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乐堂春:小梅正吐黄金蕊——例谈青年诗词家从嘉的诗词气象及文化精神
发表时间:2016-02-27 16:21:19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乐堂春

小梅正吐黄金蕊

——例谈青年诗词家从嘉的诗词气象及文化精神



乐堂春



偶然翻阅从嘉即将出版的诗词集《笑与泪汇聚的青春:从嘉诗词120首》,一下子就被当头的一组题为《猪》的“十六字令”吸引住了,我不禁拍案叫绝。古往今来,有谁能像从嘉那样,仅用短短的一组不足五十字的“十六字令”,就能将猪的精神,不,应该说是中国“猪图腾”的精神,把握得如此精绝?


猪。原觅山林不惧孤。

身刚烈,勇气未曾输。

猪。日日糟糠不畏粗。

虚名利,坦荡易安居。

猪。忠厚随和伟丈夫。

生龙象,大贵命中书。



这是一组中国“猪图腾”的伟大精神的真实写照;是一组洞察中华民族精神血脉的词章。如果没有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化的修炼,没有在中华民族的历史缝隙中,窥见被我们遗忘的,但依然如地火般,在燃烧的精神薪火的深刻的独到的眼光,是写不出如此的佳作的。

我惊讶于“小小年纪”的从嘉,何有如此的精神气象。在我的印象中,从嘉就像个稚气未脱的“大小孩”。

我和从嘉只有匆匆的“一面之缘”。那是在今年四月份在四川广安举行的“中国关雎爱情诗会”期间,诗会的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在吃早餐,我和从嘉偶坐一桌。对这位坐在我邻近的有点稚气、有点腼腆的“小青年”,我好奇地问,才知道他叫做从嘉。

“啊!他就是从嘉,年纪怎么这么小?”我当时就在心里这样说。此前,我曾读过多首他发表在《关雎爱情诗》刊的诗词。诗词写得如此“老道”,年纪却如此“嫩”,这不是“神童”吗?

当时,由于太忙,没有时间与从嘉攀谈,只匆匆吃完早餐便走了。

说起猪,可能大多数人会想起“猪八戒”,认为“猪八戒”就是猪的化身。猪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像“猪八戒”这样的笑料吗?有何伟大可言?有何精神可言?如果这样认识,那么,你就没有真正认识“中国猪”,更没有真正了解中华民族的精神气慨。对自己所在的民族的精神,所在的祖国,没有知道其真实的面孔。

其实,猪是中华民族的神圣之物,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图腾之一。由从嘉的诗词,我看到了“中国猪”的真实面孔。我仿佛看到了一支,从黄帝时代起,由猪在山林里,在早晨的太阳中用太阳为燃料,用山林草莽之气为力量,点燃并高高擎起的精神火炬,蓬蓬燃烧,铸造了中国历史的辉煌,谱写了中华民族五千年伟大的、壮丽的文明篇章。没有“猪”这一伟大的“火炬手”,中华民族的发展长河里,就必然少了一份夺目的光华和精神气象。

正是它:“原觅山林不惧孤。身刚烈,勇气未曾输。”才有中华民族披荆斩棘、锐意进取、永不言败的“硬汉”精神;正是它:“日日糟糠不畏粗。虚名利,坦荡易安居。”才有中国人的“易安”精神气象。李清照号“易安居士”;白居易,将自己的名字叫做“居易”,他们的名号,就有“中国猪”的这一精神血脉。正是这一精神血脉,使他们的诗章,闪耀着更加诱人的光芒。

从嘉紧紧扣住中国“猪图腾”的精神,以诗词为工具,以还原中国“猪图腾”历史面貌为指向,运用文学语言的魔力,雕塑了一组中国“猪图腾”的真实的精神塑像。这组塑像,使我们终于看到了久违的“中国猪”。被吴承恩在《西游记》里抹黑的“中国猪”的形象,在从嘉的诗词里得到了彻底的平反,虽然姗姗来迟了,却令人惊喜。

我们对“中国猪”的这些伟大精神不应遗忘,遗忘了,就遗忘了自己的祖先,遗忘了自己的来处。你可以将你的头发染成流行的欧罗巴种,但是你的血脉里流着先祖的血。你的基因,注定了你永远是炎黄子孙。

吴承恩在《西游记》中,通过刻画“猪八戒”这个“笑料”,来表现“中国猪”的形象。这如果不是吴承恩故意所为,——就像现在一些人故意丑化、恶搞中华民族英雄为乐一样,那么,吴承恩就是对中国“猪图腾”的认识浅薄。

只要你认真关注《山海经》,你就知道吴承恩作为“笑料”的“猪八戒”的原型,是大禹和舜的先祖,五帝之一的高阳帝的父亲——韩流。

《山海经》里所描写的是“韩流”形象,其实不是韩流本人,是韩流氏族的“猪图腾”。

吴承恩将这一伟大的图腾,进行“笑料”化,不论是无知还是故意所为,都是对中华文化精神的亵渎。

《山海经》的“海内经”里有这样的记载:“黄帝妻雷祖生昌意 ,昌意降处若水 ,生韩流 。韩流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韩流那“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其实就是一幅人面猪形的“猪八戒”的造型,这就是中华民族古老的“猪图腾”。

《山海经》并不是神话,而是一部伟大的纪实性文学著作,里面的每一幅神话,都不是虚幻的神话,而是真实的人、事、物。它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中国古代的无名文学家们,用神来的文学之笔,将这些真实的人、事、物进行“神画”,“神画”得臻于化境。

如果你认为黄帝和嫘祖的孙子韩流,是一个“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的“猪八戒”式的怪物,那么,你就没有能真正读懂《山海经》。就像盲人摸象,只摸到了《山海经》的皮毛,只见到《山海经》的一棵树、一条小溪,而没有见到《山海经》后面的浩瀚的森林和闪亮的大河。

从嘉的这一组《猪·十六字令》,有猪这一伟大图腾作精神底气,就有一种底气十足的气象。厚实而弘大,平淡而劲味。

我不知道从嘉有没有读过《山海经》,有没有认真研读过《山海经》,《山海经》里隐藏的关于韩流氏族的卧睡千年,很少被人关注的“猪图腾”,却被他真正的写活了。他不用宏篇巨制,不用像《狼图腾》用洋洋百万言。只用轻轻的几十个字,就能握乾坤宇宙于手中,这就是他的诗词“金钟罩”“铁布衫”。

在中国远古时代,任何一个氏族部落都有其崇拜的精神旗帜——氏族图腾。这一氏族图腾,就像一支燃烧着的火炬,这一氏族部落或部落联盟每一个族氏、每一个成员,都受到这一火炬的精神光亮的烛照。

早晨,野外的山林里,旭日映照着林间的草尖,团团云气缭绕,到处流动,一只早起的山猪,正在孤身觅食。浴在晨光中的只身独行的山猪,是不畏惧山林中比它强大得多的野兽的袭击的。云气缭绕、旭日映照中,它与对手的搏斗,那满身刚烈,决不服输的豪气与勇气,正如从嘉诗词所写的“身刚烈,勇气未曾输”,成为一种令人崇拜的精神力量。

于是,一个以“韩流”命名的族氏诞生了,这就是黄帝的孙子,昌意的儿子“韩流”为首领的氏族。一幅猪的图腾旗帜,在四、五千年前的黄河两岸,在晋豫陕三省交汇的中华文明的“金三角区”内的韩流族群的上空,飒飒扬起。

从此,这一在早晨的太阳中用太阳为燃料,用山林草莽之气为力量,点燃并高高擎起的“猪图腾”的精神火炬,蓬蓬燃烧,照耀着韩流及其子子孙孙。给他们以力量,给他们以光明,鼓舞着他们在远古氏族部落或部落联盟的搏杀中,打败对手,铸就辉煌。

果然铸就了辉煌,不要说这个族群中走出了三皇五帝中的颛顼帝“高阳”,走出了春秋战国时代在历史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楚国”,更走出了在中国的文明史上重要的舜帝和大禹。

还有,没有韩流族群上空飒飒扬起的“猪图腾”,就没有中国第一个朝代“夏朝”的诞生,就没有中华文明的新纪元。

从嘉这组三首的《猪·十六字令》,是三曲为中国“猪图腾”唱响的黄钟大吕。一曲比一曲响亮,一曲比一曲高昂,不断升华,就像“猪图腾”诞生后的朝日、高阳,不断升起。光亮照彻大地,照彻寰宇,照彻万物,照彻我们当下的内心。

“猪。日日糟糠不畏粗。虚名利,坦荡易安居。”猪从林山中走出来,成为远古先民饲养的家畜。从此,猪这种精神,成为中国“猪图腾”的重要精神写照,影响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气质。

这种被我们当下遗忘和忽视的宝贵精神,却是中华民族取得辉煌的伟大精神力量之一。隔着四、五千年的历史时空,这种精神却仍像地火一样,在深处燃烧。

青年诗词家从嘉,就窥见了这仍在燃烧的中华民族的精神地火,所以才大声地唱响了一曲响亮的赞歌。

每天,我们奔忙的,也许都是金钱、物质与名利。喧哗的世界之中,你的欲望也许如天空中越伸越高的高楼,正是如此,把自己搞得内心焦虑,寝食难安。

从嘉的可贵之处,就深知现代人的这种焦虑感。在这喧哗的世界中,关注被我们遗忘的“猪图腾”的“易安”精神。他的诗词语言,是如此平淡,没有华丽,没有五光十色,就像“糟糠”,却有极强的艺术力量。从嘉不但向我们展示了猪的图腾精神,还展示了他的诗词语言的图腾。

文学的力量是巨大的,柳永的一首短短的《望海潮》,使金主完颜亮挥师南下。《望海潮》描写的杭州繁华,使金主完颜亮垂涎欲滴。而从嘉的这三首不足五十字的短短的《猪·十六字令》,却诱使我去寻觅关于中国“猪图腾”的丰富的文化宝藏,从嘉的诗词就是使我打开这座宝藏的咒语。

四、五千年过去了,为什么直到现在,中国人祭祖、清明扫墓,却少不了猪?为什么把猪作为“厚礼”向自己的祖先赠送?有谁能说出其子丑寅卯吗?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其来龙与去脉。

我觉得,从嘉这三首送给中国“猪图腾”的赞歌,就是这一来龙与去脉最简洁的诠释。

其实从嘉不是“小小年纪”,而是刚过而立之年。他虽然看起来“嫩相”,像个稚气未脱的“大小孩”,但是他的诗词却有中国几千年文化的深厚底蕴,老气横秋。

窥一斑而略知全豹,以一目而尽传精神。我在这里只是解读从嘉的一组诗词,但是,这一组诗词,短短的不足五十字的“十六字令”,却使我们能领略从嘉诗词的风采。由这一斑,而略知其诗词的全豹;由其一目,而知其诗词的总体精神。

你想领略从嘉诗词的万千气象,那么你最好去认真赏阅他由“中国诗文金点”隆重推出,即将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诗词集《笑与泪汇聚的青春:从嘉诗词120首》。

“小梅正吐黄金蕊”,这是习近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福建任职时,在福州作的诗词中的一句。青年诗词家从嘉来自福州,他的本名叫做黄涛,刚过而立之年的从嘉,在诗坛上可谓是“小梅正吐黄金蕊”。

但是“正吐的黄金蕊”,却有如此的精神气象。《笑与泪汇聚的青春:从嘉诗词120首》是他出版的第一部诗词集,出手非凡。我相信,从嘉,这个“正吐黄金蕊”的青年诗人,将是一匹中国诗词黑马。他的诗词,将来必像他的名字“黄涛”——滔滔的黄河浪涛一样,掀起冲天的诗词巨涛。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