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那个神秘的木匣
发表时间:2019-05-31 16:31:21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董宏伟


很早就想为本村的永福写个传记,但是,苦于文笔拙劣,所以,一直没有成行。前天,因事我又回到了老家,又看到了永福的儿子石生。其实,石生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他和我差不多大小,我属鸡的,他大概是属鼠的,或是属牛的,但看起来,与前几年相见时相比,的确苍老了不少。看到了石生的样子,想想自己,不由得感叹岁月匆匆,老之将至,令人唏嘘不已。

就这样,回来后,我又想起了永福,又想起了给他写传的事情,自然,觉得不写就似乎亏欠他许多。嗐,就马马虎虎的写点什么吧,不然真的于心不安。

论年龄,永福要比我整整大一个辈分。但是,我们是同族,他的辈分儿低,所以,论辈分儿,他还要叫我为叔的。不过,我记得他从来就没有这样称呼过我。这是因为在我们这里,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结婚不叫姑,不娶媳妇不叫叔。”所以,对不是近门的同族,纵使你辈分儿很高,如果你的年龄不大,人家一般都叫你的名字就是了,这个不是没有礼貌,而是在遵守风俗及规矩。当然,我称呼他时,永远直呼其名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永福的命很苦,十多岁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是靠亲戚、邻居帮助,靠当时的生产队照顾,他才能艰难长大。后来,在他二十四、五岁的时候,娶了邻村一个名叫贵娥的姑娘为妻,这才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永福很勤劳,贵娥也很持家,村子里的人们都为他的家庭圆满感到高兴。贵娥过门后,也很争气,三年中为家里生了两个胖小子,小日子过得也算是幸福美满。

但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永福高高兴兴,过好日子的时候,突然,家里出现了塌天大祸:贵娥因意外事故,竟撒手西去。立刻,永福的家庭形势急转直下,陷入到困难之中。村子里的人们都说:这永福的名字叫错了,他不是永福,是没有福啊!俗话说:少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乃人生三大不幸。你看看,他就占了两个呀,你说他能有福吗?左邻右舍都为他的不幸感到同情,而又无奈的摇头叹息。

贵娥去世时,给永福撇下了一对幼小的儿子:石生、石头。那时候,石生三岁多,石头还不到两岁。

永福为人很实在,不大爱说话,和人相处时,总是给人一副非常木讷的样子。但永福其实很聪明,很勤劳,爱学习,是一个很不错的泥瓦工。所以,农闲时,他总是走乡串户给人家砌墙盖房,挣一点辛苦钱贴补家用。贵娥走后,永福既当爹又当娘,日子过的非常不易,在很长的艰辛日子里,永福一直没有再续弦,而是一门心事,含辛茹苦的将石生、石头抚养成人。

但有一件事,却让孩子们一直觉得非常的奇怪和不解。

从打记事时起,石生、石头就看到父亲的炕头(床头)放着一只上了锁的木匣。木匣不大,其实就是用桐油油漆过的那种样式很古朴,年代似乎已经很长了的一个木盒子。由于时间很久了,所以,木匣上的颜色泛着深褐色的暗红。几十年来,那只不起眼的木匣就像一个神秘的“魔盒”,诱发着他们兄弟二人的想象力:也许那里面装的就是家里什么值钱的东西吧?因此,石生、石头总是想弄明白,那只被父亲视为命根子的木匣里到底装的是啥!

有一天,石生、石头二人从学校回来的早了一些。那时候,村子里有一个小学,有一、二、三、四年级,同一个教室,全村的孩子们都在这里上学。这里有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民办教师在这里教学,老师少,班级多,学校只好采用复式教学方法,但当时的老师是很辛苦、很敬业的。兄弟二人看到家里没有人,就知道父亲下地还没有回来,一时兴起,兄弟俩耐不住好奇,就抱起那个木匣,小心的贴在耳边摇了起来。就在此时,永福从地里回来了,这一幕,刚好被他撞见。从来没有动过怒气的父亲,那粗糙而沉重的巴掌,第一次落在他们兄弟二人的屁股上。从此,石生、石头兄弟俩再也没有动过那只木匣。

时间过得很快,终于,石生、石头二人终于长成了大小伙子,终于顶门立户,终于成了大男人了。而这时,永福随着年纪的增加及岁月的辛劳,也明显的衰老下来。

后来,直到石生、石头兄弟俩相继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到底也没有弄清楚,那只木匣内到底装的是啥!最后,他们二人根据父亲多年来的泥瓦匠生涯,一致推断木匣内装的应该是父亲的存款或存折等,至少也是金银玉器之类的物件。

兄弟二人结婚后,相继分家另居,分别住进了各自的新房,而永福依然住在与贵娥成家时的老屋,依然自己照管自己,自己料理自己的吃饭、生活等,没有和孩子们在一起,这是因为他不想给孩子们增加麻烦。

永福一生勤劳,诚实。在他的熏陶之下,石生、石头二人也很争气,勤劳、诚实、孝顺。所以,二人的媳妇儿也很贤惠,很知道关心、孝敬公公。每当做了好饭,都会给永福端上一碗;有时候看到公公没有做饭,都要叫他过来一同吃。邻居们都羡慕地说:永福辛苦了一辈子,老来得福,真是老天睁眼,好人有好报啊!

不过,公公的木匣,同样也在诱惑着两个儿媳妇儿,她们和自己的男人一样确信,真心能换来诚心,父亲的木匣,迟早总会有一天向他们打开的。

终于,随着永福一天天衰老下去,他头发完全白了,乱蓬蓬的;他的腰完全佝偻了,那是多年的辛苦劳作所造成的结果;两只粗糙的大手,也变得颤巍巍地不听使唤了;两条罗圈得很夸张的双腿,已经很难迈开步子了;他的思维也有些糊涂了,嘴里有时候还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嘟哝着什么?那两把多年来伴随他“南征北战”的泥抹、瓦刀,早已被静静搁置在老屋的墙角,上面铁锈斑斑,覆满了厚厚的灰尘。再后,有一天,永福竟真的卧床不起了,永福真的老了!

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这一天,永福的精神状态很好,神志比前几天出奇的清醒,他把石生、石头及他们二人的媳妇儿都叫到跟前,同时,还让多年鲜少来往的妻弟贵武也来到家里。然后,让贵武当着儿子及儿媳的面,将那只神秘的木匣打开。在众人期待、迫切而紧张的目光下,当贵武用颤抖不止的双手将木匣打开后,一个被红绸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呈长方形的布包出现在大家面前。在众人的目光聚焦中,红绸布终于被最后打开了:啊!原来那就是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褪了色并残留着片片黑色污渍的方格格头巾,那也就是一条非常普通的老式棉线头巾。

大家面面相觑,一片迷惑和迷惘。在大家失望而疑惑的目光中,永福用虚弱而低哑的声音向他们讲述了一段委婉而凄美的往事。

原来这块方巾是当年永福与贵娥定亲见面时,特意给贵娥买的。那个年代订婚时的定情之物都很少,都很普通,有时候是一条手绢,甚至是一本笔记本配一支钢笔。定亲时能送一条这样的棉线方巾,已经是很不错了。所以,贵娥一直是非常的珍惜它,把它作为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平时总是收拾得严严的,从不舍得戴。只有逢年过节或走亲戚、赶庙会时,才偶尔戴一次。

那年冬天,天气出奇的冷,哈气成雾,滴水成冰。有一天,永福在外给人家做活,由于路程太远,夜晚没有回家。就在这天晚上,二毛(石头的小名)因感冒发起了高烧,看看时间不早,外面寒风呼啸,月黑头加阴天,黑咕隆咚的,伸手不见五指。那个时候的夜晚没有月亮时,真是黑的瘆人!半夜时分,二毛的病越来越重,竟说起胡话来。无可奈何之下,贵娥决定自己到七八里外的公社卫生院给孩子买药。她叫来了隔壁的黑妞婶,央求她替自己照看孩子,自己一个人戴上这块方巾出了门。

贵娥模黑去公社卫生院买好药,就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不想,由于天黑,没有手电筒照路,加上走的仓促,在回家的路上,竟失足落下了离村子不远的山崖。就这样,贵娥就再也没有回来!永福说到这里,已经是泪眼婆娑,哽咽的再也无法讲下去。

室内一阵静默,连地上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会被听见。没有一个人再说一句话,但传来了压抑的抽泣声,还有压低了的“呜咽”声,令人心神不住地颤酥。过了好长时间,永福才缓过劲来,他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平静的继续说:“三十多年了,你们都长大了,你们的孩子也长大了。但你们不知道,爹心里苦啊!爹一辈子真的不容易,爹想你妈时,就偷偷地拿出来看看,爹不让你们知道里面是什么,就是不想给你们思想上增加负担。我总是觉得你们是孩子,你们还小,我心里有话,就想对它说说,爹觉得,你妈在那边会一定听得到的!”

稍微顿了一下,永福又用颤抖的手,摸索着从破席下摸出一沓邹巴巴的钱来。嘶哑着喉咙艰难地说:“爹一辈子没啥能耐,给你们娶过媳妇后,我也就老了,这些年找我干活的人也少了,就攒下这几千块钱,不多,你们就拿去用吧!你妈一辈子不爱钱,就爱这个家。这钱我也没在匣子里放过,爹怕污了你妈的魂儿……”

又过了好长时间,永福又带着歉疚的神情凄然道:“儿啊,爹一生从来没有求过人,现在只好求你们了,在我死后,就把这块方巾和这个木匣一块埋进我的坟里,这块方巾上有你妈的血!”

家里面的所有人早已泣不成声。

几天之后,永福永远离开了老屋。他的坟就在贵娥坟址的旁边,那块浸润着贵娥鲜血的方格格头巾以及那个神秘的木匣,就静静的陪伴在他的棺材前。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