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那山、那树、那人
发表时间:2019-06-01 11:05:34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董宏伟

到处是重重叠叠的大山,到处是蓊蓊郁郁的树林,闺女的家就在这片大山里。闺女没有大名,她就叫闺女,因为人烟稀少,交通不便,那儿方圆附近没有学校,闺女也就没有上过学,所以她不识字。

但这里的山清水秀,因此,十八岁的闺女出落得比山花还美。

山村忒小,只有稀稀落落十来户人家,二牛和闺女同村、同龄。两人打小就在一起玩耍,相处的非常好。

闺女没有妈,她的妈妈在她12岁那年,因为爹不守本分,在一次与山外人的赌博中,输惨了,就把自己的老婆押上赌,结果可想而知,闺女的妈妈一气之下,跳崖自尽了,闺女从此也就没有了妈。爹爹吃喝嫖赌,一事无成,后来拉了一屁股两肋巴饥荒,还好,眼看看闺女长大了,就巴望着嫁了闺女还债。

二牛的父亲死得早,妈妈身体不好,家里忒穷。虽然和闺女关系特好,两情两愿,但实在拿不出闺女爹爹索要的彩礼钱,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闺女嫁给了村子里的另一个男人:铁蛋。

闺女出嫁的那天,是一个苦雨冷风的日子,没有客人的捧场,没有亲人的陪送,闺女就一个人,凄凄艾艾,泪眼连连,被那个男人接过了那道门槛,完成了从姑娘到婆娘的转变。


铁蛋其实也不赖,人虽然生得五大三粗,但老实巴交,知道干活。他也真心实意地爱着闺女,但是,闺女特别就不待见他。和闺女成家后,他对闺女极好,可闺女始终不爱他,闺女心里只装着一个人,那就是二牛。不过,闺女知道,这个男人为了娶她,几乎倾尽了家中所有,她不能害人家,就只好认了命。

一年过去了、二年过去了、三年也过去了。二牛还是没有娶亲,这不是没有姑娘看上他,而是他始终忘不下闺女。以至于一天不见,他心里就空落落的。可他怕闺女见了他揪心,就老躲着闺女,从不和她照面。就这样,在他特别想闺女时,就一个人躲在家里,闷不吭声的解一个用绳子结成的绳扣:解开——系好——再解开——再系好,直到手指都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一个光棍汉,总是不娶女人,这很不正常,人们就说二牛准是有了相好。这样一琢磨,自然就有了目标。很快,村里就有了闺女与二牛幽会的绯闻,小山村太小,又太偏僻,没什么新鲜事儿,所以,就被无限放大,越传越邪乎。

终有一天,铁蛋也听到了这“风声”。

这天下午,铁蛋终于在无意间知道了人们嘁嘁喳喳的内容。他没有吭声,只是气得脸色发黑,头上青筋蹦起老高。吃晚饭时,他一改不喝酒的习惯,竟然喝了很多酒,两眼红的吓人。丢下饭碗,他也不和闺女说一句话,从厨房的案板上抓起菜刀就向外走去。因为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闺女一看他那个样子,心就“咯噔”一下,坠了下来,急忙扑上去拦住了男人。

“你干啥去?”闺女似乎在战战兢兢地问,声音发颤。

“杀二牛!”铁蛋的吼声十分骇人,把房顶上的土都震了下来。

“二牛他咋啦?”闺女的心马上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还有脸问?呸!你跟那杂种干的排场事,外边都讲红了!”

“咔嚓嚓!”仿佛头顶响了一个霹雳。闺女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闺女终于醒了过来。眼前,那个男人没有出去,他一个人耷拉着头,闷不吭声的坐在小凳子上。醒来的闺女就是哭,咿咿嘤嘤地哭,哭得直背气儿。因为闺女真的很冤,三年了,她甚至就没有和二牛见过一次面啊。

男人呆住了,从闺女的呜呜咽咽的哭声里,他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端倪。半晌,他从喉咙深处长长地打了个“嗐”声,然后从凳子上起身,弯腰抱起地上的闺女,痛苦地摇动着。蓦地,两颗硕大的泪珠儿从他那黝黑而粗糙的脸颊上滚落下来,“吧嗒”,砸在了闺女的脸上。

就在那天夜里,闺女的男人死了,他是上吊死的,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婆娘,吊死在了村口一堵土墙前的歪脖树上。

闺女知道男人的心思,因此,闺女哭成了泪人儿。

从此,无论晨昏,村口那堵土墙前的歪脖树下,经常就有个面容姣好而又憔悴瘦削的女人在那儿徘徊,伫立,久久不肯离去。

自然,那个女人便是闺女。

很快,村子里风平浪静,人们依旧是劳动、生活、男欢、女爱,平静地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故事,就好像是一潭平静的水面没有激起过一丝涟漪。不过,村子里的人们又新开了一条道路,绕开了那堵土墙,这是个令人想起来就感到发瘆的地方。

二牛终于没有娶妻,但是,他读懂了闺女的心:在这封闭的深山沟沟里,那堵土墙虽然破烂,但不正是老辈子留下的一座“贞节牌坊”吗!闺女就是那人人敬畏的“贞洁烈女”,她要厮守着那死去的男人。

二牛的心在隐隐作痛,但是他从没有过任何的行动,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村子里很快就失去了二牛的身影。

没有多久,人们在山外的一个建筑工地看到了一个勤奋做工的汉子,他总是默不作声,闷头干活,有空时,就一个人坐在那里认真的解着一根结成绳扣的绳子:解开——系好——再解开——再系好……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