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匡列辉:桃花谷记
发表时间:2019-04-21 21:39:3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匡列辉

灰汤四处都是山。

从下榻宾馆出门,左转前行约一里路,再向右沿着马路走,跨过一座桥,就能清楚地看到了东鹜山的全貌了。天阴阴的,有山风习习吹来,很是凉爽。听说中午时会下雨,山尖已时隐时现在一层缭绕着的灰白色的雾气里。雾气下边是连绵起伏着的青黛色的山峰,山峰重重叠叠紧紧相依相偎着,将那青黛又深深浅浅地分出浓淡相宜的层次来。使得四月春末的东鹜山看上去既显得苍翠欲滴,又时时露出了几分害了羞的朦胧。

来到山脚下,看见几幅巨型的广告彩画,上面写着三生三世桃花开,桃花谷桃花节热情欢迎的字样。画面上,满铺着的桃花在枝头热烈地盛开,有蝴蝶蜜蜂翻飞在灿烂的花丛中。桃花树下,落英缤纷,花已成蹊,花枝花影映照在如织的看花人幸福的笑脸上,情形非常让人神往。原来,我们所到的就是东鹜山有名的桃花谷,在三月的时候,刚刚举办过盛大的桃花节。可是现在是四月,桃花早过了开花的季节。看着眼前的青青的桃花谷,没有灼灼其华的夭夭桃花,没有出没在花丛之中辛勤的蜂和蝶们,同行的伙伴们就有些失望了,看桃花谷,没见到桃花。说完,还拖着长长的一声叹音。于是,就有人安慰她起来,今年先来探探路,留着些念想,明年再及时来看不是更有趣吗。

如同看牡丹要到洛阳、赏樱花可去武汉,如果想真真品味着桃花的美,到湖南来可能是没有错的。在古秦时,就有人避害入桃花源内,里面有桃花林,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让人留连忘返。于是湖南的桃花源就成了世人羡慕的美好家园。而桃花,则自然就是美好的象征物了。说人运气好,就称走了桃花运。虽然,带着一点点小小的善意的嘲笑,听的人也是满心的欢喜。夸人漂亮,莫过于说她面容灿若桃花。因为桃花的粉红,透露着的是青春的蓬勃生机,又红得是那样的与青春的肤色相宜。若是说,像月季、像牡丹,则红得有点过了头,再不像是在夸人了。但是,桃花的花期太短了一些。必须得是三月的晴天,趁着天气好,赶上桃花开的时期,呼朋引伴,才可饱尝这桃的花色之繁、花色之茂了。可美好的东西,却又是那样的娇贵,须得人精心呵护才得以保全。桃花的花期太短了,满树的桃花昨天还开得是好好的呢,可是一夜风雨,第二天清晨推门,看到的却是满地含着雨痕的花瓣在湿的泥里重重叠叠的抖瑟着、蜷伏着了。那点点花瓣雨似是红楼里那葬花姑娘流下的伤心的泪。

进入桃花谷,人就马上融进了一片浓浓的绿海里。特别是阴天,这一层绿又得更加深了一重。沿着山势向上攀,脚下是山间已修好的曲曲折折的一条精致木梯路。桃花谷桃花早已息了一个月。在起起伏伏的山坡上,以及山谷间的低洼处,都种满了桃树,桃树普遍都长得不是很高,但它的大大小小的枝却像是撑起了一把大的绿伞,努力向四处延伸着。将它的树底下,盖成了一片密密的浓荫。有桃树的枝远远地将它深黑色枝上嫩绿的叶子,以及叶子中间已然成形的小桃送到了游人的眼前。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热情招手的桃树的枝,粗糙的深黑色的树皮满布着大大小小黑褐的斑纹。皴裂处有晶莹透亮的桃油在不停的渗了出来,形成一个个圆的油球,有的桃油越积越大,似乎只要再轻轻一吹,那一个亮的闪着琥珀色的球儿就要从枝上掉了下来。此时的桃叶已经完全舒展开来它们那带着一点点暗红的嫩绿的叶子了。可能是这山间地的营养太丰富了吧。这些叶子们长得十分的茂盛,枝头那开阔的空间也容不下它们那日盛一日里更肥更阔大的叶了,只得叶与叶紧紧的挨着、挤着。它们像是在互相间嘻闹着推搡着,又像是在相互之间暗暗地鼓劲加油。将耳朵悄悄凑近,似乎有风声送来了它们沙沙的窃窃低语,加油吧,莫负了这暮春的宝贵时光。可是,不管这绿的桃叶是怎么厚厚的重叠着,却怎么也遮挡不住那桃花息以后的颗颗小小的桃儿来。像心一样的小桃儿从繁密的枝叶间俏皮地露出了它们的一个或是半个身子来。有的毛茸茸的,整个身子似是从灰汤的浴池里刚刚出水,怕冷般地赶紧披着了一件白色的温暖的浴袍,毛茸茸的身子的最前端处,还顶着一根发了黑的细长的芯儿。而更多的小桃儿白色的那一层细毛随着青绿色身子的膨胀在春风里越来越稀疏了,终于白色也不见了,像是一个个绿色的火炬,在叶间闪烁着,闪烁着,久久地牵住了游人们的那离合着的眼光。看得久了,眼睛也开始迷离起来。眨眨眼,再望过去,那千百颗绿的小精灵们都一忽儿都躲藏起来,叫你怎么也看不出哪里是叶,哪里是桃了,只觉眼前就是一片桃花谷绿绿的海洋了。

沿着铺得十分厚实的木的阶梯向上,走得十分的轻松。每一级的木条都铺得十分的平整,木条的中间和两端都用不锈的钢钉紧紧的钉在了一起,脚踩上去感觉十分的踏实。可能是木梯建得比较早、上山的人又很多吧。有几处的木条坏了,却又及时地用新的木条给修葺一新。木条之间窄窄的缝隙之间,不时有野竹的小笋将它们那尖尖的小脑袋钻了出来,像是偷眼望一下这梯上来来去去的行人不。走着走着,突然眼前暗了下来,抬头一望,头顶却是几株高大的老松虬枝横逸,相交错着,搭成了一个拱形的天然的绿的隧道。使人无由地想起了千年前那个吴均,是不是也来过相似的地方,写下了横柯蔽日、在昼犹昏的语句。背后起了一点点微微的汗意,扶着木梯的栏杆,稍驻足休息。浓阴之下,山风从谷中升,慢慢地而来,消逝在山间,吹不响一片叶的声音。而人的热意全消,只觉清凉一片。木梯之下,有各种形状的上十上百吨的巨石裸露着它们那斑驳的灰白的肌肤,静静的躺在山间。这一躺,就是千百万年,或是上亿年了吧。也许,山形成的当初,就是这个模样;也许,也可能是那遥遥远古的某次山体的巨变之后,它们就一直躺在了这里。任日光曝晒、任微风轻拂,它们就这样自然而安静在这里还要呆下去不知是多少年啊。山涧间有溪水潺潺而下,从高处下坠,形成一道细而长的雪白的小小飞瀑。当它们急急下流在巨石的底部行进时,又显得安静了起来,缓缓的,轻轻的,也怕是打扰着了这些大的石头们千年来沉睡着的梦了吧。我和同伴小心从木梯一侧稍平的开口处,蹲下身子,一手攀着扶梯慢慢往下,又将脚伸下,落到下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才松开手,放心地走向前边的石与石相交相叠的一处,溪水在这里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潭,潭不是很深,像镜子一样的显出了我们的倒影。水十分的清冽,掬上一捧,往脸上轻轻一浇,额前顿感无边的清爽。我想看看这小小的潭里是不是有与石相伴着的游鱼,可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一条了。倒是不知从哪里跑出一只长脚的蜉游,警惕地瞧上我们几眼,又转眼飞快地跑了,只留下了潭影里几圈淡淡的涟漪。

越是往上,才发现山间的色彩原来除了远看的那一片片青黛,里面还有很多的野生的花儿开得热闹呢。山间有当地的人砌成的供游人休憩的农家小屋。站在小屋前的开阔处,往对面望去,有素白的蔷薇花攀上那高高的松树正在随性怒放着,顺着松树的张开着的枝条,编成了一个个自然的大大小小的纯白的花环;金银花也一点儿也不示弱,将它们那无数的柔柔的细茎不断向上、向上,紧紧地扣住它们能够得着的哪怕是枝的最高远的地方。然后再把它们金灿灿的细长的花儿像串串风铃一样开满了枝头,形成了奔涌而下的花的瀑布,形成了星空下吐着丝儿绽放着的金色的礼花。花儿们尽情的盛开着,这是自然里的花啊,没有人工的修饰,是那样的奔放热烈、是那样的无拘无束,是那样的野性十足,多么可爱的自然之花啊。白的黄的花的织锦下,那苍苍的严肃的松树林也显得生动起来,活泼起来了……

下得山来,同伴们为了赶时间,走得有点急。人群里一个搞笑的同伴跑到前头,自告奋勇地喊起一二一的口令来,大家都随着节奏小跑起来。突然,有女伙伴说了句,咱是不是在搞军训,大家都笑起来。笑声穿透松林,穿过桃花谷,应和着山林里那婉转的小鸟的歌声,在山间,飘荡、飘荡。


(中国社科院匡列辉记于2019421日黄昏)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