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天下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天下散文
岱南记闻
发表时间:2019-04-11 17:59:29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田宇
原文:

(一)
   吾闻:有闲士东庄,姓少,名全威,字蒂威也。少有才华,六齿能文,出龀会诗,其五言七言者皆可,自恃一能。
   一日,携其文素入投当时名流刘翰林之宅,倩其指摘。刘氏趾高,观其文上乃一七言诗曰:“汴河通淮利最多,生人为害亦相和。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膏腴是此河。”大怒,搿其楮墨,掷于地上曰:“尔戏我耶?”全威惊怖,乃回:“学生讵敢,吾今生人不过二十有六,矧发鬓不得徒立,盛名不得裕如,焉以儇薄以为相戏?”刘氏艴然不说,舒袖而立曰:“小小之人,竟有犬彘之胆也。汝纵非欺我,亦有恝然之理也。念尔初犯,不予追究。”全威慭慭,乃问:“曷吾文如是加怒于师也?”刘氏扳指,乃列其因果曰:“汝之诗文,狗屁文章也!定其文脉,上不对景,下不对义,唯达讽古喻今之实,反有失偏重之谓,此其一也。摅其文律,乃不安格律之义,故非今文也;乃不安乐府、教坊、经义、传闻之形,故亦非古文也。如是而言,乃似瘛瘲之螭,出格之龙,上不点天,下不点地,无以评判,此其二也。更有,出律太多,不悉格法,已是大忌,此其三也。为此三项,尔之诗文岂非狗屁之文耶?”全威无言以答,诺诺而退。
  有三日,全威携一诗文旋来拜访。刘氏气盛,乃观其文上一七言诗曰:“君胄:梨白分春已借开,半天腴襡各争怀。碧香忽衬三千就,柳叶稍推到梦来。”刘氏然喜,说说然僖入眉宇。全威不解,乃问:“先生今日见吾诗文,缘何眉开笑绽也?请赐教。”刘氏曰:“善矣,美矣。”全威曰:“吾师可详细道来。”刘氏曰:“观此文,乃士元之手笔也。想那士元,并仲文齐名,今闻大造,诗格回奇。虽为时人鄙之,然其文亦后世之珍也。可曾记:青山霁后云犹在,画出东南四五峰。今观此诗,‘碧香忽衬三千就,柳叶稍推到梦来’足以敌过前句,想来必为士元晚年之景对也,以是叹好。”全威无言,乃诺诺而退。
   后有虚提先生相逢,威言及此事,乃曰:“无耻之徒,空副其名,实则木瓜康瓠浮萍之流耳。前,吾以中虔之文以试之,孰料其竟喷出些个秽粪之语。后,吾以吾自题之诗以示,唯于前首加士元之名,便被他尽付夸赞之语,橤荪之叹,嗐,实实这般庸才,竟空絮其位,独以盛名以置膏腴,笼托一家之辞,国家之不幸矣,百姓之不幸矣。”虚提亦慨,威曰:“其不知,吾平生恚者,乃为诗作文限其格律者是也。吾思,诗无巨巧,唯心剖露耳。想来文章本自天然而成,释情以咏,方为正道也。比如国法、律治、行人、通外,若无法纪,则乱家之祸成也。故,必以其规,方可无虞。然若文章以是论之,将此大业缚以锁、枷、扣、牢,不以实情为重,而以色饰为欲,曷以与科举之非同?吾始信家国文脉之衰之因也。”虚提曰:“想那格律,唐人所制,宋人时方以律以适举业之评判,奈何令人以是视为本耐,何其悲也。”全威泣然有涕,虚提道:“万不可懁而高作,如是之人滚滚当道,倘公一时忿然而错助,洵然有悔不及矣。”威抚其手,曰:“诚然如先生言,唯忍之即可。”
   盖此事,非为“文人相轻”者可以尽述。只叹当时之文人也,真者不逢其时,虚者威仪天下耳。乃世之遗患也,为“束之以令者其品貌高端,但得权禄则无可撼动也。唯实有情者,前不得助,后不得生,唯叹业之痛也。”

二)
   吾闻:有方知涯先生告曰:“某前番过一村落,见有二人生活迥异。其一者,家财裕如,然奢酷之甚矣。其二者,家徒四壁,终日似具无穷之苦也。吾大疑,乃去邻见其一者。见其肥胖有似雉堞之骸,吾询:‘是何缘故有此穷奢之意?’其竟戚戚有泗,悲然以告。
   ‘当年一如生民耕地,朝蚤夕晚,多生多食,倒也觉得十分快活。某日一官僚之骑迳来,吾窥其仪仗,见辙辕镶金,从人矛戟错银,不禁油生慕春之念。乃祷天曰:皇天在上,鄙人刘氏,家中凄苦。劳力而不可周全娘姆,破劲而不可糊口小儿。唯清清贫贫,以夲明。日暾而起,日黎而寝,终不比受福之人也。故今罪过祷天,望帝怜悯。早施万全之策,救人于水火其中也。谢讫,乃回。孰料天有报应于我,归迳途中,地上忽见斗大之金十块,金光跃目,丏人心穴。吾赶忙拾去,袖之入家。自那日,一家欢喜,邻邻道贺。然不料反生忽意之祸,当时贫饥,旦有垂劳之能,午有浩养之息,故日常奔有其鹄,行有其的也。然此番突入锦食之鼎,闲了荒地,罢了日分,觉肌肤生痛,腠理有恙。金分五称,反不知何所用置。好似无首之马,无尾之蝇。终日皇皇,又惧贼念盗抢,以是不快之甚矣。故,每日唯寻欢作乐,穷奢而已。’
   某闻,与之戚戚。又去邻见其二者,见其锁目凝眉以望,似观无文之经之态,乃询:‘是何缘故觉有无限之苦耶?’其叹有馀,默而相告。
   ‘先生不知,吾非终日作叹之腐儒之士也,只是一因,乃至如此。曩者富甲,有在下一个,吾以金银为戏,尚义是轻。后渐贾业不隆,加之宵小做害,始露清霜之形也。有友人陈达曰:君先者待我极好,今有贫屈,如何不救?即发五万银两与我,我谢而受之。然己不为何,不上两月,烛消罄尽。达闻,又发一万两予我,不出一月,顷之如泻。达闻,再给。如是三次,皆似前番,友人恶之,乃与绝信,是以此终败也。吾尝思:何故有帛之时反另人于我?思及,方悟:初败时,未及辨明败去之因,而忽有救助。故愈助愈败,以落此下场也。是以吾不快之甚之因矣。’某闻,无何以劝也。”
   南山先生曰:“人之痼疾为人之天性也。是以‘急贫不可骤富,以其不知何以活也;疾覆不可便扶,以其不知何以再覆也’而已。”
吾大信南山先生之言也。



译文:

(一)
   我听说:东边的庄上有一个清闲的人,姓少,名全威,字蒂威。小的时候就很有才华,六岁的时候就可以写文章,再大一点后可以作诗题句,五言七言都可以写,自己认为这是一种本领。
某一天,带着他写的一首诗文到当地的名流刘翰林家,想请他指教一二。刘翰林趾高气扬,看他带来的纸上是一首七绝:“汴河通淮利最多,生人为害亦相和。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膏腴是此河。”十分生气,合起这张纸,扔在地上说:“你在耍我吗?”全威很害怕,便忙回答:“学生怎么敢呢,我今年才26岁,况且头发还没有出发髻,名声也不大,怎么能用轻佻的态度来戏弄您呢?”刘翰林变脸不高兴了,舒展一下袖子站起来说:“你这么年轻的人,竟然狗胆包天,你纵然不是故意耍我,但也有轻视我的意思。想你是初次犯错,我就不予追究了。”全威小心翼翼地问:“我的诗文为什么惹怒了您呢?”刘翰林掰着手指头解释说:“你的诗,就像狗屁一样。先看它的行文思路,也不对景,也不答义,只能看出点讽古喻今的意思,却有失写作重点了,这是其一;再看它的格律,你真的是不懂格律,所以这不是现在的古诗,又不像过去的乐府古令等一样,所以也不算古体诗,这样说的话,你的诗文就像抽了筋的蛇虫,像没了神的龙,天上一脚地上一脚,根本不能用常理来看,这是其二;更有一点,你的诗出格太多了,根本没有章法,这是其三。有这三个原因,你的诗还不算是狗屁一样吗?”全威没说什么,只是胡乱应付地走了。
   过了几天,全威又带了一首诗歌来拜访刘翰林。刘翰林还是趾高气扬的,看他带来的纸上仍是一首七绝:“郎士元作(郎士元,唐朝诗人,字君胄):梨白分春已借开,半天腴襡各争怀。碧香忽衬三千就,柳叶稍推到梦来。”刘翰林不禁有些欢喜,已经喜上眉梢了。全威不明白,问他:“先生今天看我的诗文,为什么又高兴了呢?请您解释一下。”刘翰林说:“太好了,太美了。”全威说:“老师您可以详细说一说吗?”刘翰林说:“看这篇诗文,是郎士元的大作。想想这个人,与崔翰齐名。现在我看到了他的大作,诗写得真是太好了。虽然当时的人认为不怎么样,但是现在的人可以认为他的手笔是珍品了。你还记得吗,‘青山霁后云犹在,画出东南四五峰。’(郎士元《柏林寺南望》)现在看到这首诗,‘碧香忽衬三千就,柳叶稍推到梦来’可以与这一句诗齐名了,想必是郎士元晚年的手笔吧,所以我说好。”全威没说什么,于是胡乱应付地走了。
    后来少全威碰上了虚提先生,全威谈起了这件事,说:“(刘翰林)真是个无耻的人,空有其名,就像花木瓜一样中看不中吃。第一次我去找他,拿着李敬方(唐朝诗人)的诗当成我的去请教他,哪里想到他竟然满嘴里污言秽语。后来,我又拿着我的诗去问他,只在我的诗前面挂上了郎士元的名字,没想到就得到了他的无限赞美和感叹。唉,真是这种庸才,白在位上就任,利用庞大的名声捞好处,把各种的解释权笼在自己手里,真是国家的不幸、百姓的不幸。”虚提也很感慨,全威说:“他不知道,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写诗文死追着格律不放的人。我认为,诗歌没有什么神乎其神的,只不过是更好地说出内心的声音而已。想来各种文章都是天然而成,达到抒情的程度,才是正道。比如国法、公序良俗等,如果没有法度,那么就会有大祸。所以,遵守规律,才能没有伤害。但是如果写文章也过于死守规律,把这个大的事业栓牢系稳,不以抒情为重,而仅仅是做表面功夫,那和科举有什么不同呢?我现在才知道国家文坛衰弱的原因。”虚提说:“诗词格律,唐朝人制定成熟,宋朝人再定律用来考取举人之用,无奈现在的人却把这些当成本事来继承,多么可悲。”全威落泪,虚提劝道:“万不可一生气就随波逐流,现在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如果你一时生气,变成了他们阵营里的一员,那么将来就有你后悔的时候。”全威拉住他的手,说:“我会像先生说的那样,忍耐着做好自己。”
   大约这件事,不是“文人相轻”四个字可以描述的。只能感叹当时的文人,真正努力的人生不逢时,弄虚作假的人威震天下。这是社会的弊端。“凡是希望用规则束缚住别人的人,只要有了钱和权以后,就没有人可以撼动他们了。只有真正用情感写东西的人,从前没有人帮助,之后连生活也难以维持,唯独剩下感叹选择写作这一行真的痛苦了。”

(二)
    我听说:有一个方知涯先生对我说:“他前一段时间路过一个村庄,听说有两个人生活很是不一样。其中第一个,家庭殷实,异常的奢侈;第二个,家境贫寒,每天都像是苦大愁深一样。我很好奇,就去先见一下第一个人。见他非常肥胖,像一墩矮墙一样。我问他:‘为什么如此穷奢极欲呢?’他竟然十分地悲伤,告诉我原因。
    当年他也像普通的老百姓一样耕地自足,早起晚归,靠天吃饭,感觉十分快活。某一天一个官员带人从这里路过,我偷偷地看他的仪仗,车轮都是镶金的,士兵的武器都是银灿灿的,不禁生出了羡慕的心。于是向上帝祷告:皇天在上,我刘某人,家中贫困。每天劳作却不能糊口老人,每天困苦却不能养好孩子。只是每天过着清贫生活,过着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现在也比不上富有的人。所以现在祷告上天,希望老天怜悯。早早帮帮我,救我一家出苦海。祷告完了以后,往回就走。岂料天也可怜我,回家途中,地上忽然出现了十块大金子,十分耀眼,令人醉心。我赶紧捡起,藏在袖子里带回家中。从那一天开始,家人开心,邻居道贺。但是不料却生出了出乎意料的祸患。当年贫困时,早上仍然有劳作的力量,傍晚休息得也很好,所以每天都有目标。但是过上好日子以后,地也荒了,也不过有打算的日子了,每天都感觉身体不适。把金子分成五份,却不知道该怎么用。就像无头的苍蝇和马一样,每天惶恐,怕偷怕抢,所以很不快乐。最后,每天都寻欢作乐,穷奢极欲。
   我听说了以后,与他一起悲伤。又去见那第二个人,见他眉头紧闭地呆望着远处,好像是真的呆了一样,于是我问他:‘为什么你感觉苦大愁深呢?’他不断感叹,小声地和我说。
  ‘先生你不知,我并非是那些终日感叹的腐儒,只是因为一件事,所以才这个样子。先前地方上的富豪,有我一个,我不把金钱当一回事,把仁义也看得很轻。后来生意不好,加上小人迫害,家境慢慢不好。有一个叫陈达的朋友对我说:你曾经对我不薄,今日落魄,如何不救。马上给我了五万银两,我感谢的接受了。但过不了多久,不到两个月,就都花完了。达听说了,又给了我一万两。不出一个月,又都花完了。达听说了,又给钱。像这样多次以后,朋友烦了,便不再救济,于是最终是落魄了。我曾经想过:为什么有钱的时候反而不会这样呢?想来想去,才明白:刚开始落败时,还没有认清楚败落的原因,就有人救助。所以越救济就越落败,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这就是我不快乐的原因。’我听说了,想不到该怎么劝他了。”

    南山先生说:“人的痼疾就是人的本性。就是‘快速地败落后不可以马上富有,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他就不知该怎么活了;快速地衰落后不可以马上帮他兴旺起来,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他就不知道下次为什么又衰落了。’这个道理。”

     我现在很相信南山先生的话。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