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一个强盗
发表时间:2019-08-04 14:59:01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田宇

    有一个屋子,里面住着四个壮士。有一天晴朗的时候,他们在围着桌子。有一个强盗,有意地闯了进来。

哦,让我们来看一看这四个壮士吧。他们长得五大三粗,就像奥林匹斯那里的四根神柱一样。哦他们的名姓,有Erechtheus、Eteocles、Asclepius,当然,还有Icarus。

再看那个强盗吧,哦上帝,他羸弱得就像黎明前的蜡烛,惊恐得就像草原上的羚羊。知道真相的人会更加可怜他,他已经三天没有吃过饱饭了,饥饿令他丧失了做人的最后一点海平线。他坠入了无限的黑暗世界,但是他也愿意相信,总有一天会有日出。

这是仿佛迦太基一样的相逢,他们为这不速之客,只是感到了扫兴,打扰了他们本该安谧的生活。他,则为看到四个勇士而默默祈祷,希望他们可以,哪怕是像救济一样地顺从他,只要一顿饭,也是可以的。

沉默,膏润了干涸的嘴唇,但只因为不出声而区别了大声的咆哮。

我不得不承认,这四个壮士的勇敢与力量,也与他们的富足有关系。他们有至少三个月吃不完的粮食,有至少二十年花不完的财宝。

我不得不承认,这一个强盗的羸弱与可怜,也与他曾经的经历有关系。他碰到了太多仗势欺人的男人与女人,尤其是这个世道,那些男女的“势”,往往来自自以为是。

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刻了。

强盗最先开口了。“你们四个,不要有任何的反抗,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想让你们配合我一下,我手里的武器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会用他的名字来制裁别人的善良。”他鼓足了勇气,害怕得有些哆嗦。

四个壮士互相看了一下,看了好久,如果他们没在思考着什么,那么就是他们日常只为了相处而没有好好参照一下对方。

Erechtheus率先开口。“我们太强大了,我们也太善良了。要知道,我们哪怕只是动一动指头,就可以送他去见无情的宙斯。可是,无所谓了,我们有吃不完的粮食,我们有花不完的财富。很明显的是,他在抢劫我们,我们理该反抗,并不是因为我们过于贪婪。可是,我们有的是本事。他抢我们,我们还可以再赚回来。他抢得我们越多,越证明我们有本事,这难道不是一种智慧吗?而且,还能证明我们太善良了,上帝一定会善待我们的。”

Eteocles、Asclepius、Icarus三个,都拍得桌子啪啪响,鼓掌高喊这是一个好主意。哦,桌上的咖啡杯已经被颠得粉碎。可是这算得上什么呢?比起他们此刻的智慧,这又算得上什么呢?

比起被打个半死更令强盗惊讶与害怕的是,他们主动贡献出了一个月的粮食和一大把珍宝。好吧,他的枪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与它并肩作战,但它现在确定,他此刻不想。

强盗莫名其妙地走了,临走时,四位壮士还在嘱咐着他:记住,有困难了就来抢我们,不必与我们客气,你抢得我们越多,越显得我们有本事,太感谢你了。

哦,多么令人感动的善举!我为四个壮士而感到光荣,同时也为那个强盗感到无比荣幸。
时间就这么地摸爬滚打了一个月的时间,又到了一个新的早晨。

这次,强盗又来到了那四个善良的壮士门前。他已经不再羸弱,当然却饿着肚子。那些战胜的战利品为他服务了一个月就寿终正寝。他带着他的俏皮的伙伴——那把枪,又来这里“看望”他的四个朋友。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决定,他要采取主动,他相信,他敢于采取主动。

门又是被狂暴地踢开,四个壮士,面色有些瘦弱地围着桌子。还是老样子,除了他们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咖啡杯的摆设方法,皆与当年无二。

强盗大声地叫骂着:“快点把你们的钱与粮食交给我,你们四个混蛋。我看见你们就想吐,我只想要我应该拿走的东西。快点,要不老子崩了你。”

Eteocles这次先开口了。“哇哦,他果然还是来了,我们期待了很久了。虽然因为上次的抢劫让我们有些营养不良,但我们还是有本事活下来了。他的到来多么令人欣喜啊,比让我看到一根列巴香肠还让我开心。他又来抢我们了,这是对我们莫大的尊重。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他抢得我们越多,越显得我们有本事。”

其他的三个人,都拍得桌子啪啪响,高呼万岁,万岁。哦,桌上的咖啡杯已经被他们颠得找不到了踪影,只听见桌子下面有几声“啪啦、啪啦”的叹息声。

强盗忍不住了,大声高呼:“别再磨叽了,快点把我要的东西给我。这一次我要你们所有的粮食,还有所有的珠宝。”

这个要求显然让四位壮士不太适应,他们又一次沉默了下去,而且互相看了一下。这次看了更久,好像卡丘比丘上的雕像,互相看着,却没有表情。

强盗已经把心情调试到怒不可遏了。“快点,怎么,你们想吃枪子吗?”

四位壮士最终下定了决心,他们比较主动地交出了强盗先生需要的生活物品,就像售货员为顾客打包一样,脸上满是喜悦。

强盗气势汹汹地走了,临走时,四位壮士仍然在嘱咐他:记住,有困难了就来抢我们,不必与我们客气,你抢得我们越多,越显得我们有本事,太感谢你了。

接下来,就是又过了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这两个月,被富有的人过成了一场浪漫,被饥饿的人过成了一出悲欢。

强盗已经远不是当年的可怜虫加幸运狗了,他已经“成长”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得益于关键时刻给他太阳般的灿烂的四位壮士,哦不,应该是四位勇士。这一次,他要来“报答”一下他们。
他又一次来到了“发迹”的故乡。他既为自己今天能有今日而感到万分骄傲,同时,他也为自己当年的“过失”而感到后怕与担忧。他担心的是,那四位壮士,日后会不会报复他,会不会联合起来送他去见希律呢?他不敢再想。他此次访问,便是要送那四位壮士,到一个叫伊甸的地方去。他在安慰着自己“与其让他们饿死,就不如早早让他们去过谁也没过过的快乐生活了”。

这一次,门是被枪这个伙伴用舌头舔开的。四个壮士,面色铁青地围着桌子。上面已经没有了咖啡杯,只有一堆类似于口水的印迹,还有一张已经发黄的报纸。

强盗大声地用命令的口吻问候他的“老相好”,“你们快点给我站起来,然后不许动。把你们四个混蛋能有的东西都交给我,然后我送你们去过好日子。”

四位壮士这次不再互相看了,而是有一个直接开口去对另一个说:“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不自我感觉良好,那么正义的化身就还是正义。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还要去侥幸他会放过我们吗?”

“住嘴Icarus,你离太阳过于近了,小心我让你魂飞魄散。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我一个人,大家都有责任。”

“好了好了Erechtheus,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我们还是求一求强盗先生吧,或许他可以饶过我们呢。再者,就算他送我们去见上帝,那也是为了我们好,让我们少受一点罪,我们应该感激啊。您说呢?我尊贵的强盗先生。”

这个叫Asclepius的用一种祈求的口吻,期待强盗可以答应他一声。强盗用瞪着冒血泡的目光看着他,一言不发。

“我看,你们三个都有责任,独我没有。上次我说的请他抢我们的话,都是为了讨Erechtheus的欢心才说的,其实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早料到他会这样对待我们。”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Erechtheus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射向了抢白他的Eteocles。
Eteocles是死于自己兄弟的手里,看来真实不虚。

Icarus见Erechtheus打死了Eteocles,十分愤怒,大声喊着:你既然从一开始就有枪,为什么不反抗?你现在打死自己的兄弟,又算得上什么?你怎么不向强盗开枪?你怕他了?
Erechtheus听到这样说,忽然间自言自语:我怕他?我怕他吗?我不怕,不怕。我一开始就有枪,不打强盗是因为,是因为我有本事、我善良,不是因为我怕他,不是。

忽然,Erechtheus又用枪射向了Icarus。

据说,Icarus的死是因为太靠近了太阳,看来也是不虚的。

现在,唯有Erechtheus可以对抗眼前这个陌生的强盗了。他注视着强盗,眼神有些坚定,手却有些发颤。

强盗已经爆发了,毫不犹豫地用枪射向他,说着:他妈的,属你最啰嗦。
现在,剩下的只有Asclepius这个总是说出真理的智者了。他早已把他们四个剩下的财物与粮食搬出来了,看到地上躺着的三个同伴,还在小声嘟哝着“活该,打死都不多,不识时务”。
强盗看到了这些东西,二话不说,立马开了枪,Asclepius就这样倒了下去。强盗没有与他有交流,甚至是眼神上的交流。Asclepius死得很轻,却又死得很重。轻,轻过了没有交流的眼神;重,重过了手枪开火的响动。

据说,Asclepius是死在了上帝的手里,而上帝是那个强盗,真实不虚。
于是,流传的故事就变成了,有一天,王者杀死了两个同胞,一个是因为推卸责任,一个是因为接近太阳。王者并没有胜利到最后,而他与一个追随的智者,死在了上帝的手里。上帝是公平的,上帝也是正确的,上帝,是一个强盗!

四位壮士是四位勇士,他们活在了人们的心中,人们,也一直在用自己的后代来传播他们的精神。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