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诗» 散文诗选刊»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诗选刊
颜明聪:好酒,烤自阿爸的舌尖上
发表时间:2019-05-14 00:40:31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颜明聪
酒嘛,水也。这是酒桌上,常听到劝人喝酒的词语
悠悠的情长,悠悠的情深,暖暖的热心肠
如同船儿载上阿爸的蹉跎,载着他自己烤出的酒,他也在酒中走四方
水乃生命的源泉,烤酒人的要想在烤酒的路上闯出个名堂,首先要学会如何品水
“品出水的活力,品出水的力量,然后烤出的酒醇香,有力道,有劲霸”
这是阿爸的口头谈,也是他的座右铭
自古道:活水来自天上,活水云集在天然的长江,好酒来自烤酒人的舌尖上
岁月里,阿爸秉承大山的倔强,依恋着江水的好强,一步步地走着自己的路

我的家住在长江上游的江边上,小时候的我,喝着江中的水,数着星星长大
只记得阿爸沉默言少,很少回家,沉浸在烤酒上,酒坊是他的家,是他心中的爱
正如阿妈骂他半天打不出一个响屁来,暗指自己错嫁了一个不恋家的人
其实阿爸也有他自己的爱好,他不是不爱家,只因脚踏烤酒中,顾及到这头,忘记了那头
家距酒厂只二里半路,人们常说夹一趴尿,也可这短距离中风驰电闪般走过来回
可他乏力无术,一个月只回家一趟,休息一天时间,白天在家中找不到他的身影
仿佛他着了魔似的,忙上自己的活计,沉浸在自己的古怪与精灵之中
无论下雨打雷,无论春夏秋冬,在江边上准能捕捉到他的踪迹
只见他赤着一双脚,站立在水边,一边掏水,一边品水
尔后,还提上一小桶水回家,摆弄着家中的坛坛罐罐,将水放入,一一贴上封签
珍藏在家中,为此阿妈言笑中故意损他,烤酒本应在舌尖上,可他却把水烤在自己的舌尖上
他能烤出好酒,鬼才知道,对此,阿爸嘿嘿一笑,了然,了知
家中,舌尖上烤水
酒厂,舌尖上烤酒
阿爸执着追求,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纵观江中的流水,撕碎烤酒中的雾
在一个又一个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下了自己舌尖上品水与舌尖上烤酒的情愫

好马配好鞍,好酒须得好水烤
水有生命,水乃人的根,水也是烤出好酒的根,这是阿爸一生烤酒的总结
只记得,有一次,阿爸在休假中回家,他不顾雨大与泥泞路滑
依然跑在江边上去烤他的水,回家的路上,他被重重地摔了一跤,爬不起来
被好心的邻居看见,将他抬回家,他还抱着那仅有半盏水的小木桶,死死不放
人们问他为何,他不顾自己的痛,道出自己小时候心酸的伤
阿爸小时候,上山砍柴,在背柴会家的路上,脚滑,摔成较为严重的骨折
若医治不良,将会终身残废,送去医治的路上,被一位年高的慈善乡间郎中撞见
他把了把阿爸的脉,摇了摇头,阿祖与阿祖母,双双双手合什,母苦心婆心地劝说
这位高人动了则隐之心,将自己珍藏百年的陈酿,配制祖传的跌打损伤秘方,医治
躺床半年后,阿爸痊愈,为答谢,阿祖母将自己仅喂养的一只生蛋母鸡和二十个鸡蛋送他
他婉言谢绝,拒收礼,左劝右劝,当他看见阿祖母一片真情,仅收下鸡蛋,口中道出
医者父母心,也算此生不枉,与此娃有缘,待看他今后的造化了,至此,阿爸身体骨骼
变壮,在他的心灵中墨落下感恩之心,暗暗地发誓,长大定要步入烤酒行中,烤出好酒
尽管回报不了那一位心中敬仰的民间郎中,但可回报故乡的人

故乡人,故乡的情
情有几分,爱有几分,人就是这样,一生卷带着自己的深情
情有几重,意有几重,人就是这样,一世流淌着自己的厚意
情意在阿爸的烤酒中浓缩故乡泥土的味儿,在飘飞,飘飞着
自此阿爸养好伤后,回到自己的岗位,阿妈也把阿爸珍藏的坛子水奉为神灵,悉心呵护
每当阿爸一月回家,阿妈定会拿出自己炒菜的绝活,为他摆上丰盛的酒菜犒劳
但阿爸好似不近人情,定让阿妈隔屋倒上珍藏的江水,让他在品水中说出,水出生的子丑寅卯
阿妈听到阿爸的回答正确,阿妈笑,阿爸也会心地笑了
据邻居讲,阿爸年轻时,栽秧打谷,耕地耙田,肩挑背扛,农活儿玩弄在掌中,绝了,一个顶俩
仿佛阿爸是阿妈心中的神,自阿爸在酒厂上班后,家屋活及农活,阿妈一个人全包,说什么也不让他干
要不,阿爸哪有心思放在烤酒上,促使自己在烤酒上有一定的发展,能在舌尖上能烤出好酒,谈何容易
阿爸很少很少喝酒,一年仅可一次,好像阿爸喝酒的仅此一次,也是阿妈的特殊规定
但阿爸也绝非得了“妻管严”病,也不是耙耳朵,尊重阿妈这位妇女,这是阿爸的秉性
若遇走亲戚,闲时无事,只要阿妈点头同意喝酒,阿爸可嗨翻天,方能将桌面上与己喝酒的人摆平
按烤酒人的规矩来说,每日与酒打交道,一人身上的一斤肉,能装下二两酒
百多斤的人,能喝下二十来斤酒,且不可说天下无敌,但可横扫千军
若遇强劲的对手,烤酒人的衣裤也许能帮上忙,兜上半斤八两不成问题,阿爸喝再多的酒不露醉意
也不打醉拳,唱酒歌,装疯卖傻,为酒鬼人,宛如酒是他的知己,穿肠而过,酒后说话办事也不输常人
论喝酒,十里八乡无人匹敌,几多后生往往高兴挑战而来败北而走,他也被人们誉为酒中的仙

记得有一次学校放暑假比较早,当阿爸回家,我给阿爸说自己要到酒厂去看的想法
刚开始,阿爸死活不肯,但在我的纠缠下,阿爸拗不过我,同意
三伏天中,人坐着稍微一动就会流汗,烤酒人的热天,却为更加地热了
当酒料被初蒸煮后,几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揭开了盖,用力掏出硕大蒸子中的酒料
满屋的云飘飘洒洒,满堂的雾环绕其间,处子酒的味儿也在飘动着,飘动着
赤膊上身的烤酒人,仿佛热血沸腾,呼啸着,在搏击云天,在追星揽月
他们的心中,在同昌一首酒歌,又在同谱一支酒曲,响声飘出屋外,响彻了云霄
当第一滴处子酒烤出,阿爸的徒弟就会主动地拿出木制的酒棍,递给阿爸
阿爸也不示让,接上木棍沾上第一滴酒,慢慢地放在口中的舌尖上,优哉游哉地细细的品
酒的火候,纯与浊,稠与稀,浓与淡,辣与甜,烈与柔,厚重与薄弱,细细说出,不差毫厘
烤酒的作坊是烤酒人酿造情殇的战场
烤酒中的劳作是烤酒人挥去的潇洒
累,在烤酒人烤出的酒雾中悠然地散去
痛,在烤酒人装满酒缸中挥洒的治愈
泪,在烤酒人烤出酒后的手掌中轻轻地弹出飞扬
也许,阿爸他们将自己的心灵和盘托出,在烤酒场中翻晒着,折叠、秀美了自己的天下
也许,阿爸他们将自己的魂魄雕刻在每一滴酒中,神仙闻到也跳墙
日日月月如此,岁岁年年翻新
他们的劳作,一滴酒记载着他们躺过的足迹,宛如高山流水,源远流长
一滴酒,他们播下的种子,凝聚故乡泥土的芬芳,浓郁家乡的人群,散发着人间的厚望
一滴酒,他们挥出的人间真情,薄发如歌如诗的岁月,盎然挺立,经久不息,回荡在华夏

长江水,水流长
两岸有桃花盛开的村庄,彰显着芸芸众生的模样
阿爸在舌尖上做着烤酒的梦
梦在长江边两岸的大山中诞生
梦在长江的水中成长
梦在他的双手中云聚
梦在他的烤酒锅里酿造着浓郁
梦在他的舌尖上复踏,品出酒中独放的一枝花
梦在方圆百里故乡飘溢着酒的芬芳
阿爸的舌尖,与平常人一个样,俗家弟子品赏俗家的米饭,喝着俗家的茶
烤酒上的专心,再加上以恒的沙场点兵,练就肝胆,赤诚,锻造出心灵的放飞
犀利的舌尖,任意选抓一把长江上游的水,巧配五谷杂粮的鸳鸯,以情蒸煮
流淌出的酒,盛满多多益善的酒缸
好酒也能穿越巷子深的地域,也能穿越时空,梦圆在水一方
浓浓的酒香,淡淡的心去赏,醉了自己,醉在了心坎上
千杯万盏依旧香,惟有好酒舌尖来
阿爸在有生之年,做到了
长大的我,没有继承阿爸舌尖上品水与舌尖上烤酒的本事
也没有福分皈依阿爸的酒门
泪散在江水上,云聚云散的流淌,只好
划上自己小小的船,扬起帆,载上阿爸舌尖上烤出的好酒
顺长江而下,漂进江南江北的两岸
泊进了欧美的他乡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