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诗歌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诗歌评论
诗与美——时代呼唤大诗歌
发表时间:2019-04-18 13:36:19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方原

诗与美——时代呼唤大诗歌


方原



〔一〕

诗是什么?是诗人对美的发现与创造。

每一行诗都是诗人在美的道路上跋涉探索的脚印;每一首诗都是诗人对真善美的发现、提炼与熔铸,是诗人献给这个世界美丽多彩的珍珠。

希腊著名诗人奥季塞夫斯·埃利蒂斯说:“美是一条——也许是唯一的一条领我们向未知部分,超越自我的道路,这也是诗的另一定义:使我们能接近超越自我的艺术。”诗美是引领诗人攀登诗歌高峰、摘取诗的桂冠的崎岖道路。

诗与美相结合,它们的爱情结晶便是美丽动人的诗之奇葩。

诗之美,不在于她的外表,而在于她的内核,就像一个姑娘,纵然有多彩的服饰,漂亮的容貌,但如果思想浅薄,品德恶劣,那她只能吸引人一样,难以具有长久的魅力。诗也如此。任其语言多么华丽,包装多么精心,但倘若没有深刻的思想、哲学的内涵和美的意蕴,必然只能欺骗读者一时,断难长久流传下去。由此想到如今有些诗集,不仅豪华精装,有的甚至内文铜版纸彩印,胡里花哨,但读其诗,均是轻飘飘的浮泛肤浅之作,无法打动人心。

诗不是塑料花,样子虽美但没有芳馨;不是“礼花”,闪了几下光芒,便转眼即逝,更不是罂粟花,虽然美丽但蕴含毒汁。

歌颂真善美的诗是美,鞭挞假恶丑也可写出美的诗。这是对立的统一。

灵魂是诗美的血液,是读者论坛的核糖核酸,不可或缺。诚如鲁迅先生所言:“从血管里流出来的是血,从水管里流出来的是水。”屈原、李白、杜甫、鲁迅、艾青、郭小川、贺敬之等大诗人,因为他们的灵魂是美的,所以才创作出《离骚》《天问》《蜀道难》《三吏》《三别》《自嘲》《大堰河,我的保姆》《吹号者》《向太阳》《火把》《望星空》《一个和八个》《雷锋之歌》等一大批具有美的穿透力、辐射力、影响力、震古烁今的杰作。


〔二〕

诗是情感的喷发,是灵魂的闪电。

无论是江河奔腾、狂风暴雨、红日喷薄,还是松涛滚滚、鲜花吐艳、百鸟争鸣;无论是生离死别,还是情窦初开……都可以激起敏感诗人的情感波澜。

对于诗人来说,情感太重要了。没有丰富情感的人,是难以写出激情澎湃的诗篇来的。情感从何而来?

首先要有一颗正直善良、充满正义感的心。有一颗忧国忧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心。要有忧患意识、未来意识、群体意识,祖国观念,人民观念,有崇高的使命感。而不是像有些所谓的先锋诗人那样,心中只有“自我”,躲避崇高。

热爱生活,关心他人。在生活的激流中,与人民大众同呼吸共命运,为人民的喜而喜,为人民的怒而怒,为人民的哀而哀,为人民的乐而乐。正如屈原那样:“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诗人当然也要关心自己,但不能像有些先锋诗人、新生代诗人那样,陷入“自我缠绵”、无病呻吟的怪圈之中。

情感要真,真,才有力量,才能感染人。

情感要美,美,才能给人以审美的愉悦。

情感要昂扬,昂扬,才能有鼓舞人心的力量。

情感要圣洁,圣洁,才能净化和陶冶人的性灵。

但是,丰富的情感必须转化为诗的意象、形象,情感才不会苍白、无力。


〔三〕

思考是诗人创作的前提。“既然历史在这里沉思,我怎能不沉思这段     历史?”好诗既是情感的喷发,也是思考的结晶。艾青说:“诗人只有丰富的感觉力是不够的,必须还有丰富的思考力、概括力、想象力。”

思考是诗人对所发现的诗的材料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思维过程。诗人有了感情、创作冲动之后,还必须站在社会、历史、哲学、人生等高度,对生活进行再认识,理提炼,用睿智的、理性的目光观照生活空间,由感性上升到知性。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握事物的本质,写出内涵的诗歌。

艾青经过对历史与现实的深沉思考,写出了充满感情和思辨色彩的名作《光的赞歌》《古罗马大斗技场》。公刘、张志民、舒婷、张学梦、杨牧等许多诗人的佳作,都因对历史的深沉思考和对现实的深刻反思,使他们的作品具有丰富深刻的内涵,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的一些先锋诗人的诗作,或堆砌词语,罗列生活现象,或是“跟着感觉走”,云笼雾罩地宣泄一些谁也不懂的感情或感觉,把诗歌变成了空洞的文字游戏。这些伪劣诗作,不仅不会有生活力,连一天都难存活下去,发表之日就是它们死亡之时。

只有通过思考,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才能使感情与感觉化为血肉丰满、启人心智、润人心灵、给人美感的有深度的好诗。

作为“文学最高形式”的诗歌,依赖思想而存在,而思想则依赖于诗人的思考。


〔四〕

诗是语言的艺术。其实何止是诗?小说、散文同样也是语言的艺术。不过,由于诗歌形式上的特殊性,对语言赋予了更高更严的要求。因此,柯勒律治说:“诗是按最佳顺序排列的最佳词汇。”

中国诗人历来对语言艺术十分重视。“推”与“敲”的故事已成千古佳话,“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语不惊人誓不休”,说明了诗人对语言的苛求。诗人的思想感情只有借助语言这个载体,才能凌空翱翔,流传千古。

扫描当今诗坛,发现部分“新生代”“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诗人的诗作的语言相当“先锋”和“前卫”。他们当中确有不少好诗,为诗坛带来新气息,但也有的却不敢恭维,拒绝形象思维,不讲隐喻、象征、通感,更谈不弹性与张力。

“新生代”诗歌语言的另一倾向是晦涩,追求深奥与艰涩,一些支离破碎的文字符号排列组合便成了诗。这类诗,充斥着一些诗歌报刊特别是诗歌社团自费出版的报刊。这些诗,由于作者人为设置重重语言障碍,自然不会引起读者共鸣,让广大读者喜爱。

“语言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诗尤最。学诗写诗的人,非下真功、苦功不行。只有学贯中西,刻苦磨炼,才能创造出既为广大读者所接受,又有自己风格特色的诗歌语言。


〔五〕

我赞赏“大诗”的出现。

“大诗”不是“大”而“假”、装腔作势的诗;也不是大而空、大而玄的诗。

所谓“大诗”,是真实、深刻反映我们的时代精神、民族精神、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中国历史的沧桑巨变、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成就的诗;是反映人民的理想愿望、人民的情感和文化心理嬗变的诗;是振聋发聩、撼人心魄、感人肺腑、引人共鸣、催人奋进和推动社会、历史向前的诗。

大诗形式上的特征是“大”,气象恢宏,如一泻千里的江河,或似一团熊熊的烈焰。如郭沫若的《凤凰涅槃》、艾青的《向太阳》《火把》、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阮章竞的《漳河水》、闻捷的《复仇的火焰》、贺敬之的《雷锋之歌》《中国的十月》、郭小川的《向困难进军》《将军三部曲》、李瑛的《我的中国》、峭岩的《遵义诗笔记》《烛火之殇》、吉狄马加的《我,雪豹》《致马雅可夫斯基》、马新朝的《幻河》、李松涛的《拒绝末日》、龙彼德的《坐六》等等。

“大诗”必须思想深邃、博大精深、内容丰厚、气韵生动、激情充沛、豪放雄浑,既有历史感又有现代感,艺术精美。

“大诗”是生活的激流在诗人的胸腔里冲撞,是诗人真善美的灵魂在燃烧,是时代脉搏与诗人脉搏共同跳荡的结果。

写大诗的诗人,必须有高尚的人格与锐利的目光。那些人格猥琐、灵魂恶浊、鼠目寸光、把握不住历史发展方向的人,是写不出大诗的。

写大诗必须深入时代与生活,投身改革开放的洪流,根植肥活的生活土壤,这样写出的“大诗”才能枝繁叶茂,具有旺盛不衰的生命力,经得起时间的淘洗与历史的考验。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