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匡列辉:南湖夜独游
发表时间:2019-04-14 22:24:36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匡列辉

同伙伴们从南湖的岸边回宾馆,看看时间,刚过晚上九点。躺在床上,打开电视看了一小会儿,觉得有些无聊,披衣起床,又来到了南湖的边上。

今夜无月,高远的天幕像一件巨大的敞开着的黑的棉袍,厚厚实实在盖在了无边的空中。我抬头仰望,想看见一颗、两颗星星在头上眨呀眨的,可是看了半天,却哪怕是半点星星的幻觉都不曾产生。云太厚了,来岳阳之前,我特意查了一下这两天的天气,阴有阵雨。所以,站在南湖的边上,那千年前的静影沉璧、浮光跃金的景色,今夜是不会在重现了的。可是啊,南湖阴天的夜晚,也是别有风味,是那般美妙,是那般的引人,勾起我一个晚上,第二次又来到了它的身边。

这一段的时间太宝贵了,收到开会的通知时,本想找个理由拒绝,可一听说是来岳阳,到南湖的边上,心就猛地一跳,想找理由的念头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打点行李,坐上长途的客车,寻车后的座位打个盹儿,睁眼就来到了这烟波浩渺的南湖边上。

这是阳春四月,九点以后的南湖的夜晚,安静而温馨。我喜欢和同伴们一起散步,但是不喜欢说太多的话,就做一个安静的聆听者,静静地随着同伴们的时而激昂时而开心的谈话而感染着,自己也觉得放松起来快乐起来。可是这南湖的夜啊,我感觉,如果只是简简单单地说着话儿走上一遭,难免太草率了一些。南湖的夜的韵味啊,就像那新春的君山毛尖茶,得慢慢地冲上一壶,闭着眼睛,轻轻地悠长地闻一闻。再把心思收拢来,又全部忘却掉,只留下一片纯的心境,细细的品一品,在唇齿香依间,才能一点一点地体会得到。体会得到春天夜晚里她的宁静,她的温情。

夜的马路只有带着黄晕的路灯寂寞地洒一地朦胧的光,晚九点的南湖边的公路上车流很少了。过了马路,穿行过高高低低浓密的道旁树中间的一条小石子路走下几级石阶就到了南湖的湖边。绕湖是用磨光的大块麻石平整铺成的宽阔的人行道。刚走下石阶,耳边突然就显得清净了很多。整个的人像是沉浸在了一片安静之中。马路上偶有急速而过的车声传过来,也显得那样的隐约。等你回过神再听,那声音早已远去,消逝在这南湖黑的夜里,似是那湖心荡舟而过的小船,轻轻的划开一条亮的微微的波痕,等你再仔细瞅时,船已远去,波痕早已平复。可是,这夜的南湖,是没有小船的。天是那样的高远而深黑,湖也是那样的深黑而幽阔。那一湖的水啊,黑黑的,一直铺到了与那天边,与深黑的天悄悄地交融在一起。

可是,南湖的夜,若只有这无边的黑色,那未免太单调了。在南湖的深黑而幽深的水面的远处,却又燃烧起了一团团通红与橙黄、甚至带着明亮的鲜绿的光影,那是湖边的高楼上闪烁着的夜的霓虹,热烈而无声地将那五彩的光色投下来,形成了一条条彩色的火龙。看着长长的火龙在跃动,这时,你才感觉到,这湖里的水,并不是一动也不动的睡着了。她是在运动着、在奔涌着。但也许,她是怕闹着了这静谧着的南湖安然的夜晚,于是那起伏着的微波,也是强着按捺住的激动情绪的表达啊。是不是,这夜的南湖,见到了我,也像是见到了多年没有见到的老朋友,强忍着内心剧烈的兴奋,用这闪跃的披着金纹的波的舞蹈来迎接远方的好友啊。有人告诉我,南湖连着洞庭湖,一年四季水面随洞庭潮涨潮落,所以,在我的心底,南湖比西湖要美,美得那样自然,美得那样纯真。她不像西湖那样,需要人细心地娇惯着,呵护着,就那么一湖孤伶伶的水,隔不了多久,又要人工来进行更换。南湖的水啊,永远与洞庭连在一起,一起共享着渔舟唱晚的闲适与悠静、一起热闹着风雨欲来时的惊涛拍岸。而今晚,又一起用这清净与热烈交织着的温馨来迎接着近三十来年重返的老友啊。

近三十年前还是年少的我和我的同学,秋天从益阳的码头上了轮船,经过资江来到了这浩浩汤汤的洞庭。从山里出来,看惯的是远山与丘陵,看惯的是小溪和池塘,第一次在月的夜色里,浮船于无边无垠的洞庭之波上。突然感觉到,世界是那样的大,水面是那样的辽阔,突然从内心深处悟到了苏子月夜泛舟水面,顿生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触动是如此的真切、如此的让人无由的颤栗起来。那一夜,是一轮满月,船在茫茫的水中劈浪前行,白色的浪花在轰轰的船的鸣响中激起,又远远的被抛在了后面。可是那一轮金黄的圆月,却始终不离不弃。等甲板上的我回过神来,摸摸手臂已是透骨的凉。也许是怕了这秋的清辉的寒凉,也怕起了一个人在这湖面的孤寂与沉寞,准备返身入舱。抬一眼,那月亮,还是在船头的高处,在幽蓝的天幕下将明亮的光,洒向水面,温柔地铺满着似乎又隐隐起着清清的雾气的无垠的水面。这里,没有山高月小,没有岸芷汀兰,只有明月,只有船上的小小的我,静静地与高空的这一轮月亮对视着。我看了看这无边的轻轻动荡着的无数的碎金似的水面。眼神迷茫起来,只觉眼前只有无边的天,只有无垠的水,水与天,在她们相融合的无边的四面八方的远处,又静静地连成了一线。

而今夜,无月。轻轻地走在这南湖的岸边。回忆着那有月的一夜,看着眼前无边远处闪烁着的霓虹,看着它们投映在水面的跃动着的条条动荡着的热烈的灯火的龙的舞蹈。熟悉的、久违的温情从心底里汩汩地生了出来。沿着平坦的麻石路面前行,将目光收回,发现人行道上的灯的造型很有湖区水乡的特色,路灯灯柱很是修长,外面设计成了长鱼的形状,而那淡淡的一线线的光,从那鱼身的片片细鳞的缕空出柔柔地投射了出来,照在路旁的错落着的树上,将那低矮的常绿的灌木圆的或是方的影儿温润地印在了闪着一点点亮光的路面上。而此时灌木的上边,有开得正旺的樱花,一簇簇地挤在枝头,在暗夜里柔和的光的映照下,白天里那些明亮的浅紫与红粉突然像是害起了羞似的,带着朦胧的暗影,在枝头一动也不动地,静静地呼吸着这春夜的清凉。有几处树的下边,安放着长条的木椅,供走累着的行人稍稍的休息。我看到了,灯光之下,那疏疏的花影,正斑驳地洒向偎依在长椅上的一对热恋的情人身上。这夜樱的影儿,似乎是紧紧包围着了这对幸福的人儿。我瞥一眼,花影下的那姑娘的脸,是那样的恬静、又是那样的温柔和美丽。青春的人啊,在这南湖的夜里,美美地与夜的花儿一起生长着、尽情地怒放着。

我想沿着这南湖的岸边一直走,走到了那灯火闪烁着的地方去;我又想,哪里寻一叶小舟,借我一支长篙,让我轻点这幽深的湖水,悄悄然,一直划向那南湖的最深处,然后,横舟湖上,静静地在万顷之中,凌波而卧……


 中国社科院匡列辉写于洞庭湖论坛会后晚上2019年4月14日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