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篇小说
念人:《追梦三部曲》第三部:情归南溪(十一)
发表时间:2019-06-11 15:55:0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念人


阿才从监狱出来,回到县委招待所宿舍。可是,他被捕入狱后,招待所已经将房子收回去了。此时,阿才突然的归来,只好重新安排房子。

阿才出狱之前,没有通知家属。此时,由于房子都租出去了,只好临时安排一间十多平方米单间房子。按行政机关潜规则,在出狱前有关部门应该提早通知招待所为他准备好这些住宿问题,可是,到出狱时才临时像顾客一样安排,这是一种失职。此刻,他站立在新安排的房子里,想到自己孤独一人,看着空洞洞的房间,心里不免有点失落感、彷徨。本来出狱回来心情应该高兴,可是,总是高兴不起来。他心里老是想着一个问题:好好的一个人,无缘无故成为囚犯,判刑十五年。照这么说,今后,谁料到这种事情还会不会发生呢?囚犯生活是可怕的,尽管入狱后不受到那种酷刑,但是,精神上的折磨是难以承受的。想到这里,此时,他的心中产生起一个奇特的念头:即继续当这个七品知县?还是返乡当致富社社员,与乡亲们一起筑梦呢?想着想着,他感觉到很累,随手关上房门,连外衣外裤都来不及脱,就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阿才倒在床上,一睡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是的,这半年狱中生活,他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同囚室的几位犯人,他们是名副其实的贪污腐败分子,对于入狱坐牢是有准备的,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贪污腐败被抓入狱是合乎逻辑,在思想上应该说是平衡的。可是,自己小小还是的七品知县,而且是一心一意为人民办事的好知县,没有贪污受贿一分钱,自己确实没有想过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的事,一下子就从县长职位上变为贪污腐败分子狱中犯人,此事确实出其意料之外,完全没有意料到,也没有思想准备,对此,在人生上打击很大。当然,在思想上更不会平衡。脑海里日夜都思考着这件事情,怎能睡得安稳觉呢?除非没有思想头脑的人白痴的人,才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傍晚,太阳已下山了,西边云层中还隐约地见到一些微弱光线。阿才渐渐醒来了。此时,虽然外面还有一丝微弱的光线,可是,在他房间里已一片昏暗,他感到有一种乌云依然笼罩在心头上,使其精神上振奋不起来,如果不是肚子里饿得“咯咯”叫的话,他想一直睡下去,永远都不想起来。此刻,他又想起自己“三起三落”的人生道路,自己走得太艰苦太曲折了,每一次都是刻骨铭心的。不过,在生死关头,每次都想起长篇纪实小说《地怨》的主人公王学瑞,王学瑞与自己一样,也是一个处级领导干部。他不贪污不受贿一分钱,因写二三篇反腐文章,被贪污腐败厅长潘沿美打击报复,拘禁陷害九年之久。最后,才被共产党解救出来,恢复了工作。王学瑞深深感到,自己不是当官之才,于是,转行当了一位为人民呐喊的作家。每次想起王学瑞,才有勇气活下来。此刻,阿才想到,当官是为人民服务,不当官也是为人民服务。他逐渐感到,自己也不是当官的材料,还是辞职返乡当社员。

想到此,他看到房间已是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他便起床打开了电灯。他从床上站立起来,模了模衣袋里是否有钱?此时,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人民币,见是五十元,于是,打算到街上吃一顿快餐,补补身体。于是,他转身去打开房门。

突然,阿南一人出现在门口。此刻,他们眼睛呆呆地注视一会儿,阿南一跨入门口,紧紧地抱住阿才,泪水直流。

是的,这是委屈的泪水,也是痛苦的泪水。阿南看着刚出狱的丈夫,那消瘦的面孔,显得憔悴不堪;那昏暗无力的房间,显得冷漠无情;一个堂堂的副县长,一个堂堂的一县之长,竟然处于如此凄凉情景,与她心目中的县长天壤之别,想起来眼泪就流的不停。

他们之间互相擦干了眼泪后,一起坐到床沿上。

“吃晚饭了吗?”阿南问。

“没有!”阿才说。

“我们一起去吃。”阿南说。

“好!我们一起去吃快餐。”阿才说。

“快餐?”阿南说。

“是的,吃快餐!我身上仅有五十元,正好够我们俩吃快餐。”阿才说。

“我带钱来,去酒店炒个菜,吃个肉,为您补补身体。”说着,阿南拉着阿才的手走出门去。

他们夫妻来到阳春酒店,阿才点了一个炒菜、一煲闷猪肉、一个例汤,两碗米饭,像饿得发疯一样,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阿南看着阿才那可怜巴巴吃相,犹如街上乞丐一样,想起在家时,他那张笑容满面,红润的脸孔,心里就十分难过。

“阿才,别当官了,您回乡,咱们俩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好吗?”阿南劝说。

“为什么?”阿才反问。

“我不想您当官。我嫁给您,也不是图您当官。”阿南说。

“当官不好吗?别人想当也当不了。”阿才说。

“我图的是安安稳稳过日子,不图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阿南苦苦哀求说。

“你想通了?真的想我返乡。”阿才进一步说。

“是的,我想通了。咱们家乡南溪也不差啊!”阿南说。

“可是,我是共产党员,党需要当官,就要服从组织安排。”阿才说。

“党也需要您建设美丽乡村啊!并且您还有这方面的经验。”阿南苦口婆心地说。

听阿南这么说,阿才陷入深想。是的,建设美丽乡村,争取在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这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首要任务。作为党员不一定要当官才能为建设美丽乡村出力,在乡村当社员,也能为建设美丽乡村贡献力量。然而,在人生的路上,能够与自己心爱的人一起追梦,这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与安慰。于是,他决定返乡。

“好,这点我说不过你。既然,当官也是建设乡村,不当官也是建设乡村。那么,我就选择不当官也建设乡村吧!明天,我就向组织提出辞职报告。”阿才说。

阿南听到阿才这么说,心里无比高兴。她心里这样想着,今天的南溪,不是昔日的南溪了。自从走上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现在,每家每户都免费住上美丽的乡村别墅,小孩免费上学,看病免费,养老免费,村里建起乡村度假村,人人享受着富豪级的美好生活。这样的生活环境,自己感到相当的满足,没有过多的奢望。阿才能够情归南溪,与自己肩并肩建设南溪,这是自己多年的愿望。《地怨》中有一句经典名言:一个人要有自知之明。当自己的事业达到了高峰,急流勇退,这是一种难得的明智之举。

“好的,您返乡参与建设南溪,全村社员都会欢迎的。我相信,有您阿才,南溪村会更加精彩。”阿南看到阿才同意辞官务农,与自己一起筑梦,立即破涕为笑。

此刻,阿才看到,阿南那对久违的酒窝,在笑声中又开始显露出来了,而且显露得比原来越来越美丽。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