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诗歌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诗歌评论
陈惠芳:新媒体时代,诗人的喜与忧
发表时间:2019-04-24 21:22:08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陈惠芳
诗人与诗歌。纸与笔。电脑与手机。

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些组合都是客观的存在,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只是远与近的事。

诗人与诗歌,数千年。纸与笔,数百年。电脑与手机,数十年。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新媒体时代。互联网+生活,互联网+诗人,互联网+诗歌。互联网本身就是生活。当下,绝大多数人离不开互联网,离不开手机。从传统纸媒空间穿行而来的诗人,尤其如此。

新媒体时代,带给诗人与诗歌的巨大影响,显而易见。新的排列组合,新的分化瓦解,新的审美取向,新的评价体系,都出现了。置身其中,诗人在快速、便捷的创作与交流中,负荷不是轻了,而是重了;责任不是小了,而是大了。因为,新媒体时代的诗人,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更广阔、更眼花缭乱的时空。诗人的喜与忧,也由此加深了。


一种现状

互联网介入,自媒体兴起,诗歌节会不断,热闹非凡

曾经有一句戏语:写诗的,比读诗的多。

当下,写诗的,与读诗的一样多。

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我以为,写诗的,读诗的,关键不在于谁多谁少,最重要的是“人间还有诗”。如果这个社会没有了诗,没有了诗意,没有了诗与远方,无异于僵尸。所以,对诗歌、诗人、诗歌读者的种种嘲讽,是不厚道的,更是没有远见的。

《诗经》以降,中国就是一个诗歌的国度。泱泱大国,诗歌荡漾。在所有人群中,诗人的美誉度、留存度一直很高。屈原、李白、杜甫,诗星闪烁。一代又一代,香火延绵不断。竹简、陶罐、纸面,诗歌的足迹无处不在。

时光流转。互联网的介入,自媒体的兴起,新媒体时代的到来,“纸媒诗人”获得了新的扩张空间。

我曾在《湖南日报》“湘江”周刊发表评论《“互联网+”, 诗人不会被减掉》。我认为,“互联网+”时代,诗人不能被减掉,更不会被减掉。诗歌的空间在加宽,诗人的才情在加深。敬畏我们的时代,敬畏我们的文字,敬畏我们的诗歌,我们会有更多的收获。

新时代,新气象。围绕诗歌与诗人,节会不断,作品分享会、诗歌朗诵会、诗人采风、诗歌征文,风起云涌;官方与个人的微信公众号、微信朋友圈、微信群、QQ群,此起彼伏。每逢周未,各类诗歌活动,应接不暇。

在此情形下,公众的消费趋势被分解。作为一种高雅的文化消费,诗歌充当了消费品。这是一种好现象。隐隐的,“诗歌的80年代”或曰“80年代的诗歌”似乎重现了。

起先,我有一种担心:电脑的鼠标,会不会像老鼠一样窃取纸库中的种子?为手机被迫“低头”的头颅,会不会遗忘纸媒曾经带给我们的荣光?事实上,与时俱进的诗歌类报刊并没有消亡。

作为一个60后,作为一个经历了1980年代“诗歌黄金时段”的诗人,我心目中的“四大名刊”《诗刊》《星星》《绿风》《诗歌》,跨越几十年的风雨,依旧焕发勃勃生机。《诗探索》《草堂》风头正劲。全国大大小小的报纸副刊,诗歌自有一席之地。

就湖南而言,诗脉绵延。《散文诗》《湘江文艺》《湖南文学》《芙蓉》将诗歌视为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湖南日报》是湖南最权威、影响最大的报纸。70年前的创刊号就有“湘江”副刊。如今,“湘江”周刊固定在周五出刊,4个版,都有诗歌与诗歌评论亮相。

作为新媒体时代的产物,湖南日报社旗下的新湖南,影响与日俱增,“湘江”频道对诗人作品密切关注,“文库”频道汇聚包括诗人在内的文学湘军。

2018年3月21日,是世界诗歌日。我入驻“文库”,开辟《陈惠芳作品集》专栏,短短一年时间,总点击量达到惊人的1300万。诗歌的传播,既迅速,又广泛。


一个观点

诗人是新媒体时代的受益者,更要珍惜创作空间与态势

互联网之前,诗人的创作空间与发表空间,相对狭小。这也制约了诗歌的“大众化”与“小众化”。

曾几何,稿件、信封、邮票,是诗人们的常用品。“发表难”的困境中,不少诗人弄起了油印诗刊诗报,自娱自乐。


忽如一夜网络来,千树万树梨花开。QQ、微信、微博、博客、论坛,迅即成为诗人创作与发表的主阵地。而后,微信公众号跟进。

“互联网+”,最大的特点是“零距离”。一网在手,天涯咫尺。创作、发表“两分离”的浮离状态被消除。“创作即发表”成为新常态。诗人们因“互联网+”,从个体组合成了群体;又因“互联网+”,脱离成了个体。

新媒体时代,自媒体的作用尤为突出。创作与发表的自我操持,这种自由度是双刃剑。

虽然,作品呈现要受网络管理方一定的约束,但毕竟是有限的。正因为作品的原始,就有了原始的野蛮;正因为作品的野蛮,就有了野蛮的低俗。自媒体中,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现象十分严重。

诗歌也是发声源,诗歌也是舆论场。

诗人能正确地审核自己吗?诗人能有效地守住底线吗?这是新媒体时代不容回避的新问题。


一种景愿

“新乡土诗派”已坚持30年,还能走多远,还能掘多深

我在现场,我一直在现场。

我在纸媒时代的现场,我也在新媒体时代的现场。

从1980年考入湘潭大学中文系写诗,至今将近40年。可以说,我见证了改革开放,见证了当代诗歌史,见证了人脑与人脑、人脑与电脑的交锋与融合。

一个诗人,就是一个存在。

学唐诗宋词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要写诗,成为一个诗人。我只是佩服这种流传的神奇。

我起步于朦胧诗,却没有写朦胧诗。我既喜欢聂鲁达、惠特曼的大气,又喜欢泰戈尔、冰心的细腻。我向往都市的繁华,又依恋乡村的闲适。在多重的背景与冲击下,我写得很杂。

直至1987年春,与江堤、彭国梁组建“新乡土诗派”,才有了明确的目标,并矢志不移。32年来,新乡土诗派坚守“传承民族血脉,塑造精神家园”的宗旨,倡导“坚实、简约”的风格,关注民族与家园,关注生存与命运,不故弄玄虚,不无病呻吟,渐渐成为中国诗歌重要的一脉走向。

一个诗派,就是一个存在。

无论是纸媒时代,还是新媒体时代,新乡土诗派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存在。因为我在,因为我在坚守,因为我在践行,因为一群志同道合的诗人。

有朋友说,我很固执,抓住几十年的“老古董”不放,只写“地域的东西”,只写“家门口的东西”。我只能这样回答:因为我抓对了,抓准了。

“传承民族血脉,塑造精神家园”这一宗旨,是32年前提出的。是不是有些“高瞻远瞩”?是不是富有生命力?新时代,新媒体时代,这样的宗旨不会过时。

这些年来,我沉潜于野,相信“静水流深”。一不出版诗集,二不搞作品分享会。把当新闻记者的那一套用在了诗歌写作上,“走转改”,采访采风,坚持接地气。写了“为楚湘大地立传”的《湘资沅澧组曲》为代表的九章,写了“用诗歌为一座城市立传”的《长沙诗歌地图》,写了“为传统手工艺人和底层人物立传”的《小人物素描》。楚湘大地,山川壮美,人物雄浑,历史文化底蕴极深,是采之不尽的富矿,我何必舍近求远,虚无缥缈?

有了践行其宗旨的作品,有了我的坚守,新乡土诗派何愁立不起来,继续向前?我当以更广阔的眼光、更开阔的胸襟,洞察新时代的变迁与气象,视野常新,作品常新。


一种忧思

千篇一律的点赞,众口一词的吹捧,缺乏锋芒十足、有力有用的批评

诗坛热闹了,诗人和评论家有活干了。这是好事。但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

很多好事,坏就坏在千篇一律的点赞、众口一词的吹捧,缺乏锋芒十足、有力有用的批评。

有的作品分享会,演变成了“好人好事”。你说好,我说好,他说好,大家都说好。分享者自圆其说,乐陶陶;被分享者,自享其成,陶陶然。甚至,有的作品分享会弄得歌舞升平。这样的作品分享会,到底有多少实质价值与启迪?

其实,作品分享会应该是作品批评会。批评批评,就是批改评判。应该安静地坐下来,一首一首分析,一行一行鉴赏,主要是指出不足与缺陷,达到警醒的效果。当年,我们新乡土诗派“三驾马车”,聚在一起讨论作品,发表不同意见,常常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但过几天照样聚会,友情不减。几年下来,彼此进步不少。

作品分享会存在许多弊端,华而不实。自媒体与微信朋友圈,也是如此。某某作品一出,便“秒赞”。看都没看,就点头称许。某某作品一出,便好评如潮。

如此有用吗?除了多了几个头像、几根大拇指,什么作用都没有,反而给作者一种误导与假象,误以为“佳作迭出”“又登高峰”。

批评家的责任与良知,就凸显出来了。作品分享会“评功摆好不挑刺”,与其说是作者的责任,不如说是批评家的责任。只顾情面,不讲真话、实话,这样的分享会有百弊而无一利。


一种期待

文人相轻与文人相重,诗歌阵地主持人要大度宽容,无私心

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是痛点、热点、难点。但必须涉及。

“文人相轻”,历史悠久,至今依然。这一现象要一分为二。文人相轻,说明不服气,不服行,要扳一扳手腕。有其积极因素在,并不能一概否定。

眼下,“文人相重”的现象也比较突出。文人相重,彼此器重,彼此看得起、放得心,当然是好事,但也有其消极因素在。作品分享会起码要弄成一个“忆苦思甜”,但往往是“不忆苦只思甜”,变了味。这就是“文人相重”的变体。

“文人相重”的另一种变体是,文人之间的“礼尚往来”。

眼下,虽发稿渠道、平台较多,但因稿量更大而显得狭小。特别是一些老品牌、影响广的诗歌阵地,依然存在发稿难的问题。

手握发稿权的主编和责任编辑,成了“关键的少数”。这些“关键的少数”大多是诗人,亦有大量作品需要“销售”。

毋庸讳言,他们要发稿,要占据重要位置,比其他诗人要便当得多。“主编诗人”穿梭于各大诗刊,已是不争事实。普通诗人只能望而兴叹。

改革有红利,办刊也有红利。需要正视的是,“关键的少数”要“让利于民”,要大度宽容,无私心。“以刊谋私”“以稿换稿”的现象要尽量克服。这样,草根诗人才有回旋的余地,而不至于进不了门。


一个方向

诗人写什么,怎么写,没有标准,但诗歌要写得像诗歌

新媒体时代,诗歌的多样性越来越突出。每个诗人,不可复制与克隆。诗人写什么,怎么写,确实没有一个标准。

回到诗歌本身,有一个问题应该、也需要达成共识。这就是,诗歌要写得像诗歌。诗歌毕竟不只是分行的文字。

需要警惕的是,一些打着“诗人”招牌的人,在干着破坏诗歌声誉的诗。在一些自媒体中,低俗下流的诗歌、纯粹口水的诗歌、不知所云的诗歌、味同嚼蜡的诗歌,还在炮制和叫卖。还有一些诗歌,口号式、标签化、图解化严重,假大空。

我一直认为,诗歌要根深蒂固,要有人间烟火,要有悲悯情怀。故弄虚玄,装腔作势,断不是好诗人、好诗歌。

诗无尽头,学无止境。诗人们在一起探讨,就要直面不足,修补缺陷,留下实实在在的“干货”。


【作者简介】

陈惠芳,1963年1月生于湖南宁乡。1984年7月毕业于湘潭大学中文系。曾任《旋梯》诗社社长。现任《湖南日报》科教卫新闻部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乡土诗派“三驾马车”之一。1993年参加《诗刊》第11届“青春诗会”,1996年获第12届“湖南省青年文学奖”。2018年获第28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并获首届张家界国际旅游诗歌奖。出版诗集《重返家园》《两栖人》。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