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文学视点»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文学视点
“粤港澳大湾区文学”的现在和未来
发表时间:2019-05-29 22:52:4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谢有顺

作者:谢有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这个提法是有前瞻性的,是一个未来主义的概念。中国文化的强项是向后看,是回忆自身悠久的历史,但对比美国文化,因为美国历史不长,历史负重也就没那么大,故美国文化不是长于回望,而是充满了前瞻和未来主义的特征。

近年来,中国科幻文学在世界开始有了较大的影响。刘慈欣的书在美国卖得很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让人眼前一亮,这让美国人认识到了中国文学具有未来主义视野的一面。由此,把大湾区文学作为一个概念提出来时,也要重视它未来和前瞻的特质。岭南文化固然悠久广博,但我不赞成总去追忆她有多么辉煌的历史。事实上,一百多年前,香港还是一个渔港;几十年前的深圳,也不过是一个小渔村。广东人常有一个思想误区,就是没有充分认识到,岭南文化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其1840年以后的现代文化。近代以来,在中国各个时间节点,岭南文化都是独领风骚的。从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这几个重要人物到引领改革开放这样的重大事件,都有一种“杀出一条血路来”的精神。所以,岭南文化中的现代文化对中国发展影响很大。

如果不强调这种现代文化,就是把岭南文化的优势搞没了。正如我们要理解深圳的精神,不是简单地讲深圳的历史,而是应讲深圳这40年来贡献了怎样前所未有的经验,是什么样的城市精神让它可以容纳数以千万计的外来人口,让不同的文化在这里激荡。只有通过强调现代文化,才能使岭南文化变得与众不同。为什么深圳这样一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历史的地方,文化产业却遥遥领先?因为文化产业属于现代文化,与历史是否悠久并无直接关联。文化是有可能在另外一种形态上实现自我发展的,关键要有开新的气魄。

“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要有新气象,也不妨从岭南的现代文化中找寻资源,而不是去追忆、回望。

应该看到,好的文学从来都是对“今天”的思考,是对“未来”的思考。在今天,尤其需要强调文学是对当下和现在的思考。当下很多文学作品,有点儿老气横秋,更需要强调一种当代意识,一种面对现在的担当精神。

很多人都以为时间是线性的,有过去、现在和将来三个维度。本雅明有一种时间观,他认为时间不一定是线性的,时间有可能是并置的,是一种空间结构。这一点在粤港澳这个区域里尤其突出。在这些城市群里,有太多豪华的大楼和高端的喝咖啡的地方,但你走到一个小巷里,看到的不是像星巴克、哈根达斯那样的时尚生活,而是一种古老的生活。好比我们经常读一些80后、90后的作品,都在写都市时尚生活,但在宝安、东莞这些地方,大量的80后、90后过的是另一种流水线、铁皮屋的工厂生活,这就叫时间的并置,是一种结构性的时间。

葛亮的一些小说,就写出了这种并置性。他写的多是民国传奇,但我很看重他小说中那种对日常生活的传承。之前只要讲到文化的传承,很多人就以为是博物馆、展览馆、名胜古迹,很少想到文化传承最重要的载体是日常生活。只要有一种生活方式还在,没有被颠覆,文化就还在。所以,守护一种日常生活,写出对日常生活的传承,有时比守护老房子、名胜古迹更重要。文学写的不就是对日常生活的传承吗?文学不就是生活的肉身吗?文学是活着的历史,如果文学只写一种逝去的历史、符号化历史,而完全无视生活的肉身,文学存在的价值就很可疑了。

因此,书写时间和空间里并置的作品,粤港澳作家大有可为。这种经验是以前没有的。尤其是这么多种文化和这么多人在这个土地上生活、成长、激荡、实现梦想,更是前所未有的。写好这个主题,本身就是对中国文学空间的开创。

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地理概念。为什么要把它变成文学概念呢?这说明在技术空间、物理空间和社会空间以外,我们必须假定有一个文学空间、审美空间和艺术空间。“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这个提法,就是开创这种审美和艺术的空间,开创想象的空间,这是超越了物理学、社会学意义上的空间概念。海德格尔说过空间既是敞开的,也是遮蔽的;既是容纳和安置的,也是聚集和庇护的。如果我们把粤港澳大湾区当作一个文学的、审美的、想象的空间,就要意识到在这个空间里,不仅有敞开的东西,比如说借此认识到很多新的人群、新的经验、新的生活,也有很多被遮蔽的东西,那些不被辨识的、无名的经验,而这更应成为被书写的主题。

从这个角度上说,敞开和遮蔽是相互交织的。现在粤港澳区域的文学写作,是不是能容纳这么多复杂的经验?是不是在敞开一种生活的时候也在遮蔽另外一种生活?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在一个艺术的、审美的空间里来重新认识,新的写作可能性也许就出现了。当前有些书写是单一的,甚至是简陋的。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值得粤港澳的写作者一起思考和努力。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