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坛资讯» 文坛动态»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文坛动态
《中国诗界》编委,著名诗人、诗评家温远辉逝世
发表时间:2019-09-21 14:22:14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本记

《中国诗界》编委,著名诗人、诗评家温远辉先生于9月20日晚十时许在广州逝世。


温远辉,1963年生,原籍广东省普宁市,生于海南岛。1985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国 家一级作家。羊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任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全国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委。出版诗评集《善良与忧伤》、评论集《身边的文学批评》、散文集《文字的灵光》、长篇报告文学《突破北纬十七度》(合作)、《冰点燃烧》(合作)、《感动》(合作)。选编《迷乱的星空》《如此固执地爱着》《珠江诗派》等诗文选集。


温远辉诗选



《更路簿》:驶向祖先的花园


他们从洋浦出发,或者渔村码头

向南,向墨绿色海洋深处

在季候风到来的时候,去祖先

发现的家园——海水最绚烂,船艏最烫的地方

那里有斑斓的岛屿,更多的是环礁和台礁

那里有一座座的泄湖,下面是火山口或者珊瑚高原

他们把船舶在泄湖里,仿佛系舟于明湖

然后潜泅于礁盘,采摘,刈割,放网垂钓

一切就像在熟悉的园圃里耕作

他们只小心翼翼收取能够和他们一样

熬到下一个季风到来,能够忍受颠簸

一同归去的大海的馈赠:海参,海胆,贻贝

玲珑的珊瑚,发光的玳瑁和虎斑螺

还有经年的岁月,干涩的谣曲,还有风暴和月光

他们知道那里的海山地形,海槽的位置

水道海谷的走势。他们走相同的航道

走祖祖辈辈用无数生命和无数次历险换来的航线

他们一代一代相传着秘密的航海图

他们虔诚地唤它《更路簿》。里面的记载很乡土

过多少更时长的海路,要注意什么样的暗礁或旋流

他们知道每一步都必须谨慎,在遥远的海域,每一次

远航

都是千里走单骑,都是命运不可知的抛掷

但一代又一代人,从没有选择放弃。他们

恪守组训,奉行一年一次的收割

田地不能撂荒,海洋同样不能丢荒

再远的祖先播洒过生命的地方,不能遗失每个年份的

祭拜

不仅仅为了收获,更是为了

赓续血脉。延燃香火

这些远航者不是水手,只是渔民,只是前世的农民

他们被儒文化熏染,被乡土想象力制约

一路上,他们没有听见海妖的歌声,没有美人鱼的传说

没有欧律比亚的故事,也没有福耳库斯的愤怒

他们只严谨地纪录和订正,偶尔用乡土的口吻命名

鸭公岛、筐仔沙洲、扁担礁、瓜子礁……

当海浪排成墙涌过来,那里恰好

有长长的沙洲阻拦

他们就联想到了千里长沙、万里石塘……

他们质朴,黧黑,像沉默的苦力

他们像候鸟,年年去了又回来

《更路簿》就像明灯,照亮他们内心的航线

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

他们坚定地去,他们坚定地回

仿佛用千年的时光

在去的航线上应验两个字:祖先

在回来的航道上见证两个字:祖国



麋鹿的眼神


一束阳光打在麋鹿身上

它眼神单纯,抬起头看看天空

白云就在其中

孩面猴在树杈间跳跃,蜜蜂嗡嗡

蝴蝶翕动翅膀将绿色的气息扯动

花朵,一盏还是一簇

都在摇响秘密摆放的时钟

前面是一条河流,弯曲着流向海洋

挥洒的阳光下波光粼粼

仿佛每一片水花都在歌唱

野鸭子,泅渡的牛群和马群

飞鸟起伏,岸边是小船

还有一排白房子,比阳光更加晃眼

一米阳光打在窗玻璃上

麋鹿的眼神,仿佛也在窗玻璃上

真实的世界离我们有多远?

一张纸,写下我和你之间

辽阔和苍茫




十八拍


为什么大海如此辽阔,辽阔得如同星空

那么深邃,把一切都收藏在其中

那是因为它的伤悲。

每一滴海水都是伤悲的泪水,都是无法挥动的手臂

无法彻底告别,只能无声地呜咽

将历史的铭记深深地埋葬在自己的怀中

为什么大海的伤悲这么深邃,让海水湛蓝得

像孩子的眼睛,又浓黑得好像乌云

那是因为它的宽容。

在风暴和雷电之后,在遥远的渔火熄灭以后

它依然孤寂地守望和等候,当卑微的灵魂沉睡时

所有的波涛都成为琴弦,缓缓弹奏着安魂曲

大海啊,你把一切收走了,你把一切铭记了

你的伤悲没有尽头吗?你的宽容能够通向永恒吗

海浪拍打着灯塔,礁盘和船舷,仿佛在洗刷和祷告

地平线的上方,霞光依然不屈不挠地挺立起来

像千万只手臂,像千万条金色的火线

要把悲伤的海水烧沸

写于盛夏台风夜



珊瑚岛屿


沿着管状通道上升,它们在海洋里抛出一片衣裙

层层叠叠形成一座塔状岛屿

中间有了泄湖,像一朵花盛开

一朵海洋里缄默而博大的淡黄色莴萁

生命的形态一开始就是迷蒙

一定有呼吸亘久绵延,缓缓诞生生命

从最深处开始,岁月诠释砥砺和坚忍

一点又一点享受荣光的悲愤

海胆依偎珊瑚,白色砗磲告诉红口螺私语

一条鱼穿梭带出海沟的涟漪

灯塔在海潮拍打中低泣

它看见珊瑚的秘密

熟悉的船回来了,又驶过去

告诉你,祖先的呼唤在梦里



奔跑的欢乐在这里停留


一个奔跑的城市能有多少欢乐

一个城市的欢乐能够奔跑多远

沿着深南大道 年轻的城市在奔跑

那奔跑的欢乐卷起巨大的浪潮

淹没了一条谷 以及明媚的港湾

欢乐细碎的浪沫

让一个城市心跳加速

欢乐就是海洋!欢乐就是风暴!

在深圳,还有什么比欢乐更巨大

欢乐像永不停止的运动会

像璀璨的永不歇息的音乐会

它欢呼,它奔跑,它加速

它声浪巨大的漩涡 让时光变得单调

让无数双眼瞳寻找飓风中心外的船帆

成为永恒的剪影

奔跑的城市终于缓了一缓

欢乐的浪潮也温柔地弯了弯腰

沿着深南大道 多么幸运呵

一页白色的张拉蓬泊在边上

泊在欢乐边缘

它象征着归航 无声地抚慰

和平息那欢乐的风暴

奔跑的欢乐终于在这里停留

棕榈树、沙滩和拱桥

还有绿意掩隐的静谧

它把巨大的狂欢 轻轻地涂上

小夜曲温柔的色调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