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化博览» 文化看点»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文化看点
学术出版有多野:下文章要钱,发文章也要钱
发表时间:2019-04-16 10:56:36       来源:正解局       作者:正解局

◆学术出版为什么变成了一门利润惊人的生意?


这两天,“视觉中国”滥用版权牟利,成为落水狗,人人喊打。

不过,还有比“视觉中国”更野、更暴利的路子。

这就是:学术出版。

学术出版商(当然叫“知识贩子”可能更准确、形象)比谷歌、苹果等高科技公司还赚钱。

遍布全世界一两千万名大学学者、研究人员为他们打工。哈佛、耶鲁等全世界的大学和学者们都不得不低头,更不要说国内几乎所有大学和研究机构了。

但最终买单的却是,每一个纳税人。

500

全球五大学术出版商

1. 40%左右的利润

在大部分普通人印象里,出版是个“夕阳产业”,出版专业学术期刊、书籍更加小众,肯定更是没钱可赚。

实际上,学术出版不仅赚钱,而且能够赚到大钱。据估计,仅仅科技、医学出版的市场规模一年就超过250亿美元,比全球音乐市场要大1/3以上。据估计,全球学术出版市场规模可能超过500亿美元。

但更神奇的是,这个生意模式十分奇怪,奇怪到大多数人看起来可能都不可思议。

德意志银行在一份研究报告里,概括为:三重买单模式。

简单来说,目前学术研究的大部分投入来自政府。学者拿着公共财政投入做研究,写出论文。

论文要发表,必须通过出版商掌握的期刊。通常,作者不仅拿不到稿费,而且还需要向出版商支付一笔不菲的版面费。不少SCI期刊发一篇文章要5000美元,也就是3万多人民币。看下面图表,感受下:

500

(来源:小张聊科研)

据统计,仅英文期刊每年发表文章就约有300万篇。

中科协调查发现,2015年中国在SCI收录完全OA期刊共发表论文近4.4万篇,支付了7200多万美元(超过4.8亿人民币)的论文费用。

更神奇的是,即便论文是你发表的,如果你要从出版商的数据库中下载自己的这篇论文,你还要交钱!

下载一篇论文要多少钱?没有太统一的标准,我随机找了几篇,显示的下载费用,大体也就是三五十美元一篇,差不多就是两三百块钱。

500

500

500

出版商只需要雇佣少量编辑来初步判断论文是否值得发表。然后,比如检查数据有效性、实验有效性等更繁重、专业的编辑工作,则由研究人员完成,而且完全是免费的,美其名曰:同行评议。

这个生意到底有多赚钱?

位于荷兰的全球最大学术出版商爱思唯尔(Elsevier),2018年收入达到25亿英镑(近220亿人民币),利润率高达37%,相比之下谷歌只有20%左右。

2. 为了生意不择手段

学术出版其实已经有三四百年历史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学术出版也完全由非盈利学术团体来组织。

但是在1970年代,不少出版商看到其中的商机,开始收购学术期刊。

到目前,全球已经形成五大学术出版商集团:Elsevier、Taylor&Francis、Wiley-Blackwell、Springer、Sage。

据统计,在1973年这些出版商只控制了20%的期刊,到1996年上升到30%,而目前五大学术出版商已经控制了一半以上的学术出版,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医学等领域这种集中趋势十分明显。

500

更“损”的是,一旦发现有新的学术数据库出现,出版商们就千方百计地去买下来。

比如,爱思唯尔2016年收购了全球最大的开放获取知识库“社会科学研究网络”(SSRN);

2013年买下跨平台文献管理免费软件和在线学术社交网络平台Mendeley……

可以说学术界苦出版商已久矣,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国外,不少学者联名不在付费的期刊上发文章,不为它们审稿。

还有更加理想主义的做法,当时年仅22岁的哈萨克斯坦女孩亚历珊卓·艾尔巴金(Alexandra Elbakyan),创办了一个叫Sci-Hub网站,从出版商的数据库里盗取了5000多万份学术资源,放在网上免费供全世界下载。每天提供的下载次数超过20万。

这无疑动了出版商的奶酪,它们自然会花大力气去“追杀”。

爱思唯尔、美国化学学会两次把她告上法庭,前者提出1500万美元赔偿,后者也提出480万美元索赔。

法院命令封杀了网站,为了避免被引渡,艾尔巴金还不得不躲藏了起来。

500

美国最大的互联网论坛Reddit合伙创始人Swartz曾经从知名数据库 JSTOR下载约400万篇文章。后来,被控试图通过P2P分享内容,涉嫌通信诈骗等多项罪名被捕,在保释期间自杀身亡,时年26岁。

3. 连哈佛大学也叫苦

凭着垄断地位,出版商们摇身一变成了“知识贩子”。

这些学术出版商要成功赚到钱,可不只是靠着收版面费,版面费和一篇一篇卖论文,占出版商的收入只有6%左右。

真正的大头是,向各个大学、研究机构卖期刊(数据库),约占到收入的六七成。

因为,要做研究必须要了解学术前沿,最快捷的方式就是看期刊论文,所以,几乎所有的大学和科研机构都会订阅大量期刊(数据库)。

出版商的定价却十分霸道。

像加州大学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大学联盟,旗下有UC Berkeley、UCLA等知名高校。2018年,加州大学向爱思唯尔支付了1000多万美元订阅费。

更不可忍受的是,出版商们不断涨价。加州大学订购爱思唯尔的费用6年里上涨了145%。

在谈新的协议时,爱思唯尔希望把新协议费用增加约80%。

这所美国最大的公立大学终于无力支撑,宣布不再订阅爱思唯尔所有数据库。

500

连世界上最富有的大学——哈佛(捐赠基金超过360亿美元),也曾经遇上了“防守不了的形势”,期刊出版商不断涨价,已经让学术交流环境在经济上“不可持续”。

中国更是出版商们眼中的香饽饽。

出版巨头开始以低价进入中国市场,培养中国科学家的阅读、使用习惯,形成“外刊依赖”,等像“吸毒上瘾”,欲罢不能时猛提价格。

还拿爱思唯尔来说,中国用户2007年下载一篇论文平均价格只有46美分,还不到当时全球均价的17%。

随后,它逐渐减少对中国用户的高折扣,最后和全球定价持平。

比如,北京大学图书馆购买爱思唯尔科技期刊电子数据库的费用,2008年是54万多美元,2009年涨到57万,2010年又涨到61万。

500

连美国证券交易所Nasdaq都在感叹:

学术出版是个大生意

一次,中国高校抱团采购谈判时,爱思唯尔提出涨价15%,中国代表不同意,对方高层很不客气地说,你们没钱可以不买。中方一位女士当场被气哭。

目前,我国300多家机构订购爱思唯尔期刊全文数据库,2017年大连理工大学采购费达280万元(近3年内每年涨价12%),国家知识产权局是648万元,中国科学院达千万元级别。

十来年,中国大学图书馆平均电子数据库购买费用增长了3倍多。像北大一年花出去了4900多万。

500

4. 怎么就造成了这么大一个生意

其实类似的苗头,在中国学术出版界也已经出现。

中国知网(CNKI)文献总量超过2亿篇,覆盖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数据库,也是国内学术研究绕不过去的数据库。

早在2011年,有西电网友爆料,知网“向国外数据库商学习”,要求陕西高校购买费用涨价10%左右。谈判未果,知网就停掉了西电的访问权限。

知网对不同学校机构报价不同,但报价不公开。据了解,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2010—2016年的报价涨幅高达130%以上,一度“用不起”。

连北大也因为“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在2016年考虑不再续订知网。

和大学哀嚎一片不同的是,知网2017年毛利率超过60%!

500

有专家估计,目前,我国每年发布的外文论文约50万篇,占全球的1/5左右,光发表费用就数以亿计,同时,又为订阅各种外文期刊和全文数据库花费数十亿元。

学者为了在学界混出名堂,赢得教职、声誉、社会地位,大学为了满足教职人员的要求,都不惜把大量科研经费用在了发表和购买文献上。

最终,这些纳税人的钱,却源源不断流入出版商的腰包。

500

出版学术期刊,制作学术数据库,初衷其实是促进知识传播和学术交流。

更深一层来说,拿出越来越多的钱供养学者、研究人员,从事那些可能永远或者近几十、几百年都不会用到的科研、试验,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进步的重要体现。

这个时候,也许需要我们考虑一下,学术出版为什么变成了一门利润惊人的生意?

学术发表,为什么变得比学术研究本身更加重要?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