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岱南记闻(三)【并译文】
发表时间:2019-04-15 13:21:44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田宇

      吾闻:有桑人之邻,一日下农,跌伤肱股。以其痛而有汗泗之出,殷殷似有戚然之声也。桑人笑曰:“小可之疾,不过痛痒。尔寿及天命,曷以悬涕之哀之甚矣?莫不令人叹拜而讥矣。”

      邻怒,乃曰:“吾伤父母之形,有损精血之气,是以吾哀者其一也。更,动筋挫骨,其实已伤,书言:‘其言多痛切,发于至诚’可知一言尚且如此,矧因肤绽肉赤,而为此形也。试问,何由使人拜而讥也?”

      桑人笑而靧拭,乃曰:“吾闻武夫,以刀剜其臂也,血注五斗,乃见骨髓,犹不改其色,从容酒弈。并医家后世同喟曰‘真天神’也。当日解良人五旬有馀,而为此英雄之气胆,君不赧乎?”

      邻大怒,无言以去,终无言话。

      有一日,其邻得一染疾而逝,属皆哀恸,悲声以达四野。桑人正曰:“尔等然何为此不快之事矣?莫若各自归家,以养时命也。”

      邻人之子切齿而恨曰:“非人之言哉!吾父新寒,群悲以敬。尔是何种东西,大发此不经之语,大谬之道,汝不畏天噬地嚼之愆耳?”
      桑人其容如初,徐曰:“想庄公南华,妻丧且,于冢而笑。有路不明之人乃问:‘悲事何以舒畅?’周答:‘吾浑在时,衣不逢迎,米不沾口。云来躲逃,雨来避走。如是三二载,心甚愧之。今其一旦而去,或登仙界,或化草柯,只此不受人间之苦,岂非大快之事耶?’今汝父,疾不得治,痛不得养,须臾化作古丘,乃天之常也。君自应喜,反欲作悲,其非愚耶?”
      邻人之子怒而击之,桑人遁逃。其疑也,以为众蒙而独他醒世,泫然而叹也。

      不出十日,桑人务耕之时伤其指盖,虽无大裂而其势难掩。其邻路过,皆侧目而过,一无所助。桑人大愧,乃自属曰:“曩者吾之失也,小可之痛,莫不难忍,况失亲断臂之觉也?今既有知,亦得胜如无知也。”自归家。

       至而,再无生事之嫌也。

      翰林邓公曰:“人之常性,祸不加身,解不十分,然是此道也。”
      吾多玩味,以是此理。


      译文:

      我听说:有一个农民的邻居,一天下地的时候,把腿脚跌伤了。他痛得汗都流出来了,而且嘴里小声地呻吟着。农民笑话他说:“这么小小的一点伤,不过是有点痛而已。你现在活到这么大了,为什么因为这种事悲痛欲绝呢?不怕其他人看见了笑话你啊。”
      邻居大怒,说:“我摔伤了身体,损了精气,这是我悲痛的一个原因之一。再者,伤筋动骨,是真的受伤了,书上也说过:‘如果语言很悲痛了,那么就是发自内心了’可以知道一句话都如此厉害,何况是皮开肉绽呢,所以才这个样。试问,别人为什么要笑话我呢?”
      农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便说:“我听说关羽,用刀割他的手臂,血流不止,都看到骨头了,仍然面不改色,从容地喝酒下棋。当时的医生和后世的人都感叹‘真是天神下凡’啊。当时关羽年过五旬了,仍然有这样的英雄气概,你(相比之下)难道不羞愧吗?”
邻居大怒,无言以对,就没再说什么了。
      又到了某一天,他的邻居感染疾病去世了,家属都非常的伤痛,哭声震天。农民却面不改色地说:“你们(闲着没事)为什么做这样无聊的事?不如各自回家,好好过日子了。”
      邻居的儿子咬牙切齿地说:“你这说的真不是人话了,我父亲今天刚刚去世,大家理应哀痛啊。你算什么东西,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如此大错特错,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农民仍然面不改色,款款地说:“想那庄子,妻子死后,在坟前他却大笑不已。有路过不明真相的人就问:‘丧事为什么这么开心?’庄子回答说:‘我妻子在世时,衣服破烂,吃得也不好。每天不是被雨淋,就是被日晒。如此多年,我非常的有愧。今天她一旦去世,要么成仙,要么下辈子变成香花宝果,不再受人间之苦,这不是很高兴的事吗?’现在你的父亲,有病的时候得不到好好的治疗,得不到好的赡养,如今与日月同尘,这是天地的常理。你应该高兴啊,却悲痛,这不是很笨吗?”
      邻居的儿子生气地打他,农民快速地逃走了。他自己也十分地感叹,认为众人皆醉而他独醒,也落了泪。
      不到十天,农民下地干活的时候伤到了手指,虽然不是大伤但是疼痛难忍。他的其他邻居路过后,都装作没看见走过,没有一个人帮他的。农民很自责,自己对自己说:“先前是我错了,小小的痛都很难忍,何况是失去亲人和伤筋动骨的痛苦呢?现在虽然知道了这个道理,但也已经像不知道一样了。”(于是)他自己回家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做过有无故生事嫌疑的事了。
      翰林邓公说:“人的常性就是,一旦祸患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么就永远也不会理解,就是这个道理了。”
      我现在一直在玩味着这句话,觉得很有道理。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