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加持
发表时间:2019-08-04 15:07:16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田宇

 天地的初始是清源的,没有人类的时候便已经先有了智慧。因而,万物发生之时,皆润入膏洋里,沉浸在无限智慧中。后致不同无非是“各取了所需”,取多取少的问题。

于是,取得多了,自然可被称为“先知”,可以立足宗派;取得少了,则被称为“普罗”,立于大众之洋,兴邦立门也。

六道轮回,物之始然,一个周天之数也。行于上者,浮形于明,了道以图尽善;行于下者,沉柯于暗,熬煎以图早脱;行于中者,上不达明,下不触底,时真时虚,清者而上,浊者而下也。
这便是“认知”了。

但,终究“第一个”未成觉者之人,是如何为道呢?

一个刚成道而未了道的僧侣,一日望见天地朗晴,他心中忽然澎湃,下了修道的蒲团。他没有师长,亦没有友伴。没有一个规定来约束他“成道”的了限在哪,也没有一个束缚来紧箍他为道的方法何在。只是他一直跟着自己的感觉去走,他认为“加持”才是大善,才是帮他更进一步的修为。正巧这天他的心里一片空明,他认为这对于他来说,自己终于等到“天助”的时候了。

可究竟如何加持呢?又要加持谁呢?

莲蓬上的珠露分开了五彩,他脚踏的云朵亦被五彩照亮。

终于,他的慈悲指引着他看向了最下面的地方,那仿佛缠满了蜥蜴脚的泥淖中,泛着死鱼肚白一样的浑汤世界——焰口之界。他看到了令心最不忍弃的一面,无数的口张大着向上,喷吐着象征着空虚的火,似一盏盏油灯的芯。仔细闻时,还有像夏夜伏蝉的啼鸣。

他的慈悲让他下定了决心!

“善哉,善哉。”他用手轻轻地做了上提状,只见天地间一声巨响,那些在地狱世界垂死的生命全部被带上了天堂境界。在这里,充满了香花宝果,已经足够让他们欣喜的了。只见他们在欢呼着、跳着,仿佛忘记了所有烦恼。

他收起了法力,口里不住说着“善哉”,心里念叨着,“这下可以了道了耶。”但是虽然念叨着,心内却总无些充实之感。

“莫非未到了道处吗?”他也狐疑了些。

目光又一次望向了下面,他看到在普罗大众的世界里,人们总是在为“死亡”而不断恐惧与祈祷着。于是,他又一次施展了法力,这一次,他封住了通往地狱的所有门路。

万事俱备也,僧侣认为,他该为他在“了道”之前,做最后一次十年的闭关了。

于是,又一个时节,僧侣理想中的“最后”一次闭关修道结束了。因为这一天,他又看见了天地朗晴。

他要去看看十年前他所“加持”的众生了。

莲蓬上的珠露分开了五彩,他脚踏的云朵亦被五彩照亮。

忽然在刹那间,他看到了这么一派景象:天堂的香花宝果已经所剩无几,而这些被“加持”的生灵,自动地分成了“上下”的层次。只见下面的人一面在蹬踏着更下面的人,一面在舔着上面人的脚趾。他们仍然似在焰口世界时一样,尽力地在张开自己的口,像雨中一朵朵被撑开的伞苞一般。而大众世界里,虽然没有了地狱的苦,而人们的争斗却更加严重,仿佛这世上的一切仍然不能让他们满足。

愤怒,顿时充满了僧侣的胸怀。就像俯冲的大鹏一样,既尖锐又猛绝。

他抬起当年的那一只手,挥去,顿时,地狱之门重开,天堂那些受到“加持”的生命被这一推,纷纷又落下了焰口。

灰飞烟灭,复还始处。

他,终于闭上了双目,合十了双手。成道者犹在,了道者无存。

于是,从这一刻起,僧侣变成了佛祖。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