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名家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名家散文
菌儿与古道
发表时间:2019-07-15 15:05:28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欧之德


七月的滇西南华,没有“流火”,只有凉爽。南华的山川在这个季节变为滋润的蘑菇家园。

一场淫荡的夏雨,使干涸了一个旱季、缺少爱情的土地酥软发酵、春情勃发,充满了生机勃勃的色彩,潮湿的山林格外清新,野花星星点点地开放着。在那些不管有人烟、没有人烟的大森林或罐木丛中,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蘑菇争先恐后破土而出:象牙白、玫瑰红、翡翠绿、玛瑙黄……闪着湿湿嫩嫩的光泽,犹如点缀在森林中的宝石,使人怀疑它们是不是童话中那些森林小矮人的花伞……

按学术上严肃的说法,蘑菇是一种真菌,由菌丝体和子实体两部分组成,菌丝体是营养器官,子实体是繁殖器官,“菌儿”就是子实体在成熟时的形状什么的。科学家们总是把简单事情复杂化,一朵菌分为什么菌盖、菌柄、菌环、菌褶、菌根等等,其实,老百姓取的名字很简单,就叫“菌儿”,带一点短促的儿化音,像一颗宝珠掉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的声音。云南人从来不把菌儿叫蘑菇,如果不带那个儿化音,则叫菌子。

南华的菌儿很多,在适宜它们生长的地方,漫山遍野,美丽温柔。如果把大地变成无遮无拦的天空,它们就是天上的星星,不过,这星星是彩色的,闪烁着格外吸引人的目光。它们长在地上,长在那些紫色山峦的肌肤上,被挂着露珠儿的松林、杂木、荞麦、包谷遮护着,丰富的雨水滋养着她们,金色的晨光抚摸着她们,她们是山林养育的娇嫩的女儿,散发着天然的体香,呈现美丽的身姿,倾听着山风的歌唱,松涛的吟哦。如果荷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象征,菌儿则是“长腐土而芳香”的珍品精灵。她在松软舒适的泥土上展开丰富的想像。或许,她们象往长生,因为她们“毕生”的时间很短,一天,或者两天,最多不超过三天,少年期、青春期、衰老期,全在这几天之内闪亮登场。如果没被人发现采摘或者被野兽糟蹋,便义无返顾地将自已美丽的身躯和泥土融为一体,来年再形成更多的“后代”复活,还魂出土重见天日,再现在并不陌生的季节和土壤里。对于菌儿来说,诞生与死亡的过程都只是一种记忆,视野中的外部世界只是一种短暂的繁荣,过眼的云烟,却也是一种艰难的孕育、一种生命的完整过程,以及破土挣扎后的享受。

菌菌儿姐妹中最美的是“鸡枞”,苗条身姿,亭亭玉立,将大地赋于她的爱集中在她丰满的脸庞上,白皙的大腿上,让人们去欣赏去寻觅。民间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龙王变成一个瘦弱多病的老头去到山里一个樵夫家,樵夫夫妇出于对老人的怜爱尊敬,将家中唯一一只正在生蛋的母鸡杀了招待老人,给他补身子。老人却趁夫妇俩不注意,端起鸡汤跑出屋外,倒在地上,并用泥土将鸡肉埋掉。夫妇俩追出门,老人转身不见了,只好婉惜作罢。次年,却在埋鸡肉的地方,长出一团乳白色的伞状菌子,散发出鸡肉一样的芳香,采之煮吃,鲜美嫩滑,乃起名叫鸡枞。以后,更多更大的鸡枞长遍山林,成为善良的山里人享受的珍品佳肴。

其它菌子也有美丽的传说。有一位年轻英俊的藏族青年,为了建设家园,成年累月辛苦地开垦着一片又一片荒山。小伙子的勤劳感动了一位仙女,在一个雨后的清晨,飘降凡间,在草地上为小伙翩翩起舞,刹那间,山林香气袭人,林木异常清新。小伙子被姑娘的美丽迷倒,如痴如醉,身不由主奔向仙女。谁知天公作梗,突然间狂风呼啸,骤雨倾盆,无情地卷走了仙女……风停雨过后,在仙女起舞的地上出现了一朵朵千姿百态的菌儿,丰姿绰约,芳香依然,这是仙女给予勤劳的小伙子的馈赠。

在在山幽鸟鸣的山中采摘菌儿,你不会寂寞。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你的聚精会神中,发现的惊喜甚至狂喜中,犹如在祖先种植的园林里收获一簇簇珠玉之花。揹着竹篓的小姑娘、披着蓑衣的妇女和老倌,淋着雨水或踩着露水上山,鹰隼般的眼睛看得透3尺土壤,10丈方圆。寻找菌子归来,山鹰在头顶盘旋,轻风从耳畔拂过,总会看见收获的眉开眼笑,也有空手而返的失落沮丧。此时,任何神话与传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姑娘的学费期待菌儿,老太太买油盐的愿望期待菌儿,食客们的餐桌也期待菌儿,小贩们的面包车更期待满载菌儿后即刻驶往昆明,让菌儿们乘飞机、乘火车到香港,到日本……贪婪与需求,休闲与消费,都在一山又一山的寻觅中穿梭般搜索,菌儿柔嫩的肩膀承载的份量太多太重。

此时,我在被称为“野生菌王国”的南华,也在山中笨拙的寻找菌儿,体验一种发现的智慧和山野寻觅的快活。有趣的是,我行走的脚下是一条千年古道,古道两旁是稀疏的松林和赭红色的山坡,只要雨量充足,很适合菌儿生长。赏古道又采菌儿,一举两得。

这这条曾经显赫了数千年的古道,说不清是从秦始皇还是汉武帝那个时代逶迤而来,残而未废,远古的记忆也就鲜活如初的在这凸凹不平的石道上延续着、陈列着……这条被岁月抛弃的“古董”,它曾经拥有过的力量品格和作用是无法估量的,它把历史的、山里山外的、各朝各代的无数故事,层层叠叠覆盖在这条漫漫长路上,展开了一卷巨大遗迹的碎片,让人们去拼接、去联想。岁月风霜中,商贾们的马帮来来往往,通往掸国,通往吐蕃;诸葛亮南征的大军和忽必烈攻占昆明的队伍都浩浩荡荡、旌旗飘飘从这儿走过;近代数十万远征军的刀光剑影、滚滚车轮从这儿翻过山岭;还有一辈又一辈山民平平淡淡的脚印,年年月月覆盖又覆盖,磨光了路上青石磨厚了脚上老茧,才是伟大的不朽,但历史从来不接纳平民百姓。站在云端俯瞰,才能看清这条古道上演绎出的史诗,演绎出的传说,演绎成九州通衢的“文化”。如今,古人们是化为了山顶的一片云?还是脚下的一块石?抑或是土中的一朵菌儿?只有一条残败的石头路和亿万匹骡马在坚硬的石头上留下的深坑,向消失的悠悠岁月诉说着真实,诉说着古道上时间与空间在溶化,繁荣与衰败在交替,历史与现实在轮转,行走在这条古道上,哪怕只是一小段,也不容你不去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而菌儿呢?她的“寿命”与古道简直就是瞬间与长久的不同概念。

千年古道看见过年年岁岁多少菌儿生生灭灭,看见一代一又一代拾菌人的喜形于色,不争的事实是古道一年比一年衰老,菌子却年年鲜活,这就是同在一片蓝天下不同事物的命运。古道承载了长远凝固的“生活意义”或者“政治意义”,菌儿享受着短促而活跃的“生命意义”,当人们踏着古道去采菌儿时,想到的当是当下的收获,眼前的喜悦。对古道的黯然神伤压根就不屑一顾。这就是现实的价值取舍。

菌菌儿,山民们的眤称,山民们的心肝宝贝,就像云南老奶奶亲切地称可爱的孙女为“囡”一样。男人们却把菌儿看作一种阳刚之物,在南华县城郊的山上,立起几朵硕大的“菌王”形象,分明是男人“雄起”的象征。

由于今年的雨水并不充沛,或者我缺乏找菌儿的灵敏目光,我只发现几朵灰褐色而不知名的小菌,可怜巴巴地长在古道旁。我率性更多的关注古道的前命今运,在山风林涛中暗自感叹了一番历史与生命的兴衰。

在“野生菌王国”南华,“菌儿”和古道,就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在我心中莫名其妙地发生着冲撞。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