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散文选刊»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选刊
我喜欢猫
发表时间:2019-09-12 12:04:21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杜飞

我喜欢猫,特别喜欢!

我喜欢别人家的猫,喜欢在路边悠哉悠哉散步的猫,喜欢趴在太阳底下打盹儿的猫,但我更喜欢我家的猫——“包子”。
记得母亲第一次把“包子”从集市上抱回来时,它一直缩在床底不肯出来,任凭你怎么威胁,任凭你怎么诱惑,它还是岿然不动,高度警觉地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那会儿,它刚从猫妈妈的肚子生下来不久。它胆小着呢!

它毛茸茸的,好像一个胖嘟嘟的球儿。一身黄白相间的绒毛,就像穿了一件崭新又时髦的外套。

它动作轻柔,一举一动,都像在打太极。要是踩在平静的湖面上,镜面大概都不会破碎吧!

它的眼睛明亮又灵动,像清泉潭底的蓝色宝石,发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可爱的猫!真不该取一个“包子”的名号!

那天“包子”到底是没有出来,我们到底是认输了,不再堵在床边蹲守了。

我已经记不起来,到底是过了多久,我跟“包子”终于熟了起来。

只记得,有一天早晨,太阳从窗户跳上我的床沿儿,我睁开眼的一瞬,看见的就是“包子”。

我惊喜极了!它就盘着腿和胳膊蹲在我的脑袋儿边,直勾勾地瞅着我。

它显然是吃胖了,脑袋儿沉甸甸地,猛一看,像一个毛茸茸的大包子!

“包子!”从此,“包子”有新名字了。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不再跟“包子”冤冤相报,斗智斗勇了。

我不再从屋里到屋外,从屋外到屋里,从地面到树上,从树上到地面地追赶它了。它也不再冲着我咆哮了,不再用它那锋利的钩
子抓我了。

我俩算是彼此一笑泯恩仇了!

“包子”是我童年的朋友和玩伴。

阳光灿烂的日子,它会在宽敞的院子里松松筋骨,练练滚跑拳脚,把院子搞的鸡飞狗跳,乌烟瘴气一团糟,而我就默默地在一边观赏着,就像欣赏一位武术大师的精彩表演。

大雪初霁的清晨,它领着我去苹果树下,去看它徒手抓麻雀。它一点也不怕冷,踩着厚厚的雪地,如履平地,时而匍匐,时而跳跃,矫健又敏捷。

它大概抓了三四只麻雀,吃得撑撑的才收手回屋。

它更多的时候在睡觉,不管在哪,只要它愿意,在床上,在桌底,在窗台,甚至在高高的房梁上,它都可以睡得鼾声大作,馋水直流。

有时候,它也会神秘地消失好几天,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提心吊胆,生怕它遇到什么大麻烦。好在它每次都能完好无损地回来。这样的回数多了,我便不再为它担心了。

放学的时候,它常常藏匿在半道迎接我。见我出现,便忽然从草丛里窜出来,扑上我的身来,舔我的手和脸,再和我打闹一通。
对于家里,它也是立功无数。最难忘的一次,家里把钥匙在路上遗失了,一家人挤在门外,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竟是“包子”,嘴里叼着一串钥匙,兴冲冲地从外面奔回来!

“包子”,已经成为了我们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大家都很喜欢它。特别是姐姐和母亲。

记得“包子”失踪的那一天,姐姐难过得哭了好久,母亲也难过地吃不下饭。

我当时没有太难过,可能那时自己还小,不懂事。

但是,越往后,我就越难过。每当在路边遇见一只猫,我都会驻足好久,因为我想起了——“包子”。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