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诗歌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诗歌评论
既要望远,也要探知脚下
发表时间:2019-05-18 09:34:05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党云峰

古今中外,能流传下来的脍炙人口的诗歌题材广泛,囊括感时、忆旧、赠别、咏物、述怀等,无不因为诗人向读者传达了真善美而被人们铭记。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很多诗人、学者认为,诗人有义务有责任通过诗歌,向读者传递真善美,从而引导人们增强道德判断力,自觉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在文化取向多元的今天尤为重要。



反思诗人面对城市时的犹豫


中国当代诗人在城市的街头犹豫了、迟钝了,而在面对乡村事物、自然山水、亲情友情时是那么娴熟、练达。从朦胧诗到当下,诗坛缺少城市题材的有影响力的作品,当代诗歌需要自觉地进入都市的日常生活。1984年,诗人商子秦写的诗作《深夜,延点车……》中充满了城市的符号。评论家李鲁平认为,这首诗主要是对时间的思考,而非都市生活的感受和情感,改革开放之初的都市书写多属于公共话语和宏大叙事,并非严格的都市叙事。

都市的街道、路灯、公园、住宅区等,本该与乡村的田埂、池塘、竹林等一样让人感觉到亲切,许多欧洲、美洲的诗人为我国诗人的创作提供了借鉴。智利诗人罗贝托·波拉尼奥在他的诗歌中,经常从都市的街头出发,来到咖啡馆、廉价餐馆、电影院等。在他看来,女孩跨上摩托车消失在街道的另一头,如同乡村女孩和她的背篓、羊群消失在村口、山梁。

对优秀的诗人来说,每一次写作都是自创语调、自设结构、自营修辞,进而攀登风格技艺的峰顶。每一次写作都是一次出发,在纸上自加难度开掘新隧。诗人王学芯认为:“一首好诗一定是诗人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也让读者看到和想到,在语言和想象中让人感到震惊,同时还有一种模糊性,让不同的读者随着阅历的丰富产生感悟的变化。”诗歌是在回望和想象中的有感而发,诗人赵晓梦就是把自己熟悉的事物、观察的自然、想象中的乡村、走过的春夏秋冬等写入诗歌,在她看来,只要保持对生活的耐心、对世界和人生的痛感,诗歌就会不请自来。



关注人们向往的诗意生活


2017年播出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曾引用了诗人丁可的作品《母亲的专列》,这首诗感情深沉、行文朴实,没有任何技巧却催人泪下。诗人黄惠波认为,诗歌要拨人心弦、感人肺腑、发人深省、催人奋进,必须是鼓舞人的。反对诗歌创作故弄玄虚、堆砌辞藻,也反对在自己的小情绪里无病呻吟。在这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时代,诗人不应该浪费时代给予的养料,应该走出自我的桎梏,在更广阔的世界里探寻诗歌精神,在新时代的生活中关注人们向往的诗意生活。

诗歌不是抽屉文学,而是承担着重要的人际交往功能,发挥着“兴观群怨”中“群”的作用。诗是自我的,也是公共的,关键在于说出众人想说而未说出的公共经验、感受,抵达语言尚未抵达之处,引发共鸣。评论家刘向东认为:“当今的诗歌作品,有的是对本真的世俗生活和个人经验的表达,但缺乏对历史生活中个人处境的深刻表达,消解历史深度和价值关怀,不小心就滑向私人化的小型叙事;有的虽然有精致的形式和不俗的精神质地,但缺乏对历史和生命、生存经验的有效处理,有时凌空高蹈,有时陷入迷思。”

因此,刘向东期待一种新的写作修正两方面的缺失,期待诗人创造性地以出世的目光写入世的诗歌。诗人从个体的主体性出发,以独立的精神姿态和个人的话语修辞方式,去处理历史、文化、语言和个体生命中的问题,使诗歌在文学话语与历史话语、个人化的形式探索与宽阔的人文关怀之间,建立起一种富有包容性的能动关系。



重新审视古诗传统


美国诗人庞德不懂中文,吃力地透过几层障碍来读中国古诗,但中国古诗的光辉透过几层障碍仍使他迷醉,他翻译的李白的《长干行》等作品,经常被编入美国人喜欢的诗选。除了形式上的变化和一些硬伤,朴素的译文与庞德自己创作的复杂诗歌全然不同。“也许国内的读者应该像庞德那样,以初次相遇的惊奇去看待中国古诗。西方现代派诗人在中国古诗中寻找灵感,我们则服膺于西方的现代派,这是一个有趣的错位。这提醒我们,在望远的同时,也要探知脚下的土地。”评论家秦立彦说。

“我们需要用另外一种眼光,来重新审视我们的传统。传统不是天然地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中,而是属于努力学习它的人。”秦立彦认为,“中国古诗传统对当代诗人来说是有些外在的,我们对诗人艾略特的熟悉程度或许超过了杜甫。而庞德告诉我们,在新的情境、新的眼光下,古典可以焕发青春,成为作家活的源泉。”

昌耀的诗歌面貌,很大程度上来自其高古的高原词汇、铺张的虹吸句式、峭拔的语言;洛夫超现实主义的遒劲诗风,如果抽掉其汉语传统的典故与互文,其陌生化冲击将大打折扣……这些都指引人们走出一条对话古典的诗歌发展之路。评论家沈健认为:“回到古典诗歌,将古技法、古词汇、古音韵引入新生活并予以重铸,把古典汉语的精气神提炼出来,迁移到当下日常生活场景并复活其充沛的表现力,使之与口语、网络语言、方言等融汇,将为日趋空洞的汉语注入活力。”

业内人士认为,汉语新诗不仅自身处在巨变中,而且与西方现代诗歌实时互动激发。通过对话中国古代文史哲传统,汲取典籍中的智慧,吸收地方文献中的俚曲、传说中丰沛的营养,汉语新诗就可既保持“别求新声于异邦”一翼,又强健“别求新声于古典”一翼,必将步入新境界。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