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随笔:携母圆梦北京(一)
发表时间:2019-06-24 10:54:23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俞华瑞

随笔:携母圆梦北京(一)

二〇一二年十月二十日


       题记:
      无论古今还是中外,做儿女的想要孝顺父母的时候,却发现父母已经逝世,对于古今中外做儿女的人来说都是遗憾的事情。
      这世界,生命来来往往,来日并不方长。时光流如水流逝岁月无声催人老,对于人生而言,恰如生命长河中一闪的浪花。每一天我们都过得特别的忙忙碌碌,尤其是长大了以后每一天都会有特别多的生活,再也不是那个天天围着父母转的小孩子了。小的时候可能不了解父母的辛苦,一路成长,一路依靠着他们。
     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其实每个人当父母以后,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有多么的艰辛。等到父母老了,我们是不是也能够像曾经他们对待我们那样,不嫌不怪周全,仔细用心侍奉呢?千万不要践行“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古今同恨的事!



一、北京印象


 北京,就像一座迷人的华美舞台,心怀梦想的“北漂人”,都想在这座舞台上,演出一场自己的人生大戏;每一个北京的过客,都会怀着崇敬的心情受到激励;在北京的每一颗心灵都需要被好的北京气象滋润!不管是“北漂人”,还是北京过客,漂泊异乡都是一种人生生存状态和经历。
      金秋的十月中旬,从南方温暖的无锡,在一个半小时间便携着母亲飞翔到了北京。真是如梦一般的神奇,从旖旎的太湖之滨来到了肃穆的紫禁城中,京师气象一下子就展现在母亲这个比较传统的老人面前了。对于我来说是早就比较喜欢北京的,这不仅因为自已的命宫系“子水”在北方,更因为潇洒的梦在北京。北京有它高高在上的威严,还有不可亵渎的神圣!当在落日余辉中从红墙金瓦下走过,一种沉重的巨人气息让你紧张却欣喜,莫名的,顿觉步伐也开始如这千年帝都一般稳健起来!在无锡,你可以随意的涂脂抹粉,喜怒笑骂,不计时地。但在北京你只能仰视着,玩世不恭就显得很俗气和轻浮了!
      从下飞机经机场快轨到东直门一踏上北京地铁,我惊诧了!是人满为患!从地铁看北京,北京似乎已成了大染缸!来自全国各地的“染料”已会聚北京,北京想不“黑”,恐怕已没法做到!一个深蕴着历史与文化的古地,在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民族中被渐渐“染色”;一个帝都在这无声的侵蚀中逐渐老去……携母亲乘地铁时,能为母亲让座的,我听其口音都是一腔地道的“北京腔”,我内心由衷庆幸:北京人够爷们!在北京这个大染缸中,正宗的北京人依然固守着灵魂的神圣!这是我此次携母圆梦北京的第一个北京印象!



    二、母亲的北京梦


2011年4月,父亲走完了他善良﹑坎坷﹑清清白白的一生,驾鹤西归,享年95岁。我的父亲是个有点固执、严肃﹑脾气还有点倔的人。父亲的文化水平不高,很多时候不会和我讲大道理,只是生硬地告诉我要这样做要那样做。他总是十分严格地要求我,总是在我最得意的时候泼我的冷水,总是在我贪玩的时候提醒我,总是……而父亲的爱是深沉的﹑是安静的﹑是不张扬的,正如一座云雾缭绕的巍峨青山。父亲在世的时候,有空总喜欢我和他说说话,父亲临终前要我照顾好母亲。父亲驾鹤西归后,再也无法亲聆他的谆谆教诲,再也无法亲眼目睹他的音容笑貌,只能在心中深深地缅怀敬爱的父亲。
      母亲失去了终身伴侣,心里终归有一种寂寞﹑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我便成了母亲的“思想政治”工作者,还好,由于平时经常的思想灌输,母亲还是比较豁达和开朗,交流中母亲向我表达了一个心愿:有生之年乘乘飞机、圆一个北京梦。我没有理由不做到!古往今来都言:子欲孝而亲不待!我不能留下遗憾!更不能让母亲留下遗憾!于是为母亲按排了这次圆梦北京的旅行。本打算由我和妹二人同母亲圆梦北京,由于妹妹抽不出时间同往,于是决定由我这做儿子的携母圆梦北京,也是我应尽的孝!这不,携母圆梦北京便由此开始了!




     三、飞越千里到北京

  2012年10月16日7点50分,从苏南硕放国际机场乘东方航空的MU2911航班,一个半小时的飞行,很快,很短,我没有那么多考虑具体问题的时间,整个旅程都处在亢奋和激动中。飞机是一种很神奇的交通工具,不仅仅因为快,它也能让母亲有一种恍如隔世的迷离感,因为起飞的地方到降落的地方就是两个世界了。
      到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人群熙熙攘攘,虽然和往年比并没有什么豪华,但是各种指路灯箱,五花八门的广告也足以让母亲目迷五色,晕头转向了。我手牵着母亲慢步往机场外走,机场大厅挤满了离别和团聚的人们,而我和母亲即不属于告别,只是等待团聚。对于北京,我和母亲是异乡客,用现在时貌的话说:我和母亲是一个短期的“北漂”客。
      在北京这个既熟悉文陌生的城市,我和母亲仅是过客。我背着行囊携着母亲,风尘仆仆来到预定的地处王府井步行街的宾馆,安顿后去王府井步行街小吃一条街吃了午餐便回宾馆让母亲歇息一下,要是累着了母亲那就得不偿失了,带老人出游只能慢带奏,这样才可吃好、休息好、玩好,这是我这次携母圆梦北京的根本宗旨。这次预定的北京东方和平宾馆,让我不满意的是宽带上不了网,叫人空欢喜,说明这个宾馆的硬件落后了,本想换宾馆,一问都客满,也就只好忍了。唉,到北京旅游的人太多了!在北京繁华的王府井,值得庆幸的是有一个落脚的地方,至少便利了我携母圆梦北京。(待续)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