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杂文» 天下杂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杂文
迎春之冷情,寒透身边人
发表时间:2019-05-17 08:50:52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韩雪丽

一、有气的死人


宝钗有一个优点, 基本上不在背后批评别人,除了因岫烟当了棉衣,提到迎春时,感叹一句迎春是个有气的死人,连自己不能照顾,何况对于别人,这也是替岫烟心疼,却又无奈,这个大观园里,如果说,谁可以名正严顺的照看岫烟,不会让邢夫人有意见,那就是迎春。

邢夫人是她的母亲,是嫡母,照顾嫡母的娘家人,不就是她的责任吗。可是她不闻不管,她不是瞎子。



岫烟没有大衣,平儿看见了;

岫烟没有饰品,探春看见了;

岫烟当了棉衣,宝钗看见了!


朝夕相对,一个房檐下的迎春,什么也没看见,说好了,迎春是省事,说不好听,她是太没同情心,眼里太没人。


对于迎春,宝钗颇有微词,那是因了岫烟是薛家人,订了亲,如果没订亲,那岫烟是邢夫人的侄女,迎春不照顾,那是不给嫡母面子,生气不生气那是邢夫人的事。可是薛、邢联姻,阖府皆知,这邢姑娘多了一层身份,她是薛家没过门的媳妇,三媒六礼,已经过了,还是贾母亲自安排,尤氏亲手经办,这样的仪式,就确定了邢岫烟的身份,名份已定。

现在等于是薛家的媳妇,在迎春那里做客,迎春再不闻不问,性质就不一样了,原来是冷落嫡母的娘家人,现在呢,成了轻慢薛家,难怪宝钗要如此骂迎春,有气的死人,好尖锐的评语。



二、当真是二木头


迎春做事是无心,不是存心,可恼就恼在这里,薛家的媳妇,都不够你上心。

迎春身边没一个省事的人。

奶母应该自觉,邢夫人的侄女,慢待就慢待了,总是自家人,可现在人家是薛家的媳妇,这性质不同。

可惜,奶母没有头脑。

余下的,大丫环小丫环,也没有什么转变。

可怜的邢岫烟,人没过门,衣服先送进了婆婆家的典当局。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可是这背后,却是迎春最丢人。

迎春不仅自己落下个木头的称号,还严重伤害了薛家的颜面。

所以对人无重口的宝钗,一句话,有气的死人!

可知薛家多恼迎春。

迎春还不自知,真是可叹,人都得罪了,还不知情!

其实这也难怪迎春,她从一出生开始,就没得到过别人怎样的关心和照顾,不过照着府里的定例,丫鬟婆子们的照管,省事地活着,没人对她用心,她也便冷情于这个世界。

只是她的冷,她的漫不经心,都不是出自她的本意,这样的冷情里,多少透着一些令人怜悯的无奈,生于斯、长于斯、成于斯,迎春对待邢岫烟的态度,恰恰折射了自己的成长过程。


她不害人,亦不爱人。只是这样的结果,还是要承担,管不好婆子,呵护不好自己的贴身丫鬟,慢待了客人邢岫烟,间次得罪了薛家……她的各种懦弱冷情,就会逐渐传到当家人王夫人、贾母那里,谁还来怜惜她?


老子曰: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到了迎春这里,则完全相反。因为她事事不积极主动,不肯为身边人争取,不肯为自己争取,别人又怎么能为他争取呢?迎春的不争,迎春的《太上感应篇》,并没有因其省事和忍让,命运就格外垂青于她,反而以“苦嫁中山狼、一载赴黄粱”为其命运的注脚,宁不哀哉!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