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匡列辉:夜泡
发表时间:2019-04-24 14:59:2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匡列辉

若去灰汤,无非就是去泡泡温泉。其他的目的诸如山林踏青赏景、品尝地方风味小吃都是其次了。

然而春夏之时,泡温泉是淡季。天气渐渐热起来了,有谁还会在大热天里一身大汗淋漓再跃入热乎乎的池子里呢。最妙的当属冬季了。去年工会组织了两批。第一批去的时候,下着小雪。室外天冷,当空有飘飘扬扬的雪花不紧不慢地飞舞,一点一点地将温泉池边那四季常青的矮松、山茶绿的树冠耐心地层层染上了一层白色。落叶的乔木光秃直指的黑的树干也一边儿披上了一件白的浴袍。当时,朋友们抖抖瑟瑟地从房里出来,光着常年难得见光的白的脚丫踏进那雾气浓浓的泉池时,满脸的对寒的紧张一下便化着了温泉水里的笑面如花。在朋友圈里,漂亮的同事们还滚入到了温热的黑色的泥浆里,将黑褐的颜色涂满白晰的脸庞,只露出扑闪着的大眼睛与开心一笑而现出来的珠玉般的皓齿。于是,我们便更加盼望着,第二批的日子早点到来。可是天公不作美,偏偏定好去的那一天天气预报里说有大降温大冰冻。去灰汤有近两百里路,有大寒时,高速公路是被封闭着的。只得临时又改期了,引得想去的人心里难免又生出许许多多的愁怨来了。

时间久了,倒是将这件事早已忘却。然而,这时却来了通知,要我们备好必要的行装,周末就出发。江南的暮春,脾气最难捉摸得定。前天还冷着呢,一夜过后,却又大热上了三十多度。很像少年读书时遇上的年青的女老师。在教室里早自习时,前一秒还笑盈盈地望着你在读着什么。等你一分神眼睛离开书本,桌子便会猛然啪嗒一声重重的脆响,惊得桌面的文具盒啊字典啊什么的都向上一跳。等我惊魂未定抬头,女教师站在了我面前,之前那盈盈笑脸没有了,看到的是一对凶神恶煞的竖起来的柳叶眉儿。这天是谷雨,一扫前几天的让人怀疑是不是暑天已经来临的担心。天色有点阴,很凉快。同行的人都说,这日子选得好。

天气适宜又加上是周末双休,白天里下午泡温泉的人很多,时不时,有陌生的男女,穿着各色的泳装挤进水池惊扰着你刚想闭目在水中休憩的闲思。只有到了晚上,才时泡温泉的好时候。

夜幕降临,天气由凉而冷。我多披了一件衣出门和朋友看了会儿当地准备的一场晚会。我们对晚会的演员稍有些吃惊了。尽管她们化着了妆,但仔细一瞅,还是认得出来。不就是晚餐时给我们端菜,开着电瓶车送我们去景点游玩的女服务员、女司机们吗。尽管是的,尽管是化着了妆的颜容也不显特别的漂亮,舞姿也不是特别的优美,但她们敬业的精神却是让场内的掌声一次又一次地感动着,特别的响。因着舞蹈的内容不同,她们一遍又一遍地又一丝不苟地换起了各种不同的装扮。中间还是穿插着几个与观众与动的节目,大家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圈,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几圈下来,全身热起来,小腿也起了一阵阵酸酸的感觉。

吃了一些东西,又喝上了几口小酒。回房间,才晚上十点。有人在微信里喊,睡不着呢,泡温泉去。可是回应者寥寥,有人还发出善意的讥笑,已经泡了一下午,还没有泡个够啊。躺在床上,微微还有些酒意,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起来,邀上三五好友,一起又来到了白天来过的地方。

夜色里灰汤的温泉,显得格外的迷人起来。

温泉所在处是一座有着高高低低、起伏有致的各种形状的石头的小山。在山的底下、山腰中间、山的顶部都有依着山石的大小与形状而修筑着的温泉的小池。白天,在日光之下,这些池子也没有什么特别,就一个几平方不规则的人工用水泥与瓷砖围着的一汪温的水。水里是一片白花花的人群。只有到了晚上,在夜的光映下,突然,这些小池都似乎焕发出了各种神秘朦胧的颜色与味儿来了。曲曲折折的水泥小路穿梭在道旁矮的冬青丛中,将夜游的人送到温泉的各处。有高高的路灯将昏黄或桔红的光投下,与幽深的夜空、与黑色笼罩着的那远处近处的肃峻山峰们静静地掺和着、交织着,使静的夜充满了一片梦的呓语般彩色的朦胧。然而,这里的静中,又回旋着一遍又一遍的轻轻的乐音,似山间欢乐的溪流,时而缓缓的流淌,时而与石相激,水花四溅,节奏又明快了很多。我想知道,这在山间缭绕着、萦回着的如天籁般的声音来自哪里。可是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每一个小池的边上,环绕着一圈修剪得很整齐的小灌木,刚好可供游人放置衣物。每一个小池的灌木的下面,各有一盏灯。各色的小灯从灯箱里射出了玫瑰的、淡绿的、橙黄的光来,整个灌木的底部的枝与叶与它们影子也显得格外的清晰起来。光从灯箱里照出来,灯箱也变成了透明的各色的小灯笼。你看,那桔黄色的一只,好像就是好半夜里升上了高空的孔明灯呢。我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突然发现,那找了千百回既极近又极远的回环复沓着的音乐原来就是从这些小小的灯箱里发出来的。白天里,这些小小的只有在夜中散发着美的光影与乐音的小箱,却被我们当作了池边视而不见的一个小小的水泥沙石垒成的小石头了。

小心地将脚伸进池里探了探,水温比白天的要高出了许多。三五朋友共入池子,平静的池水陡然如潮涨了一般,一下子水面上升了不少。将整个身子泡进水里,只留下一个闭着眼睛的头随着水的轻漾而微微的动着,任由温润的泉水在耳边、在脖颈边温柔地厮磨着、轻撩着,似是宁馨儿湿湿的唇在梦中的轻吻、又似是她那吐着柔柔的热气的嗓儿在耳边不住的呢喃。朋友说,白天里人太多了,太嘈杂了,人来人往的,泡也泡不安心。只有到了晚上,才可好好地独享着这大自然赐与的温情的馈赠啊。我们一边用手轻拍水面,一边聊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儿。似乎在这空阔的夜空之下,在这无边的黑的背景下各种色儿交织着的夜色里,白天里的那些工作中各种各样的烦与忙、生活中的形形色色的恼与忧,都随着夜的如水的音乐,流到了不知何处去的他乡。只有无边的轻懒与放松,在这温温的微微动荡着的池水里漂浮着、发散着。我们嘲笑起了那嘲笑着我们来泡澡的同行们来了。他们只知道挤在白天的人群里,行色匆匆地在洗过了无数人的池中将自己泡湿一下。见人实在太多了,又湿淋淋地起身,赶着去寻找下一个人稍少的小池,可是哪里找得到啊。哪里会真正地享受到泡澡的乐趣呢。只有在夜色里,万籁俱静之时,才会体会得到啊。

水面的热气不断地升了上来,袅袅娜娜的,极像是冬天清晨的湖面,起着的一层层如轻纱般的雾。然而,在五彩的各色光的映照下,这缓缓涌动着的雾气,也显出了夜般暧昧的神色,带着了许多的暗的红,又闪着一点点的白而亮的光,像是初春时纷纷而下的半夜里灯下的牛毛般的雨丝一样的晶莹;看看远处的小池,又像是起着的一层薄薄的紫烟,贴着水面在低低地徘徊。轻轻地一挥手,眼前的水气又随着微微转动着的气流上下的飘散开来。慢慢将手探入水中,揉揉傍晚时跳得有点酸痛的小腿。才感觉到,那时的酸痛不知到了哪里去了。只是一片温软,有着说不出的舒坦……


(中国社科院匡列辉记于2019年4月24日)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