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宝贵
发表时间:2019-08-04 15:11:3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田宇

据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某年某时,天气不好。天空的脸多眨了一下眼睛,挤出的泪珠把两个国家的部分地区洗了个精白,这些受到“上天特殊眷顾”的地方的人,从此正式成为了“灾民”。确实如此,上天是公平的,无论是礼包还是灾祸,它不会分清什么人类定下的“谁善谁恶”,亦不会听从什么“谁该谁不该”,反正是要来的总会来,不要来的硬抢也不会沾染片点。这便是上天的公正,是最纯粹、最无私的。

在“无私”的灾难面前,却有着“有私”的人类分别。两个国家是世仇,传说自两个国家都开始有“文明”的时候,便总伴随着战争与征服。最近的一次,人类发明的“欲望的游戏”的结果是,东边的国家践踏了西边的国家,西边的国人打败了东边的国人。

如今两个国家同时被上天“抽中”,两个国家的人民第一反应当然是,各顾门前雪。发动起各种类型的“捐助行动”与“支援行动”,同时严格把关着那些援助的物资与钱财,要最好的、最安全的。毕竟,哪条恶犬也不会忍心去欺侮那些“可怜”的人。

时间被影子拉长,灾情被控制,当然就有“人道主义”的“博爱”会站出来,考虑一下对面国家的人会怎么样,也发动起一些“求助”活动。当然,请恕我直言,效果并不好。你不要奢望人会在极端面前一跃变成上帝,也会无私地无私,这是不现实的,何况两国的交往也是多风多雨的。当然,在这样的祸患之前,两国的“国门”也忍不住动情“松一松”,放宽了可以让灾区的一些国民出去寻求帮助的政策,同样,那边也会有人过来做同样的事情。

在一个小城的政府门前,出现了这么一幕:左边设一个小桌,上面拉一个横幅,写着“援助灾区”四个字;右边也有一个小桌,也拉一个横幅,但是却是“敌国”的文字,下面的人多有不懂,但能猜出,这也是来寻求援助的,而且取得了当地政府部门的肯定。左边的桌后是一名男工作人员,右边的桌后是一名女异国来客。桌子都摆在了大门台阶的上面平台,而台阶下面,是各拿着“善款”排队、被声援起来的百姓。

这不是一个富贵的地方,但每一个人在“大义”面前,却都拿出了钱款来支持,这充分体现了人们的“有爱”。既然是爱,顾名思义就不应该有任何的“偏颇”。

看着这文明的“队伍”站在台阶的中间线上不偏不倚,有秩序的上上下下,怎不体现着一个国家的“教养”程度?

不过,台上左右两桌的男女,表情却是不一样的:看着不断有人把钱放进募捐箱里,左边的男人由开始的微笑转为后来的有些激动,嘴里不断说着“谢谢”两字,上台的百姓与台下的人们也都笑殷殷的,十分和谐。而右边的女人却是由开始的“期待”的微笑转为了后来望着左边的“平常”的沉默,她与后面的工作人员心里都应该清楚,异乡的这样场景,符合他们之前的揣度,他们应该猜到了这样的结果。虽说偶然有了两次“意外”的收获,她激动地用蹩脚的此国语言说着“谢谢”,但这远比不上台下百姓的由喜转怒的表情转换的冲击。那两个上了右侧台阶的年轻人下去后,立刻被同城的父老下了定义,“无历史主义”、“卖国贼”等等标签。

终于,快到了最后的一名援助者了,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她慢慢从队列的后面向前走,却不是向左的倾向,而是向右侧的倾向。即使她还没有登上一阶台阶,可是列队的人们都已怒目圆睛。“他妈的一个女孩家,没想到这样,杂种,和刚才那俩没区别。”

那女孩拿着一叠钱登上了台阶,台上左右两个桌后都在极力地让自己保持平静。终于,她站在了那名外国妇女的面前。大家都在注视着她的动作,尤其是下面的百姓。女工作人员站了起来,准备在她把钱放入箱中的那一刻,用不怎么流利的语言向她表示感谢。

只见那个女孩缓缓地挪动了脚步,她去了左边,恭正地把那“爱心”放在了左边的募捐箱里。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男工作人员赶忙站起,鞠一个躬,“谢谢”。下面的人们表情已经回温,不禁竟鼓起掌来。就在大家认为已经“尘埃落尽”的时候,女孩快速地移身到了右边,用眼神示意女工作人员再次站起来,那“示意”带着点“恳求”。女人不知要发生什么,有些疑惑地站了起来。“啪”女孩拥抱住了那个女人,所有人可以发出的声音都静止了。

那个女孩说:“我把‘爱心’捐助给了我的家,但我却要把‘宝贵’的祝福献给你。”这个时候,女人已经忘了她那蹩脚的“谢谢”。

这个女孩的语言我竟然听懂了,相信下面的人也应该听懂了。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