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名家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名家散文
与沙河先生的一段交往
发表时间:2019-11-25 19:54:22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邓高如

与沙河先生的一段交往


邓高如

左有流沙河,右有魏明伦,当中抬个邓高如,意义又如何?


惊闻流沙河先生去世,不胜悲从中来。我与先生的一段交往,也不觉涌上心头。

我在成都生活了20年,与沙河先生住得不远,但双方都忙于工作,难得见面。那是1997年暮春,我在原成都军区政治部编研室任主任。一天,我接到上海文汇报副刊部资深编辑朱大路同志的电话,他与报社另一名同志要来成都组稿,愿意住部队宾馆,问我安排是否有困难。我当即告诉他,毫无困难,一定热情接待好.,包吃包住包行,一切不用考虑。

大路同志来后,提出要见流沙河、魏明伦先生,商量约稿之事。我说没问题,我来安排。当时我与沙河先生还不熟悉,也无联系电话,但与明伦先生是多年好朋友,于是我向明伦先生说明约请二人与大路同志聚会的意图,并安排秘书、车辆前去迎接。

那天下午五点钟,沙河先生与明伦先生一同被接到了大路同志下榻的军区政治部锦苑宾馆,相互寒喧后,沙河先生谈了他的《锯齿啮痕录》《故园别》等作品的创作情况,随后重点介绍了他这些年研究庄子著作的体会与收获,随口就谈了《庄子》中许多小故事,以及有趣的语言。比如他说,成都人说的“散眼子”(散淡并办事不认真的人),就是从《庄子》一书中的“散焉之”一句演化而来的。他说,《庄子》一书太有意思了,想像力太丰富了,既适合成年人、老年人读,也适合儿童读。因此,他正在把它翻译成白话,短段短段的,很好读。书名就叫《庄子现代版》。大路同志当即表示,这种短段式的文体,正适合报纸副刋发稿,希望沙河先生成书后,一定寄我们一本,我们将选发若干篇。后来我见《文汇报.笔会》版面上,多次刊登了沙河先生《庄子现代版》中的文章,心里很高兴。

当晚我尽地主之谊,请大家一起共用晚宴。沙河先生说,他胃口不好,又不能喝酒,已经多少年不在外面用餐了,但这次他要留下来,破例来陪餐。说罢落坐,斯斯文文地细嚼慢咽他喜欢吃的松软的菜品。大家有说有笑地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临别时,我给沙河、明伦先生与大路同志照了一张合影。反过来,大路同志又举起像机给我与沙河、明伦先生合了一张影。见大路同志把我安排在当中,沙河先生风趣地说:左有流沙河,右有魏明伦,当中抬个邓高如,意义又如何?我急忙说,幸会,幸会,前辈抬举晚生,晚生我是“乔老爷上轿”,高兴昏了!

自这以后,我与沙河先生便有了交往,我的工作也有了调整,到战旗报社担任了社长兼总编辑。1999年底的一天,因军区战旗报扩版改大报,我带了好几名编辑记者到沙河先生家里求墨宝,准备改版后第一期刊发他和成都、北京一批名人的字画以示祝贺。我知沙河先生是爱清静的人,带这么多同志前去是否会打扰他平静的生活,但苦于这些同志都想去领略文豪风采,我便也同意了。

敲门进屋后,先生和夫人吴茂华女士都在,不大的客厅顿时被一批穿军装的男女军人映得红彤彤的。沙河夫妇沏茶、削苹果,热情接待我们。先生首先谈了客厅里一些字画的来历含意,并热情祝贺《战旗报》扩版增容。他说,办报纸是一件很担负责任的辛苦事,建国初期他编过《川西农民报》,应该算个老报人。在近两个小时交谈中,先生毫无倦意。最后他要我们把题字的内容和各位同志的姓名都留下,写好字后再告诉我们来取。

几天后我们收到了沙河先生写给报纸扩版的大幅祝语和6位同志的条幅。这些墨宝,不但内容好,而且字体潇洒,有金石玉钩之韵,确实令人喜爱。其中给一名年轻编辑的题词内容构思非常巧妙,竖排款式如下:“xxx同志在流沙河上(题头语,独占一行) 独钓寒江雪(主诉语,独占一行) 流沙河题(落款语,独占一行)”,最后是题词的年月日和用章,报社同志看到后无不夸赞。

回忆往事,沙河先生的音容笑貌婉在,他对部队建设的支持、对军人的热爱永远难忘。然而在与先生的接触中,也有两件遗憾事总是萦绕心中,挥之不去。

一件憾事说来有些俗。先生当时给报社题了一幅中堂,又给6名同志人人写了一个条幅。这情义已是很重了,但由于我的疏忽和不通俗务,把本可以办得很大方、体面的事情,办得太小气了。那就是付给先生的那点报酬,怎么配得上先生墨宝中散发出的脉脉情怀和艺术价值呢?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一种情理上的亏欠!当时假如我再突破一些稿酬发放规定,再多给先生一些润笔费--也许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但于我今天,也要理安得多啊!

另一件憾事是在大路同志来蓉见面用餐时,沙河先生谈到成都气候潮湿,一到秋冬季,他的脚发凉,因而特别喜欢穿部队的大头鞋。听到此话,我便主动说,沙河老师,你这么喜欢穿部队的大头鞋,此事我给你包了。这次餐后不久,我便让手下一位刚从某后勤单位调来的编辑去价拨了一双大头鞋,连同我在拉萨出差时从八廓街古玩市场买来的一把镶珐琅藏餐刀送给了他。后来得知,他非常喜爱这把小藏刀,把它挂在了床前纹帐架上,经常取下来把玩。而这双大头鞋呢,我后来才知,此鞋可能不是正宗军品,或许換装后的产品就是这样,总之先生穿着不如原来的大头鞋保暖,而且还湿脚,于是便放弃不穿了。后来先生在一篇随笔里记到这件事时,还非常体谅地说:部队的这些娃娃们没有经验,以为军品就不会造假,而这双鞋可能就是造假的产品了。

沙河先生走了,据家人讲,他走得很安详。这些小事他定然不会放在心上,但我却在时时反省自已,盘检自身,大半生来,自己还有哪些事情做得不妥当?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