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名家散文»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名家散文
峭 岩:一片叶子,悄然飘落——追忆李瑛老师
发表时间:2019-03-31 14:37:2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峭 岩

一片叶子,悄然飘落

——追忆李瑛老师


峭  岩


初春,正是叶子舒展的时刻,可是,那一片翠绿了93个春秋的叶子,却嘎然坠落了。自3月28日夜里3点36分之后,随着时针第37分的颤动,他转身去了另一个世界,再之后醒来的世界里,再没有他的声音。

讣告说:他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摆摆手:“我是一片叶子!”

他用诗告诉我们,这片叶子的哲学全部含义,是生生死死,是生命轮回的不可逆转的自然法则。

这片叶子离我们最近,离土地最近。风来时,他跳跃着歌唱;无风时,他也悄悄吟唱。秋天时,他涨红了脸庞歌唱蓝天白云;冬季时,他躲进休眠的暖床,积蓄诗的琼浆。他比喻自己:“我骄傲,我是一棵树”“比一滴水更年轻”“诗使我变成孩子”。这片来自华夏母亲的叶子,成长在祖国怀抱的叶子,历练在军旅路上的叶子。是我们的骨肉,又是诗歌的一块青铜。

我曾一次又一次收到他的来信,后来,一次又一次踏进他的家门。那窗户是明亮的,像他的眼睛。靠墙一排整洁的书柜的格子里,摆放着各种奖牌,还有他采集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石头、瓦片、树根、花叶……那是他凝固的一首首诗歌。

最后一次见面,是树叶枯黄的季节,站在大门口时一阵寒风卷过,我躲进楼道里,几片落叶跟进来,我很快上到14层。门是为我开着的,客厅里,他已坐在轮椅上。他开口便说:“谢谢你!每年春节都来看我!”我注意他的眼睛,是充血的、湿润的,又是光明的。

谈话中,自然说到诗歌,说我写了像《遵义诗笔记》《烛火之殇——李大钊诗传》那样的主旋长诗,国家应当提倡。对有些肤浅的、低俗的诗,他摇头表示不认同。尤其说到一件遗憾的事,就是关于李大钊,作为他的同乡〔唐山市乐亭县〕,本打算为他写一部长点的诗,但后来看我写了,也就放弃了。我说:“你也可以写,肯定比我写的好!”他说:“你那个‘烛火’已是一个高度了!”我不置可否。

这让我想到2015年10月24日,他给我一封长达4页的信,颤抖的手,字迹都变形了,但情感是真诚的。信里说到他看到了《烛火之殇》获全国长诗大赛金奖的报道,又看到报纸上我发表的关于新诗继承与创新的文章,还有写悼念张同吾的文章,字里行间无不表示了一位老者对晚辈的期待。

他说到今年新中国建国七十周年,北京的华艺出版社准备再版他的长诗《我的中国》,那是一部曾经获“‘五个一’工程奖”的长诗。看得出他胸膛里滚动着难以抑制的冲动和兴奋。随之,他又说,新诗还要我们思考,诗的生命要靠我们的血气来支撑。

谈话是愉快的,似乎又有些犹言未尽。因为我们见面的时间是大年三十的上午,我吃中午饭的地点就在黄寺大院里边的“群贤聚酒家”,所以匆忙结束了我们的谈话。心想来日方长。当我转身离开时,最后向他招手,他挪动了一下轮椅,一束火辣辣的目光投向我,就在一刹那,我感到一阵冷清与孤独,他像一个失去母爱亲情的孩子,呆滞地、无助地愣在那里,颜面下藏着无言的凄情。

之后,我天真的想,这片叶子很顽强,你看他的面色,他的肢体,他的精神,依然涨满生命的力量。于是,我信心满满,决定把我没说完的话,对军旅诗发展的看法,写一封信给他。信是用特快寄出了,他也收到了。我耐心的等待时,他的外甥女高盈告诉我,姥爷说让他想一想。又过了三天,高盈说姥爷卧床几天了,手都抬不起来了。我的心沉重了。再过几天,就传来他住院的消息。

一天夜里,我作了个奇怪的梦,一片汪洋里站着他,微笑着,向远方驶去。他大声说:“到那边去旅行,采集一些花叶和石头……”

有些事是有预感的,只是你没在意。比如那天去看他,出门时那几片随风旋转的树叶,一直追逐着我,在我的脚下盘旋。为什么?现实终于有了答案。

深夜,3点36分,一片叶子从苍老遒劲的大树上,与枝干脱离,悠悠然飘逸,落在大树的根部,静静的悄无声息。

晨光里我打开一首诗《关于死》:“许多美好的事物都变成了浮云,……所有的道路都折龂了。……在泪水的尽头,痛苦的尽头,绝望的尽头,昏黑里,会有两个人来敲门。……前边一个擎着烛光,是宗教;后边一个捧着花束,是哲学。”

在一片叶子面前,我沉默了……

有一个叫程勇的诗人写过一首诗《这地方》,是写给逝者的。诗中说:“我知道你们不会像我一样,有权拥有一条道路,但我相信你们的语言更真实,因为我相信石头的沉默更接近真理。想想也是,我活过这么多年,说过这么多话,又有什么用。只是,我一看到飘浮的树叶,仿佛看到死去的人又回到人间,就像一阵

风和那失望的所有的线,缠绕成暂时的住所,并频繁地出演逝去又复活。”

是呵!死亡亦是复活,我在哲学的迷幻里,仰望春天……

2019年3月31日于晨光中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