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少年» 花季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花季散文
宋应特:盛开
发表时间:2016-02-28 04:43:05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宋应特

盛开


浙江杭州市江南实验学校   宋应特



幼时家在农村,住的是三层的小楼,屋后还有一个院子——那是我童年记忆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院子里除了些供我平日里玩耍的小玩意儿,就是父亲钟爱的桃树了。父亲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却对这树呵护备至,花开他欣喜若狂,花落他黯然神伤。他的情绪似乎与桃树的根系相连。偶有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遭受了风雨的摧残,他也是痛心不已。

有时我会调侃着说那桃树才更像他的女儿,每每这时,他总会笑着将我抱起:“你也是我的花儿啊。”诚然,只是那时的我未曾深究这话里的含义。

光阴从指间悄无声息地流走,我也到了要上中学的年纪。父亲希望我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费尽心思地想把我送到城里,而我却出于对陌生环境的恐惧,屡次拒绝他的请求。为此,我与父亲有了一次又一次的争执。有一次,我气极对他大喊:“你连一棵树都照顾不好,凭什么管我的事!”然而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我看到父亲的身影猛地一颤,眼中是无尽的错愕与悲伤。我狼狈地摔门而去。我知道,当门合上的那一刹那,我和父亲之间也有了一堵叫“隔阂”的墙。似乎不经意间,有什么从我心中被抽走了。

入学那天,我低着头从父亲手中拿过行李,朝着那如宫殿般的校园走去。背后那道深切的目光曾几次想教我回头望去,但我的骄傲却驱使我径直向前走去。我甚至没有跟他道别。

大城市里丰富多彩的生活让我一下子就深陷其中,再加上繁重的课业负担,与家里的联系便少之又少。父亲难得打几次电话过来,却是欲言又止,而我则总是不耐烦地挂断。

虽身在城市,但午夜梦回,眼前似又出现了故乡的后院,那棵开满粉嫩花朵的桃树,还有父亲微笑着朝我张开的双臂……每次醒来,枕上都是濡湿的一片。

学校里也有几棵桃树,正值花季。几个伙伴就相约晚上去赏花。披着夜色,看着那只稀疏开了几朵花的桃树,我不可抑制地忆起了自家院里父亲的那棵宝贝,那是怎样的盛开!

原来不觉中,我已失去了这么多。失去了父亲温暖的怀抱,失去了鼻间那一抹淡淡的芬芳。原来,纵使万盏灯光,也抵不上鼓励的当空皓月。

我在前行的方向上渐行渐远,却忘了在最初的地方,那份唯得珍贵的初心,也忘了那个站在原地,等待着我回眸的人。

如果可以,我也想做一棵树,一半在风中飞扬,一半在土里倔强。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父亲,请原谅我迟来的明白。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