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其他» 纪实文学»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纪实文学
听见花开的路上
发表时间:2019-05-05 14:41:5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彭雁华

作者:彭雁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蒙山沂水》曾获第四届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


乘火车去昆明是一段美好旅程。途中胜景让人心花怒放:庐山、韶山、黄果树瀑布、西江千户苗寨……昆明的滇池、石林更让人心驰神往。

这群穿制服的人管着这趟绿皮列车,开门关门、清扫车厢卫生……四年间,他们到过昆明几百次了。苦与乐交织,风与雨更替,心绪林林总总,滋味纷繁杂陈。

光明文化周末版:听见花开的路上(报告文学)

插图:郭红松

高峰,K878次烟台至昆明列车车队的大队长。父母为他取名也许有美好祈愿:人生的每一步都是高峰。然而,高峰早就没有“奢望”了。花名册上的300多号人,青黄不接的队伍,大部分人马日渐老化,头发或稀少或花白,脸上布阵着老年斑。余下三分之一是“娃娃兵”,被称之为“铁路流动血液”的劳务工。这种组合姑且称之为“老年斑”与“青春痘”。

春寒料峭的夜晚。编组的30来人上岗,拖着拉杆箱列队走进淄博站。由于历史形成的原因,他们的交接班不在始发站烟台,而在地处鲁中的淄博。早年,这班人马跑淄博到东营这条线。随着铁路大动脉的迅猛发展,起止点变动了若干次,直到2014年年底才诞生了K878次烟昆编组。当下,呼啸如风的高铁在铁轨舞台上唱了主角,仍旧保留了怀旧感极强的绿皮车“跑龙套”,铁路上的行话称之为“既有车”。

密如蛛网的中国铁道线路中,K878次列车的某些数据或许是“名列前茅”:它沿途穿越8个省,来回行程7500公里,停靠站点87个,往返耗时100多个小时,一路下来将近五天五夜……莫说老胳膊老腿的,就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圈跟下来也会打蔫。难怪揣药盒的“老年斑”们逐年增加。他们青睐“地勤”工,个别人还对门卫的差事觊觎已久。为了锻造这支队伍,段党委可没少费心思。

开始检票了,旅客像潮水般涌来。“老年斑”庄严地执守在车门,像演员从幕后走到台上,看不出一丝暮气。“青春痘”则透出不可阻挡的朝气。副队长夏胜利是随车的“添乘”,几十年铁路生涯,闹了个多种疾病缠身。随身携带的小药罐挑战着自己战无不胜的名字。

车刚驶离站台,青年乘务员蔚秉宏遇到一个小麻烦。一位旅客将一只大背篓放在行李架上,险些掉落。蔚秉宏劝说他不要把背篓放在行李架上,正要翘起脚尖帮他拿到地上,不想,旅客指着蔚秉宏的鼻子大暴粗口。争吵声惊扰了昏睡的旅客,人们纷纷指责那位带背篓的人。也许是反弹力作用,那位旅客更加暴躁,手臂挥舞,唾液四溅。蔚秉宏先是从容地安顿好旅客的情绪,然后耐心地蹲在那位怒气冲天的旅客前细语微声地解释。她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

滴水穿石的温润之功终于穿透了铁石心肠。

这位23岁的姑娘,母亲早逝,生活艰难,经过六年乘务员生涯历炼,已经完全可以从容应付突发状况。在团委组织的青年联谊活动中,她邂逅了甜蜜的爱情。一次,小伙子在翻看蔚秉宏手机上的照片时,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竟没有一张蔚秉宏在昆明的留影。

四年多时间,500多次走出昆明火车站,近在咫尺的滇池没到过,谁相信?

1500多天里,昆明火车站至铁路公寓,铁路公寓至昆明火车站,蔚秉宏就这样机械地走着两点一线。列车晚上8点50分停靠昆明站,列队走到铁路公寓。第二天天不亮又要集合上车。昆明的夜幕牢牢凝固在蔚秉宏的记忆中,她始终不知道太阳下的春城是什么样……

乘务员张坤明今年已经58岁,心细的人都会发现他走路有些跛足。2017年,张坤明做了脚踝手术,脚踝处软组织全部坏死,嵌入了两根钢钉,医生宣判:他将终生不能奔跑。

九江火车站站台上,惊险的一幕出现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儿童越过黄线,继续往前移动着。此时,完全是下意识地,十几米开外的张坤明铆足气力奔跑过去,将下一秒就要跌落铁轨的孩子揽入怀中。

重新奔跑起来的张坤明,用爱心打败了医学。

王志波是八组的列车长。他刚刚接到队上打来的电话,一位旅客家属给他送来了锦旗。在上一个班返回烟台的途中,从大明湖站上来一名60多岁的旅客,眼神凝滞,手捂胸口,脸色焦黄,这引起了王志波的关注。片刻后,斜躺在座席上的他面似土色,眉头皱出深沟,唇角不停地抽搐。王志波根据多年经验,断定是急性心脏病发作的信号。他从商量,到规劝,再到希望旅客提早下车,均遭到强烈拒绝。王志波走开了,但并没有走远,站在一个合适的距离观察着。

不一会儿,那旅客像刺猬般蜷缩起来,浑身颤动。王志波果断地通知淄博站做好应急准备,又打了120。列车停下后,王志波他们小心翼翼地把旅客抬到车下,目送着闪着蓝色灯光的救护车远去……

病人的儿子跟队部领导说,父亲那天晚上突发大面积心肌梗死,医生说晚来5分钟就不好说了。儿子动容地说,想给救父亲一命的恩人磕个头……

执守客运几十年,王志波碰到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把每一位旅客安全送达目的地不是应该,而是必须。

安顺站,在沿途40多个站点中,不算显眼。但每当列车经过这里,王志波的内心总有莫名的悸动。妻子杨秀莲同在这个车队的七组。如同时针分针总有固定的交汇点,两组列车的相遇总是在安顺。毫无疑问,当王志波望着那辆瞬间相交闪过的列车时,另一双眼睛也在一动不动地凝视。无数次擦肩而过,夫妻双方谁也没看清什么,但两双渴望的眼神从不疲倦。

己亥年春。两列交错的火车稳稳停靠在安顺站,这是一次等待了太久的邂逅。咫尺之遥的黄果树瀑布已枯盛四载,王志波第一次隔着车窗望见了妻子。妻子用双手拼成一个心形高高托到胸前。王志波竖起食指和中指,用胜利的手势回应。

老乘务员许刚因一口浓郁的贵州腔,加上那会刚来的时候又小又矮,人送绰号“小茅台”。别看绰号是枚驰名商标,在贵州土生土长的他的确不知茅台啥滋味。许刚是苦孩子出身,自幼在大山上挥鞭放羊,在那个年月,为了给儿子找个“铁”饭碗,在山东境内修铁路的父亲早早退休,让小小少年接班顶替。

白驹过隙。在车轮的“哐当哐当”中,“小茅台”变成了“老茅台”。四十多年了,他的个头依旧矮小,昔日灵动的眼角旁布满了皱纹,利落的寸头早已花白披霜。因为工作的原因,年近花甲的许刚至今还孤零零地住在铁路单身公寓。这个春节,五年没有回老家过年的许刚与儿子约定,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与家人在贵阳火车站月台小聚。

许刚的家在贵州毕节市大方县顺德办事处金鱼村。虽说距贵阳才200公里,但坑坑洼洼的路面要走上一天。11点23分,列车缓缓驶入贵阳站。儿子儿媳孙子孙女早已在站台等候多时。孙子捧着回锅腊肉,孙女把白菜猪肉水饺紧紧捂在胸口。“爷爷,爷爷……”清脆的童声和着汽笛声在空中回荡。站在一旁的儿子却哭得伤心。他看到了老父亲那被衣针扎肿了的手指和袖口突撸出来的毛衣线头……

壮阔的人潮似巨浪涌来。

学生流,务工流,探亲流……昆明返回烟台的车厢内挤的密不透风。列车途经云贵湘三省,串起西南地区至少30多个少数民族居住区。这趟“绿皮车”虽远不及高铁“高大上”,但停靠站点多,票价又便宜,自然成了平民百姓出行的不二选择。

“有人晕倒了!”

列车长听到对讲机里的呼叫,急忙跑到硬席车厢,把那位背着双肩包的小姑娘搀扶到了餐车。这位小姑娘,在山东念大学,旅途的劳顿与拥挤让她低血糖发作了。餐车长尹卫超立刻端来白糖水,一勺一勺地喂到小姑娘的嘴里,又安排厨师下碗汤面,青菜炝锅,打上两只荷包蛋。行至贵阳,小姑娘脸色恢复了,桃红依旧,眉似春山。有几分羞涩的她嘴唇翕动着,轻声向乘务员们表示着谢意。车窗外像一幅幅划过的画。她时而望望窗外,时而拨弄着手机,或许她正在给家人和同学讲述着这个拥挤但却温暖的车厢里的故事。

49岁的乘客林伯尧,福建福清人,他十五岁时就离开家乡行走天下。林伯尧公司的客户多集中在凯里、毕节、六盘水一带,自2014年开通这趟列车,林伯尧将它视为自己的“专列”。这些年生意做的顺风顺水,他觉得,是这趟列车给自己带来好福气。

伴着窗外霓虹闪烁的夜景,一群身着鲜艳民族服装的哈尼族姑娘鱼贯而入。姑娘们登上餐车,像大理泉边飞舞的蝴蝶蹁跹落座。看上去与乘务员是老相识了,不用打量菜单,服务员便把可口的晚餐端到桌前。这群姑娘是济南一景点签约的常年演艺队,一年四季频繁地往返于济南与昆明之间。看她们踏实的样子,把这“绿皮车”早当成流动的“家”啦。

“哐当当,哐当当,”车轮与铁轨接触发出的节奏,仿佛一支悠长的催眠曲。夜入三更,车窗外一团漆黑,年轻乘务员王桠秋执守的这节硬座车厢,四周传出此起彼伏的鼾声。她手持拖把扫帚,正要清扫卫生,突然发现车厢连接处的地上冒出淡蓝色的火苗。不容须臾犹豫,王桠秋抓起桌布,浇上水,摁灭那摊明火。她的动作果断而轻盈,丝毫没有惊扰熟睡中的旅客。根据现场判断,是有人点燃了泼洒的高度白酒。王桠秋顾不上清理地上的痕迹,迅速转身去追查肇事者。突然,车厢内一阵大呼小叫,旅客乱作一团。一个头发凌乱,面目狰狞的人手握一只击碎的酒瓶,挟持了一名小姑娘。七年的铁路生涯中,王桠秋第一次遇到这样万分危急的突发事件。她一边向列车长发出紧急呼救,一边稳定着旅客的恐慌情绪。及时赶来的列车长、乘警将歹徒制服,整车厢旅客转移到餐车。王桠秋把惊魂未定的小姑娘搂在怀中,用体温传感着自我平复的力量。

七年前,来自河北贫困山村的王桠秋,雏鹰展翅,以劳务工的身份当上乘务员。穿上制衣的王桠秋,每次照镜子的时候心尖子肺叶子都抖动起来。虽说收入不多,省吃俭用的王桠秋每月总把积攒下来的钱打回家。父亲把女儿的“铁路照”别在家里最显眼的镜子上,父亲以女儿为荣。

2016年岁暮,王桠秋与父亲的“热线”突然出现障碍,总是“暂时无法接通”。原来,邻村一个黑心老板开了一家化工厂,由于非法严重排污,被政府出动警力一窝端,黑心老板和厂里十几个工人通通被抓,父亲也殃及其中。

父亲刑满出狱那天,王桠秋早早在高墙外等待。剃了光头的父亲瘦的已经没有了人样,身上依旧穿着那件打工时的破衣服。父亲仰起刀刻一般的脸,斜睨着太阳,反倒泛出了些许笑容。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监狱不是好待的。”稍稍思忖了一下,像深深领悟到什么,又说:“人啊,到啥时候也不能犯法。”王桠秋的鼻腔像被强酸打了一下,泪水滂沱。

那天,冀北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出现了几个穿制服的人,家访慰问小分队闪亮的路徽和火红的领带,重新点燃了王桠秋希望的火种。

再过一年多,王桠秋的合同期将届满。在没有星星的夜里,她用灼灼泪光导航,在铁道旁久久伫立。她痴情地呼吸着轨道铁锈气和枕木油污味……只要站在这列开往昆明、开往春城、开往春天的列车前,王桠秋的心里就仿佛堆满了七彩花瓣。

“老年斑”前尘的花朵早已凋谢,“青春痘”含苞的花蕾尚未绽放。然而,在这一节节绿皮车厢有韵律的行进中,我们依稀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