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匡列辉:又到花开时
发表时间:2019-06-13 14:15:53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匡列辉

抬头,室外遍地阳光。

江南的春天已经来了很久,但是,我的记忆里一闪一闪跳动着的,却是那火热的夏天、火热的秋天,以及那盖着白雪结着厚冰的冬天。至于,已经过了几个节气的春天,我还没有时间来得及去细细地感受一下那春暖花开的气息。是啊,江南的这一个春天,很少有太阳,只是冷风冷雨,我在这冷的风雨里,骑车匆匆穿过黑的马路到自己的电脑桌旁,然后在深夜里又恍恍惚惚间回家,在这恍惚之中,我不知也不想回过神去计算,有多少个这样的日夜了。

时间一晃,过得好快,春去春又回。自从偶然地有幸来到中国社科院研院来读书,入学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可是一晃三年就过去了。当初来这里,也是机缘巧合,受了同事的鼓励只当是一次冬日里的旅游。谁知,这趟旅游啊,时间跨度有这么长。在这长长的旅途里,我时常被幸福的烦恼包围着,被比我小十来岁的同窗们青春的欢笑声所感染着,被老师们严格而温暖的眼神所激励着。让我在小院的教学楼里认真聆听老师的讲课、图书馆里仔细地阅读先贤的哲思;让我在篮球馆里与不同年级的同学组成联队赢过好几回强劲的对手,在校园小径里和男生女生们一起徜徉于紫藤洒下的花瀑中谈天说地,花上粉蝶翩翩,花下学子留连。黄昏里晚风徐来,有花香沾衣盈袖。有时,我和林鹏、鉴鸿晚上外去逛逛,校园外的围墙边,素朴的槐花重重叠叠,朦胧的夜里,透过槐花的香影,可以看到,北方那一轮金黄的圆月,是那么大,那么的亮。多么美好的记忆画面啊,我想,待毕业典礼后,我得再去好好的重温一下这旧日里温馨的时光,和同学一起。

可惜的是,我在读书的同时,还在湖南这边有着与一般老师同样的课程,原本可以参加同学的一些活动,秋季时去香山游玩赏漫山红叶到国防大学随汤兄小炉把酒言欢;第二年的阳春三月洛阳牡丹节,那是怎么盛大的赏花的节日啊,微信里牛哥张班诚邀一起去古城踏春赏景,看着同学们与花共舞笑黡如花,心与乐之,亦叹之,恨不分身有术,恨不插翼能飞,还有很多很多的活动,全都只能看着同学传来的张张照片,心中暗暗的羡慕着啊。只要是哪怕半个下午的时间,只要是和学友们在一起,心里就是无比的高兴了,记得一六年的初冬一起去郭沫若故居,那红红冬日下山时拖得长长的人的影儿,那满树满树的带着异味的银杏籽的味道当时在空气里飘荡飘荡,至今也全还深深地荡漾在我的心波上。

十分地感谢中宣部马骨干双博士工程项目的实施,使得我有机会来到这个被人称做是翰林院的地方有幸学习三年。三年的学习里,我从南到北,在绿皮的火车厢里,或是坐着或是卧着,听滚滚车轮轰轰隆隆,见到了提箱携被外出打工的农民,看到他们黝黑的脸庞粗糙的双手,知道了什么叫辛苦与顽强;看到了四处旅行的大爷大妈,听着他们快乐的各地口音,明白了什么叫走在全面建成小康的路上,真切体会到人民幸福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北京西站出来赶上九号地铁线的排队的长龙,多少次让我在清晨怕是赶不上九点的课程而焦急万分,等坐上早晨的最后一班摆渡车,我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感谢着开车的师傅在车启动下见我遥远的招手,又停在原地等着我气喘吁吁地跑上。人与人之间,原是有这么多的温情啊。

在社科院读书是很快乐的事情。听着那么多以前只是在权威期刊、教科书或是报刊上电视里才能见到的大师专家们上课,心里感觉是多么幸福。我十分珍惜每一次来北京的机会,十分珍惜每一堂课听课的机会。我总是坐在教室的前排,听着、记着,受了老师们上课的启示与同学们努力发奋的感染,我也开始写成文章向论坛和期刊投稿,回过头来,三年间,不觉也发了近十来篇文章,其中还有五六篇核心刊。在中国社科院所举办的两次论坛征文上都获得了第一名。三年间,我还将自己生活中一点一滴的感受,在北京的、在南方的,甚至从南往北的旅途中的那一瞬间的思绪都流露在自己的笔端,写成了不像样的诗歌或是散文。其中散文居然达到六十多篇,近二十万字,当我在某个晚上随意统计一下,结果也让我小小的吃了一惊,但随之也颇有点欣慰,欣慰着自己的坚持。这其中大部分的散文又以各种渠道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报》等报刊上,作家出版社还签约将我的一篇文章收进了书名为《大地上的灯盏》2018年中国作家网精品文选,看到自己的名字变成铅字,有时有一种莫名的高兴哟。

毕业论文的写作是一件辛苦的事。幸亏有吴老师的指导。老师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不嫌学生天性愚钝,倾心相授,在那曾经是王宫的俄罗斯史研究所深深庭院的办公室里,在小院的教学楼里,在老师的家中,我所学到的是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踏实求真的问道精神。老师多次强调的创新精神、问题意识,字字铿锵,已深深地印入了学生的脑中,成为了学生们一辈子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毕业论文从选题、到文章的框架、再到章节的布局安排和文字的写作都浸透着老师的心血。在写作慵懒情绪袭来之时,就想起了老师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于是,力量又来了。一字,一字,我在自己的房间内,经历着春夏秋冬,但那只是时序在告诉我季节在变换。沉浸在自己的写作的苦恼与幸福交织而生的那种莫名言状的情绪里,我只知道了白天与黑夜的更迭,窗外的繁花似锦、窗外的欢歌笑语,窗外的蓝球声声,是极近的,又是多么的遥远啊,有时,我也多想去站起身来,走出房门,来到那散着芬芳的花树下,嗅一嗅那春花的幽香;去球场上去,和昔时的伙伴来一次汗水淋漓的对抗啊。除了繁重的课务,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毕业论文的写作上了。冬天的晚上,江南居然下着了厚厚的雪,积着厚厚的冰,在路灯黄晕的光照下,白的雪里闪着无边寒意里晶亮的光,放了假的校园的黑夜里,空旷的大路上,穿上了防水的套靴的我、厚积的雪和冰、还有那默默的路灯,相伴而行,一夜复一夜,等我坐下再起来伸伸疲倦的身子,看看窗外,只有寂寞的无边的灯火在凝固着,似乎也与我倦眼相望,而时针又悄然的指向了新的一天。

三年啊,不长,相对于我已虚度的一万五千多天里,只是短短的轻轻一挥手,而这一挥手,又让我无比地眷恋起那曾经生活过的小院里的老师和同学们来。我的同班同学,我的班主任,我的授课老师,我的论文答辩老师。还有我们一届双博的十兄弟姐妹们,因为有这个小群,我才有了一个叫三哥的美名。还有我的师兄弟姐妹们,特别是我的两个小师姐,每次去老师处上课时的相随相伴;还有慈祥的师母巧手做成的喷香的饭菜,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温馨的回忆哟。单位上的同事们,无论我有什么困难,都是十分及时的伸出热情的双手,情深似海的集体啊。一路求学问道,我得深深地感谢我的家人,这么多年默默的支持,深夜之中,我常无由地发出一声喟然的叹息,生出无边的愧歉与感激来。

阳光又照进了房内,金灿灿的,我抖了抖身子,推开门,走进了溢满了绿意盛开着繁花的春天里。

中国社科院大学研究生院匡列辉写于2019310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