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篇小说
念人:《追梦三部曲》第三部:情归南溪(九)
发表时间:2019-05-30 22:23:15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念人


阿才被判处徒刑十五年,县法院这一判决,阿才认为,这是错上加错,官官相护保腐败。本想要继续上诉,可是,经过纪委审讯,法院的判决,使他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尽管审判漏洞百出,可是,自己这次确实是涉水很深。然而,这个腐败集团,涉及县委、县纪委、县检察院、县法院、县公安局、县财政局等权力机关,不是一般的腐败集团,而是一个有实权有胆识,而且紧密性很强的腐败集团。如今,这些贪官腐败分子,从上到下,已形成一套庞大的腐败体系。你怎么告也不致于事的。对此,阿才放弃了上诉权利。

阿才贪污挪用扶贫资金,被判刑十五年,这一消息,犹如一阵秋风,吹拂着南江大地,许多人不是愤恨阿才,而是为阿才受屈感到痛心与怜悯。是的,在南江人民群众的心目中,阿才把他们从单干贫困的泥坑中解救出来,走上社会主义集体化共同富裕康庄大道,人民感谢阿才,称阿才是人民功臣。尤其是南溪村群众最了解阿才,把阿才当做幸福美好的象征。此刻,当听到阿才一下子变成了狱中囚犯,有些人竟哭泣起来,情感上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

正在南江人民群众对阿才被判刑感到莫名其妙,处于怜悯与痛心之时,中纪委信访处收到一封署名为马仔,寄自广南省南江县南岸镇南山村的群众举报信。

举报信中控诉了黑老大郑天雷对自己的辱待打骂后,举报了郑天雷对阿才打击报复一事:几年前,郑天雷带领十五位马仔,霸占南溪村致富社土地,摧毁致富社菊花园,与致富社社长阿才以及两位社员发生争斗,郑天雷指挥马仔把阿才等两位社员殴打重伤。在争斗中,警察及时赶到抓捕了十二位马仔,郑天雷带领两位助手马仔逃脱。后来,除两位打人致重伤凶手马仔被判刑三年外,其他马仔被治安拘留十五天释放。这次争斗中,黑老大郑天雷不仅占不到便宜,反而两个马仔被抓判刑,怀恨在心。郑天雷看到阿才升官任副县长,担心阿才起心报复,对此,为报这一箭之仇,把阿才拉下马,于是,他拿出六百万元,叫我开车送给在县扶贫办当主任的堂哥郑天文。其中一百万元送郑天文;然后,剩下五百万元由郑天文转交给县纪委书记郑重新。其目的是把阿才拉下马,出这一口气。如今,阿才已经莫名其妙被抓入狱,判刑十五年。

中纪委信访处看到举报信中所提及的问题较为严重,立即转呈中纪委领导。中纪委领导马上批复给广南省纪委,并责令省纪委成立专案组进驻南江县调查。第二天,省纪委收到中纪委领导批示文件后,看到问题严重,迅速成立了以省纪委常委秦亮为组长三人专案组,马上奔赴南江县开展调查。

这天一早,秦亮带着副厅级纪检员符浩、处级纪检员刘一,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奔波,中午时分到达南江县。

为了不打草惊蛇,惊动调查对象,他们住在私人公寓。第二天,他们根据马仔举报的线索,经过详细分析,首先,传唤了县扶贫办主任郑天文。

郑天文怀着一种提心吊胆的神态来到私人公寓,他一进入省纪检组房间,看到三位高大魁梧的人坐在那里,心里一下子慌张紧张起来。这时,刘一走上前去对郑天文说:“你就是郑天文吗?”

“是…是的,我叫郑天文。”郑天文战战兢兢地说。

“你的工作证?”刘一问。

“有!”说着,郑天文从口袋里拿出工作证递过去。

刘一接过工作证看了看说:“你坐!”

紧接着,刘一自我介绍说:“我们是省纪委专案调查组。那位是省纪委常委秦亮;这位是副厅级纪检员符浩,我叫刘一,处级纪检员。”

郑天文坐下来后,刘一也坐在对面。这时,刘一针对郑天文是教师出身,性格温厚脆弱,便采取先发制人手法对郑天文说:“你与郑重新是堂兄堂弟关系吗?”

郑天文一听到刘一这么问,他心里一惊,知道省调查组已经掌握了某些陷害阿才的问题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一下子就说出自己与郑重新的关系?于是,他赶紧回答说:“是!”

刘一说:“看来你可能是预见到我们已掌握到你的情况,所以,你回答是那样快速这样简嘴。这里,我明白告诉你,我们已掌握你的情况,不然,千里迢迢从省里降临到你这里。党对干部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作为县扶贫办主任应该懂得。我坦诚告诉你,你涉及这个案是特大案件,如果你积极配合调查组,主动交代问题,我们会考虑从宽处理。否则,后果是严重的。”

“是的,我积极配合上级组织的调查。”郑天文说。

“好!那你就主动交代问题吧!”刘一说。

“我自从当上扶贫办主任以来,没有认真配合党中央反腐败工作,每逢节假日,干部职工经常给我送红包,多者一千元,少者五十、一百元。春节,还送鸡、送茅台酒。四年来,我一共收取红包、物折价大约二十万元。这些不义之财,我愿意上交国库,争取做一个为政清廉的干部。今后,我要加强自身修养……”

当郑天文说到这里时,刘一对桌子猛“拍”的一声响,立即站立起来,严厉地喝道:“好了,我们不是叫你来做总结报告。看来,你是不愿意交代了。我说出来,你就被动了。我问你,你说不说?”

“我有的,全都说了。”郑天文装出一付委屈丑态说。

刘一看到郑天文以避重就轻手腕,妄想逃脱过关。于是,他一针见血地大声说:“你把那五百万元巨款送给谁?”

刘一话声一落,郑天文马上从椅子上跪在地下,一边求饶一边哭丧地说:“我说…我说…我全部向组织交代…”

经过三个回合,郑天文守不住最后防线,终于,全线败退,坦白交代了如何与县扶贫办出纳员郑秀珠、县纪委书记郑重新、县委书记赵运发以及县法院、县公安局、县财政局等人,互相勾结,陷害阿才的阴谋。

事情过程是这样:

案件起因是郑天雷。他为了报阿才一箭之仇,凭自己当黑老大财大气粗的气势,凭与县扶贫办主任郑天文堂兄堂弟关系,拿出六百万元巨款,其中一百万元送给郑天文,五百万元由郑天文转送给县纪委书记郑重新,要求他将阿才副县长职务拉下马。郑重新收到五百万元后,考虑到要拉下阿才的官职,必须要有县委书记赵运发参与,才能拉得下来。于是,郑重新与郑天文商量,在扶贫款上做文章。即是拿出两千万元送给县委书记赵运发。在帐目上,以阿才的名义,叫扶贫办财务人员郑秀珠伪造条据,说是这笔款转去了南江大德有限公司扶贫之用。如果要查起来,就说这是一个空壳公司,阿才拿走钱后,就取消了该公司。这样,贪污挪用公款的帽子就自然地戴在阿才头上。县纪委接到群众假举报,郑重新马上批示立案调查,由郑重新亲信李长华负责。至于李长华也是整人老手,对案件该取证不该取证操作方法李长华都懂得。立案后,郑重新上报县委书记赵运发同意,先下手为强,以县纪委下文件,撤销阿才党内外一切行政职务,将其逮捕归案。案件调查清楚结案后,报县人大常委会确认。最后,县纪委将调查案件转送县法院审判处理。这就是陷害阿才案形成过程。

经过三个月的调查取证,不仅查出郑秀珠、郑天文、郑重新、赵运发以及黑老大郑天雷,互相窜通、官黑勾结,形成一个腐败集团,一手制造了陷害阿才案件。同时,拖泥带水,也查出郑重新、赵运发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大搞权色交易、权钱交易。现已查明,郑重新贪污受贿一亿三千多万元;包养二奶三十多人;赵运发贪污受贿二亿二千多万元;包养二奶五十多人。

以赵运发为首的南江县历史上最大的腐败集团,证据确凿,罪恶累累,省纪委调查组决定提前收网,以防腐败分子乘机逃跑。于是,省纪委调查组与县检察院密切配合,抓捕赵运发、郑重新、郑天文、郑秀珠;从汉阳市军分区抽调来部分武警部队,一辆警车、两辆汽车,由刘一带队悄然无声往南山村,抓捕以郑天雷为首的黑社会团伙。

这天凌晨三点多钟,县委一号大院四周静悄悄,天空蒙蒙的一片,只有路灯在树荫下时隐时亮。由省纪委常委秦亮、符浩带队,分别同一时间,包围了住在县委一号大院赵运发、郑重新住所。

先说符浩带队抓捕郑重新一事。此时,郑重新正在进入发财梦乡,当纪检人员敲院子门口大门时,院子里一只小狗就“呼呼”的叫起来。然而,小狗这一叫,真的把郑重新从甜甜的发财梦乡中惊醒。凭多年纪检抓捕经验,他料到是上级检察机关来抓捕自己了。于是,他随叫老婆去开门,说老公出差尚未回来。紧接着,他自己连裤子都不穿,仅穿一条三角裤子,光着身子,躲藏到衣柜里头,用衣服盖住。符浩带着纪检人员进入房间,一一进行搜查。他们打开衣柜,衣柜里挂满了西装、大衣。此刻,只见大衣、西装在不断地动,纪检人员觉得十分奇怪,便把衣服拨开一看,只见郑重新光着身子,用双手抱着头颅,缩成像一个小兔子伏在那里。

郑重新本身也是纪检人员,他知道纪检人员的潜规则,这些人犹如山里蚂蝗一样,一旦蛟上了你,你想跑是跑不掉的了。对此,他没有反抗,只是紧紧抱着头颅伏在那里。

“郑重新,你被逮捕了。出来!”符浩大声说。

“我出来…我出来!”郑重新从衣柜中走出来。

郑重新走出来后,穿上衣服,纪检人员给他圈上手铐。

这时,纪检人员发现墙角不显眼处,有一块破旧布挂在墙上,他们走过去一掀开,出现一扇门锁着。符浩叫郑重新老婆拿锁匙打开,可是,她推辞不知道;符浩叫郑重新拿锁匙开门,郑重新又推说是老婆掌管,推来推去。符浩看到郑重新夫妻开锁没有诚意,玩耍纪检人员,态度暧昧。于是,命令纪检人员砸开门锁,发现里面安放着一个大铁柜。符浩再次叫郑重新夫妻打开铁门,他们坚持不打开。符浩有点忍耐不住了,命令纪检人员硬硬砸开铁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柜内装着一大批现金、金条。大家略点了一下,大约有数百梱人民币现金,十多条金条;床头柜还搜出九十多张银行卡……

符浩命令纪检人员将郑重新夫妻带走。

再说,秦亮带着人马包围了赵运发住所。敲门三四次,还是没有人来开门。纪检人员担心赵运发逃跑,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架起人梯跳入院子,打开了院子铁门。纪检人员进入庭院后,敲响了住房大门,也没有回应。秦亮命令敲开大门,接着,他带着纪检人员冲进去,直往赵运发房间奔去。

进入赵运发房间,打开房间灯,只见一个人像蛔虫一样蜷缩在床被窝里。此时,秦亮大声说:“起床,赵运发!”

这时,只见一个女人穿着长袖睡衣睡裤从被窝中露出来。秦亮看到不是赵运发,心里有点紧张起来。他严肃地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赵运发老婆。”女人说。

“既是赵运发老婆为何不开门?”秦亮紧迫地问。

“我以为是赵运发。”女人说。

“自己的老公,更应该开门?”秦亮说。

“不,我讨厌他长夜不归。”女人说。

女人这么一说,秦亮脑子里一亮,马上意料到,赵运发今夜不在家,很可能在郊外别墅鬼混。于是,他留下两名纪检人员搜查这里,带领其他纪检人员立即奔赴赵运发郊外别墅。

夜幕下的南江郊外,一片黑沉沉,只有一盏盏昏暗的路灯在夜幕中时隐时现,四周显得格外沉静。赵运发别墅座落在南江河畔,这里有二十多幢别墅,改革开放后,这里成为少数先富人的乐园。

凌晨四点多,秦亮带领人员到达郊外赵运发别墅,立即包围了别墅后,指挥三名纪检人员从围墙上跳入庭院,打开别墅庭院铁门,敲开别墅房门,秦亮带领着另外三名人员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别墅,一步一步轻轻地直登上别墅二楼,一位纪检人员一脚踢开主人房,一马当先打开房间灯,只见赵运发与县委办公室女秘书洪小芳睡在床上。此刻,他们来不及起身,急急用被子遮掩胸前,战战兢兢拥在一起。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半夜三更进入私人别墅。”赵运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说。

“你看,我们像什么人?”秦亮有意反问说。

“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县委书记赵运发,是南江的地头蛇。私闯私人别墅,不怕地头蛇咬你。”赵运发壮胆地说。

“我们不怕地头蛇,我们是专抓地头蛇来的。”秦亮严厉地说。

“地头蛇都敢抓,你们是什么人?”赵运发看到对方来势汹汹,说话强势,语调缓慢地说。

“别说废话了。我是省纪委秦亮,从省里来专抓地头蛇赵运发的。带走!”说完,秦亮转身走出了主人房。

纪检人员让赵运发、洪小芳起身穿上衣服。然后,给赵运发戴上手铐,与洪小芳一起押到别墅大厅。

接着,秦亮下达命令,除一人看守赵运发、洪小芳、女管家外,其他纪检人员对别墅进行全面搜查。

纪检人员对所有房间中保险箱、衣柜、墙壁、大小卫生间、厨房开展搜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仅在主人房保险箱中搜查出一百一十多张银行卡,以及一些金条、手链、金戒指,其他一无所获。

秦亮看到仅搜查到银行卡、黄金,现金一分钱都没有。心中产生起怀疑,哪有贪官腐败分子不藏现金?在他亲自抓捕的二百多名大大小小贪官腐败分子中,个个都藏有大量现金,多者几个亿,少者几百万元。特别是这位敢于自称南江地头蛇的县委书记,尽管仅仅是一个处级干部,但是,已查出贪污受贿两个多亿,对此,没有藏现金千百万是说不过去,也不现实的。

秦亮带着纪检人员从二楼走下一楼,叫搜查人员拿着木棍对地板进行敲打,能否敲打出有暗藏的地下室。秦亮凭着自己多年对敌斗争经验,预料到这里有秘密地下室。而这类专门用于藏现金的地下室出口,一般都开在暗处,尤其是在卫生间或浴室较多。他拿着一条圆木棍进入浴室,对洗衣机旁边敲了几下,感觉响声反应不同有异音,于是,他叫纪检人员把洗衣机搬出浴室,再次敲打放洗衣机位置正中间,反应出来的回响,显示出了下面有空洞。他马上叫纪检人员拿来工具挖掘,把盖子打开,立即现出像洗衣机一样大的洞口,下面是漆黑一团。一位纪检人员打着手电筒进入地下室,找到了电灯开关,一打开开关,整个地下室灯火通明,其面积小于别墅。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个塑料旅行箱,这些旅行箱塞满了地下室。

秦亮率领人员下到地下室,他们动手打开一个个旅行箱看,尽是一梱梱每张一百元崭新的人民币、黄金;还有一大堆美元、英镑。他们计算了一下,足足有二百多个旅行箱,除美元、英镑外,仅人民币就有近一亿元。

地下室的发现,鼓舞纪检人员斗志,他们连续作战,从地下室将这二百多箱人民币搬到地面上,堆满别墅大厅。

当纪检人员把二百多箱款搬上六辆汽车时,天空已大亮,东方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他们不顾一整夜的疲劳,押着这一对狗男女,保护着六辆卡车款,精神抖擞返归县城。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