告诉你一件好消息”。

“啥好消息”

“我有一个好哥们成立了一个信贷公司,利率非常高,存一万元一年就能收益两千多,这么好的事情我知道了第一时间就来告诉你了,我都投里面五十万了,一天就获利277.78元,你看当天利息都给我打到卡上了,如果你不提利息他们会直接给你转化为本金”,谢有福拿着手机让赵晓雅看。

赵晓雅被这高额的利息给吸引住了,看到谢有福手机上的实实在在的收入,她也没有多想就把她前夫临走时给她留下的最后七十万元钱拿出来让谢有福帮她投向他好哥们的信贷公司里。

赵晓雅每天都能收到几百元的到账信息,这把她乐出了花,自然她也对谢有福感恩戴德,整日跟他缠绵在一起,他们在床上摆弄着各种姿势任由谢有福去拍录,忙活完还一起欣赏他们自己拍录下来的作品。

转眼间一两个月过去了,谢有福跟她在一起的次数也渐渐地减少了,最后直接躲着她不见。刚开始她还认为谢有福躲着她,是因为他年龄大了身体吃不消,可她渐渐地发现有点不对劲,她让谢有福帮她弄的科室副主任过去了两个多月了没有一点音信,她跟谢有福打电话,他总是找出一些理由来搪塞她,她所投的信贷公司也打电话把的利息直接给转化为本金了,她想多收入一点也就同意了公司的提议。

她打电话约谢有福赴会,总是被他找一些理由拒绝掉,她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她就直接杀到谢有福办公室里去找他。

她刚到他办公室门前,见房间里有人,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很有礼貌的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谢有福一看她的到来,心里猛地一惊,瞬间他又平静了下来,装着不认识她的样子,“请进,小姐,你找谁”。

赵晓雅也灵机一动,微笑着对他说道:“哎呦!谢哥...今天我可找到你了,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上次看我房子的那个房东,你不是想买我的房子吗?今天我是来问你一下,你对我的房子感觉怎么样”。

谢有福自然明白她说的意思,但自己办公室里还有其他同事,他不好意思直说,也只好顺着她的意思说:“你的房子我有点不太喜欢,第一门前杂草太多;第二门太宽,过道也太浅”。

赵晓雅赶紧微笑着解释道:“门前杂草多,主要是没有人在那里踩踏过,门宽窄你不住进去怎么能知道舒服不舒服”。

谢有福一听乐了,立马告诉她,“小姐...你在房子里等我,我一下班就去再看看你的房子”。

赵晓雅一看预约成功微微笑笑:“晚上我在房子里等你,不见不散,拜拜......”,甩起手提包含笑而去。


07

谢有福见到赵晓雅就要跟她亲热,但被晓雅给拒绝了,谢有福感到无比的失望,顿时怨气开始从嗓子里往上冒。而赵晓雅今天把谢有福约出来,更不是为了亲热,她看得出谢有福给她办不成科室副主任,于是她想把给他的十万元前要回来,这一下把谢有福给彻底激怒了,两人就大打出手起来。

赵晓雅没有要回钱,而且还挨了一顿打,她回到家里越想气越大,一气之下把谢有福告到了纪检会。

纪检会接到赵晓雅的举报信,迅速找谢有福谈话,并把对谢有福进行冷处理,最后让他写个保证书,确保以后不再对赵晓雅进行性骚扰,谢有福也同意退还给赵晓雅的十万元钱。

赵晓雅这一下戳到了老虎的屁股,谢有福这时彻底撕下了他温顺的外衣。

“赵晓雅...你长能耐了,居然敢到纪检会举报我了,你举报的结果怎么样。唉...对了,听说你儿子都上幼儿园了,我可告诉你农村教育可不如县城的好,要不我帮你把他接过来......”。

赵晓雅一听谢有福在电话说她儿子的事情,这一下把她吓坏了。

她哆嗦着赶紧说道:“谢...谢有福...你...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就是想帮你照顾一下孩子......”。

“谢有福...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打我儿子的注意,我跟你没有完......”。

“哎呦呦...我好害怕呀!你想保护你儿子也行,我给你一次机会,这几天我身体有点乏,今晚如果能让我舒服了,我可以考虑一下......”。

“好...我答应你......”,没有等谢有福说完,赵晓雅就抢先答应了他。

“爽快...”

“好,晚上老地方我等你”。

晚上赵晓雅提前来到他们以前经常来约会的地方,这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为谢有福提供的别墅,她洗完澡穿着谢有福最喜欢的那件紫色的真丝睡衣坐在床上等着他的到来,她并且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了录像的最佳位置。

谢有福有一个试好,他在跟女人每发生一次关系时,他都会把全过程录下来,事后自己再慢慢地欣赏,他跟赵晓雅在一起时,也是每次都录下来,事后他们还一起欣赏各个动作,有时他们还讨论那个动作精彩,那个动作刺激,录像是他们在一起的必修课。

赵晓雅尽心的让谢有福身体爽快,不停的展示着她的服务技巧,谢有福一声闷响瘫躺在床上。

赵晓雅赤裸着身子跪在他面前,胆怯的说:“谢哥...都是我的错,我那十万快钱也不要了,你以后让我干什么都行,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儿子好吗?”。

谢有福眯着眼睛躺在床上,“你想让我放过你儿子也行,你到纪检会举报我,可让我花了不少钱呀!这个怎么算......”。

赵晓雅赶紧抢先说:“只要你放过我儿子,这钱我给...”。

谢有福随手那个枕头靠在身后坐了起来,“哎!看在你跟我同床份上,这样吧!你拿出二十万,这事就算过去了”。

“啊!二十万...”,赵晓雅惊讶了一声。

“什么样,就二十万”

“谢哥...这也太多了吧!我现在也没有这么多钱”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敢保证阿四会干出些什么”,谢有福故意装着有气无力的说道。

赵晓雅赶紧祈求道:“谢哥...别...别动我儿子,我给...我给......”。

“哎!这就对了吗?”

赵晓雅不得不接受谢有福提出的条件,为了讨好他,她再次俯下身子,用嘴衔住他的阴经。

突然,谢有福推开她,生气的喊道:“吃...吃...就知道吃,都让你吃破皮了,还不快点回家拿钱去”。

赵晓雅赶紧道歉道:“对不起,谢哥,弄痛你了,我这就回家给你取钱去”。

赵晓雅迅速穿好衣服离开别墅,刚一出门她就给谢有福给她介绍的理财公司打电话要提前取出二十万钱,但被理财公司给直接拒绝了,理由是她违反了当初的合同,钱存进去不蛮三年不能取出来。

赵晓雅这一下呆傻的站住了。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一款”

“赵女士...你自己签的合同,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她挂断电话快速的跑回家,从保险柜里拿出合同一看,她傻眼了,合同上真有这项规定。

当时签合同时,谢有福在一旁好言蛊惑着,她就没有仔细看合同就签字了,根本没有发现这一条款。

赵晓雅呆傻的站着,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她发呆的站了很久...很久,最后发疯的喊道。

谢有福...你个大骗子”

她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上,突然她又像想起来什么,赶紧掏出手机,再次给理财公司打电话,可这次她拨打的电话已经停机,她又给理财公司经理打电话,他的手机也是停机,明明半个小时前还通话的手机,现在都停了机,她开始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大好。

她也来不及收拾,赶紧起身就去找理财公司,她一到理财公司办公地,她更傻眼了,听附近的邻居说,这家理财公司已经关门半月多了。

她真的绝望了,这里是她前夫给她留下的全部家产,她现在变的身无分文,她连理财公司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是报案她也不知道告谁。

她给谢有福打电话,他才是翻脸不翻书还快,他一概不认账,反而还是威胁她要二十万钱,不然她儿子的命保不住,就连她自己的命也保不住。

她听到谢有福咄咄逼人的声音,彻底绝望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擦了一下眼睛,打不往家里走去。

“谢有福,你不让我们娘俩活,那咱们就同归已尽吧!”

她回到家里就把谢有福跟她寻欢的艳照和收集的他贪污受贿的证据上传到了网上。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