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花生,一个甜糯的词根
发表时间:2019-05-02 16:39:54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郑鸿雁

花生,是一个甜糯的词根,镶嵌在沉香流年里。


捡花生——走了哦。

花生!弟弟一个激灵就从被窝里弹了起来。他眯着眼,手乱摸,还没触着蚊罩子,就被爸爸提溜到了地上。

妈妈,我捡了,不交公。光脚片落地,他的小嘴一囫囵,迅疾就有了不连贯的微响:咕—噜,咕—噜。

再磨叽,花生就被人家捡光光了。说话间,妈妈冲着弟弟的脸就抹了一把。转手又来抹我,我头一偏,躲过了。

这女娃子,人不大,尽臭美。妈妈甩着脸帕出去了。

弟弟抹过的毛巾,有口水味,还有隔夜的味儿。对了,是花生味儿!我小嘀咕,喉头就爆出一串大大的咕咚响。

花生,是稀有的零食。弟弟不上学,跟着妈妈去收花生,满口花生味。

—啊,弟弟嘟着嘴,拱了过来。他又模仿我读拼音的声腔了。我别过脸,奔到了院坝。


半山腰,有星星点点的光,投影在草木上,沾了亮荧荧的绿,像极了低飞的萤火虫。它们领着各家小分队,赶往徐家嘴。

花生地,就在两里之外的山坡上。

爸爸唆口烟,瓮声说,我们还是晚了些。

花生,没得捡、吃嘛?打甩手的弟弟着了慌,挣脱妈妈的手,挤到爸爸的前头了。

队形变了,步速也快了。弟弟摇晃的影子追不上步子,便扭成了蚯蚓。

妈妈打的马灯,照不到队末的我。我只能踩着妈妈的脚印,一步一摇地赶。向山的路,越来越窄,像鸡肠子一样曲里拐弯。

一盘月挂在高处,像一张手擀锅盔,圆溜溜的。那一刻的我,嗅到的不是麦香,却是爽爽的凉。

秋风送爽。鼻翼飘过一缕润香,又是一缕润香。

花生地到了。花生秧垒成的绿山,耸立在地边,与啃食的水牛一样高。一块长条石上,摆满了各式马灯。

天刚麻麻亮,满地都是捡花生的人了。有撅头刨的,有铁锨翻的,有小耙耧的,个个弯腰曲背,忙得不可开交。

谁家的猪崽和土狗,也混在花生地里。

猪崽儿,这里拱一嘴,那里拱一嘴,吧唧着嘴,间或甩一下短尾。

土狗更是人来疯。高跷着的尾巴,像一把把小伞,在地里飘过来飘过去。

花生大丰年,亩产500斤,颗粒已归“仓”。趁着收花生的余兴,队干部们给了半天工,让各家各户赶在发芽之前,自刨自捡,把落花生捡回家。

花生,可以换油,可以待客,也可以换钱、贴补家用。心有了着落,秋收的疲累也飞到呱啦国了,大人抖擞着精神,只埋了头刨捡,少见玩笑的,少见闲摆龙门阵的。

一忽儿一颗三甲米,一忽儿又是几颗独把蛋儿(一壳单粒)。遁地的泥花生,被农具捉拿,挤挤挨挨地躺在了各家撮箕里。

小半天,劳力多、有快手的人家刨出小十斤,地毯式搜刨的我家也就二三斤。

有天趣的自然是孩子们。

小屁孩一嘴花生浆,在自家大人屁股后,脚踢手刨。大一些的,挥着小耙子,东一耙,西一耙。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妈妈骂我哈戳戳,爸爸嫌我不安分。

一见浮露在地表的绿秧,我就冲上去,卯了劲地刨,连秧带根地拽。

只能捡漏,那就捡最好的。我固执地认为,沙地一耕,二耙,如有漏网的三甲米(一壳三粒),也只与花生秧相连……

不安分,一年级的我还懂不起。哈戳戳,就是傻。傻就傻呗,反正有弟弟屁颠屁颠地追着我跑。他喘几口长气,就蹲在我的小耙旁,只抢三甲米。

嫩蕾花生,像一串小铃铛。小铃铛丛中,会隐伏着三甲米。玩捉迷藏呗,我们姐弟可是高手。

吃了三甲米,长得高。弟弟有他的迷信,我也有我的自信。

泥土是清新的,花生是鲜润的,弟弟的饱嗝是鲜甜的,连猪的哼哼与狗的吠吠,也带了一份清香。

三甲米,是花生君子。他们与花生秧在一起,一生一世。而,三甲米的我们仨,一经长成,就从母秧上断离,各奔东西,在不语的默契之外,散失。


农村大集体时期,收刨花生,是麻子打哈欠——全体总动员。

一亩地几把犁,一把犁几个人,一张耙几个人……谁掌犁,谁赶耙,哪些人摘花生,又是哪些人搬花生……上工前,队干部都排得妥妥的。那会儿,初中文化的妈妈是妇女队长,派活比干活还利索。

牛在前,掌犁的人在后,一手扶犁,一手扬鞭。从地头到地尾,一个来回,就有了两垄侧翻在地的带秧花生。牛神气,把舵的人也神气。

跟犁的人,微弓着腰,顺着犁沟,一棵一把,一拽一抖,花生带秧,摔垒在沙地的一侧。

另一波人工,通常是有特殊情况或身份的妇女。她们以篾筐为拌栏,一双手上下翻飞,“啪啪”脆响,摔摘花生。

泥手一撮,剥开一颗,往衣襟一蹭,就扔进口中。水花生,汁鲜,甜脆,润口。一串“偷食”动作,神不知鬼不觉……

下山,上坎,或肩挑,或背扛,或鸡公车(独轮车)运,从花生地头搬回队坝场,与蚂蚁搬家差不多,搬泥花生得是壮体力,因此公分最高。

第二轮,钉耙耙地,村民们再捡漏。钉耙与赶耙的人在前,杂花衣人在后,一字排开,地毯式前进——蹲身,塌背,弯腰,捡拾,笑谈,从地头到地尾,再反向行进……他们就是一群勇往直前的排雷兵,排查每一寸土地,落花生就是他们的假想敌——亟待排除的“雷”。他们列队整齐,动作划一,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秋收的仪式感和画面感。

妈妈的话,一嘴土味儿,裹着花生新浆的香润和大集体捡落花生的苦乐体验。


每一粒饱满的花生,聚存着沉甸甸的时光。

播种时,下种,用锄耙平沙土,盖薄膜;发芽时,从薄膜中抠出一片片叶芽。黄花朵朵时,犁沟,施肥,松土。花针扎进土壤,结出果实。九月末,花生秧绿色渐变,历时四月,花生就到了收刨期。

花生,禅守着一个自在清静的世界。花生米,像初生的胎儿,通身粉红,清醇,鲜香,人见人喜。

抓一把花生米,用石碓窝舂细舂碎,倒进沸腾的毛边锅中,柴草细熬……起锅时飞一点盐粒,或者,舀一勺白糖。粘稠,清香,甜润,这是奶奶家的甜浆稀饭。她的孙辈中,唯有瘸腿三伯家的忠哥有这份口福,我和弟妹只配隔空嗅一嗅。

腊八节,妈妈会给我们张罗一顿甜浆稀饭。过年时,妈妈又会变戏法地掏出一撮瓢带壳花生,一分为二,准备年食。

花生剥壳,米仁炒脆,用碓窝捣碎,掺入白糖,拌做汤圆馅。妈妈手到擒来。初一和十五,一人一碗手工汤圆,甜糯可口,喜气洋洋。

细沙炒花生则是爸爸的绝活。沙是爸爸从瓦场河扛回家的。细沙用筛子筛好,晒干,炒热,再倒进花生。爸爸提着大铲,来回翻炒。我打下手,专给灶孔喂柴草。柴草控火,细沙烘炒,工序越是精细,炒花生越是酥脆。

物质匮乏的时代,炒花生,是乡村人家春节的待客尤物。

“啪”,一颗炒花生的甲衣被打开了。手指轻轻一拈就蜕了皮,干、香、脆的口感,始于唇齿,经由舌尖、口腔到胃,于体内游走的香滑,散出体表,初即浓烈,久而幽远。

客人来去,拜年声已远。花生香氛在,年味就在。


晒场上,干净饱满的花生堆成大山。队干部先把花生过秤,刨除上交的公粮,再筛选好子种。尖尖的大山,转眼间,花生山就塌成了一小堆。

年终结算,以人口摊分,十口之家的花生,超不过二十斤。我家五口人,折半,最多十斤。妈妈和捡的花生并在一处,淘洗干净,摊晒在竹簟里。十天半月后,风干了的花生,竟不知所踪。

爸爸哼歌了。他进出一阵风,卷着喜气。我们吃的是红薯米饭,但流进心里的是喜气。

爸爸黑脸时,脸拉得老长,裹着一身煞气。我们大气不出,只尖着耳朵,静静地听。

家藏的花生,逃不出爸爸的嗅觉。他偶发的情绪风暴,会赐给我们一饱炒花生的机会。

扑扑扑……啪啪啪……添柴,翻炒,爸爸一个人躲在灶屋,忙前忙后。

我们吞着口水。

妈妈背向我们,无声地流泪。她的怀里,搂着从外婆家接回的断了奶的小妹。她有模有样地咂着妈妈的奶,吧唧,吧唧,似乎为炒花生打着拍子。

妈妈一向是吝啬的。她下的面条,清汤寡味;她煮的稀饭,薯块多,米粒少;她烙的饼,掺了麦麸子,满嘴生糙……爸爸抽劣质烟,我们吐清口水,掩不住口里淡出鸟的感觉。

香脆的气味,和爸爸一起涌进了睡房。

小崽崽们,吃花生了。爸爸捧了一把,放在我们枕头边。我们伸出光膀子就抓。

一起吃。爸爸附在妈妈耳畔小声央求。不愁花生种,攒有工资呢。

你真是田鼠变的!妈妈一骨碌坐起来,正待发作。小妹哇的一声哭了。

她拍着小妹,一双肿泡眼一溜我们急吼食的模样,就不言语了。

任何时候,儿女的温饱都是父母最深的牵挂与爱。

屋外是寒风冰霜。小睡屋里,咔呲,咔呲,响起了一曲有香味的合奏。妈妈噙着泪水的笑意,和炒花生一样,吃在嘴里,香在心里。

多年后,我才懂得,妈妈在乎花生,就是在乎日子,和所有农家媳妇一样,以花生变现来补贴家用,或留种种自留地,想方设法在“刻薄”和周计中把日子过得不断流。

包产到户了。花生家家种,年年种。秋收季,田间、晒坝、公路转弯处,摊晒的多是花生,踩得咯嘣响。

妈妈一改悭吝,主动给爸爸炒花生,送人情给她的老根,炸花生油给我们……

爸爸当小学教师,守着三尺讲台。爸爸也当农民,守着几亩薄田。他作人务实,就像捡花生,一寸一寸,顺地儿刨,刨养了我们仨,一生清白自足。我们也像沙土里的花生,一摔就干净,清白自守。

爸爸故去后,妈妈来甬小住,除了换洗衣物,背包里照例有一包花生。

花生,一个甜糯的词根,嵌进了我们的骨血里。

“啪”,又一颗花生的静室被打开了。

撩人的干香,在记忆里反刍,与原生的记忆一起生长的,是沉香流年中的亲情。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